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马夫!

逆鳞 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马夫!

    第三百四十七章、你是马夫!

    李牧羊哭笑不得。

    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一句话就招惹了一个女人,早知道如此,就跟着李思念一样学着装傻扮乖不就好了?

    现在想要退缩,怕是已经晚了。

    李牧羊看着老婆婆固执的眼神,说道:“红袖姑娘,其实我并没有看出你妆容的破绽。只是听到陆叔称呼你为姑娘,所以我才跟着一起这么叫的——我妹妹时常教育我说,猜测女人的年龄时要尽量往小了猜。原本应该叫姨母的,那就要叫姐姐。原本应该叫婆婆的,那就叫姨母。哪个女人不喜欢被人称赞年轻,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老婆婆咯咯娇笑起来,笑容清脆,犹如灵鸟啼鸣。

    和她灰白的头发和布满皱纹的面孔搭配在一起,有种让人鸡皮疙瘩落了一地的感觉。

    红袖瞳孔里面的混沌消失不见,眼神明艳的看着李牧羊,说道:“你都说没有看出我妆容的破绽了,那就证明你知道我这是伪装——这么一来,我反而越发的对小公子感兴趣了。倘若你不坦诚相告的话,那今天这个忙我就不帮了。”

    “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呢?你刚才还说就算我说不出来,但是有陆叔帮我说情,你也不会拒绝——”

    “因为我是女人啊。”红袖一脸坦然的说道:“哪个女人不善变?再说,我的工作就是变来变去的。有什么不对吗?”

    她转身看着李思念,说道:“小姑娘,你说是不是?”

    “有道理。”李思念认真的点头。“女人就应该善变。这样的女人才有魅力。

    “真是个好孩子。”红袖看起来对李思念极其喜爱,再一次伸手去抚摸她的脑袋。

    “谢谢婆婆。”李思念一脸甜美的笑着。

    陆清明很是享受李牧羊被红袖为难时的模样,或许在他眼里,只要是和李牧羊在一起,无论李牧羊做什么他都是乐意看到的。

    这就是所谓的天伦之乐?

    陆清明看着李牧羊,说道:“牧羊,既然红袖姑娘诚心请救,你就说说你的发现吧。也好让她以后注意,易容技巧精益求精才是。”

    李牧羊只得答应,看着红袖说道:“你再下一次台阶。”

    “什么?”

    “像你刚刚出来时那般下一次台阶。”

    “什么意思?”

    “你试一次就知道了。”李牧羊说道。

    “我看你要玩什么把戏。”

    虽然心中不耐,但是想要知道李牧羊是如何把她的伪装术给看穿的,所以红袖再一次按照刚刚出来的模样走一遍台阶。

    她在下楼梯的时候仍然佯装脚步不稳,身体踉跄着向前摔倒。

    “停。”李牧羊出声喊道。

    红袖保持停顿的姿势,抬起头看向李牧羊,等着他点破迷题。

    “你见过真正的老人摔倒时的模样吗?”李牧羊出声问道。

    红袖想了想,生气的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以前住在江南城的时候,巷子里有很多老人。小的时候不懂事,经常跟在他们身后学习他们走路。所以,有时候也会跟着学习他们摔倒时的模样。”

    “你装扮的是老人,想要在下台阶的时候表现出自己腿脚不便即将摔倒的模样。但是,真正的老人在遭遇这样的台阶时,他们会小心试探,小心翼翼的迈走第一步——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迈出去的太着急也太迅速了吗?在面对这种台阶时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畏惧。这不符合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心性。”

    红袖想了想,说道:“仅凭这个,你就能猜测到我是假扮的?”

    “自然不能。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多想。只是在你即将摔倒的时候,我发察觉到了一些端倪。我知道这揽月园里面住的多是奇人异士,如果你也是奇人异士的话,那就不会轻易摔倒。这小小台阶,自然不在你的眼下。对不对?可是,如果你只是个普通人的话,为何脚步声却如何踉呛的情况下却能够保持身体的极度控制?”

    “什么意思?”

    “你的即将摔倒不是真的要摔倒,你的身体不稳也不是真的身体不稳。一切都在你的控制之中。你对自己的身体有着极致的控制力。所以,那个时候我才开始真正的怀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要做这样的事情?要设置这样一个迷障,她的目的是什么?”

    李牧羊看向陆清明,笑着说道:“恰好陆叔叔又称呼你为红袖姑娘,我这才明白,这只是姑娘的一个小小障眼法。”

    “哈哈哈——”陆清明开怀大笑,看着红袖说道:“红袖,看来你的伪装术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啊。”

    “就你聪明。”红袖冷哼一声,狠狠地剜了李牧羊一眼,拉着李思念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李牧羊摸摸鼻子,很是郁闷的对陆清明说道:“是她让我说的。说了她又不喜欢。”

    “无妨。”陆清明抓起李牧羊的手,说道:“走,我们进去看看你的礼物。”

    李牧羊不太适应和一个男人手牵着手,但是被陆清明这么抓着他又不好甩开,只得说道:“陆叔慢些,小心脚下。”

    屋子里有一间书房,书房一面墙壁中空。书架向两边展开,中间有一道黑色的孔洞。

    陆清明拉着李牧羊进入石洞,后面的石壁自动向两边合拢。

    石洞之内,悬挂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脑袋。

    那些脑袋的表情栩栩如生,就跟被人给一刀斩下似的。

    不过,李牧羊知道那是假的。因为脑袋的下面都被石台撑着,也不见有任何的血迹。

    显然,这是红袖的个人工作室。

    李思念先一步下来,正在红袖的指点下调和着一种什么奇怪的药膏。

    等到李牧羊进来,红袖就指了指屋子里的一张木椅,说道:“坐下。”

    李牧羊就听话的坐了下去。

    红袖伸出手来,沿着李牧羊的面部轮廓抚摸了一番。

    “细皮嫩肉的,就是嘴巴毒了点。”红袖一边摸李牧羊的脸,一边埋怨的说道。

    “我——”

    “闭嘴。不许说话。”红袖呵斥着说道。“你一说话,我就没办法去测量你的五官形状了。”

    “——”李牧羊知道,这是她的报复。

    过了一会儿,红袖对着李思念说道:“把那药膏涂抹在他脸上。要涂抹均匀了。”

    “我?”李思念大惊,急忙说道:“我不行吧。”

    “只是一遍清洗药膏,不碍事。”红袖说道。

    “那好吧。”李思念就端着那碗药膏走过来,用一个小刷子把李牧羊的脸给刷了一遍。

    李牧羊感觉自己的脸被抹了一层蜂蜜,黏稠黏稠的,有些不太舒服。不过闻起来倒是没有任何味道。

    李思念刷药膏的时候,红袖已经在工作台上忙活开来。

    她在那些悬挂的脑袋上找了一颗和李牧羊头型最相似的,然后将那颗脑袋上面的脸皮给扯掉,又用刀片一阵切割,将那看起来细碎的面皮朝着李牧羊的脸上盖去。

    李牧羊只能闭上眼睛,任由她在脸上一阵长时间的折腾。又是揉又是捏的,而且相当的用力,看起来和李牧羊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良久,红袖在李牧羊的面前出声说道:“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李牧羊听话的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见到李思念满脸惊诧的模样,说道:“天啊,太厉害了。这是——这是谁啊?”

    陆清明也一脸欣赏的打量着李牧羊,嘴里称赞出声,说道:“千面毒王的徒弟果然非同凡响。短短功夫就打造了一面崭新的面孔出来,以假乱真,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李模样看不到自己的脸,急忙说道:“给我铜镜。给我镜子让我看看。”

    “我这里没有铜镜。”红袖说道。

    “——”

    李牧羊回到家里之后,终于从铜镜里看到了崭新的自己。

    脸色腊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喝伤了肝脏的年轻酒鬼似的。

    脸型比之前要宽大了一些,也比之前更加的狂野粗纩。

    有着唏嘘的胡渣,说明这幅脸的主人刮胡子的手法很粗糙。

    现在的李牧羊,已经变成了一个令他自己都觉得陌生的陌生人。

    “如此甚好。”李牧羊咧嘴笑了起来。虽然现在的这幅面具没有真实的自己英俊好看,但是,在生存面前,其它的一切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再说,更丑的日子不也就那么过来了吗?

    哐当——

    李思念大力撞开了房间门。

    李牧羊一脸的无奈,对着李思念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学会进别人的房间前要先敲门?”

    李思念退了出去,用手咚咚咚的敲门,喊道:“哥,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李牧羊说道。

    哐当——

    房间门再次被人给大力撞开。

    “——”李牧羊心想,还不如不用敲门呢。省得门又要遭殃一次。

    李思念再次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把拉着李牧羊的胳膊,说道:“哥快走快走。”

    “去哪儿?”李牧羊出声问道。

    “小心姐姐到门口了,你陪我们一起去千佛寺。”

    “这不行——”李牧羊赶紧拒绝。他还没想好要怎么样面对崔小心。

    “不用担心。”李思念拖着李牧羊就往外面走去。“你又不是我哥哥,你只是我的马夫。”

    “——”

    (PS:说了今天要四章,正在拼命中。第四章会晚一些,我先吃点东西。)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