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三百四十八章、为仆之道!

逆鳞 第三百四十八章、为仆之道!

    第三百四十八章、为仆之道!

    都说近乡情更怯。

    李牧羊离家越近,越是想要尽快的见到自己的父母妹妹。他一点儿也没有觉得‘怯’。

    有什么好怯的?那可都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啊。

    可是,当他要面对崔小心的时候,却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几个字眼的力量。

    近乡情更怯,和近不近乡没有关系,唯情而已。

    崔小心!

    这是一个即让他期待,又让她畏惧。即让他欢喜,又让他忧伤的女孩子。

    因为那无疾而终的恋情,因为那一场莫名其妙的仇杀。把李牧羊和崔小心的关系推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

    李牧羊需要一个答案,崔小心需要一个道歉。

    这是他们俩人都不应该给的。

    李牧羊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和崔小心的再次相见,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以这样的姿态,以这样的一张脸。

    李思念的力气不大,李牧羊要是愿意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拉不动他的。

    可是,李牧羊的双脚还是听话的跟着她向外面走去。

    那不是李思念的力量,是崔小心的力量。

    崔小心在门口召唤着他。

    到了院子后,李思念就已经松开了李牧羊的手臂,将一个收拾好的大布馕丢到他的怀里。

    她给李牧羊打了一个眼色,然后快步朝着侯在门口的崔小心走去。

    崔小心穿着一套白色长衫,白玉无暇,干净灵动,一如往常。

    “小心。”李思念上前拉着崔小心的手,一脸笑意的和她打招呼。“这么早就来了呢?”

    “路途遥远,早些出发,我们今日到达还能够逛一逛千佛寺。”崔小心握紧李思念的手,拉着她准备登车,说道:“千佛寺以千佛著称,据说每一尊佛像后面都有一幅《天龙八部》群像图,我们可以好好欣赏。”

    “太好了。我不懂画画,却喜欢看别人作的画。”李思念笑呵呵的说道。转身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还不过去让人把马车赶出来。”

    崔小心看着李思念,说道:“小心,你也要带马车吗?我们同乘一辆马车,路上还可以说话解闷。”

    李思念点了点头,说道:“也好。”

    然后又对李牧羊说道:“不用赶车了。你提着我的行囊到后面去。”

    “是。”李牧羊低低的应了一声,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他的眼神一直放在崔小心的身上,和以前一样的清瘦,但是脸色却红润了一些。也有可能是天都的冬天太过寒冷的缘故。

    身材长高了一些,也丰满了一些。现在正是这个女孩子抽长身条的时候,就连李思念的胸口都要饱满许多。害得他这趟回来眼睛都不敢乱看,手也不敢乱放。

    说话细声细气,举手投足间也仍然是那么的熟悉。

    近在咫尺,却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

    “是不是很漂亮?”李思念看着李牧羊呆滞的模样,故意出声问道。

    “是。”李牧羊点头。

    “你喜不喜欢?”李思念接着问道。

    “思念——”崔小心眉毛微挑,责怪的说道。

    “哎。”李思念应了一声,笑着说道:“看到他傻乎乎的,所以故意逗逗他——还愣着干什么呢?快去给我投行李。”

    “是。”李牧羊这才清醒过来,转身朝着后面的车队走去。

    看到李牧羊刚才一直入神的打量着自己,崔小心略觉奇怪,问道:“他是谁?”

    “陆府给派来的一个马夫。”李思念笑着说道。“既然不用赶车,那就让他跟在后面做做杂役。”

    “哦。”崔小心便不再多问。一个马夫而已,实在不值得她再多说些什么。

    “快上车吧。外面冷。”崔小心说道。

    “好。”李思念悄悄朝着李牧羊的背影看了一眼,跟着崔小心一起进帘,说道:“天气真冷。这种天气去千佛寺烧香祈福也算是心诚。”

    崔小心轻轻叹息,说道:“和牧羊承受的相比,我们做得这些实在算不得什么。只要人能够平安回来就好。”

    李思念认真点头,看着崔小心的眼睛,说道:“是啊。真希望我哥哥亲耳听到你说的这些话,那样他一定会高兴坏了不可。”

    崔小心笑笑,并没有接话。

    她知道这个朋友一直在努力的想要促成自己和她哥哥在一起,但是有些事情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崔家的大小姐要去千佛寺烧香祈福,安全问题可是头等大事。

    除了一辆崔小心单独使用的豪华马车之外,身后还有一辆马车载着两名贴身丫鬟,另有一辆马车载着一些衣食住行所需要的杂物。身后又有十几骑在两侧守护,一看就是身手不凡的护卫。

    李牧羊说明了身份来历,那个叫做小红的丫鬟便把他给支使到了装杂物的那辆马车上去了。他自己又没有马,又没有车,只能乘坐他们的马车了。

    这还是看在李思念和她们家小姐关系好的份上,不然的话,李牧羊就只有步行的资格。

    前面的马夫一扬鞭,马车便轳轳轳的转动起来,朝着天都城西驰过去。

    李牧羊正在想着心事时,驾车的马夫突然间出声喊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目。”李牧羊出声说道。之前只顾着把脸给遮住,倒是忘记给自己取一个名字了。

    “李目?那你一定是李家小姐的远房亲戚吧?”

    李牧羊惊讶的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

    “嘿嘿,这有什么难的?你看起来一幅呆头呆脑的病殃子模样,要不是和李家有亲戚,人家会有你这样的下人?再说,就算有亲戚,也只是远房的亲戚,如果你们的关系近的话,也就不用做马夫了。以李家小姐和陆府的关系,什么好活计找不到?据说李家小姐的父亲才来陆府不久,就已经很受重用,成为管事了呢。陆府的管事,那和其它家庭是不同的——————-”

    “原来是这样。”李牧羊虚惊一场。对着驾车的黑脸大汉拱了拱手,说道:“敢问大哥大名?”

    “崔猛。”黑脸大汉很是得意的说道。“我也姓崔。”

    “失敬。”李牧羊出声说道。

    “第一次出来吧?我可告诉你,跟着小主子出行,一定要眼明手快。我们家小姐我不担心,身边有两个一等伺候着呢。倒是李家的那位小姐,只带了你这么个——马夫出来,那你可得注意了。每隔一柱香的时辰,你都要上前去问候一声。譬如小姐要不要喝水,小姐要不要吃食,小姐要不要休息或者小姐有什么要吩咐的——不能傻坐在这里不动。要是等到主人主动喊过来,那可就是失了面子。你到时候也落不得好果子吃。”

    这位崔猛大哥一番好意,李牧羊也只得再次拱手,笑着说道:“感谢崔猛大哥指教。听崔大哥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心里连连对这十年来的老师们道歉,心想自己这么说他们一定气坏了不可。

    “没关系。我这人就是心善,看到你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的模样,就想起我刚到崔府的时候——那个时候可没有人这般指点我,都是我吃了无数苦头摸索出来的。你可别小看这伺候人的活计,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干得了的。特别是大家族里面的小主子,那都是上天给的泼天富贵,咱们能够在身边伺候也是一桩祖坟上冒青烟的幸运事。”

    李牧羊连连点头,说道:“你说的是你说的是。”

    不过,李牧羊终究没有像他说的那般每隔一柱香的时刻就上前去询问李思念要吃什么。倒是前面那辆马车上的两个小丫鬟不停的在忙活,不时的把泡好的茶水,准备好的点水以及捂热的褥子给送到前面去。

    李牧羊不找事,事情却找上了李牧羊。

    李牧羊正靠在马车上面,听着崔猛这位好为人师的大哥不停的教育他‘为仆之道’时,前面的一个穿着绿衫的小丫鬟跑了过来,指着李牧羊说道:“你,跟我来。”

    李牧羊不知道这小丫鬟找自己做什么事,还是恪守着车夫的本份跟着她朝着前面走去。

    绿衫小丫鬟把李牧羊带到第一辆马车旁边,出声说道:“你们家小姐让你过来——做下人的,也不知道机灵点儿。”

    李牧羊嘿嘿傻笑,站在马车旁边,低声说道:“思念——小姐,你找我?”

    “嗯。”李思念掀开窗帘,看着跟在旁边走路的李牧羊说道:“我们乘车无聊,你给讲个笑话听听。”

    “——我不会讲笑话。”李牧羊出声说道。心里明白李思念这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和崔小心接触,可是,讲笑话这种事情不是自己擅长的啊。

    “那就讲个故事。”李思念说道。

    “——我也不会讲故事。”

    “那就学猫叫。”

    “——”

    李思念怒了,说道:“你看看人家的丫鬟,端茶倒水,嘘寒问暧的,我把你带出来,你说你会些什么?”

    李牧羊看着一边‘生气’一边偷偷对自己眨眼睛的妹妹,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那我就给两位小姐讲个故事吧。”

    (PS:第四章,实在抱歉,更新的晚了些。另,感谢莫啵小朋友的万赏!)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