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三百九十七章、《屠龙拳法》!

逆鳞 第三百九十七章、《屠龙拳法》!

    第三百九十七章、《屠龙拳法》!

    李牧羊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小人物。

    一个有情有义爱护自己小命也爱护别人生命的男人。

    他没有学会‘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决绝狠辣,他也不愿成为‘宁愿我负天下人莫若天下人负我’的万世枭雄。

    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快快乐乐的做一个不好也不坏的男人。

    别人打我,我有能力打回去。

    别人爱我,我也有资本报答回去。

    这是他和红袖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的见面都不能称之为‘愉快’。

    但是,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却愿意为了保护他而舍身挡刀,不惜战死——

    李牧羊不清楚她和陆家的关系,他也不在意那些。他只是知道的是,这个女孩子就要为了保护自己葬身那重剑之下。

    那无处不在的束缚让李牧羊愤怒,那无力回天的感觉让李牧羊憋屈。想要毁天灭地的疯狂,想要对着世人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

    我不杀人,人欲杀我。

    我不灭天,天欲灭我。

    这人,这天,简直是欺人太甚!

    热血在沸腾,强烈的戾气欲顶破头顶的天灵盖喷发而出。

    心海之中,黑色的晶体转动之下,李牧羊身上的压力瞬间瓦解,剑势破散。

    身体负担消失,心中怒气难解。

    他仰天长啸,一拳轰出。

    蓝色的火焰之中,一道白色闪电冲天而起。

    犹如长空之中出现电击,犹如大海之中响起雷霆。

    它后发先至,先红袖一步冲到了那密密麻麻笼罩而来的无数剑阵。

    它威猛霸道,摧枯拉朽,长龙所至,无坚不破,无剑不灭。

    轰隆隆——

    白色长龙拖曳着白色的、闪烁着火光的尾巴向上冲锋。

    蓝色的风消失了、蓝色的雪消失了,蓝色的火焰也消失了——

    所有和长龙触碰到的物体全部都消失不见。

    它继续向上,势头不坠,反而冲势更加的凶猛。

    轰——

    一阵激烈的爆炸声音响起。

    那万道剑棍也同样消失了。

    空中唯有一道身影,一道剑影。

    百里长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拳法,也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少年。

    从战斗开始,他和馆主木浴白便在旁边掠阵,一直冷眼旁观。

    看着止水剑馆的少年们去拼杀,去流血。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将其逼入险境,一次又一次的被他侥幸逃生。

    那个时候的馆主不急,他也并不着急。

    止水剑馆弟子三千,死几个算得了什么?

    他们此番出动的目标是击杀那个马夫,这并不是一桩多么艰难的事情。倘若有意,也不过是一剑之功。

    馆主有心想要看看这个少年人的表现,他也就耐着性子看看那个扬名天都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少年人到底有何能奈。

    当馆主让他下去砍下李牧羊的脑袋时,他不惧反喜。在他的心里,也仍然想的是一剑之利的事情。

    因为过于自信,他甚至没有拔剑,而是用了《止水剑法》杀伤力最小也最温和的‘拍字诀’。

    足够了!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刚才还被那些弟子们杀得连连后退应接不暇的家伙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这一拳——是一个初入星空的少年人能够挥出来的拳头吗?这一拳,是一个修行数年的少年人能够发挥出来的战力吗?

    百里长河感觉到了危险。

    长龙凶猛,速度如电。

    百里长河招式用老,想要换招已来不及。

    不过,他可以加力。

    因为对李牧羊有轻视之心,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只用了六成力。

    此拳一出,他将力度增加至十成。

    不,十二成。

    竭尽全力,只为挡这一拳。

    此间事了,此战若休。

    倘若这小子不死,他将会成为天都城的传奇。

    不,就算死了,也会成为这天都城的传奇。

    来自江南城的布衣少年,挡住了成名二十载的止水剑馆三大狂客之一百里长河的全力一击——

    “去死吧。”百里长河眼眶血红,咬牙嘶吼。

    他手里的重剑更沉,重剑四周的蓝色火焰更加的炽烈,燃烧的更加凶猛。

    长剑所拍的目标不再是李牧羊,而是李牧羊一拳轰出的那条闪电长龙——

    剑气与拳气进行碰撞。

    轰——

    巨大的冲击波向着四周蔓延。

    嗖!

    大雪一扫而光,整个地面不见一丝雪花。

    嚓!

    冰棱如同利箭,朝着四处横扫而去。

    霹雳啪啦——

    瓦铄被掀飞,整个屋顶不见片草。

    咔嚓咔嚓——

    砖墙在断裂,然后裂缝越来越大,轰隆隆的倒塌一大片。

    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台风,又或是遭遇过一场地震。

    不然的话,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会带来这么大的破坏力。

    长街东门。

    监察司和巡城营的人激战正酣时,一堆堆积雪和像刀子一样尖锐的冰椎朝着他们如洪水猛兽般袭来。他们停下手里的打斗,一脸呆滞的看着天空。

    很快就反应过来,然后各自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将那些雪团和冰椎给拍飞。

    附近居民更是悲惨,明明躲在家里看好戏,怎么房子的屋顶消失不见了?

    正张大嘴巴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声音,房子墙壁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破裂——

    爆炸声响彻天都,就像是有无数个巨大的炮竹在同时燃放。

    良久。

    良久。

    现场死一般的安静。

    有风吹来,有雪飘来。

    但是,空气之中仍然有烤焦的味道传来。

    李牧羊站在原地呼呼喘息,眼眶血水弥漫,就像是入了魔一般。

    他看着自己的右拳,就像是以前从来不曾见过一般。

    惊龙拳!

    李牧羊心里清楚,这就是他和龙王的眼泪融合之后学会的《惊龙拳》。

    可是,这和以前施展出来的惊龙拳大不相同。

    以前的惊龙拳威力不及这次强大,而且挥舞出来的劲气看起来如一道闪电,是一道模糊的身影。

    此次的惊龙拳竟然出现龙形,明眼人看过来,很容易就可以辨别出来是一道龙形的闪电。

    他的手臂轻轻的在抖动,他的心也在轻轻的抖动。

    “千万——”李牧羊在心里祈祷着说道:“千万不要出来。”

    “你——”红袖眼神畏惧的看着李牧羊,就像是看着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你没事吧?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好吓人。”

    红袖是易容方面的行家,对人的面部表情了解甚深。人的喜怒哀乐以及各种肢体语言都知之甚详,可以称之为这方面的专家。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

    瞳孔不见了,眼白不见了,整个眼眶里面只有红色的血水。

    那些血水上下起伏,随身李牧羊的视线转移而左右挪动。

    红色的血水组成了一双眼睛,一双新的眼睛。

    这样的眼睛不应该出现在人类的身体上面,更像是一些远古的凶兽。

    “我没事。”李牧羊抬头看向红袖,再次重复说道:“我没事。”

    他眼里血水未去,却并不影响他的视力。

    他能够看出红袖的惊慌害怕,也从她那昏黄的瞳孔里看到自己血红色的眼睛。

    抬头望去,百里长河的身体却已经消失不见。

    就像是被那一道大爆炸给炸成烟尘一般。

    “这是什么拳法?”一道平静的声音传来。

    李牧羊猛然抬头,见到了那个长发披散白袍大袖的男人屹立在半空之中。

    他的一只手掌平举,掌心上方,正是全身血肉模糊生死未知的百里长河。

    李牧羊冷冷盯着木浴白,并不说话。

    红色的血雾翻滚,那白衣飘飘的木浴白便成了一个血人。

    他知道木浴白是绝世高手,但是并不清楚他看出了多少,是否认出了刚才那一拳就是龙族绝技惊龙拳。

    李牧羊对《惊龙拳》有所了解,知道他是龙族秘籍,只有龙族那强健蛮横的身体才可以修炼,要是肉体之躯早就被撕扯成碎片了。

    李牧羊之所以能够修炼,一方面是因为他刚刚出生的时候就遭遇雷劈,也就是说,他还是婴儿状态的时候就开始承受这种天雷入体的变态折磨。

    李牧羊的成长史,其实就是痛苦又漫长的修复史。修复身体、修复筋脉、修复五脏六腑、甚至修复脑域灵海——

    和这样的训练程度相比,江湖中所流传的那些拉着三岁宝宝在冬天裸奔带着五岁宝宝去穿越恶魔峡谷的狼妈虎爸都不算是个事儿。

    木浴白的右手托举,他的手平端在半空中,百里长河庞大的身躯就躺在他的手心。

    不过,百里长河的身体是悬浮的,并不和木浴白的手掌掌心接触。

    他的脸色平静,并不觉得李牧羊将百里长河击败是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的双眼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李牧羊,再次出声问道:“刚才那一拳霸气无匹,是天下第一威猛的拳法,而且冲天而起时,其形若蛟龙,隐隐有龙吟之声——这套拳法与龙有关?”

    “不错。”李牧羊冷声说道。“此乃《屠龙拳法》,专屠世间恶龙。”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