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四百零二章、剑神受贱!

逆鳞 第四百零二章、剑神受贱!

    第四百零二章、剑神受贱!

    略施小计,那只小雪球就背叛主人真的朝着自己飞来,让木浴白的心里充满了骄傲感。

    自己不仅仅是人人尊重敬畏的西风剑神,就连一只小动物都懂得奉承和讨好自己。水往低处流,球往高处游。世间万物,终究逃不开一个‘强者为尊’。一头强壮的雄狮拥有整个母狮狮群,动物界的法则更是冷酷残忍毫无兽性。

    木浴白对小雪球没有任何防备,因为它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蠢萌蠢萌的,很容易就让人忘记它刚才张开嘴巴吞掉了那万道水剑时的恐怖情景,就算想起来,也不过认为这是一只贪婪的吃货——

    怪不得任何人,谁能够想到一只动物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心机呢?

    在那之前,木浴白还不停的在贬低动物的智商,威胁李牧羊说道‘你应该清楚,它只是一只宠物,宠物的智商与人相比相差甚远,我有一百种办法将它引开,继而一剑将你杀了’。

    这打脸剧情是不是来得也太快了一些?

    它竟然懂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然后攻其不备,一击必杀。

    所以,当雪球张开那比它的身体还要大上无数倍的大嘴对着木浴白喷出那万道水剑时,木浴白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那么近的距离,他又没有任何防御的心理准备,又能够做出什么呢?

    噗——

    剑气如风雷,蓝色的水剑密密麻麻的朝着木浴白的面门笼罩而去。

    这是木浴白的水剑。

    是他刚才使出《止水剑法》的斩字诀来斩杀李牧羊时所出现的水剑,那是由他的身体真元凝结成无敌剑刃,然后以剑气杀敌,将敌人给切割成无数半——片。

    雪球将它们吞下来之后,现在又原样返还。

    也正是因为这一招是自己的剑招,所以木浴白知道这一剑是多么的厉害多么的强大。

    他的脸色苍白,眼里的惊恐和诧异还没有消散。

    他的眼睛眨了眨,这是他唯一有时间做出来的反应——

    当木浴白的眉毛即将阖上时,万道蓝色的剑光已经要要刺到他的脸上,他能够感觉到那呼啸的剑气和凛冽的剑意。

    他的脸色变的湛蓝,他的身体也变成了湛蓝色。

    就像是有一汪湖水将他的身体给包裹起来,他的整个人都沐浴在那蓝色的水潭之中。

    《止水剑法》!

    如意水盾!

    水知心意,心至水亦至。

    《止水剑法》重在杀伐,如意水盾是《止水剑法》之中唯一的一招防御招式。

    心思百转,水知心意。心至,水至。

    危急关头,木浴白将一身真气劲气化作蓝水,以此来抗衡自己的那斩字诀——

    轰——

    万道剑光扎在蓝色的水盾之上,就像是有无数把利剑扎在了木浴白的脸上。

    巨大的爆炸声响传来,然后万剑齐斩,劲气飞溅,咔嚓咔嚓兵器断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天空之中,被那断裂成渣的蓝色剑片给覆盖。

    头顶之上,一片湛蓝。

    等到那一汪汪的水雾消散,由木浴白真元组成的水剑剑片消失。

    世界这才恢复了宁静。

    风在吹,雪在飘。

    “噗噗噗——”雪球还在吐泡泡。

    从雪球嘴里喷出来的那万道剑光和木浴白心随意转出现的如意水盾相撞击,即使水盾防御极强,威力强大。但是,因为雪球就站在木浴白的手掌之上,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太近。而且水盾又是临时起意,有些地方仍然出现了破绽。

    木浴白的剑气和木浴白的防御相争斗,木浴白的防御败了——

    尘埃落定!

    木浴白的身体从半空坠落,狠狠地砸倒在雪地之上。

    双眼紧闭,七窍流血,受此重击不知是死是活。

    闻名天下的止水剑馆馆主,威名赫赫的西风剑神,竟然被自己的止水剑所伤,落得如此凄惨的境界,实在是让人觉得荒谬难解。

    此事泄露,怕是木浴白名誉扫地,止水三千弟子要和那只雪球拼命——当然,他们不会记恨一只宠物,最终受难的可能还是宠物的主人李牧羊。

    百里长河更惨。

    百里长河重伤之后,一直被木浴白这个暖男馆主给平举在手掌之上。

    当木浴白被雪球偷袭时,如意水盾自然覆盖全身。当然,它覆盖的只是木浴白一个人的身体。

    所以,被木浴白给托举在半空之中的百里长河就遭殃了。

    他的身体被无数利刃切割,现在只留一堆碎沫堆积在木浴白的旁边。

    倘若不是身上的破烂长袍勉强能够将肉身包裹,怕是你都不知道那是一堆什么玩意儿。

    要是让百里长河事先知道自己死得如此憋屈又如此的惨烈,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馆主给托举在手上的——送我离开,千里之外,好吗?

    “噗——”

    雪球对着木浴白吐了个泡泡,木浴白躺倒在那里一动不动,雪球这才咧开小嘴笑了起来。

    “咯咯咯——”雪球的声音尖细,笑起来跟个淘气孩子似的。

    它看到木浴白没有反应,这才放下心来,挥舞着小爪子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飞来,邀功似的在李牧羊的脸上蹭来蹭去的,把它刚才在木浴白那边所做过的事情又重新做了一遍。

    李牧羊一脸爱惜的将它搂在怀里,柔声说道:“你这个小贱球——都是跟谁学的这些?”

    “李牧羊,小心——”红袖出声提醒着说道。

    刚才这个小家伙也是这么对木浴白的,结果让名震神洲的西风剑神像是个死人一样的躺倒在地上。现在它又如此这般的对待李牧羊,要是对着李牧羊也来一个突然袭击——

    后果不堪设想!

    李牧羊将雪球搂在怀里,看着红袖说道:“没事的。它是我的雪球。”

    红袖不敢靠近,她觉得这只小雪球虽然模样看起来很可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近。但是太腹黑了,简直是个心机狗,不,心机兔——或者其它的什么动物。它的表演之逼真,手段之狠辣,简直是红袖生平之所见。

    心里还有一些气俀,自己和师父整日研究如何易容,如何给人改头换面。

    要是每个人都像这只小雪球一般的不要脸,他们的研究成果出来之后还有什么意义?

    再逼真的人皮#面具,也终究只是一张面具啊。

    “李牧羊,你没事吧?”红袖一脸担忧的问道。她看得出来,李牧羊脸色苍白,状况非常的不好。

    “我没事。”李牧羊咧嘴笑着。再次不放心的瞄了地面之上的木浴白一眼,说道:“狗屁的西风剑神,不是照样被我给干掉了?看来功夫也不怎么样嘛。”

    “——”红袖很想说,根本就不是被你干掉的好不好?是被你怀里的那条贱狗给偷袭取胜的。但是,既然那只雪球是他养的宠物,他是雪球的主人,这么说也没有什么不对。

    “噗——”雪球对着李牧羊喷出一个泡泡,就像是在对他说‘耙耙说什么都对’。这只球都快要成精了。

    “好雪球。”李牧羊开怀大笑。

    笑着笑着,身体一软,眼前一黑,然后一头朝着地面栽倒下去。

    “李牧羊——”红袖一跃而起,朝着半空之中的李牧羊迎了过去,一把将他的身体给抄在怀里。

    哒哒哒——

    有马踏冰泥的声音传来。

    咔咔咔——

    地动山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巡城营在此,谁敢当街行凶?”李可风浑身浴血,骑在大马之上,盯着面前的惨状厉声喝道。

    “监察司执行公务,所有人束手就擒,反抗者当场诛杀——”

    “天都府伊——”——

    李可风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被红袖抱在怀里的李牧羊。

    李可风眼睛血红,催动着大马就奔了过来,‘咔嚓’一声跳落在地,从红袖手里接过李牧羊,急声问道:“他怎么样?是否活着?”

    要知道,李可风接到的命令是务必保全此子安全。

    而且,发布命令的人是李可风最为尊重的大将军陆行空。倘若李牧羊被人给杀了,他们巡城营却没有任何建树,他将有何颜面去见将军?

    “应无大碍。”红袖出声说道。“大概是真气衰竭导致昏迷。”

    李可风立即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渡了过去,说道:“可有人受伤?”

    他问的可有人受伤,指的自然是他们这边的人有没有人受伤。至于其它人,地上可是死了一大片呢——

    “没有。”红袖出声说道。“只有我和李公子两人被围困遇袭。”

    崔见的黑袍之上同样的血迹斑斑,当他认清躺倒在一堆烂肉旁边的那个男人竟然是西风剑神木浴白时,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三确认当真是木浴白之后,这才敢喊出自己心中憋了极久的那句话:“是谁——伤了木馆主?”

    木馆主?

    整个天都能够被称之为木馆主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止水剑馆的木浴白。

    可是,木浴白修为精深,功力通玄,放眼天都,又有何人能够将他给伤着?

    (PS:祝小伙伴们七夕节快乐!有对象的和对象过,没对象的,去和别人的对象过。)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