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四百零九章、野人回归!

逆鳞 第四百零九章、野人回归!

    第四百零九章、野人回归!

    解无忧将手里的丝帕叠好,揣进怀里,眼神冰冷的盯着那野人,沉声喝道:“你乃何人?院长的名讳也是你叫的?”

    “怎么?星空学院成了皇家学院?以‘自由开放’为校训的名校,竟然沦落到了权贵的走狗学院?现在连院长的名字都叫不得了?”野人声音嘶哑,就像是嘴巴里面含着一口沙子。但是因为心中有气,所以言词犀利,不留情面。

    “有意思。”解无忧冷冷说道:“这一次,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轻易饶恕。”

    朝夕相处,这只鹤已经与主人心意相通。

    不用解无忧提醒,那只大白鹤就已经尖叫着朝那野人冲了过去。

    冲锋之时,挥舞着两只巨大的翅膀。

    再一次天地变色,飞树走石。整个世界都像是被那一人一鹤给覆盖一般。

    野人眼里红光更红,手心中间出现了一道白色的三角光球。

    光球出现,让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断山山崖,长满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花。

    当那光球的白光掠过之时,只见那刚才还鲜艳欲滴的绿草枯萎,刚才还盛情开放的野花也瞬间凋零。

    挥舞着双刀的螳螂刚刚跃起,便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躯壳。吐着毒芯的半步蛇脑袋昂起,身上的花斑瞬间变得黯淡无色。林鸟展翅欲飞、飞禽抬蹄狂奔-------

    可是,它们的动作瞬间定格。

    白光所过,瞬间就剥夺了它们的生命。

    那只光球飞升到半空之中,并且瞬间膨胀变大,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框框。

    白色框框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色三角大门,横亘在半空之中,等待着那一人一鹤主动钻进门框,自投罗网。

    “小白。”解无忧出声喝道。

    小白再次悲鸣一声,正在俯冲的身体突然间一百八十度转向,急骤的拍打着翅膀,然后朝着高空之上飞去。

    轰-------

    那三角光球爆炸开来。

    巨大的冲击波四处蔓延,摧枯拉朽般将周围一切触及到的事物给碾灭成尘。

    那强烈的白光即将触碰到白鹤的尾巴时,解无忧急忙一掌拍出。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自己的小白受到伤害。

    一道青色的光团冲了出去。

    轰--------

    白色的冲击波和青色的光团碰撞在一起,发出‘轰’的一声剧烈的响声。

    当光华散去,白鹤双脚立在断山山崖边沿一块凸起的大石之上,看向那野人的小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惧。

    人有畏惧之心,禽类亦然。

    刚才那种生命受到威胁,就像是被一只神州凶兽觊觎和捕杀的感觉让它极其害怕。又在解无忧的呼喊之下,这才急速转移方向,朝着高空飞翔。

    解无忧也是眉头紧皱,一脸警备的盯着那野人,沉声说道:“枯荣境?”

    当那光球出现时,解无忧就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对戏儿了。

    那光球的能量太过强大,而且有种压迫自己体内真气流转让自己感觉到束缚感的威势在蔓延。那个时候,就连呼吸都变得不畅起来。

    当那百花凋零,百草枯萎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面前这个面相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丑陋的野人可能是枯荣之境。

    神州武者七境、空谷、高山、闲云、枯荣、星空、神游、屠龙。

    此人入得枯荣之境,已经堪称神州的绝顶强者。

    毕竟,像是屠龙之境,已经千万年没有人见过了。星空境和神游境也是少之又少,极其罕见。

    能入得枯荣,几乎可以在外界横行无阻。

    只是,此人到星空学院来做什么?

    而且,他直呼院长的名字,听起来语气也极不客气,又和院长有什么渊源或者仇隙?

    “怎么?现在又准备以境界来取人了吗?”野人语带嘲讽的说道。“知道了我的境界,是不是准备对我更加谦恭有礼一些?”

    “你长得丑。”解无忧声音冷淡的说道:“就算修为再好,境界再高。在我这里也仍然不受待见。更何况你直呼校长名讳,辱我星空学院。我定然不会绕过你。”

    “人不大,口气不小。”野人鄙夷说道。“既然不肯饶过我,刚才跑什么?”

    解无忧拍拍白鹤的脑袋,温柔说道:“小白,你没事吧?”

    唳--------

    小白轻轻的叫了一声,表示自己并没有受伤。

    解无忧又摸了摸白鹤的脑袋,不见有任何的动作,身上的星云袍被风吹起,身体也从鹤背之上飞了起来,立于半空之中。

    而那只白鹤也非常的知趣,等到解无忧从它身上离开之后,它就声音嘹亮的尖叫一声,朝着云层深处飞去。

    高手打架,它担心伤及自己的羽毛。

    眼若星辰、面如冠玉。

    白袍飞扬、大袖激荡。

    解无忧伸手一招,一把弯曲如半月,刀柄处是一只鹿头的奇形兵器落入手心。

    鹿头双眼闪烁,犹如活物,半月刀刃之上燃烧着金黄色犹如月色的火焰。

    鹿鸣刀!

    世间利器,也是《宝器》谱上排名极其靠前的神器。

    却不知道竟然会落于星空学院一个学子的手里。

    解无忧挥舞着那散发出熊熊火焰的长刀,双手握着刀柄,然后居高临下,一刀朝着居于其下首的野人劈了过去。

    轰--------

    一道金色的火焰突兀出现,扑天盖地的朝着野人头顶笼罩而去。

    当解无忧挥动长刀之时,鹿头双眼散发出紫色的光芒,鹿嘴里面发出雄鹿激昂的鸣叫声音。

    呦--------

    野人不躲不避,再次右手握拳,一个三角形的白色大球再次出现在掌心。

    然后,他的右手猛地挥了出去。

    呼----------

    白色遇风便涨,有撑破长空之势。漫天之中,皆是那三角形大球的身影。而野人的身体也被那三角大球给挡在后面。

    砰---------

    长蛇似的火焰刀劈砍在那三角门框之上,两股力道没有立即分出胜负,反而进行着激烈的斗争,疯狂的吞噬。

    滋啦啦--------

    一白一金两道电流在撕咬,在剿杀。

    解无忧仍然保持着下劈之势,不停的将力道灌注在那鹿鸣刀之中。

    野人也不敢大意,左手前伸,一道白色的气流朝着那大球的球体之中灌入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元,以此来抵抗那鹿鸣刀的威能。

    两人互不相让,战势绞着。

    嘶啦啦-------

    受到劲气所袭,野人身上的衣服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现在更是被一条条的脱裂开来,被风卷走。

    而解无忧身上的星云袍也猎猎作响,不时传来裂锦之声,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爆破成碎屑。

    两人正拼个你死我活之时,一声叹息自头顶传来。

    一个身穿星云袍的胖子眨巴着三角眼,身体腾空站在云雾之中,看着正在打斗的两人,说道:“何苦来哉?有话好好说,怎么就打起来了?“

    解无忧不应,野人更不应。

    俩人完全当作没有见到那个人。

    羊小虎的表情有点儿尴尬,提高音量说道:“院长要见你们。”

    “院长?”

    解无忧一愣,收起鹿鸣刀闪到了一边。

    院长有命,他自然是不敢忤逆。只是,他想不明白,院长为什么要见这样一个人?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要知道,院长已经很多年不见生人了。

    野人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现在我可以上山了吧?”

    “可以。”羊小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野人一马当先,看起来对上山路径极其熟悉,一马当先的冲到了最前面。

    解无忧将鹿鸣刀收了起来,走到羊小虎身边,轻声问道:“羊师,此人是什么来头?”

    “我也不知。”羊小虎出声说道:“不过,院长连龙也不钓了,特意把我招过去就是为了请这人上山,看起来来头应该不简单吧?”

    “他称自己为星空弃子,难道说他也是星空学院的人?”

    “有可能。”羊小虎点头,说道:“这些人院长向外派遣了不少优秀人才,好像是在防御着什么-------或许此人也是其中之一。”

    “那么他怎么对院长如此不敬?

    “你要是被放逐到无人之地数十年,恐怕你心里也有戾气需要发泄吧?”

    解无忧想到野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和肮脏的身体,立即有种全身麻痒的感觉,好像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有些不太对劲儿了。

    “倒是有些同情此人了。”

    野人在前,羊小虎和解无忧紧随其后。

    观星台上。

    一个灰袍老者看着远处的红色怒江沉默不语。滚滚江水,逝去了多少时光,又掩盖了多少的秘密啊。

    当野人掠到其身后时,他才转过身来,看着野人发红的眼睛,伸出枯瘦如柴的小手,出声说道:“回来了?”

    野人嘴唇蠕动,想要再次发声,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回来了就好。”灰袍老人笑着说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院长-------”野人眼眶泛红,‘扑通’一声跪倒在了老人的面前。

    老人伸手抚摸着野人的一头乱发,说道:“入境之时,还是翩翩美少年。白衣胜雪,潇洒不凡。这一去,就是六十年七十九天---------”

    羊小虎和解无忧面面相觑,这个野人竟然也是------星空学子?

    (ps:感谢水果兄的再次万赏!)

    (本章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