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式枪法!

逆鳞 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式枪法!

    第四百一十二章、一式枪法!

    心里有了这种想法,李牧羊就觉得这个陆林越来越可疑了。

    除了他刚刚出现的时候和自己交流了几句,其它时候就站在了李思念的身边。葛色长衫、青色玉冠。剑眉星目、五官不凡。嘴唇微薄,给人一种薄情寡恩的感觉。

    此人极擅言谈,而且知识渊博,妙语连珠,时不时的逗人开怀大笑。

    看到李牧羊不再作画,只是时不时的瞟向自己,陆林对着李牧羊拱了拱手,一脸歉意的说道:“实在抱歉,是不是打扰牧羊兄作画了?”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我作画时喜欢清静。”

    “原来如此。”陆林一脸的愧疚。“那我就不打扰牧羊兄作画了。”

    他转身看向李思念,说道:“思念小姐,我见梅园的梅花开得正艳,我们也学一学前人,赶一场踏雪寻梅的风雅如何?”

    李思念瞥了李牧羊一眼,拒绝说道:“我还想看我哥哥作画呢。”

    “无妨。”陆林说道。“等到我们赏完梅花回来,牧羊兄的《赏梅图》应当恰好完成。那个时候我们一起欣赏成品,不是更佳?”

    李思念瞥了瞥嘴,说道:“梅园的梅花我这些天也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但是我哥哥作画却没见过几回------再说,梅园的梅哪有我哥哥作画时的英姿好看?”

    “哈哈------”李牧羊忍不住笑出声来,出声‘训斥’着说道:“思念,可不许这么说。哥哥只是一俗物,哪能和四君子之一的梅花相比?不过,既然你想要看我作画,那我就好好画给你看。”

    “谢谢哥哥。”李思念甜甜笑着。

    陆林眼里的怒容一闪而逝,对着李牧羊微微拱手,说道:“抱歉。”

    又对着李思念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笑着说道:“既然思念小姐喜欢看兄长作画,那我就在旁边作陪吧。思念小姐说的对,梅花年年都会开放,牧羊兄作画却是百年难得一遇,是应当好好欣赏才对。”

    伸手不打笑脸人。

    人家不愿意走,李牧羊也没办法强行赶人。

    毕竟,他姓‘陆’,而自己和妹妹姓李,终究是外来之人啊。

    李牧羊收拾起心情,开始为画作着色。

    这个过程更是迅疾,寥寥几笔,便将满园风雪苍茫又精秀雅致的雪景给描绘的栩栩如生。

    李牧羊没有印,所以直接在画作之上落款写上自己的名字。

    等到墨干以后,将画作卷了起来,递给了在旁边等候多时的李思念,说道:“送给你。”

    “谢谢哥哥。”李思念抱着《西园赏雪图》,笑颜如花般绽放。

    陆林看到李思念的笑容有瞬间失神,但是见到李思念的神情全部都放在哥哥李牧羊身上,对自己置若罔闻之时,心里又在暗暗的恼怒,心想,总有你们兄妹求到我的时候。

    陆林一脸的仰慕之情,出声说道:“牧羊兄果然是丹青国手,此画已然入前三品。”

    李牧羊的这幅画确实不错,但是说要入品是不可能的。纯粹是陆林的赞美之词。

    没想到身边却有一个更不懂谦虚为何物的,抱着画卷的李思念昂着脑袋,一脸骄傲的说道:“在我眼里就是第一品。”

    李牧羊呵呵傻笑,想要去抚摸李思念的脑袋,却想起她现在已是大人,这种亲昵的行为当真有些不太妥当了。

    李思念看到李牧羊举起又放下的手,脸色微黯。

    --------

    六十大寿,又称之为‘花甲大寿’。

    按照神州人的传统,对老人家这一年的寿诞极其重视。

    陆行空唯一的儿子陆清明早早就从自己镇守的云疆赶回,侯在家里给父亲祝寿。陆家其它的旁支也都赶了回来,远在边疆的旧部早在月前就纷纷遣人送来贺礼。

    奇怪的是,陆家嫡系,风城之主的陆勿用却没有来天都贺寿,只让自己的长子陆林带着族人前来拜寿。

    这种行为,让不少知情人心中猜测:难道风城那边感觉到陆家危险将至,所以想着要和陆清明划清界线?倘若陆家当真大难临头,此举当真能够保下风城那一脉不受牵连?

    流言蜚语,不绝于耳。大家看向陆家的眼神更显同情和-----嘲讽。

    连陆家祖宅那边都不支持你们了,你们怕是退无可退了吧?

    不过,这些事情都和李牧羊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只是一个‘过客’,是居住在陆家的‘李家人’。陆家这些核心事务根本就和他沾不上边,也没有人过来和他商讨以及需要他的什么建议。

    倒是李牧羊的父亲李岩这几日忙碌多了,来去匆匆,有时候直接就在梅园那边值夜。从这些中层管事的身上,李牧羊知道那场风雨已经来临。

    李牧羊仍然保持着之前的良好作息习惯,早早起床走了几圈《破体术》之后,就开始伏在窗前练习书法。像是《行雨布雨诀》以及《龙语》这样的与龙有关的书籍一楖不看,咒语一慨不诵。天都强者众多,谁知道会不会被有心人发现呢?

    再说,同一个院子里都住着一个绝世强者呢。

    李牧羊愿意信任陆家人,但是倘若被他们发现自己是一条龙之后,他们是不是还愿意信任自己,那可就是个未知之数了。

    人心笸测,李牧羊不敢有丝毫差错。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房间门再次被人重重撞开。

    穿着一身红色小袄模样娇艳可爱的李思念冲了进来,对李牧羊说道:“快,洗漱更衣,一会儿要去给陆爷爷磕头。”

    李牧羊知道,今天是陆行空老爷子的寿诞。

    陆清明也说过,今日让他以真实面目示人。

    所以,按照陆家与李家两家的关系,李牧羊确实要在今日以晚辈礼去给陆行空磕头。

    李牧羊放下毛笔,对李思念说道:“等等,待我沐浴更衣。”

    “要穿的漂亮些。”李思念低声说道:“母亲这几日为你赶制了好几套冬装呢。”

    李牧羊笑着点头,说道:“那就穿母亲做的衣服。”

    因为李牧羊救了陆清明的性命,所以公孙姨一下子送了好几套华丽衣服。李牧羊这几天出门都穿的是公孙姨送的衣服,罗琦心里都有些吃味了。这些日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是忙活着给李牧羊也做几身可以穿出门的冬装。

    “聪明。”李思念给李牧羊点赞,说道:“赶紧沐浴,一会儿我来给你梳发。”

    “我自己会梳。”李牧羊说道。

    “那可不行。你现在是李公子李大少,哪能让你亲自动手呢?”李思念冷笑着说道。

    李牧羊呵呵傻笑,他知道妹妹这是不满自己身边总是跟着四五个如花似玉的小丫鬟。

    李牧羊沐浴过后,李思念已经等在房间里了。

    李牧羊无奈,只得坐在铜镜之前,任由李思念为自己梳妆束冠。

    梳发倒是非常顺畅,但是为男子束冠这样的事情李思念以前没有做过,做起来非常的生疏,不及睛儿她们那般熟练

    但是,终究是自己妹妹的一番心意,李牧羊一脸笑意的坐在那里,等着小女郎在他头顶上面忙活着。

    “不许笑。”李思念总是没办法把那些头发束好,急得鼻头都出了汗水。看到李牧羊嘴角的坏笑,忍不住出声呵斥。

    “哈哈哈-------”李牧羊笑得更开心了。

    好不容易把玉冠戴好,李思念又抱来一掏暗银色的棉袍过来。棉袍里面夹着鹅毛,即轻薄,又温暖。

    李思念帮李思念束好腰带,然后站远一些打量,双眼焕彩,忍不住在心里称赞:哥哥真是英俊呢,没想到以前的黑炭头竟然能够长成如此风度翩翩美少年-------

    罗琦看到李牧羊穿上自己做的冬装,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前几日儿子一直穿着公孙瑜小姐送的衣服,让她的心脏有种被人揪紧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家的儿子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抢走一般------

    罗琦已经做好了面汤,李牧羊和李思念各自吃了一碗之后,便在罗琦的带领下朝着陆宅的主厅走去。

    今天是大寿之时,陆行空也从梅园搬了出来,和家人一起在陆家主厅迎接四方宾客。

    三人来到前院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排列起几个长长的队伍。

    以陆清明公孙瑜为首的子侄为一列,以陆天语为首的孙儿辈为一列。人高马大人人皆虎背雄腰者为陆行空戎马多年的部将为一列。其它管事丫鬟都站在三列队伍的最后方,并不成列,也不进屋贺寿。

    陆天语在孙儿辈队伍的最前面,然后是陆家嫡系和旁系的一众小辈。昨晚见过一面的陆林也在里面,看到李牧羊和李思念过去的时候,还对着两人微笑致意。

    李牧羊和李思念知道自己的身份,很是知趣的走到队伍的最后一排站定。罗琦则走到女眷那一方的公孙瑜旁边,今天的公孙瑜极其忙碌,有些事情她也能够打下下手。

    啪啪啪------

    在一群兄弟族老的簇拥下,陆行空身穿锦袍朝着主厅走来。

    刚刚在主厅坐定,陆清明和公孙瑜就携手走上前去,双腿跪地,以额抵地行大礼。

    “祝父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起来吧。”陆行空双手虚扶。

    陆清明和公孙瑜同时起身,然后公孙瑜从旁边一个小婢的手里接过一个托盘,双手恭敬的送上,说道:“为贺父亲六十大寿,特意让人从岩北猎了两只火狐狸,以此为里为父亲缝制了一身冬衣------还请父亲不嫌针线丑陋,收下小瑜这一番心意。”

    陆行空伸手接过那托盘,伸手抚摸着那冬衣的针脚,心情激荡,感怀不已。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收到儿媳妇亲手缝制的衣服了?多少年公孙瑜不曾和他这个公公说吉利了?

    自从当年那件事情发生后,他们的关系降至冰点,这么多年来,公孙瑜是恨他这个公公的,也恨他们陆家------

    他抬起头来看着公孙瑜,沉声说道:“好孩子,好孩子-----这么多年,实在是委屈你了。”

    “父亲-------”公孙瑜眼眶泛红。转身想要去寻找李牧羊的身影,却见人海丛丛,也不知道李牧羊去了那里。

    李牧羊回来了,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又逢公公六十大寿,所以公孙瑜才愿意放下心结,送上了这样一份温暖的礼物。

    “好孩子。”陆行空沉沉叹息,说道:“是我陆家对不起你。”

    “父亲,大喜的日子,何必说这些?”陆清明在旁边劝道。

    “是啊。大喜的日子。”陆行空大笑,看着儿子儿媳说道:“你们俩有心了。”

    两人退下,站到陆行空的身后。然后是其它陆家嫡系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请安问好。

    等到叔父辈们贺礼完毕,便是那一群可称为叔叔的部将们。

    这些人一个个的如狼似虎,说话犹如雷鸣。他们一个个的上前磕头,给陆行空贺寿。送上来的礼物也是五花八门,还有送酒送肉送刀剑的。

    陆行空和他们情感颇深,一个个的勉励寒暄,并将他们的礼物一一收下。

    等到这些部将们磕完头祝过寿后,陆天语就第一个冲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砰砰砰的连续磕了三个响头之后,抬起头来,前额微红,朗声说道:“孙儿陆天语给爷爷磕头了,祝爷爷德为世重,寿为人尊。”

    陆天语爬起身来,从旁边小婢的手里接过一个精致的玉盒,双手捧着将玉盒递了过去,说道:“爷爷,这是孙儿送给你的寿礼。”

    “谢谢乖孙儿。”陆行空笑呵呵的接过陆天语送过来的盒子,想要置放于一旁。

    “爷爷,你打开看看,看看喜不喜欢我送的礼物。”陆天语笑呵呵的说道。

    陆行空看着陆天语,说道:“怎么?你今天还想要当众献宝不成?”

    “那是孙儿的一片心意。”陆天语笑着说道。

    于是,陆行空便打开玉盒,里面是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

    “这是?”陆行空出声问道。

    “爷爷,这是龟灵珠,又称为长寿珠。是从千年以上的玄龟体内摘取而来的,药效极强,每日沐浴有强身健体驱除恶邪的作用。”陆天语一脸得意的说道,显然,他弄来这龟灵珠做贺礼是一桩极不容易的事情。

    听到陆天语以龟灵珠为贺礼,众人都纷纷称赞起来。

    “天语少爷果然是一片至孝之心--------”

    “龟灵珠世间至宝,听说不是每一只玄龟都能有这样的灵珠,而是吃了血虹蚌的玄龟才有这样的龟灵珠-------”

    “天语少爷的这份礼物着实非比寻常,难能可贵-------”

    --------

    陆行空将玉盒收下,笑着说道:“这份礼物我很喜欢,定会日日带在身上。”

    陆天语大喜,说道:“爷爷喜欢就好。天语再次祝爷爷长命千岁,早日进入屠龙之境。”

    陆行空哈哈大笑,显然,这份祝语他也很喜欢。

    陆天语下去之后,就由其它的孙儿辈前去磕头祝寿,并且纷纷送上自己准备的贺礼。

    轮到李思念的时候,李思念走到陆行空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然后从身上摸出一幅卷轴,双手呈上,说道:“爷爷,思念身无长物,想要送你一份礼物做寿礼,左想右想都不知道送些什么才好,可把人给急坏了。”

    李思念嘴角微微扬起,笑着说道:“后来一想,我身无长物,但是我身边有人有长物啊。于是我就百般央求,终于让我哥哥给我画了一幅画,现在我将哥哥给我的《西园赏雪图》赠送给陆爷爷做贺礼,希望陆爷爷能够希望。”

    陆行空看起来极喜活泼灵动的李思念,他伸手摸了摸李思念的脑袋,这才伸手接过她双手奉上来的《西园赏雪图》,将画轴打开仔细欣赏一番,称赞着说道:“好画。构图严谨、用色大胆。一动一静之间,将西园雪景给表现的淋漓尽致。能够被书画双壁顾荒芜看中的年轻俊杰,确实名符其实。”

    陆行空将画卷交给身边的老人们欣赏,说道:“我极喜这幅《西园赏雪图》,虽然是自家后院,却在牧羊手里又另有意境,就像是从来不曾见过一般。这幅画就挂于我的书房吧,疲倦之时便可看上两眼,也可解乏。”

    “谢谢爷爷。”李思念高兴的说道。李牧羊的画被陆老爷子喜欢,被她被人喜欢更让她开心。

    “傻孩子,你送我礼物,还谢我做什么?应当是我谢你才对。”陆行空笑着说道。

    他伸手把李思念从地上拉了起来,说道:“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李思念退下来之后,就轮到李牧羊上前磕头祝寿了。

    李牧羊感念陆家对父母双亲以及妹妹的照顾,也由衷的喜欢陆老爷子,便跪伏在地虔诚磕头,然后抬起来头,朗声说道:“祝爷爷日月同辉,春秋不老。”

    “哈哈哈,牧羊,这祝词可有点儿马虎。神州浩大,又有几人可以与日月同辉,春秋不老?”

    李牧羊一脸笑意,说道:“那就祝爷爷笑口常开,心想事成。”

    “嗯,这才接地气嘛。我喜欢。”陆行空哈哈大笑。看着眼前的佳孙,心里极度的惬意满足。

    李牧羊将一个木盒双手呈上,说道:“爷爷,这是我的贺礼,还请收下我的一番心意。”

    陆行空接过木盒,可握日月的手掌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这是自己的孙子送的礼,这是十几年来自己的大孙子亲手送的贺礼--------

    心神恍然,百感交际。

    “爷爷,都知牧羊擅丹青之道,不会这盒子里也是一幅画作吧?”有人在身后喊道。

    陆天语也是一脸好奇,说道:“爷爷,打开看看是什么吧?”

    “如果仍然是画作的话,那可就和思念小姐重复了-----”

    “是一式枪法。”李牧羊出声说道。

    “----------”

    现场死一般的安静,然后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竟然有人要送给陆行空老爷子枪法做礼物?

    (本章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