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四百三十四章、盒底小人!

逆鳞 第四百三十四章、盒底小人!

    第四百三十四章、盒底小人!

    青牛嗷嗷,牛车辘辘,朝着宋家老宅赶了过去。

    健仆将旁边的小门打开,牛车长驱而入。在整个天都,能够这般大大咧咧的将自己的车驾驶进宋家老爷子的宅院里面,大抵也只有宋家这位身体娇贵的晨曦小姐了。

    牛车停下,小星小月率先下车,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宋晨曦走下马车。

    “快拿红貉披风给小姐披上。”

    “拿龙血灯给小姐取暧。”

    丫鬟们手脚忙利,很快就将一条红色的披风披在宋晨曦的身上,将她给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和一双漆黑的眸子。小星亲手捧着那盏龙血命,站在一侧为小姐御寒。

    龙血灯据说以龙血为灯油,燃烧千万年而不灭。而且,油灯里面的灯油越是燃烧,就越是沸腾。能够传递出来巨大的热量,让灯光笼罩的范围之内都温暖如夏。

    而且,龙血灯有提高修行者精气,让其持续长时间的修行,而且能够解困袪乏,多日疲惫在它的照耀下可以瞬间清空,体力复原。

    宋晨曦身体虚弱,畏寒,宋孤独将此宝贝赠送给她,仅为暧身,足见对她的宠爱到达一种什么程度。

    宋洮迎了出来,皱眉说道:“晨曦,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雪大的,要是把你给冻着摔着怎么办?爷爷看到又要责怪了。”

    “有一段时日没有见到爷爷了,我有些想他。所以想来看看。”宋晨曦一脸委屈的说道。

    宋洮瞬间就心软了,靠近一些,伸手握住她的小手,用自己厚实的肩膀挡住风口,说道:“大家都知道你天性善良,可是你的身体太弱,前些时候才病了一场,在家休养了大半个月。这趟出来,要是再生病了怎么办?我们都会心痛的。”

    “三哥,不会有事的。我一直坐在牛马里,又不用自己走路。自然不会摔着。再说,我穿着红貉披风,身边有龙血灯御寒,怎么也不会冻着。”宋晨曦仰起小脸,对着宋洮眨了眨眼睛,说道:“三哥就放心吧。”

    “唉,看爷爷一会儿会不会训斥你。”

    “那三哥可要帮我说话才是。”

    “好。就算是拼着受爷爷责罚,我也要帮你拦着。”宋洮笑呵呵的说道,他也是爱极了这个心如琉璃却又体弱多病的小妹妹。

    看到宋晨曦迈步走来,就算是李牧羊当着他的面破境成功都没有任何情绪流露的宋孤独眉头微挑,说道:“胡闹。”

    “爷爷——”眼泪在宋晨曦的眼角打转。

    “爷爷,你不要生气。是我约晨曦今日一起过来探望爷爷的,爷爷要是责备的话,你就责备我吧。都是我的错——”宋洮赶紧替宋晨曦解释,将所有的责任都拉到自己的身上。

    宋孤独看到宋晨曦委屈的模样,心中轻轻叹息,伸手一挥,天空之中突然间就出现了一轮白色的透明光罩,将整个小院都给笼罩其中。冷风不能侵,风雪不能进。看起来就像是处在头顶透气四处透风的密室之中。

    “还冷不冷?”宋孤独的嘴角浮现一抹怜爱的笑意。

    “不冷。”宋晨曦雀跃说道,快步跑了过去,搂住爷爷的胳膊,说道:“谢谢爷爷。”

    “爷爷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天冷的时候不许出门。你偏不听。”

    “爷爷,我都两个月没出门了。整天窝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我都快要闷坏了。”宋晨曦声音柔柔的说道,像是在为自己的行为争辩。“我听到三哥和四哥说今天要来看望你,还说爷爷约了那个李牧羊——我想着,老宅这边今儿一定非常热闹,所以就想着也来看看。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我才刚来呢,爷爷邀请的客人都离开了。”

    “你见到李牧羊了?”宋洮急声问道。

    宋晨曦看了宋滔一眼,说道:“是的。路上恰好碰着了呢。”

    “你———他没有伤害你?有没有做过什么?”

    “他倒是没有对我做过什么,倒是——晨曦让人把他的马车给拦下,请他闲暇之时来给我画画呢。”

    “晨曦,你怎么————”宋洮脸色难堪之极,说道:“简直是胡闹。那个李牧羊斩杀了崔家的崔照人,折了止水剑馆的木浴白,现在又接受了止水老神仙的战书,哪里有时间给你画画啊?再说,他要是突然间对你出手,可怎么办?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我们就是把他给剁碎了也没办法替你报仇啊。”

    “三哥,你不要担心。晨曦看来,那个李牧羊——虽然外面的风闻不好,但是,我却觉得是一个斯文君子,他不会随随便便就对一个女孩子动手的。而且,很有雅量风度呢。”

    “晨曦,你不懂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险恶。”

    “三哥,你不懂女人的世界是如何的执拗。”

    宋孤独脸带笑意,说道:“无妨,无妨,由她的性子来就好。只要不生病,怎么样都行。”

    “谢谢爷爷。”宋晨曦紧紧的抱住宋孤独的手臂。

    “牧羊还没有回来?”陆行空放下手里的书简,出声问道。

    “没有。要不要再派个人出门迎一迎?”陆叔一边捧上热茶,一脸笑着说道。

    陆行空摇头,说道:“不用。宋家那位想要杀人,也不用巴巴的把人给请到他们家的老宅子里面去。不吉利,传出去也不好听。”

    “所以,老爷就不要心忧了。”陆叔笑呵呵的劝慰着说道。

    陆行空点了点头,视线放在桌案上的木制盒子上面去。

    那是李牧羊赠送给他花甲大寿的礼物,《须弥枪法》的盒子。

    陆行空用手轻轻的触摸着,突然间心有所动,当时那灵光一闪的感觉再次出现,就像是有一股温泉即将要喷涌而出,但是却因为一层薄薄的地表层面而难以突破一般。

    陆行空抱着盒子起身,对陆叔说道:“我去密室,牧羊回来了告诉我一声。”

    “是。老爷。”陆叔说道。

    陆行空走到书房侧壁,伸手挪动那只巨大的花瓶。

    向左转三圈,再向右转两圈,然后只听到书房壁板‘咔嚓’一声脆响,然后整面墙壁都朝着两边拉开。

    陆行空进去之后,书房再次朝着两边合拢。

    密室之中,是一条幽深小道。

    陆行空没有径直朝着那幽深小道走下去,而是再次转身朝着那漆黑无物的墙壁壁板撞了过去。

    轰——

    陆行空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这是一个白茫茫的世界,没有天,也没有地。没有高山大河,也没有日月星辰。

    四周空无一物,双脚悬空而立。

    他就像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这个世界除了他,再也没有其它任何的物体了。

    这是一个虚幻世界,类似于芥子空间的存在。

    陆行空书房的那面墙壁是一个阵眼,通晓法诀,掌握规律,便可进入这芥子之中潜心修炼。

    陆行空手捧木盒,双腿盘坐在虚无之上。

    他将那木盒打开,木盒盒底是一个持枪小人。

    盒盖之上,镌刻着三个古朴小字:须弥枪。

    陆行空伸出一根手指,上指之间有一个白色的闪电小球。

    他以指触摸那小人手里的长枪,将一股灵力灌注其中。

    小人就像是活过来一般,立即就在那光滑如墨石的小盒上面舞动起来。

    只有一式枪法!

    是最简单的一枪,也是最凌厉的枪法。

    盒底就是一个小世界,那一枪之威,几乎要将那个小小的世界给摧毁一般。

    一枪过后,盒底再次恢复了宁静。

    陆行空再次将手灵力灌注,小人再次活过来一般,再次在陆行空的眼前表现了那一枪之威。

    陆行空就像是一个贪玩的孩子似的,一次又一次的将灵力灌注在那长枪之上。那个小人也一次又一次的复活,然后在他的面前表演那一枪须弥枪法。

    轰隆隆——

    咔嚓——

    只是,陆行空的脸色却是越发的凝重。

    虽然李牧羊的身份已经曝光,但是他仍然喜欢从后门回来。

    马车刚刚在后院停下,一直守候在门口的李思念就飞快的奔了出来,一把抓住李牧羊的胳膊,说道:“哥,你总算是回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怎么了?”李牧羊一脸紧张,出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进来不知道了。父亲母亲都在厅里等着你呢。”李思念唧唧碴碴的说道,拖着李牧羊的手跨进了院门。

    小厅里面,母亲罗琦和父亲李岩正并排坐在中堂,看到李牧羊回来也都是一脸表情凝重的模样。

    李牧羊笑呵呵的看着父母俩人,出声说道:“母亲,父亲,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啊?儿子没做什么惹你们生气的事情吧?”

    “牧羊—”罗琦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牧羊,眼眶很快就灌满了泪水。“我们有件事情想要与你商量。”

    “什么事情?”李牧羊的内心有些忐忑起来。

    他看过的英雄志怪小说当中,男主角的父母想要告诉儿子什么惊天大秘密的时候,也都是这般严肃的表情。

    他们——这是要和自己说什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