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四百四十八章、命悬一线!

逆鳞 第四百四十八章、命悬一线!

    第四百四十八章、命悬一线!

    “嚯--------”

    李思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双眼呆滞,一脸迷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或者说什么都没有看。

    她呆坐在那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她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赤脚朝着外面跑去。

    砰!

    她的脑袋撞在一块坚硬的铁板上面,身体‘砰’地一声撞倒在地上。

    她顾不上感受脑袋上的疼痛,更不在意额头上的鲜血淋漓,动作敏捷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再一次朝着外面跑去。

    “思念小姐--------”

    那个正准备进来看看情况的护卫被李思念撞了个正着,小姑娘的额头狠狠地撞在他胸口的护心镜上面,他惊慌失措还没来得及把人扶起来却见到李思念再一次朝着门口冲了过去,护卫终于反应过来,大声喊道:“思念小姐,思念小姐,你要去哪里?思念小姐,你不能出去-------”

    “李牧羊呢?我哥在哪里-----他是不是去和人打架去了?”李思念一边朝着院子跑去,一边出声喊叫道。

    “思念小姐,回来,快回来------”护卫在身后拼命追赶。

    嘎吱-------

    院子的大门被人推开,一身戎装身披铁甲的许达将军听到声音率领着一群人闯了进来。

    “思念小姐,你醒了?”许达将李思念奔跑的身体挡了下来,关切的问道。

    “我哥呢?我哥呢?”李思念眼睛死死地瞪着许达,怒声喊道:“我哥在哪里?让开,你们让开。你们挡住我干什么?我要去找我哥哥-------”

    “思念小姐-------”

    “回答我的话。”

    “那个--------”

    “我哥哥在哪里?”

    “按照时日计算,牧羊少爷现在-------现在应当和止水的那位在战斗。”许达吞吞吐吐的说道。

    李思念再一次拔腿就跑,说道:“我要去找她。”

    “思念小姐,你去不了。”

    “我为什么去不了?”

    “你现在--------在风城。”许达说道。

    “什么?”

    “思念小姐现在在风城。”许达咬牙说道:“此去天都,数万里路。我们赶了数日才刚刚来到风城,思念小姐就是现在立即出发,以你现在的身体素质以及没有好的代步工具,怕是赶到天都,也是一个月之后--------那个时候,战斗恐怕早就已经结束了。倘若牧羊少爷大胜,定然会骑蜂鸟前来看望思念小姐的。”

    “我在风城?风城-----距离天都数万里路?一个月------”李思念突然间声嘶力竭的喊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凭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你们这些混蛋,谁让你们做这种事情-------”

    李思念怒不可竭,右手握拳,然后一拳朝着许达轰了过去。

    许达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李思念出手伤已。

    “思念--------”一声凄历的喊声在身后响起。

    李思念猛地转向,那一记‘破拳’轰在了院子里面的一棵鬼樱上面,树干中间截断,暗褐色的鬼脸樱花纷纷扬扬落了满地。

    “思念---------”罗琦站在廊檐下面,出声喊叫着李思念的名字。“休得对许达将军无礼。他们也是忠人之事,一番好意。”

    “母亲-----”李思念眼眶红润,哭喊着说道:“可是哥哥------正在和人拼命,我们却不能站在旁边陪伴他。我们------他一个人怎么应对的来?”

    罗琦走过来,将李思念单薄的身体搂在怀里,柔声说道:“许达将军这么做,定然是受你哥哥所托,是不是?”

    “是的,夫人。公子也是一番好意。”许达躬身说道。

    “我明白。”罗琦轻轻叹息,说道:“他之前和我们商谈此事,说要把我们先送走。我们都不同意,他也就作罢了。现在想来,当时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把我们送走。面对止水-------老怪物那样的对手,任谁都会心生惧意。牧羊想要独自迎战,解除负担,我们就依了他。我们留在他身边不走,反而会让他束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束脚,难以尽力。”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风城等他。等一天,一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他一定会来的------我们在哪里,他就会来到那里。因为那里才是他的家。”

    “可是母亲-----哥哥他的命好苦啊。”李思念泪流满面的哭喊着,说道。“倘若------倘若------”

    “没有倘若。”罗琦声音无比坚定的说道。“牧羊一定会安然归来的。”

    “夫人放心,牧羊公子一定会安然归来的。”许达声音响亮的回答着说道。

    “夫人放心,牧羊公子一定会安然归来的。”身后众将齐声应道。

    ------------

    -------------

    在那只黑龙漫长的生命历程里,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斗。

    特别是当他能够化成人形之后,更是喜欢装扮成人族四处搜索人族高手去比试切磋。

    不得不说,他是一头勤奋好学又极其有天赋的龙王。

    只是遇人不淑-------所以才遭遇如此凄惨的背叛,最终落得一个身死族灭的下场。

    特别是在泪江那一战,人族高手尽出,龙族抵死反抗,最终仍然-------血染大江,怒气难平,恨意难填,龙血沸腾,万年不休。

    但是,在龙王的眼泪里面,黑龙曾经遭遇过当年绝世武神西门扫雪的一击必杀招。

    众所周知,西门扫雪是神州剑神,即便时间已过万年,他的故事仍然广为人知。

    神州剑神,万剑之王。

    手中无剑,世间万物皆是其剑。

    一个人牛叉到这种地步,就是想要被人遗忘都难。而且他也是真正意义上将‘剑’这一种武器发扬光大,变成神州人士人人皆以配剑为荣的风潮,并且形成一整套的剑术知识体系。

    也就是说,这家伙不仅仅剑术厉害,理论水平也很高。

    想打打不过他,想辩辩不过他,除了尊其为王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办法。

    屠龙之战,黑龙正率领着自己的龙族精英想去冲杀人族王族本阵的时候,西门扫雪出手了。

    他用路边随手折的一根树枝为剑,然后一剑袭来,天外飞仙。

    刹那间,天地失色,万物枯萎。

    所以触碰到他剑意的人瞬间就被夺走了性命,变成一具没有生机的尸体。

    无论是人族或者动物,甚至地上的野草野花。

    那一剑是王者之剑,也是毁灭之剑。

    是让人无可奈何之剑。

    黑龙身负龙族绝技,在身中十二剑的情况下侥幸逃脱。但是,他身边的两位龙族精英却被那一剑的剑意笼罩,然后身体被剑意撕扯成渣,化作一片血雨碎肉纷纷扬扬落下地面,洒下大江。

    也正是因为有数位西门扫雪这样的神州强者出手,身体庞大,有呼风唤雨之能,能够翱翔九天之外的神通,并且有着极其强悍的身体承受能力和恢复能力的龙族才会一败涂地,就连逃跑都是一桩困难的事情。

    要知道,龙族天生可就是半神之体啊。

    高高在上,威风凛凛。

    却被渺小脆弱的人类给屠杀殆尽,由此可见修行破境是何等重要------

    也正是从‘屠龙之战’之后,神州依照区域被分为九国,九国之间即有合作又互相比拼。每一个国家都大力发展武业,重赏那些修行破境的天才人物,收拢其人其心为国效力。

    李牧羊回忆起这些,并不是想说西门扫雪的剑术到底是多么的厉害。

    他是想到了黑龙破解西门扫雪的那一剑的妙招-------

    黑龙负伤而逃之后,心存恨意,一心想要找人族强者负伤。

    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西门扫雪,但是想要杀掉西门扫雪就要破掉他的剑招。

    龙族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他的命活得比较长-------

    当他好不容易想到了破解之法时,西门扫雪已经老死了。

    黑龙痛哭不已,却也无可奈何。他总不能再把西门扫雪从坟墓里拉出来再杀一遍吧?

    既然他恨极了西门扫雪,恨极了这些人族精英,但是这样无耻的事情他还是干不出来的-------太丢龙脸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西门扫雪使出来的那一剑叫做‘无剑式’。

    无即是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无是有,也是一切。

    西门扫雪那一剑没有招式,没有剑意,什么都没有。

    却又无所不包,让人防不胜防,逃无可逃。

    木鼎一的剑术自然相差西门扫雪甚远,但是刚才这一剑却极其西门扫雪的遗风。

    西门扫雪以意为‘剑’,而木鼎一以‘水’为剑。

    意是无穷尽,水却可以化作无穷尽。

    也就是说,他们都会有无数种可能。

    李牧羊面对木鼎一斩来的这一剑时,就有种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感觉。

    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变化,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抵挡。最终那一剑的变化都会走在他的前面,然后击中他的死穴。

    意在剑先。

    在‘意’上已经输了,又怎么可能快得过对方的剑?

    倘若李牧羊只是李牧羊,他现在已经死了。

    幸运的是,他不仅仅是李牧羊,他出生的时候就被雷劈了,他和龙王的眼泪融合------

    他有着无数场‘亲身’战斗的经历,也有着比无数人都要丰富渊博的阅历。他有着被龙王的眼泪改造过的身体。

    所以,他命不该决。

    李牧羊闭上了眼睛。

    在他的脑海里,再次呈现出黑龙面对西门扫雪时所做的抵挡,或者说反击。

    黑龙反击的时候,也正是李牧羊想要反击的时候。

    李牧羊所要做的,就是将黑龙在面对西门扫雪时所做的反击给完整重复出来。

    李牧羊一声闷哼,右拳猛地轰出。

    轰--------

    一条白色的龙形闪电冲天而起,朝着天空之上撞击过去。

    惊龙拳!

    这是李牧羊最熟练也是最擅长的惊龙拳。

    与此同时,李牧羊的身体也化作长矛,拔地而起。

    他以惊龙拳为盾,挡下木鼎一那一剑所挟裹的无边剑气。

    再以自己的本体为利刃,一定要冲撞到木鼎一的本体面前,给予他致命一击。

    李牧羊才不相信了,木鼎一这把老骨头的身体比他用龙血浴身后的钢筋铁骨还要更加坚硬一些。

    他要把他给撞成一堆骨头渣子。

    轰--------

    惊龙拳的闪电龙头撞到木鼎一那把蓝色巨剑的剑身之上,蓝色巨剑再一次发挥自己包容和吞噬万物的特性。

    它悄无声息,一边下落斩向李牧羊冲过来的脑袋,一边将那惊龙拳的拳意真气给融合进自己的剑式里面。

    就跟陆府门口陆清明所遭遇的那一幕一般无二。

    “该死。”陆清明握紧拳头,恶声说道。

    剑障!

    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重蹈覆辙,犯下和自己一样的致命错误。

    高手过招,稍有不慎,就是身死人亡的下场。

    更何况他面对的是木鼎一这样的高手,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小子疯了?”崔洗尘一脸的惊讶,他没想到李牧羊竟然不躲不避,反而主动迎着那无敌的剑招反击过去。难道他不怕被斩成碎沫?

    陆行空也是表情凝重,拳头握起又松开,松开又握起。

    不得不说,在李牧羊做出这样的应对时,他开始紧张了。

    虽然一直都很紧张,但是,这一刻的紧张更甚。有种立即冲上去将李牧羊给丢下去自己来替他应战的冲动。

    “自寻死路。”福王的脸上浮现一抹嘲讽,冷笑着说道:“他当真以为老神仙是绣花枕头不成?他当真以为老神仙那一剑------是水剑不成?”

    “仅是如此吗?”楚浔的视线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的动作,眼睛一直牢牢的观察着战场上的局势。“李牧羊------就这么被斩杀掉了?”

    “啊?”摘星台之上,明媚少女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嘴。

    “天啊--------”更多的人满脸惊恐,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李牧羊轰出去的那一拳被止水剑给吞噬,而他的脑袋也将要被他飞快下落的巨剑给劈成------碎沫。

    (本章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