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五百三十五章、再叫一遍!

逆鳞 第五百三十五章、再叫一遍!

    第五百三十五章、再叫一遍!

    众生为棋子,我为大宗师。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帝王家的孩子早当国,小小年纪的千度便已经有了运筹为幄决胜千里的上位者气息。

    此番争执,李牧羊可以说是处于极端劣势的情况下。就算加上千度带来的那五千鬼舞军,也仍然没办法和手握大军主场作战并且拥有四方支援的陆勿用相提并论。

    可是,在千度的精准操作和天才谋划之下,竟然能够一点点的翻盘成功。

    公输垣救出了李牧羊的父母家人,李牧羊解除众多高手的围歼成功突围。

    陆勿用缴械投降,风城落在了孔雀王朝的控制之中。

    皆大欢喜。

    李牧羊看着千度,说道:“虽然我相信你能够成功,但是我没想到你能够做到这一步。”

    “一步输,步步输。”千度一脸温和淡然的笑意。“相反,一步赢,也就步步赢。我们走对了第一步,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按照我们提前推敲好的剧本有序上演而已。”

    千度直视着李牧羊的眼睛,说道:“再说,每个人都那么用力,每个人都很想帮你。大家不想看到你受苦,不想看到你的家人受到伤害。而且,我没想到紫阳真人也会突然间游行至此地出手援助,不然的话,就算我们能够拿下风城救下父母亲人,也仍然可能付出惨重的代价------就连上天都站在我们这一边,哪有不会成功的道理?”

    “只是-------”李牧羊回应着千度的眼神对视,轻声说道:“当时真是太危险了。”

    是的,太危险了。

    战场无情,刀箭不长眼睛。

    千度贵为孔雀王朝的公主,亲自率兵犯境就已经是一桩极其危险的事情。

    倘若她所率领的五千鬼舞军落入西风的大军围拢,或者说在两军厮杀的时候不小心被敌军给砍了一刀射了一箭------那个时候,你的如花美貌和高贵身份能够为你挡下刀箭吗?

    普通的士卒会死,骄傲的公主也同样会死。

    最危险的是,当四路大军汇集而来即将合围成功,按照之前的计划,千度所能够做出来的最有利选择就是率领鬼舞军团朝着北面冲击,无论从北面赶来支援的是那一路大军,他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将他们冲跨,将他们斩杀,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冲跨斩杀-------

    动作慢一点,时间多一点,他们就会陷入那四路大军围困的险境。那个时候,就算鬼舞军团战力再强,也只有被人屠戮的命运。

    可以说,为了完成这个计划,千度完全是把自己的生死置之身外------

    如果说仅仅是为了同学之谊,怕是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吧?

    “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千度笑着说道。“大家都没有受伤,你就不要担心了。”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风城。”千度说道。“自然是在风城。”

    李牧羊脸色阴沉,说道:“风城是西风帝国的边疆重镇,有护土之职,也是帝国向外用兵的枢纽和门户。可以说是西风帝国的边境第一城。风城对西风帝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陆勿用投降,风城破败,西风皇室勃然大怒,到时候必然会尽起大军前来争夺风城------虽然鬼舞军能征善战,每一人都可以以一当百,但是终究在人数上面处于劣势。到时候我们被重重大军围困,风城便成了孤城。想要出去,怕是极其困难了。”

    “我明白你的担忧。”千度轻声安慰着说道。“不过,我们可不仅仅只有五千鬼舞军哦。”

    “孔雀王朝另外派遣了大军前来支援?”李牧羊出声问道。孔雀王朝和西风相距甚远,就算孔雀王担心自己宝贝女儿的安危及时的将士兵派遣过来,怕是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赶到此地。

    “我找黑炎国借了十万魔鹰大军。”千度一脸笑意的说道:“现在,这西风城的守城之士足有十几万数,比陆勿用镇守的时候还要更加的兵多将广。我们正在加紧时间修缮西风城,等到将西风城的城墙和城门给修好,这十几万将士凭借城池的天堑,足可抵御数倍于已方的敌军。”

    “西风帝国刚刚经历了一场叛变,新的皇帝才刚刚上任,正在忙活着梳理自己手里分到的那一点点可怜的权利。宋家掌控大权,但是有些事情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又有崔家那头老狐狸在旁边不断的和他们做些小动作-------他们自顾不暇,哪有时间精力调集大军前来与我争抢风城?”

    千度的眼神闪过一丝厉芒,声音坚定不容质疑的说道:“这风城,是我鬼舞将士杀了几个来回用鲜血抢回来的。入了我孔雀王朝之手,便是我孔雀王朝的城池,绝对不会再让它被人抢回去。”

    李牧羊看着千度的眼神,笑着说道:“做错事的人,是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千度笑着说道。

    “谁?”

    千度伸手握住李牧羊的手,说道:“你跟我一起出去就知道了。”

    李牧羊坐在床上不肯动弹,他不敢出去。

    为了对付众多人族修行者的合击,他不得已而化作黑龙,借用黑龙的力量与他们战斗。

    当时为了保命,也为了给公输垣的救援争取时间,为千度的计划引开更多的兵力,那头黑龙盘旋在天空之上,让整个风城的将士和普通民众见到其真身。而且,他一次又一次的口吐龙息,大片大片的收割风城将士,一些无辜的风城百姓也同样的葬身火海-------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那头黑龙,他怎么能够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就那么大大咧咧的跑出去和人打照面,说你们好啊你们吃饭了吗?

    千度转身,瞬间便明白了李牧羊此时此刻的心情。

    她更加用力的握住李牧羊的手,咬着薄唇出声说道:“难道你要躲藏一辈子吗?终究要走出去的啊。”

    “他们看到我-----会害怕。”

    “你不用在意他们的态度。”千度无比强硬的说道。“你只需要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足够了。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那是他们的事情。见的多了,自然就会自我调节。但是你不一样,如果你今天不敢走出去,明天也不敢走出去,那么你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再走出去了。”

    “---------”

    “跟我走。”千度用力的将李牧羊从床铺之上扯了下来,说道:“谁敢骂你,我就骂谁。谁敢杀你,我就杀谁。”

    “千万不要。”李牧羊急忙说道。他是人族公敌,可不希望千度和他一样变成人族公敌。自己已经毁了,他不希望千度跟着自己一样被毁了。她是真真正正的人族,她是孔雀王朝骄傲的公主,她还有众多的子民和远大的前程,她不应该走上和自己一样凶险又艰难的道路。倘若她因为一头‘恶龙’而杀人,以后又如何让孔雀王朝的子民们爱戴她?尊重她?“交给我来处理。无论别人对我说什么做什么,都交给我自己来处理。你答应我,我就跟你出去。你不答应,我就在这屋子里不出去。”

    千度想了想,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李牧羊咧嘴微笑,被千度拉着走出了他居住的院子。

    嘎吱-------

    院子门口,负责守护小院安危的数十名鬼舞铁卫发现公主出来,赶紧忙着想要行礼。

    可是,当他们看到公主的身后紧跟着李牧羊------那头黑龙的时候,他们又一个个脸色惨白,惊吓害怕的不行,身体踉跄后退,就像是见到了恶鬼一般。

    鬼舞军团再是响誉天下名震神州,可他们终究是血肉之躯组成的人族军团。

    当他们亲眼所见面前这个少年人化作黑龙腾云驾雾口吐龙息大片大片的收割生命就连风城坚不可摧的城墙也被他一口烈焰给烧成炭灰,他们的心里又震骇不已,不敢靠近------

    “这是那头黑龙-------”

    “喜食人心肝的恶龙-------”

    “强大无比,人力根本就不可能与其抗衡------”

    -------

    看到他们惶恐不安慌张后退的模样,李牧羊的表情黯然,心里就像是被一根根细针狠狠地扎着,一次又一次。

    就连神州第一强军鬼舞军团的悍卒都惧怕自己到如此地步,那些普通的人族-------他们又怎么可能能够和自己和平相处呢?

    千度没有转身,她能够感受到李牧羊此时的情绪。

    她没有松开李牧羊的手,眼神严厉的盯着那些进退两难不知道是上前行礼还是继续后退的铁卫们。

    那些铁卫们和公主的眼神对视,立即一个个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就像是一群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千度面容冷洌,沉声喝道:“抬起头来。”

    嗖-------

    所有的鬼舞铁卫们都抬起脑袋。即使他们不敢和公主的眼神对视,不敢和李牧羊的眼神对视,但是他们仍然努力的抬起头颅,朝着他们尊贵的公主看了过去。

    这是与生俱来的技能和素养。

    对他们而言,千度公主就是他们生存的命,是他们信仰的神明。

    “他叫李牧羊。”千度出声说道。“是我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所以,你们可以叫他李公子,或者牧羊公子------”

    “是。”鬼舞铁卫们齐声喝道。

    “叫一遍我听。”

    “牧羊------公子------”断断续续的声音。

    “再叫一遍。”

    “牧羊公子-------”

    顺畅了一些,可是声音仍然微弱。

    “再叫一遍。”

    “牧羊公子-------”

    “再叫一遍。”

    “牧羊公子。”

    “再叫一遍-------”

    “-----------”

    (ps:感谢陈小天最最帅小朋友的万赏!)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