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逆鳞 > 第五百六十章、喝血割肉!

逆鳞 第五百六十章、喝血割肉!

    第五百六十章、喝血割肉!

    冷风呼啸,大火焚城。

    整个城市陷入了一边宁静。

    其实城市并不静,那轰轰隆隆隆的城墙倒塌声音,那霹雳啪啦的木材燃烧声音,还有伤者的惨叫,死者家属的哀嚎

    可是,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刻的风城安静极了。

    和刚才那数万人惨烈厮杀,刀枪相向、头颅抛起、热血飞溅、无数高手合力屠龙的场景相比,确实是宁静的,宁静的都有些让人不太适应。

    这场大战终于停歇了。

    黑炎王亲临风城,阻止了黑炎帝国的十万魔鹰大军和九国联军相互厮杀死战的局面生。十万魔鹰军是黑炎皇子林沧海亲自率领而来,就算是黑炎那边派遣来的大将军林激流也没办法动摇皇子的领导地位,除非他手握代表国君的手谕或者虎符。

    魔鹰大军鸣金收兵,西风城里面其它的守卫部队自然不会是九国联军的对手,经过一番激烈的抵抗之后,整个风城内部忠于6氏的将卒全被俘虏。

    公输家族在城楼之上操纵鲁班战车,收割了大量联军士兵的性命。

    当城墙塌陷,整个风城的外墙城楼几乎消失殆尽的时候,鲁班战车也随之覆灭在那砖石尘土之中。随之而去的还有众多公输一族的族人性命。

    其它侥幸存活下来的,已经被联军派遣而来的修行者们控制住了。包括公输垣的父亲以及几位叔伯。

    他们对公输一族极其重视,将他们手脚都封锁住了,让他们无法动弹。可不敢给他们任何出手的机会,不然的话,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孔雀王赢伯言也来了,他一出手就将正处于激斗之中的惩戒和西风剑神木浴白给分开。

    一个是孔雀王身边的影子护卫,一个是西风帝国年轻一辈的剑神。两人修为境界旗鼓相当,一时半会儿怕是难以分出胜负。

    林沧海和宋停云打了一阵子,也很是无趣的停了下来。

    林沧海看到父皇到来,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对魔鹰大军的控制,大势已去,风城再次易主。

    宋停云则清楚,孔雀王亲至,今日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杀不了他的女儿赢千度的。倘若自己强行出手,怕是不仅仅杀不了仇人的女儿,反而会被孔雀王给一掌拍死他又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地面之上,残肢断臂,血流成河。

    身边的很多人怕是已经永远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可是,没有人关注这些。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另外一件事情吸引。

    被那头高空之上正遭遇众多星空强者围攻的黑龙所吸引。

    没有比这更加震撼的事情了。

    “吟”

    黑龙痛呼出声,巨大的身躯快的坠落。

    在它下落的同时,那些星空强者仍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们围拢在黑龙的身体四周,从四面八方将黑龙给围拢在中间,不停的施展出各种各样的强大攻击。

    莲花大师口诵大悲咒,手指弹出一朵又一朵的莲花。

    每一朵莲花落在黑龙的身体上面,都会炸掉一大块的血肉。

    其它星空强者也不干示弱,你一剑砍在龙角之上,我一刀刺穿龙鳞。

    刀劈剑斩,斧砍枪刺。

    掌影绰绰,拳风阵阵。

    每个人都无所不用其极。

    屠龙之功,功在千秋万载。

    黑龙的意识已经模糊。

    它太累太累了。

    从幻境出来始,他遭遇了竹海救父之战,千佛山的杀手袭击,天都城的止水剑馆伏击,连番力战了剑神家族的木浴白和木鼎一父子,甚至最终经历了宋孤独被众多强者加持的大日光术的冲撞,直至身体被打入了八根幽冥钉

    原本就伤势惨重,又夜夜遭遇幽冥气的攻击,最近一段时间,李牧羊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极差极弱的状态。

    现在,在九国的星空强者一起围攻的情况下,他终于抵挡不住了。

    说来也堪称奇迹,一个初入修行境不到一年的少年,只因为身体里面有一颗老龙的眼泪,继而便搅动风云,成为神州九国都想要除掉的重要人物。

    换作是其它的少年人,怕是刚出江南,在鸡鸣江的大船上就已经被崔照人给一剑斩了。

    可是,李牧羊却偏偏坚持下来了。

    也正是因为那一次侥幸得活,所以才有接下来生的这么多故事。

    越走越是艰难,也越来越是凶险。

    “终于解脱了吗?”黑龙瞳孔里面的血雾消失,换成了李牧羊那哀伤之极的眼神。“好累啊。”

    李牧羊很想睡上一觉。

    就算是被人骂作猪猡废物也甘之如殆。

    他好怀念以前在江南城的生活啊,有清晨可口的汤饭,有巷子里美味的烤饼,有那花开如血的鬼脸樱,有屋檐下去了又来的春燕,有父母双亲,有聪明可人的妹妹,有每次放学经过的那堵石墙上的苔藓,还有那家对自己永远都不打烊的租书店

    他好想好想回到江南。

    在江南小城,在自己的小窝,昏天暗地的睡上三天三夜,然后被李思念重手重脚的踹门声音给惊醒:

    “李牧羊,快跟我去捉泥鳅。”

    心随意至,以前在江南城的那些生活画面在眼前飞快的掠过,浮光幻影,却又令人难过心酸。

    “父亲,母亲,儿子不能尽孝,不能给你们娶一个媳妇,不能养老身前”

    “思念,哥哥不能再陪你去捉泥鳅了,你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黑龙的眼眶之中,颗颗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那些泪珠在空中凝结成白色的珍珠,晶莹剔透,亘久不散。

    砰

    金色的莲花落在黑龙的身体上面,再次炸掉大块的血肉。

    嚓

    片片龙鳞被人给削掉,就像是一块块黑色的巨石一般在空中飘荡。

    唰

    一剑刺进黑龙的身体里面,然后按住剑柄的手不停的用力下插,然后旋转。那双手被冒着浓烟的鲜血给染红,狰狞可怖。

    “再见了。”

    李牧羊声音虚弱的说道。

    他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疼痛,痛得他已经失去了知觉。

    他感觉到脑袋越来越昏沉,昏沉到他已经没办法睁开眼睛。

    太累了!

    他拼命的挣扎,可是眼睛还是缓缓的阖上。

    嗖

    他巨大的躯体在飞的缩小,然后重重地砸在了风城的城池之内。

    哐

    坚硬的青石地板,被它的身体给砸出一个长方型的大坑。

    那头原本横亘天际的黑色巨龙,当它落地之后,体型已经缩小了无数倍,变成了一头不及百丈的黑色小龙。

    人族在龙型状态下负伤或者死亡,便会保持着龙型的状态。在人型的状态下负伤或者死亡,便也会一直保持着人型状态。

    现在的那头黑龙连恢复成李牧羊本来面貌的能力都没有了。

    七窍流血,鳞片脱落,身体上面有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口子。

    此时的黑龙凄惨无比,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声息,变成了一头死龙。

    “阿弥陀佛。”莲花大师口诵佛号,**的双足踏在祥云之上,看到黑龙没有了反抗能力,便不再跟着降落。“善哉!善哉!”

    莲花大师没有落地,其它的星空强者们也同样的停顿在半空之中。反正屠龙的不世之功已经得到,等待他们的将是吟游诗人的世代传唱。

    人群分开,成海王率领着九国联军的高层赶到黑龙的面前。

    扫视全场,与各位随后赶来的国君们点头示意,然后看着躺倒在地上的李牧羊,高声喊道:“恶龙被屠,神州之幸,万民之幸。”

    “恶龙被屠,神州之幸,万民之幸。”

    在成海王的身后,九国联军的将军们齐声喊道。

    “恶龙被屠,神州之幸,万民之幸。”

    然后,是将军们身后的那些士兵们。

    他们操着不同的语言,用着不同的口音,大声的喊叫着:“恶龙被屠,神州之幸,万民之幸。”

    山呼海啸!

    恶龙被屠,危机解除,每个人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那些为屠龙而牺牲的亲友死而无撼。

    和那些激动的九国将士们相比,李牧羊的亲友家人们却是脸色难堪之极。

    罗琦听到恶龙被屠的话,眼眶一黑,直接就晕死过去。

    李岩急忙搀扶住身边的妻子,红着眼眶喊道:“罗琦,罗琦你醒醒。”

    “哥”李思念呆若木鸡。

    突然间,她变得疯狂起来,用力推开挡在她前面的鬼舞军士的身体,拼命的向着前方奔跑,大声喊道:“哥哥哥哥李牧羊”

    “放她过去。”千度出声说道。

    那些鬼舞军团的悍卒这才让开身体,任由李思念冲破重重防护,朝着人群中间的李牧羊扑了过去。

    “李牧羊李牧羊”千度冲到黑龙坠地的地方,抱着他的身体哭喊着说道:“李牧羊,你给我起来,给我起来李牧羊,求求你,快起来。”

    可是,她的哀求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李牧羊躺倒在那里,无声无息。

    “李牧羊”千度走到李牧羊的身边,单膝跪地,眼眶湿润的喊道:“李牧羊,你醒醒”

    “李牧羊。”胖子公输垣嚎叫一声,拨开人群想要向前冲击的时候,一个人影直接飞来,一脚把他给踢飞了出去。

    “公输家族的人,把他给我拿下。”上官天钧出声喝道。

    “是。”十几名重甲将士冲了过来,手里的长枪密密麻麻的顶在了公输垣的胸口。倘若他敢稍有异动,就会被那长枪给捅成筛子。

    “杀了我。”公输垣脸红脖子粗的吼道:“杀了我。你们有本事杀了爷爷我”

    “公输家族的人,杀之可惜。”上官天钧冷笑连连。“我自有让你们服从之法。”

    “你休想。我们公输一族宁愿被你们杀个干净,也不会为你们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卖命”

    “话不可说得太满,不然以后会打脸。”上官天钧浑不在意的模样。“你不替我卖命,我就杀了你的父母亲人。你的父母族人不替我效力,我就一刀砍了你的脑袋世间哪有不怕死之人?”

    “你这个禽兽”

    “哈哈哈,痛快。今日是人生最痛快之日。”上官天钧开怀大笑。“屠得恶龙,虏得鲁班后人功成名就,便在此时。”

    “我要杀了你。”公输垣拼命的向前扑去,被人枪杆一顶,又将他给撞了回去。

    成海王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他看着地上躺着的百丈黑龙,出声问道:“诸位,此位当如何处置才好?”

    “龙筋是我的。”星空之上,有人出声喝道。“我欲打造一把神弓,缺少龙筋做弓弦。”

    “我要龙角。本王将用它打造一把诨天螺”

    “我要几片龙鳞做甲”

    任谁都知道,龙族的全身都是宝。

    龙筋是打造神弓最好的弓弦,举世闻名的惊龙弓便是由龙筋打造而成。龙角锐不可挡,可打磨成为杀人利器。龙鳞坚硬无比,制为盔甲可刀枪不入。

    还有龙心龙肝龙血,甚至龙的眼睛

    每一样都是世间罕有之物。

    黑龙被杀了,现在是大家分战利品的时候了。

    所以,成海王才有此一问。

    “凭什么你要龙筋?某也欲打造一把神弓,需要龙筋做弓弦”

    “龙角是我的,刚才战斗之时我便欲将其斩下”

    “我要几碗龙血便好”

    显然,这战利品是不太好划分的。

    “阿弥陀佛。”莲花大师再次口诵口号,郎声说道:“万物皆有灵,还请诸位放其灵魂早归极乐净土,不再祸害苍生。”

    说完,便脚踏祥云,朝着远处飞走。

    这战利品他是不准备要的。

    成海王也颇为头痛,看向孔雀王黑炎王等人,问道:“你们可有解决之法?”

    “既然成海王是九国联军的总指挥,此事自然由成海王来决定了。”黑炎王出声说道。

    “我相信成海王会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安排。”孔雀王一幅我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模样。眼睛却瞅向那头黑龙的躯体,心想,就是这么个怪物把我女儿给迷得神魂颠倒?看来是时候给女儿挑选孔雀的卓越少年来做为夫婿了。

    其它几位国君都说听从成海王的安排,相信成海王一定会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

    “”成海王很想骂娘。

    “禀告成海王,停云有一建议,不知当不当讲。”宋停云走到成海王面前,躬身说道。

    “嗯,宋家子侄都是极其聪慧的你且说,我且听。”

    “世人皆知,龙族邪恶,祸害苍生。但是,龙族的身体部位皆是宝贝。此番屠龙之战,自然需要各国君论功行赏。但是,这些参加战斗的将士是不是也理当有所奖励?这些无辜的百姓他们是不是也应当有所赔偿?”

    “此话何意?”成海王盯着这个清秀俊俏的少年,等着他说出自己的建议。

    “龙肉可以治疗身体顽疾,龙血可以祛除五脏寒毒,龙血龙肉同吃,倘若身体扛得住,甚至有益寿延年之功效黑龙巨大,不若将它分成九截,神州九国各得其一。当然,龙筋和龙角等重要部位需要提前抽离,不易破损如此一来,那些为屠龙而悍不畏死的将士得到了奖赏,那些因为战乱而失去亲友家人的百姓得到了赔偿。神州万民,皆感念各位国君的恩德,不是两全其美之事?”

    “如此甚妙。”成海王眼神焕彩,一脸赞赏的看着宋停云,说道:“世人皆言宋家子聪颖,今日一见果然不凡。屠龙之功,不仅仅是九国皇室和屠龙英雄们享用,还理当和用命将士神州万民同享。此法甚妙。”

    成海王环顾四周,出声问道:“诸位,可有异议?”

    “我有异议。”赢千度站了起来,挺直脊梁站在成海王的面前,说道:“圣人言,万物皆又灵。又有言,世人皆有好生之德。黑龙已死,他已经已经没有了任何祸害万民的能力。为何你们还要如此对待?”

    “千度公主,此言差矣。”宋停云看到赢千度满脸痛苦的模样,心里实在是欣喜不已。“人族是同胞,龙族是异族,是牲口倘若有狼袭来,结果被猎人所杀。将其剥皮吃肉是应有之意,我相信,神州所有的猎人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为何换成龙族就不成了呢?”

    “狼是狼,龙是龙狼族怎么可以和龙族相提并论?”

    “为什么不能相提并论?不都是畜牲吗?怕是千度公主心里有私吧?”

    “宋停云”

    宋停云拱了拱手,出声问道:“千度公主有何指教?”

    千度转身看向自己的父亲,说道:“父皇,我求你,救李牧羊一回我从来都不曾求你”

    “乖女儿,我们回家。”孔雀王走到千度身边,拖着她的手就要离开。

    “父皇”

    “此事休要再提。”

    “父皇”

    千度双膝着地的跪倒在孔雀王的面前,死死的拖拽着孔雀王的手不肯离开。

    孔雀王眼神凛冽又悲恸的盯着千度泪流满面的小脸,嘶声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任你由你。我对你说,天塌下来,我也能替你顶着。但是这次你太令我失望了。”

    “来人。送公主回都。”

    “是。”一群鬼舞将冲了过去,拖着千度朝着外面奔去。

    “王姐”林沧海急坏了。

    他抓着黑炎王的手臂,急声说道:“父皇,你说句话,说句话救李牧羊一命,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啪

    林沧海的脸颊上挨了一记耳光。

    因为黑炎王用力过猛,林沧海的整个身体都被抽飞了出去。

    “父皇”林沧海从雪地里爬了起来,匍匐着向黑炎王站立的地方爬了过去,嘴角带血,嘶声喊叫:“父皇,不能让他们杀李牧羊,不能让他们杀了李牧羊”

    “孽畜,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到底犯下多大的错误”

    砰

    黑炎王一脚踢出,直接将林沧海给踢得昏死过去了。

    “谁敢杀我哥哥?”李思念伸开双臂,用自己瘦弱的身体将那巨大的黑龙挡在身后,对着成海王吼道:“谁敢杀我哥哥?我不许你们杀我哥哥。”

    “小姑娘”成海王还想在众多将士和百姓面前表现自己胸怀宽广,笑着劝慰着说道:“他不是你哥哥,他只是一头龙你看看,以前他以我们人族同胞的形体存在,蒙蔽了你们。现在他显出原形,原本就是一个怪物是一头恶龙啊。此龙不除,以后会祸害神州,就是小姑娘你和你的家人也会被其所害”

    “说谎。”李思念尖声反驳。“你们口口声声说我哥哥是恶龙,他到底做了什么恶事,你们倒是说一件出来啊倒是你们,奸计凶狠,无恶不作,动不动就要斩人级,挖人心肝,你们才是最大的恶人”

    成海王脸色变得难堪起来,说道:“看来此女已经被那恶龙洗脑,救不回来了。”

    “那头恶龙的家人,说不得也是他们龙族一伙看他对那恶龙的尸体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百般维护,或许也是一头母龙成海王,不若让我检测一番?”

    “此事不可大意。为了人族安危,理应该如此。”成海王点头说道。

    宋停云郑重点头,嘴角带着狞笑,大步朝着李思念走了过去。

    “想要杀我哥哥,那就先杀了我”李思念知道宋停云不安好心,仍然选择寸步不让。

    呛!

    宋停云拔剑出鞘,冷声说道:“和那恶龙称兄道妹,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为了苍生万民,今日我就将你杀了如何?”

    说完,举起手里的长剑就要朝着李思念的脑袋上劈斩过去。

    轰

    一道巨大的红色光球闪烁。

    一拳轰出,宋停云的整个身体都被砸了出去。

    紫阳真人挡在李思念的身前,怒目直视着宋停云,沉声说道:“思念乃是我的爱徒,怎么可能会是龙族?你诬其是恶龙,难道是想说我紫阳也是龙族不成?”

    宋停云没想到紫阳真人这个时候跑出来护着这个小丫头,一个无亲无旧无靠山的小女孩儿,值得他如此不要命的豁出去吗?

    宋停云对着紫阳真人拱手行礼,说道:“真人勿怪。停云不知道此女是真人的爱徒,更不会无端揣测真人是龙族只是此女和那背后的黑龙兄妹相称,而且又以身护龙,所以停云才有心测验一番”

    李思念拉着紫阳真人的衣袖,哭喊着说道:“师父,求求你救救我哥哥他不是恶龙,他是一个好人”

    紫阳真人轻声叹息,说道:“天意难违,民意难违,众意难违。”

    “师父”李思念哭得泣不成声。女人便是这个样子,当她现自己孤立无助时,便会将自己体内坚强勇敢的那一面挥到极致。

    当她现自己背后有人可靠有山可依时,便变得柔软而脆弱,稍有不慎就会崩溃的模样。

    紫阳真人再次叹息,看向成海王说道:“恶龙已除,看来定难再有生息,不若就此罢休吧?”

    “紫阳真人,你是本王仰慕已久的道家仙人。只是这恶龙多造杀孽,这风城之内,有一半的尸体都是被他所害。倘若我们就此将他给放了,又如何向那些死去者的冤魂交代?又如何向那些死难者的亲属家人交代?”

    “它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紫阳真人可记得数万年前的那场屠龙之战?那个时候,神州强者尽出,和龙族火拼损失惨重,原本以为已经将龙族屠戮干净,可是你看看眼前不还躺着一头吗?倘若此次就此罢休,再有其它的龙族隐藏在人族,又当如何?倘若再给他们时间让他们休养生息甚至繁衍种族,到时候我们人族就要遭遇灭族之灾紫阳真人,这不是修道之人愿意看到的吧?”

    “我愿以我颈上人头担保,李牧羊绝对不可能做出伤害人族的事情”

    “紫阳,你婆婆妈妈的说些什么呢?你拿你颈上人头担保,你担保的了吗?你能活多少年?龙族又能活多少年?等到你死了,那些恶龙做什么事情你能知道吗?”

    “紫阳,你本人族强者,屠龙之时不愿意出力也就罢了,为何此时事了,还跳出来替龙族开脱你到底是有何企图?”

    “紫阳真人,虽然我这句话有些大不敬,但是我想这是在场诸位君王以及武道同胞的共同心声你这是代表自己替龙族说话,还是你们道家有心想要与那恶龙结成同盟”

    紫阳真人脸色悲愤之极,喝道:“尔等竟敢竟然如此”

    “紫阳真人。”一声清喝声音传来,说道:“此事你且退下,交由神州九国来处理吧。我们道门尽了一份心意也就罢了。”

    说话之人同样的身穿灰色道袍,戴浩然巾,看起来是紫阳真人的道家同门,而且,说话之时有一股让人不可忤逆的尊贵态度,看来此人在道门之人辈份极高。

    紫阳真人对着高空拱了拱手,说道:“见过天宝师兄。”

    道门七真人,悟真、天宝、洞玄、南华、紫阳、清风、甘露。悟真为尊,天宝次之。天宝真人在龙虎山上面担任观风史,是下一任龙虎山掌教的有力竞争者。

    虽然紫阳真人的年岁更大,但是论起辈份排名,反而不如天宝真人靠前。

    “紫阳,此间事已了,你便随我回龙虎山吧。恰好师父那里的枫丹白露开了,我们摘几枝煮茶,想来也是一桩美事。”

    “天宝师兄”

    “紫阳,道家不涉俗事。更不愿与世俗为敌。你明知事不可违,为何还仍然执迷不悟?你应当清楚,仅凭你一已之力,是很难改变局势”

    “师父”李思念拉着紫阳真人的衣袖,担心他就这么一走了之。

    倘若连紫阳真人也走了,这群狼环顾,九国联军的围拢,她和哥哥又当如何逃生?

    紫阳真人脸色阴阳不定,犹豫不决。

    他咬了咬牙,闷声喝道:“万物有灵,只愿诸位不要伤了天和。免得”

    话音未落,已经一把拖着李思念朝着天空飞掠去。

    “哥哥”

    高空之上,响起李思念凄历的喊叫声音。很快的,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宋停云大笑出声,说道:“看来再无人反对了吧?”

    他大步走到黑龙的身体前面,长剑一抖,便从黑龙的身体上面挖下来一大块肉来。

    他用长剑挑着那带血的龙肉,喝道:“谁敢食下此龙肉?”

    “吾愿。”无数将士举手喊叫,声音震天。

    他伸手一抓,便将那飞溅到天空的龙血给握成了一个红色的血球,再次喊道:“谁愿喝下此龙血?”

    “吾愿。”那些围观的群众也不甘示弱,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朝着宋停云声嘶力竭的吆喝着。

    “叩谢王恩。”宋停云喝道。

    哗啦啦

    无数将士和百姓跪倒在地,一次又一次的将脑袋磕在冰冷的地面之上。

    “叩谢王恩。”

    “叩谢王恩。”

    “叩谢王恩。”

    叩拜不止。

    声声不息。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