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三百五十章 少主,今晚要流凌侍寝么

玄门败家子 第三百五十章 少主,今晚要流凌侍寝么

    一如楚天箫所料,当秦云的册子行之后,京都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都被误导了去,兼之秦云连胜神侯世家天才的英姿太惹人注目……一时间,京都舆论,渐成一边倒的局势……

    没办法,屌丝逆袭战胜高富帅这种情节,一向是传记体小说中最精彩的部分……

    “真是想不到啊……平日里我还觉得楚家那女狗腿挺不错,原来却是这么个恶心的贱人!”

    “谁说不是呢……听说慕家已经将慕流凌逐出家族,看来秦云所言非虚啊……”

    “真是励志的故事,莫欺少年穷……啧啧,好!说得真好!”

    “慕流凌嫌贫爱富,喜好攀高枝,这还不算,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对秦云下毒手!简直是个无耻贱妇!明明书中的秦云对慕流凌那么好,那么温柔,那么体贴,那么善良,她怎么下得去手?蛇蝎心肠!”

    “奸夫***看来楚天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哼,妄我之前还很敬佩他来着……”

    “……你们都别说了,听着我都想笑,这个故事从头到尾就不是这样的,你们呐,看了一本书就以为知道真相了……其实你们知道什么呀!一个劲地就知道瞎说,以讹传讹……”京都之中也不是没有通晓事情始末的明白人,他们越听越觉窝火,心说这秦云也太不要脸了,这么颠倒是非的事,居然也做得出来?

    “就是……秦云还对慕流凌温柔?还体贴?还善良?你们这是在说笑吗?仔细打听打听吧,当年到底生了什么!”

    “哼……难道你知道的就一定是真相吗?我就问你,如果事实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慕家为什么要和慕流凌断绝关系?怎么也是一个家族的人吧。”说这种话的人显然没经历过家族斗争的腥风血雨,还以为世界如此美好,脑子又简单,看过册子之后便对秦云的遭遇深信不疑……

    “……无知到了你这种地步,我都懒得跟你说!”

    然而这话刚落下,便又有看过册子的京都民众大声嚷道:“可恶!你们到底是什么居心?秦云公子已经那么可怜了,你们居然还帮着楚天箫这个恶少说话?他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难道你们连良心都没有了吗?”

    “就是!”

    这些无知话语落下,那些明白人只觉一阵心塞,气不打一处来!

    良心?恶少?可怜?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呵呵……”便在双方僵持不下,各有说辞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不管真相究竟如何,秦云现在展现的实力已是惊世骇俗,慕流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总是事实吧?”

    “那个三月之约,必定是以‘莫欺少年穷’为终结!对此,我深信不疑!”

    此话落下,那些明白人都陷入了沉默,无法反驳,而其他人则是趁机频频起了攻势……

    ……

    此时,夜色已沉,楚天箫心事重重,回想慕流凌今晨神态,总觉不对,竟是辗转难眠,走出房内散步……当他行到某处时,竟意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嗯?流凌?”

    月色清冷,就见在楚府的某处,慕流凌正盘膝打坐,身上穿着单薄,美眸紧闭,沐浴在月光之中竟如入画一般,有着一种独特的美感……

    “唔……”楚天箫见状颇有些惊诧——如今秋夜将至,夜色清凉,慕流凌深更半夜不在屋里休憩,却穿得如此单薄来到此地……

    楚天箫仔细一看,便见慕流凌周身隐隐浮现出一层淡蓝色的光晕,从玉手开始,向四方蔓延,渐渐地,光晕内敛,浮现出道道水色波纹,越显玄妙难明……

    “慕家的天水心经……”只一眼,楚天箫便看出了其中端倪,微微点头,“这套道法只传给慕家的核心天才,想来应该是流凌与秦云指腹为婚后方才得到的福利……传闻,这门道法只适合女子修炼,需要很长的水磨功夫……”

    “……所以流凌是在苦练这门道法么?但是为何不在房内修炼?还有,她身边这些花朵……唔……”

    楚天箫细细看去,现慕流凌身旁有着很多花朵,此时,群花隐隐有枯败的迹象,但奇特的是,这种枯败不同于一般的枯萎,而是如璀璨的烟火一般,燃烧之后静寂湮灭……而这,绝不是修炼天水心经所致……

    对于慕流凌修炼的道法,楚天箫从不干涉,只供给资源,任她自选,但这般“开明”却也导致了他对慕流凌现在修习的这门道法了解不多……

    只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能一眼看出慕流凌修习那道法已然时日不短,只是这看上去怎么有点像……

    “等等!”

    “那般决然的态势,难道是……”

    楚天箫陡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心头一惊,正要动作,慕流凌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深吸一口气,而后站起身来,朝着自己房间走回……

    这一幕看得楚天箫愈疑惑,心念一动,他便是隐匿身形,紧随其后。虽然慕流凌此刻已算京都不错的天才,但以楚天箫如今的实力,要想跟踪她而不被现却也不难……

    不多时,楚天箫跟随慕流凌来到了一间偏室,正是她的住处。就见慕流凌四下看了看,便推门而入,然后没过多久,里头竟是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我勒个去……”

    楚天箫听到这水声哪还能不知慕流凌此刻是要沐浴?只是,大晚上的……沐浴?难道是修炼的时候出汗了?不对啊,刚才并没有看见……

    呃好吧……楚天箫纯粹是因为第一次跟踪慕流凌,结果便见她沐浴……这“初体验”对小处男的冲击实在太猛,便让他有些胡思乱想了起来……

    便在此时,里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清脆声响,明显是女孩脱衣时出的声响,更过分的是,慕流凌的房内居然还点起了烛火,从楚天箫的视角来看,窗内的那抹曼妙轮廓几乎是一览无遗……虽然没有真正看到,可是佳人上半身的风景,却已让楚天箫“模模糊糊”地知晓了个大概……

    “还好流凌这边比较偏僻,大晚上的也没谁……唔,这个胸……咳咳,我到底在想什么!”楚天箫一拍脑门,心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还没看到真人,只是对着影子了自己就这般失态,万一要是真见到,那得失态到什么地步去?

    然后……楚天箫就真真切切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乌鸦嘴,好事不灵坏事灵’……就在他一拍脑门的瞬间,楚慕两人同时意识到了不对!

    “什么人!”

    只在眨眼间,一道水寒剑气便破开窗户,直刺楚天箫的门面,而他也在此时,借着余光真正看到了一点东西……

    “流凌,别动手,是我。”就因为那么一耽搁,楚天箫知道自己怕是很难不露痕迹,抽身就走了……关键是自己连个夜行衣都没穿……无奈之下,只好一手握住那道水寒剑气,咔嚓一声捏碎,便身影一掠上前说道。

    然而没等这句话落下,慕流凌周身便是涌现出一股强劲的灵气波动,正要外放出手,却又在这个瞬间突然听清此话,不由得愕然一声:“少主?”

    这么一愕然不打紧,灵气却是猛地紊乱了起来,本来应该外放的招式,如今却是狠狠往里一抽,楚天箫猝不及防之下直接破窗而入……

    就听啪地一声!

    木桶打翻,水花四溅……楚天箫整个人压在慕流凌半掩的身姿上,距离她的樱桃小嘴只差半寸,鼻尖全是她的幽幽体香……是的,慕流凌此刻只在下半身腰腹部裹了一层白布,而且不长,只裹了最重要的部分,珠圆玉润的大腿露在外头,如玉脂般凝滑,修长美观,手感极佳……至于上半身,那更是完全裸露在空气之中,如柳一般的腰身,胜雪的肌肤,白兔一般的曼妙之物正随着她的紧张吸气微微颤动,甚至上头的某样东西还无意识地摩擦起了楚天箫的胸膛……

    此刻,慕流凌的眼神中满是迷茫,紧张,不知所措,小嘴轻轻张着,露出皓白玉齿,喘息声撩人无比……

    “咕噜……”陡遇这等场景,楚天箫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就不可能无动于衷,就见他狠狠一吞唾沫,而后竟是迅站起,连连摆手道:“流……流凌,我……我不是……这……这事情……这是因为……”

    从来智计百出,言语犀利的楚天箫此刻就像一个口吃,话音中还带着哆嗦……

    “总……总之你要相信少主我!我……我不是……我刚才什么都没摸到……我我什么都没看到……”

    这句话落下,慕流凌总算是稍稍回过神来了,但她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楚天箫完全没有料到,就见她撑起上身,似有些无力地耷拉着玉腿,双手掩住了酥胸,霞飞双颊,眼神有些迷离,怯生生地说道……

    “少主今晚……是,是要流凌侍寝么?”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