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四百一十章 谢谢你,对不起(4000+大章)

玄门败家子 第四百一十章 谢谢你,对不起(4000+大章)

    “小媚儿,出来吧。”

    不久之后,夜色渐冷,周帝对面已然空无一人,便见他起身,踱步远眺,看着那轮圆月,悠悠落下这么一句。

    此话落下,某个角落中缓缓浮现出一名宫装身影,却见佳人眼眶微红,梨花带雨,玉肩隐隐抽搐,望之便让人心生怜惜……

    “父皇……”

    来者,正是6媚儿,就见她三步做两步,径直扑入了周帝宽广的怀抱中,然后便再也抑制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父皇……媚儿不想要做什么妹妹!不想!媚儿有皇兄一个哥哥就够了啊!为什么……为什么!”

    周帝在此刻亦没有了一丝君王威严,如同一个慈父在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女儿,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小媚儿,有些事,生来便勉强不得的……你还小,过些年便会明白,有些事看似很重,过去了,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若不忿,朕便去把他捆来让你揍一顿,可好?”

    “父皇别!不,不是天箫哥哥的错,是媚儿……是媚儿还不够好……还不能让他心动……”6媚儿一边说,一边扑在周帝怀中嚎啕大哭,泪珠像断线珍珠一般落下,仿佛永远也哭不完似的……

    周帝见状,也不多说一言,只是目光远眺,悠悠叹息了一声,却不知在叹息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6媚儿抬起头,眼眶虽仍红着,话音中也带了一丝哭腔,但眼神中,却透出冷静而决绝的坚定……

    “父皇,媚儿决定了……我要入,生死门!”

    ……

    ……

    与此同时,楚天箫刚一回到楚府,尚未收拾心绪,便见范氏急匆匆地走上前来:“小箫箫不好啦,为娘的流凌儿媳病了!好严重的那种!”

    “流凌病了?”

    自动过滤了活宝娘话中的调侃称谓后,楚天箫迅抓住了要点,眉头微微蹙起:“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病?”

    需知修炼者吸收天地灵气,躯壳与常人不同,轻易不会生病,但反过来说,一旦生病,一般就不会是小事!

    难道是数日前的决战时,出了什么纰漏?

    唔……细细想来,那时慕流凌的神色就有些不对劲……

    一念至此,楚天箫心里顿时被担忧装满,连忙说道:“娘,流凌呢?”

    “在第三间里厢房那里……为娘已经请了大夫来看……”范氏还未说完,楚天箫便已身影一闪,于此地消失。

    ……

    当楚天箫赶到场间,就见慕流凌则卧在粉床上,美眸紧闭,似在昏睡,一副病怯怯的样子,玉手上还系着一条红线,另一端则被一个身着长褂的大夫把在手中……

    一见楚天箫,这位大夫连忙行礼:“楚少爷好……”

    楚天箫心急如焚,连忙一摆手道:“大夫,流凌她……”

    “楚少爷您放心,慕姑娘只是因为操劳过度,导致神识有些虚弱,小人给她开几副安神的方子,休息一晚便好……”

    闻言,楚天箫愈疑惑……操劳过度?神识虚弱?这是什么情况?

    但尽管心头不解,他仍是恭敬抱拳道:“那就有劳大夫您了……”

    那大夫连称不敢,便起身,趴在桌上写了几张药方,交给楚天箫,收了诊金便要离去……然而就在此时,范氏走了进来,一眼看向那大夫,悠悠道:“大夫,你好像忘了开安胎的方子了吧……”

    此话落下,那大夫剧烈一震:“楚……楚夫人这是何意?照脉象来看,流凌姑娘明明并无身孕,甚至她还是……”

    “这样吗……”范氏将疑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小箫箫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好多天前的夜晚就要酝酿为娘的小孙孙了嘛,怎么到现在流凌儿媳还没有怀上……”

    说着,她也不等楚天箫回话,便迅转向大夫,说道:“大夫,这种情况有方子吗……”

    “娘!”听到这里,楚天箫再也听不下去了,对着那大夫说了两句,打他离开之后,这才瞥向活宝娘,“娘啊……流凌现在病着呢,您就别瞎闹了……”

    范氏闻言,嘟囔了一句‘为娘这不是心急嘛’,但也就此作罢,陪着楚天箫上前一步,就见慕流凌此刻面色白,情况看起来并不怎么乐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便在楚天箫疑惑出声时,慕流凌美眸轻颤,悠悠转醒,一睁眼,便看到楚天箫写满焦急的脸色,顿时心头一紧……

    “少主?”

    这一声中带着隐隐惶恐,更让楚天箫确定其中有事,而慕流凌沉默片刻后,便将带着哀求意味的眼神投向了跟来的范氏,对方却回给她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场间,只剩下楚慕两人。

    “少主……这是这些天,还有接下来这段日子,必要整合的情报……流凌猜,陛下的下一步肯定在蛮地,所以……”说话间,慕流凌有些虚弱地呈上了一枚玉简。

    楚天箫没有接过,而是面色有些不悦地说道:“你这些天,便在做这件事?”

    慕流凌沉默不语……

    楚天箫这才想起,紫禁决战之后,他忙于总结战斗的心得,而慕流凌……似乎也有意避着他……现在想来,便是在做此事?

    可是……有何必要呢?只要她在自己身边,随时都可以……等等!

    想到此处,楚天箫瞳孔一缩,脱口而出道:“流凌,你要走?”

    慕流凌低下头去,小手捏着被角,眼光躲闪,不敢直面楚天箫,有些惴惴地说道:“少主,我……流凌……”

    楚天箫心念百转,迅想到了最可能的情况:“是剑器近?”

    这话落下,慕流凌面色数变,终于知道再瞒不下去,便只好说道:“少主……你还记得当初古笙前辈要教我剑器近时,说的第三句话么……那句话,便是‘剑器近’,要学,便要学完至少三招方能中断,否则神识就会越来越虚弱,直到彻底跨掉……可是,那时候学三招已经根本来不及了,所以……”

    楚天箫闻声,缓缓闭上了眼睛:“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做?”

    “……古笙前辈说,我必须在决战之后的七天内回到那间铁铺,他会带我去一个叫‘小无极宫’的地方……一边帮我治疗强行修习‘剑器近’带来的隐患,一边将完整的‘剑器近’传授于我,永绝后患……”

    “除此之外,古笙前辈明言,他并非收徒,说好和流凌只算半师半友……”

    “他还说,为了避嫌,会让他的‘叶师妹’来接我,之后,我也会暂住在那位‘叶师妹’的住所……”

    “可是……”

    慕流凌不自觉间,缓缓靠近了楚天箫的胸膛,咬紧贝齿,眼眶,竟是微微红了……

    “照古笙前辈所说,‘剑器近’几乎是天下最难学的剑法,这一去,不知要几年,流凌怎么舍得离开少主?又怎么能放心少主一个人……”

    “所以……流凌才想,在这几天内将事情通通办完,却没想到……还没到七天,我就已经支撑不住……”

    此话落下,楚天箫沉默了许久,方才悠悠道:“流凌,去吧。”

    “且不说治伤,就是这算道本身,也是你最热衷的事,不是么?”

    楚天箫握住了她的玉手,轻声道:“放心,你家少主我没有那么弱,难道平日里,我凡事就都是靠你?慕流凌你也太小看了自家少主了吧!”

    这话落下,慕流凌连忙摇头:“不是的,少主……流凌,不是这个意思……”

    楚天箫一摆手打断道:“行了,听我说完。”

    “这,不是什么生离死别。你就权当少主派你出去散散心,学好本领再回来,又不是一去后便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就这么简单,不要多想,不要给自己平添负担。”

    说着,楚天箫对上了慕流凌的眼睛:“流凌,你仔细想想,这其实……是一次机会。”

    这话落下,慕流凌冰雪聪明,自然立即领悟其中含义……

    是的,虽然不知那‘小无极宫’到底是什么地方,但这无疑,是慕流凌的大机缘!原本,慕流凌自家知道自家事,很清楚自己的武道天赋远远不如楚天箫,随着他越走越高,也许过不了多久,就再也用不到自己,甚至到后来……连仰望都不能够……

    一念至此,慕流凌便觉心如刀绞,她害怕!害怕有那么一天,自己会弱到成为少主的负担,顶着狗腿之的名头,却毫无用处……她害怕,有一天会跟不上楚天箫的步伐,会和他渐行渐远……

    这种害怕,是她从未有过的情绪,她为了楚天箫可以勇不畏死,却无法抑制这种害怕……她,怕极了那一天真的到来!

    所以,慕流凌其实是很珍惜这次机缘的……

    但是……但是!

    她怎么可能舍得在这个时候离开少主!还是数年之久的那种离开?

    要知道……紫禁之巅决战后,慕流凌对楚天箫的感情可谓达到了某种巅峰,正是情浓之时,又岂能轻易说出‘离别’二字……

    所以纵然在理智上,慕流凌很清楚她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可是在感情上,她却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

    是以,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刻她的纤纤玉手正死死抓着楚天箫的衣襟,仿佛一松手,他就会离开……

    便在此时,药汤熬好,由下人端了进来,楚天箫点点头便接过,看着慕流凌,轻声道:“好啦流凌,不要多想,喝完药,安稳睡一觉就好了……”

    闻言,慕流凌轻轻嗯了一声,然后从楚天箫手中接过碗,小嘴奴奴动着,慢慢将药汤全部喝了下去……然后,她脸色微红,惴惴道:“少主,流凌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楚天箫瞳孔微缩,隐隐猜到了什么,便是勉强一笑:“……你问吧。”

    慕流凌闻言眼睛一亮,然后又继续说道:“那……这个问题可以请少主不要回答吗?”

    这话落下,楚天箫微微错愕,明明要提问,却不要回答?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尽管心中疑惑,分别在即,楚天箫也不忍心在此时拒绝慕流凌,点点头便道:“好。”

    听到这声,慕流凌脸上更红了,眸子里却满是欣喜,就见她将螓下移,就这么贴在了楚天箫的胸膛处,话音中,带着无比复杂的情绪……

    “少主……流凌能不能僭越一次,恳求您……在心里给,给流凌留一个位置?边角死角小角落什么的都可以!流凌,流凌知道自己身份低微,可是……可是流凌真的很想要这样一个位置,这样,即便在那里学艺再久,流凌也不会孤单……因为,因为……只要少主不忘了流凌,我怎么都好的……”

    这番断断续续,扭扭捏捏的话语落下,楚天箫顿时愕然,正要说话,慕流凌已将玉指竖在香唇,做出一个‘嘘’的手势,却是将小螓往楚天箫的胸膛更靠近了一分,仿佛能从中听出楚天箫内心真正的声音一样……

    片刻后,慕流凌脸上挂着笑容,但又泪流满面,也不知她到底得出了什么结论,竟是轻声道:“少主……您,您可以就在这里,陪流凌一晚么?流,流凌没有别的意思,就,就只是希望……今夜能有少主守在身边……”

    此话落下,她露出了一个让人望之便会心碎的笑容,却是带了一点小俏皮:“少主,这个问题……是可以回答的……”

    闻声,看着慕流凌那张充满期待,又哭得梨花带雨的脸颊,楚天箫终究心头一软,点了点头:“好。”

    ……

    ……

    一夜过去。

    初晨阳光洒下,慕流凌轻轻起身,拨开楚天箫一直紧握着自己右手的那只手,动作,轻微得不能再轻微,小意得不能再小意。

    她深深看着趴在床边熟睡的楚天箫,轻声说道:“少主……谢谢你。”

    然后,她踏出门外,眼神,渐渐变得无比坚毅……

    ……

    片刻后,范氏走进此间,看着已然坐起正在呆的楚天箫,连连出声道:“小箫箫不好了,流凌儿媳好像离家出走了!你到底做了……哎?小箫箫你怎么这副表情?”

    楚天箫却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站起身,看向窗外……

    初晨明媚阳光,普照万物……

    又是新的一天……

    楚天箫不自觉地将目光眺远,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喃喃念道:“流凌……对不起,你,要好好的……”

    然后,他转身看向范氏,目光充满了坚决:“娘……准备一下,孩儿……”

    “是时候出了……”

    (本卷最后一章,4ooo+奉上,今天就这一更啦。)

    ———本卷完。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