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这妹子连皇帝都敢惹

玄门败家子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这妹子连皇帝都敢惹

    封萝儿眼都不眨,嘻嘻笑道:“是呀!”

    闻言,楚天箫顿时陷入了沉默。

    苗疆……

    神州浩土上极为神秘的地带……

    相对于神州浩土的诸多帝国,苗疆没有国家,是由众多部落组成,而因为所处隶属边缘地带,生活理念与主流大不相同,所以一般人都会将之划归到“中土”之外的地域……

    甚至……

    有不少激进派还将苗疆与蛮族相提并论,对他们持鄙夷的态度。而这些人的理由就是,苗疆伦理混乱,不知羞耻——苗疆女子,穿着大胆暴*****隐约,引人遐思,来到中土后不止一次被贯上‘妖女’之称。而且,似近亲通婚等在“中土”人士看来大逆不道的事情,在那里却是时常生……

    但是……如果严谨来看,便会现这些激进派的说法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因为苗疆之人与蛮族有着本质的区别!

    相对于蛮族之人嗜血好杀,贪婪无度,反复无常的天性,苗疆顶多算是天性开放,却与那些诋毁的字眼搭不上边。甚至真正了解苗疆的学士,还会明白那里是蛊术,巫术等奇妙道法的源地……更有传闻,苗疆是‘侍神之地’,历代苗疆族人,都在侍奉一位顶尖天神,只是经年日久,谁也不知那位苗疆之神到底是不是真的曾经存在过,抑或只是臆想的图腾而已……

    “唔……”

    不知为何,在听说封萝儿是苗疆之人后,楚天箫竟自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熟悉感,仿佛……自己曾经到过那里?又或是……和那里有什么渊源?

    一时间,他竟有些恍惚了起来……

    “怎么?你也瞧不起我们苗疆人?难道你也以为我们和蛮族那群家伙一样?”

    见楚天箫突然沉默,封萝儿笑意渐收,眸子敛起,有点不满地问道。

    “……怎么可能。”闻声,楚天箫迅将心思回转,“苗疆人同样是人族一员,那些站在高高顶点持蔑视姿态的人,大多都是些无知者,所言,也无非是在哗众取宠……苗疆人,怎么可能与蛮族一样?此等言论,纯属无稽之谈……”

    这番话落下,却是莫名带了一丝紧张,语比之寻常,要快上许多……

    封萝儿闻言眸子一亮,连连点头道:“嗯嗯!真不愧是血岩大哥的少主,见识高,也不迂腐,本姑娘果然没有跟错人!嘻嘻!”

    “呵……还好吧。只是不知,封姑娘……”

    “少主你叫我萝儿就好。”封萝儿甜甜一笑,若是换做旁人,恐怕会生出别的什么心思,但听在楚天箫耳中,却似乎没什么……仿佛他很清楚苗疆女子就是这般性情,不涉男女私情,再说了,这是自家狗腿,总是加个‘姑娘’,怎么听怎么别扭……

    而血岩,似乎这段时间也已对苗疆有所了解,倒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表情……

    闻声,楚天箫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既然如此……萝儿,你身为苗疆之人,为何无端来到中原呢?据我所知,苗疆之人轻易不会外出吧?”

    “哼……被人逼出来的呗。”封萝儿一撇嘴,说道,“两年前,有一个大人物经过我住的村子,想纳我为妾,我看他身边女人那么多,长得又丑,就没答应他,而他那时带着一帮手下,可能也要做做样子,就没强求……结果后来村里人告诉我,这男人是个皇帝!他们想搏一场富贵,就要绑了我献给那男人做妃子,我不愿,就用‘眠蛊’把他们都弄晕了,自己跑出来啦……”

    这番话落下,楚天箫尚未说话,血岩便已是踏上一步,右手缓缓握拳,眼神中透出一抹杀意:“居然还有这等事?”

    “嘻嘻,血岩大哥,你吃醋啦?”封萝儿嬉笑着靠前,双手互握着摆到身后,做出亲昵的态势……只看得血岩神色微变,眼神飘远,哼道:“我只是觉得那些人甚是可恶罢了!与你何干?”

    “嘻嘻……血岩大哥就是吃醋了!”封萝儿嘻嘻笑道,“放心吧血岩大哥,那男人那么丑,阿萝连一根头都不会给他碰,而你那么俊,你要是乐意,阿萝今晚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你来……”

    “……你们两个够了……”

    楚天箫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一摆手打断了两人秀恩爱,接着向封萝儿问了一些‘那皇帝’的细节,但她也所知不详,只有只字片语……

    不过,就算如此,楚天箫也已经大致推断出了一个很让他头疼的结论……

    “……一如既往!大败家系统的尿性还真是一如既往!这是每个狗腿都要惹一个真命天子的节奏?”楚天箫心底悠悠一叹,但也就是一句调侃,便将心思回转,看向血岩:“行了。再说说你吧,血岩,你又为何突然前来?”

    “是,少主容禀。”血岩恭敬说道,“属下此来,其一是听说少主已经来到蛮地,特来请少主到蛮荒流域坐镇。”

    “其二……属下遇到了一点难题,来寻少主解决……”

    第二句话他说得有迟疑,楚天箫却已是猜到些许,淡笑道:“这有什么好尴尬的?你既然叫我一声少主,少主自然不会亏待你!”

    “所以,这便启程吧,前往蛮荒流域。”

    此话落下,血岩单膝跪倒,郑重道:“是!”

    便在此时,场间突然有一道惨呼声传来,将三人目光吸引过去,却正是一直被困在血爪之中的泠裳儿出了声音!

    “楚天箫……你……你放了我!你快放了我!”

    “……呵,倒是把这厮给忘了……”闻声,楚天箫缓缓上前一步,泠裳儿顿时一颤,连忙道:“楚……楚天箫,你不能杀我!我,我可是大周郡主,你杀了我,就……就……就完了!”

    楚天箫闻言,嘴角勾笑:“呵,你这种贱人,杀你都嫌脏手。放心吧……我不会杀你,因为留你这样的女人在大皇子身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奇效……当然,想我就这么放过你,也无可能。”

    说着,他转头看向封萝儿,“萝儿,你自苗疆来,精通蛊术,可有办法消去她和我们相遇的记忆?”

    “有是有啦……但‘泯忆蛊’很是珍贵,只有一只……真的要用在这个女人身上吗?”封萝儿有些犹豫,血岩也道:“少主,就算湮灭了她的记忆,但骆冰晴已死,此事……恐怕仍旧会‘不通’。”

    他虽然刚到,还不是完全了解情况,但泠裳儿是谁的人他却很清楚,是以当下也隐隐猜出了楚天箫的对手,和楚天箫到底想做什么……

    “呵……这倒无碍。”此话落下,就见楚天箫看向泠裳儿,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不通之处,她……自会帮我们‘圆’好!”

    “……原来如此!”血岩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恍然与佩服,就见楚天箫一摆手:“本就是一枚闲棋冷子,没想着拖多久。不过随机应变……若非听你们说,山下那群人已中了萝儿的眠蛊,方才的打斗并不会惊动他们……那么,我也不会想着走这步棋。”

    楚天箫悠悠道:“我此来蛮地,是为建功立业,但现在看来,用寻常手段已是有太多的掣肘,说不得,只能用一些不寻常的手段了……”

    “……此去蛮荒流域,果然还是得拼命败家啊。”

    叹息一声,他转身,摆手:“动手吧!对这心机女表不用客气!神识受损还是其他什么的不要紧,别弄死就行!”

    “是,少主!”两人答应一声,然后……

    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嚎声就此响起!

    “——你们!你们干什么!住手……住手!——唔呃啊啊!”

    (ps:嘛,狗腿奖励机制在后面会说,口头答应不会奖励的。)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