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这款调皮我喜欢

玄门败家子 第四百八十四章 这款调皮我喜欢

    接下来的几天,三千败家军一路疾驰,不断南下,南下!

    数日风霜颠簸,眼看历阳城已经不甚远……但就在这日黄昏,败家军养精蓄锐,休整之时,楚天箫却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历阳城来了一个新主帅?是赵少帝谕旨亲封,还勒令此人务必守好城池,还有后续援军陆续赶来此间?”

    当得知这个消息后,楚天箫深深蹙起了眉头,他倒不是觉得败家军行踪已经暴露之流——从种种迹象来看,应该是赵少帝的身边来了一个可怕的幕僚,此人查漏补缺,防微杜渐,眼光狠辣地帮他补全了这个最大的疏漏!

    这也就说明,楚天箫之前所猜测的赵少帝动作,应是八九不离十!

    大赵国内,很可能真的空虚!

    但自己……偏偏晚来了这一步?

    看着情报玉简,楚天箫神色数变,既有不甘,又有无奈,末了,终究化为悠悠一叹——援军来援,楚天箫并不怕,因为如今局势下,那意味着需要很多时间……要命的问题是,对方连主帅都换了,换的,还是一个生性谨慎,平日最爱和帐下谋臣一同集思广益之人。而且,这个消息背后的含义也不简单——连换帅这种事都能被楚天箫轻易打听到了,说明此事已经不是秘密,而很可能是有一段时间的事了,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现在就连想挑拨新旧主帅相争都难!

    因为过了这么多天,两人或者早就达成妥协了,或者,一方早就没多大能量了,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难道,赵少帝真的有天命庇护?难道我的计划,还未开始,就要夭折?”

    这番想着,楚天箫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他摇摇头,心说兵道终究是诡谲多变啊,世上哪有什么羽扇一摇,巴拉巴拉计策乱飞,战机运气说来就来的事?

    到底,不是所有事,都会一如自己所想地那样发展的……

    自己不是神,也不是真命天子,世界根本就不会围绕自己转……

    所以,哪可能心想事成,一点意外都不发生?

    楚天箫心底喟叹一声,再思索一阵,实在想不出如今局势还能怎么破局后,他一抬手,就要将血岩等人唤入,宣告此次计策失败……

    然而就在此时!

    他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冰冷的声音!

    “滴……检测到‘召唤流’真命天子对宿主产生了超过50点的仇恨值……滴滴,我虐真命千百遍,辅助型任务生成中!”

    听得这声,楚天箫顿时一愣,连忙在心底问道:“系统……你之前说的真命天子我能理解——废柴流很大街,残魂流就是变种老爷爷,也不少,小奴流无非就是吃人流,至于团灭流,简直无处不在……但,这个召唤流……我却是闻所未闻呐!”

    “滴滴……宿主有所不知,召唤流又称异界人才随身流,即可以召唤出各种‘熟知武将’,帮助真命天子走上王霸之路的流派。而那赵少帝赵瑸,就是召唤流的真命天子!其金手指,是可以召唤各类武将,谋臣,甚至杀手,刺客等等的存在。(注:此人才不涉‘二次元’等。)”

    “哦……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听得大败家系统的一番解释,楚天箫也就释然了,但旋即他又疑惑道:“那为什么又有仇恨值?这些真命天子一个个都这么容易恨上我?这不太合理吧?”

    “滴滴……宿主既然知道赵少帝的事迹,应该也知道此人贪花好色,对美色有极强的独占欲!而你庇护他看中的‘美人’——封萝儿之事,被他得知,当然就会产生仇恨值……”

    “我擦咧这也可以?”闻言,楚天箫一阵无语,一摆手,“好吧好吧,给我看看那坑爹任务的说明吧……正好,我也束手无策了,这或许就叫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败家系统没有理会楚天箫的吐槽,只是忠实地显现了残缺不全的任务说明……

    “嗯……嗯?还有这个套路?!脑残片?反对死?我擦咧可以啊教练!这款调皮我喜欢!”

    一时间,脑中无数细节交织,楚天箫轻轻叩起了桌子。

    不久后,他中食二指突然并拢,瞳孔中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有趣……”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

    数日后,清晨。

    历阳城内的一间酒馆,二楼,某处雅间。

    一人形色匆匆,走上楼来。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了“目标”,进了雅间后,三步做两步上前,在桌旁坐下,一面感慨道:“伏兄弟,你可真是让我难找啊!”

    “呵呵……”就见酒桌对面,赫然有一位身着白衣便服的中年男子,见此人到了,他端起酒杯,笑道,“先别说其他,老友重逢,先干为敬!”

    说着,他一饮杯中酒,搁下酒杯,笑道:“这间酒楼的酒相当不错,朱老哥,你不尝尝?”

    “哈哈,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闻言,对面那个峨冠博带,谋士打扮的中年男子也是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却不曾看到,在他饮下酒的那一刻,那被称为‘伏兄弟’的白衣男子,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意……当然,很快便告消散。

    “啊!好酒!”中年谋士放下酒杯,啧啧称奇一句,便说起了正事,“兄弟,你突然相邀,是不是有什么事?”

    伏姓男子不答,而是先起身四处查看,确认隔墙无耳之后,方才神秘兮兮地说道:“朱老哥,你可知道‘子酉道’?”

    中年谋士还是不解:“你是说?”

    “嘿嘿……”就见伏姓男子神秘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份地图来,然后在上头一指,“子酉道就在辟凌城和历阳城之间,是一条隐蔽至极的小道,如果我不是长年走商的商人,兼之运气来了,此次,还真发现不了!朱老哥你也是在这里住了十多年的人了,仔细想想,你应该能想通我说的是哪条路吧?”

    “嗯……啊!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条小路,后来好像因为山崩,巨石落下挡路,就再也没人走了……嗯?伏兄弟你说这个作甚?”

    “呵呵,这就是兄弟我这次赶来送给朱老哥你的大功劳啊!实不相瞒,这些年兄弟我走南闯北,见识了几位高人。前些天……我从一高人口中得知,泾河近日就将发水,冲通子酉道!而这场灾祸,来得快,去得也急,可能不过一夜醒来,格局就已不同!到时……”

    这番话落下,中年谋士先是眼睛一亮,然后,渐渐带了几分怀疑目光,看向那伏姓男子——原因无他,实在是这种消息,太过匪夷所思,而且……能成为大赵名将麾下幕僚,他也不是没见识过一些‘特别事’……

    “呵呵……”眼见这般,伏姓男子却是一笑,然后,他使出了‘必杀技’!

    扑通扑通!

    就见一堆金光璀璨的珠宝,翡翠之流零零散散落了一地,宝气闪烁,顿时让中年男子的心脏猛跳了一下!

    “不瞒朱老哥你,兄弟我此次是接了一桩大买卖……”伏姓男子神秘地说道,闻声,中年谋士的眼光却依旧落在那堆珠宝中,似乎深深扎了进去,好半天,他才咬着牙收回目光,强忍心神道:“什么买卖?”

    “呵呵……这个么,为朱老哥你好,兄弟我还是不多说了。你只需在盛将军例行发问时,说上‘两句话’,这些珠宝,就都归你了。”

    闻言,虽然伏姓男子语焉不详,但中年谋士却是相信了!只因他太清楚这个兄弟,如果他不是真的接了一桩买卖,怎可能拿得出这些珠宝——以此数目,换两句话……这等行径用挥霍都不足形容,这,根本就是败家啊!

    只是……

    一码归一码。

    要知道这中年谋士虽然极度爱财,却也惜命,他挣扎一番,决定还是先问清一些,再做决定。

    “兄弟你先说说看,到底要我说哪两句话?”

    闻言,伏姓男子淡笑一声,说道:“很简单,第一句,你只需对盛将军说,根据你的观察,泾河很可能在三天之内,来一场小规模发洪,退洪极快。”

    “这一句,值这里的一半财宝。”

    闻言,中年谋士越发警惕,面色却渐渐收敛起来:“这不是兄弟你听来的‘高人之论’吗?姑且不说此言是真是假,你却也太高抬老哥我了……我只是个早已失势的小幕僚,突然对盛将军说这等话,又说不出其中详细的门道,他哪里会信!”

    “呵呵……盛将军当然不会信,所以,朱老哥你可能还要受些委屈,被他责骂一番,但……三天之内,就见分晓!”

    听得这话,中年谋士沉吟片刻,说道:“伏兄弟,你就这么笃定那位‘高人’的话?”

    “呵呵,当然!”

    “……万一是假,老哥我一定会被革职的!”

    “那又怎样呢?”伏姓男子笑道,“朱老哥你都自承失势了,还死乞白赖留着混日子,有什么意思?就算被革职,有了这些财宝,你的下半生一样可以活得滋润无比,而若是赌对了,老哥你肯定会一跃成为盛将军眼中的红人,这样,岂不是两头都赢?你又在担心什么呢?”

    这话落下,中年谋士颇为心动,但吞了一口唾沫之后,他还是冷静说道:“看来,这事的关键,还是在第二句话吧?第一句,只是为了让我入盛将军的眼?”

    “哈哈!难怪朱老哥能在盛将军手下做这么多年的幕僚,果然眼光犀利!”伏姓男子拍掌说道,“如果三日内不发水,那一切皆休,但若侥幸如我所言,朱老哥就有机会说那第二句话了,而只要你开口,那么……”

    说到此处,他用力把桌上一堆财宝往前一推。

    “此间财宝,尽数归朱老哥你,除此之外,那边还有重谢,比此间之物,只多不少!”

    闻言,中年谋士心头巨颤,几乎下意识地就想一口答应下来……

    但也就只是下意识而已。

    对未知的恐惧,以及怀疑,惜命等等情绪,终究还是暂时压下了贪欲。

    毕竟,财宝再好,也得有命去花……这一点,中年谋士可是早便看透。

    当下,就见这中年谋士狠狠吞了口唾沫,盯着那伏姓男子……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真相。

    “那就请伏兄弟说说吧,第二句是什么?老哥我洗耳恭听!”

    话是这么说,但他嘴角却已隐露冷笑,一只手更是按在了传音符上,随时准备“上报”。

    奇怪的是,伏姓男子居然对此毫不介意,只是淡笑着,说了一句完全和中年谋士想象中,背道而驰的话!

    “第二句话更简单……就是如果有‘能人’建议盛将军走‘子酉道’,奇袭辟凌城!就请老哥千万帮衬,出口劝说盛将军,绝对绝对……”

    “不,要,出,兵!”

    这话落下,中年谋士按着传音符的右手,顿时僵住了,他整个人的思维,也被彻底打乱!

    是的,照他原先所想,眼前的这位‘久别重逢’的‘朋友’,恐怕根本就是敌军奸细,来此,就是为了施展阴谋诡计,想骗将军出兵,从而让某些人在子酉道中打一场伏击战……所以,对此人接下来的‘第二句话’,中年谋士断定是怂恿自己“建言出兵”!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第二句话……居然完全和自己所想相反?

    难道自己猜错了?

    一时间,中年谋士愕然呆住,完全不解,就见伏姓男子呵呵一笑:“朱老哥,事到如今,你想必也已经猜到了什么吧……实不相瞒,我这桩买卖,确实和‘那个国家’有点关系,但,这也并不危害朱老哥你啊。”

    闻声,中年谋士方才回过神,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可能’——“是……‘那边’,无法准备好伏击,不,应该是那边的城池出了什么变故,无法防御这条道,所以,才希望我建言,否决出兵?”

    (4000+,二合一,今日就这一更~)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