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四百九十六章 爱我,箫郎

玄门败家子 第四百九十六章 爱我,箫郎

    楚天箫身影一掠,转道疾驰之时,一不留神,再度撞到了一堵“墙”……

    然后……

    他就被一股巨力反震出老远,砰地一声重重坠地!

    “呃啊!”

    “阿弥陀佛!小施主,你没事吧?”

    就在此时,一个苍老无比却又浑厚无比的声音传来,楚天箫闻声一怔,不禁忍着疼痛,拿开手仔细一瞧,只见来者竟是个满脸慈祥的苍老僧人。

    就见他身着月白僧衣,打扮古朴至极,但却非常整洁。

    整个人,由里到外,都散发着纯白光芒,十分纯净通透。

    显然,此人修习之佛法,已到了极其精深的地步。

    但在没有修为在身者眼中,这就只是一个和蔼的老和尚罢了。

    “了空师傅!”

    就在此时,那早被楚天箫甩在远处的小男孩匆匆追了上来,望着那老和尚,又惊又喜道:“了空师傅,您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啊!”

    老和尚闻言,只是慢慢地取下背后的箩筐,只见里面装着一些药材,他和蔼一笑:“孩子,来。这是你爹上次托老衲采的药,老衲正要去你家,没想到却在这里遇见你,就麻烦你帮忙带回去吧。”

    小男孩连忙上前接过箩筐,并不忘感激道:“谢谢了空师傅!”

    老和尚慈祥地笑了笑,随即将目光转向楚天箫,上下打量了几眼,不由得点头赞许道:“嗯……小施主年纪轻轻,却是身手不俗啊……”

    楚天箫愕然失色道:“大师能看出我的修为?”

    虽然知道眼前人必定修为不俗,但佛门早已没落,按理说……自己通玄下境的修为,不该被这老僧一眼看穿才对啊。

    修炼体系都大有不同来着……

    就见老和尚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小施主刚才那样重重地撞到老衲身上,竟然毫发无损,足见本领非凡啊。”

    “……呃,原来是这样。”

    这话不免让楚天箫有点哭笑不得——他一个年轻人撞到一个老人,对方纹丝不动,自己反被震飞,这传出去必定让人笑掉大牙,哪里还值得称赞?也不知这老和尚是在安慰他,还是在讥讽他……不过话说回来,以楚天箫如今的身躯和力量,再加上刚才那股冲劲,对方就算是完美洗髓的通玄境强者也该被撞飞了,而这老和尚竟连一步也没有退,反而是自己落了个狼狈……

    他究竟是什么来头?佛门的遗世高人?

    没等楚天箫想明白,老和尚微微一肃道:“小施主修为不俗,又是从外地而来……请恕老衲多言,不知小施主来此所为何事?”

    楚天箫这才恍然回神,不答反问道:“大师就是了空大师?”

    “阿弥陀佛,大师二字愧不敢当,老衲确实法号‘了空’。”

    “……听这位小弟弟说,大师应是知晓出村之路?在下楚天箫,有要事必须出去,还请大师指点迷津!”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的确知晓如何出村,但是,小施主你已错过了今日最后的时机,今天是出不去了……必须得等明天。”

    “嗯?”闻言,楚天箫沉吟片刻,就想通了其中关键,“看来大师真的对此间禁制了如执掌啊!明日是么?只是一天的话,在下还等得起。只是……出村之后,该如何前往赵都,大师可是知晓?”

    “阿弥陀佛,老衲已经有数十年未出此地一步,小施主所问,老衲着实不知,不过……帝女庙中,有数支旧签,或可为小施主指点迷津……”

    闻言,楚天箫连忙抱拳道:“那请大师带我前去帝女庙……”

    “阿弥陀佛,老衲只是说了事实,却不是在邀请小施主。”了空大师喊了一声佛号,继续道,“小施主既然已四处看过,想必也已知道帝女庙的规矩……”

    闻言,楚天箫就知道刚才自己的行踪,完全落在这老和尚的眼中,当下不由得对他的修为愈发惊奇,但此刻他也没心情深究,而是略带焦急道:“此事对我极为重要,关乎多人性命!大师修习佛法,自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否,通融?”

    闻言,了空大师沉吟片刻,双手合十道:“若是施主早几日来,老衲或可通融,但如今……老衲却无能为力。”

    此话落下,楚天箫微微蹙眉:“这是为何?”

    “……帝女庙中,现有女眷,男女授受不亲,实在不方便待客……”

    这话落下之前,楚天箫在内心已想了好几个理由,但那些理由中,绝对不包括了空大师这个……

    “……大师,您不是说帝女庙有规矩么?怎么那位姑娘就能入庙?”

    “因为……她,是来上香的。”了空大师的话越说越让楚天箫迷糊:“那在下也可以入庙上香……再说,帝女庙应不至于只有几个房间吧?在下也不是……”

    “嗯?”

    楚天箫的这番话还未说完,了空就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目光中顿时透出无比复杂的情绪……似惋惜,感慨,又似追忆,怀念……

    末了,这份复杂渐渐归于平淡,他喊了一声佛号,便是双手合十,淡淡道:“原来小施主来历不凡,竟是帝苑新主……”

    这话落下,楚天箫大惊失色:“大师……也知道帝苑?”

    “阿弥陀佛,都是过往云烟罢了……”了空一声佛号,不再多说此事,然后,他转身,向着那处高峰望去,老眸微闭,嘴上喃喃如念经一般说着什么……

    片刻后,他转身,也不管楚天箫的惊讶,和蔼一笑便道:“小施主,那位女施主已经同意让你入庙一次,请随老衲来。”

    闻言,虽然仍是云里雾里的感觉,但楚天箫还是迅速收敛心神,抱拳道:“多谢大师,有劳带路!”

    ……

    ……

    翠云山,帝女庙门前。

    古老的石墙,古老的大门,古老的牌匾……

    眼前这个冷清的寺庙,似乎处处都可和古老挂钩。

    楚天箫和了空大师从山下拾级而上,走入庙中。

    只见庙内一切看上去虽然依旧十分古旧,却清扫得异常干净,地上连片落叶也没有……

    楚天箫不由得赞道:“了空大师真是授徒有方。”

    了空大师却疑惑道:“小施主何出此言?老衲从未收过任何门徒。”

    “嗯?那这么宽敞的地方怎会打扫得如此干净?”

    “阿弥陀佛,这全因老衲平日闲来无事,时常打扫之故,让小施主见笑了……”

    “什么?这么大的一座寺庙……全是大师您一个人做的?”

    “正是。”

    闻言,楚天箫说不出话了,他走到角落处的一块石桌旁,上下摸了摸,手上却连一点灰尘也没沾上,当下不由得笑叹道:“连这种地方也打扫得如此干净……对待此等俗尘小事,大师未免也太过认真了吧。”

    了空大师却应道:“施主此言差矣,若连此等小事也做不好,还何谈大事?”

    “……呵呵,大师说的是。”楚天箫眼眸敛起,越发觉得此人不凡。

    就听了空大师继续道:“老衲并非好洗好洁,而是对万事万物都一视同仁,不做则矣,要做便做到尽善尽美,方才无愧于心。”

    “呵……原来如此。”

    闻言,楚天箫也不再多嘴,安静地跟着了空向深处走去,想不到这看似简陋的寺庙却十分庞大复杂,走了好一会儿也没走到尽头,更奇怪的是这一路上连半个人影也没瞧见……

    这么大一座历史悠久的寺庙竟然只有了空一个和尚,而凭他一人之力竟清理得纤尘不染,这让楚天箫不禁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毛骨悚然……眼前这个枯瘦如柴,却又深不可测的老和尚究竟是什么人……

    也不知走了多久,两人才终于来到了一间宽敞洁净的厢房。

    “阿弥陀佛,天色已晚,小施主就此安歇一晚,明早时分,老衲自会带施主前去前堂,为施主解惑。”

    “……多谢大师。”

    楚天箫抱拳与了空告别,就转身入内,躺上木床,拉过被子盖身,本想好好休息一晚,却头疼地发现自己竟怎么也睡不着……

    “桃花源……帝女传说……帝女庙……了空……入庙的姑娘……”

    楚天箫只觉今天见了太多离奇的事,脑中有太多纷乱的信息,越想越乱,自是难以入眠。

    他就这么一直胡思乱想着,干瞪眼折腾到了夜半时分……

    就在此时!

    楚天箫感到被窝在一瞬被人掀开,怀中瞬间就多了一个身体冰冷、光滑、柔软的女子!

    她的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清香,竟是……刚洗过了澡?

    一阵暖玉生香!

    “什么也别问!”

    “爱我,箫郎!”

    (ps:嗯,如无意外,这就是本书最后一个女主角了,也是我最“欣赏”的女主角,没有之一!嘛,热情如火,大家是不是没想到呢?另,接下来的几章重度虐狗……请单身狗们备足十年份的狗粮,要么领上女票一起看……总之,战斗要开始了,单身狗们,准备好了吗?)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