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五百一十章 皆操于少主之手

玄门败家子 第五百一十章 皆操于少主之手

    赵都身为大赵帝国之都城,其城屏,固然极强,但每开一次也需要许久……当楚天箫等人赶到时,它只是处在“将开未开”的状态,轻易便可关闭。

    此时抢攻,很可能会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所以,楚天箫没有那么做,而是将赵亥扔到一边,交给封萝儿绑个结实,之后,他勒令全军休整。

    “血岩,依你看,破除此禁制,需要多久?”

    血岩闻声,细细打量起眼前雄城,过了不知多久,他沉吟道:“倾败家军之力,也至少需七日才可破此城屏,而后的攻城,恐怕也需费些时日……”

    “……如果再加上降卒呢?”

    “降卒?少主,此间降卒,并不可靠!”

    “呵,那就要看手段了,你只管大胆臆测。”

    “……如此,恐怕也需要九天九夜,才能攻破此城,而且,败家军届时会相当虚弱……那时的局势,也会变得相当危险!”血岩看着楚天箫,面露遗憾道,“少主,归根究底,还是三千败甲仍在成长的缘故。我们现在能够完成刀,弓,弩,枪,骑等兵种转换,但对您之前构想的特殊兵种,却还力有未逮,否则……只要祭出您说的‘那个’兵种,大赵都城,又算得了什么!”

    “是啊……败家军,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因而,此时强攻,不是个好办法。”楚天箫点头道,“就算能赢,接下来也不是高枕无忧——我们还要顶住四面赵军极其可能的反扑,撑到援军抵达战线……故而,在之前的攻城中就和城中敌军拼个你死我活,殊为不智。”

    楚天箫缓缓理清思路:“兵者,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根据情报,这城中大概还有一万多人,凑凑百姓,世家子弟,家丁之流,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若能为我所用,再加上收编的降卒……接下来的守城战,我们的力量就不会显得太过薄弱,至少不至于连城墙都站不满……”

    血岩重重点头:“少主言之有理,不过……要如何化敌军为我方?”

    闻言,楚天箫却不答话,而是默默取出了一枚香囊……

    他的目光中,亦随之流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

    但他想了想,还是握紧了香囊,却不打开。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楚天箫目光悠远,喃喃念道,“我们……应是,所见略同。”

    这话颇有些不明,但没等血岩发问,楚天箫便已摆手转过了话题,说道:“我们前段时间准备的那张好牌呢?是时候祭出它了!”

    闻言,血岩眼睛一亮,似是隐隐猜到了楚天箫的意图,当即迅速点头,径直吩咐下去……

    不多时,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上前,出现在楚天箫眼中。

    “……一路奔波,可还习惯?”

    楚天箫掀开车帘,对着其中惶恐不安的那位明眸美人,微微一笑。

    “玉美人……”

    “该你表演了。”

    一路颠簸至此,见了几次风雨,这位名为“玉妙妙”的玉美人,已再不复当日从容,闻声,她慌乱地蜷缩在马车中,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楚天箫。

    但这最后的卖可怜,依旧没有丝毫用处。

    玉妙妙心机深重,阅人无数,她可以隐隐感觉到楚天箫骨子里有缠绵柔情,但那温柔情怀,却绝不会对自己开放。

    自己能从楚天箫眼神中看到的,只有冰冷,如同看待一件货物。

    她不知这就是楚天箫待女的差异性原则,还以为自己是做错了什么才导致如今局面,不由得愈发惶恐……

    “玉美人,你还不去表演?”

    当楚天箫这“重复”的话语落下,玉妙妙浑身一颤,再听楚天箫将事情说完,她眸子顿时瞪大,惊颤道:“这……这,几位姐姐都是好人,这种事……要妙妙怎么做得出……”

    “呵,到了此时,你还想两边下注?”楚天箫却是一眼看穿其意图,噙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看着她,说道,“我劝玉美人还是认清现在的处境比较好……你被俘那么多天,难道还以为自己能回到赵少帝的身边?我可是听说,此君占有欲之盛,可已到了宁杀错不放过的地步……”

    “你若回去,只有白绫一条。是以事到如今,你除了死心塌地为我做事,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闻声,玉妙妙啜泣道:“公子好狠的心,妙妙到底做错了什么?奴家一腔真情……”

    “行了,别恶心人了,你这番话,对谁都可以说吧?”楚天箫略带不耐的话音落下,“你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做那件事,如果你不愿……那我也只好……”

    “不,不,公子,妙妙愿意!”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这个心机女,她赶忙拜倒,然后螓首微抬,面露难色说道,“可是公子,妙妙并无修为在身,隔着城屏,要怎么让那几位姐姐听到?还有,几位姐姐都是聪慧之人,她们如何会听信妙妙一面之词……”

    “无妨,我自有安排。”

    楚天箫说着,将那枚香囊解下,递给玉妙妙:“你持此物,不可片刻松手。而后,拿出你最好的状态,至城下说完那番话,接着,打开香囊,之后事宜,就不需你再多操心了。”

    手里掂着这枚香囊,玉妙妙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她一咬银牙,说道:“妙妙明白了……既然如此,奴家去了!”

    她也是有决断之人,既然退路已无,当下也不迟疑,款款从马车上下来,快步朝着赵都城下走去……

    过不多时,她就站在了距离赵都只有“一箭之地”的地方,然后微微抬头,对着上方大声说道:“城墙上的,可是姒姐姐么?姐姐,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玉妙妙?”

    这番话才刚出口,她手中的香囊便缓缓亮起了一道金光,随着这道金光蔓延开来,竟是轻而易举穿过了赵屏,无形中将玉妙妙的声音带入了赵都之中,响彻全城。

    闻声,不但城中人惊呆了,连玉妙妙自己,也是惊愕不已,当下不由得对楚天箫的手段愈发惊惧了一分……

    这样一来,玉妙妙更加坚定了要将事情办妥的念头,当下继续喊道:“姒姐姐,难道你当了娘娘,便连故人也不愿见上一面了么?”

    闻声,城墙上正欲转身离开的姒妃顿下了脚步。

    所谓心机女自知心机女,她哪里听不出玉妙妙话中的潜意?想她和玉妙妙自小相识,可是有过不少共享的“秘密”的,如果任由玉妙妙将之诉诸全城……

    心念一转,她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转身,对着城下的玉妙妙说道:“原来是妙妙,本宫可是日夜盼着你,怎会不愿见?哎……多日不见,妹妹清瘦了。”

    “多谢姐姐关怀……”玉妙妙也露出笑意,但还未继续说话,姒妃却翻脸比翻书还快,迅速冷道:“本宫身为姐姐,关怀妹妹自是应当,但妙妙,你为何从敌方阵营出来,城下喊话?听闻妹妹曾在褊峡城活动过一段时间,失踪至今……呵呵,妹妹如今,究竟是敌是友?此来,又有何目的?”

    话中隐含刀锋,玉妙妙却是欠身一礼,抓住了关键,不卑不亢地说道:“实不相瞒,妙妙此来,是为了救姒姐姐,妲姐姐,武姐姐你们……”

    “呵呵……”仗着城屏相护,大军拱卫,姒妃底气也足了起来,她看着玉妙妙,颇有些不屑地冷哼道,“妙妙,多日不见,你不但瘦了,连心智也变浅了!你自己背叛陛下,来此劝降也就罢了,居然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她一句话就把玉妙妙打入了‘叛徒’行列,将她放到对立阵营,顿时引得城中众人同仇敌忾,也破了后患……确是富有心机。

    然而玉妙妙对此却丝毫不恼——她本就没打算用当年姒妃的荒唐事做切口,不过虚晃一枪而已——当下,她幽幽一叹,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矛盾神色”,却是款款说道:“姒姐姐,妹妹所言,句句都是为了姐姐好……现在姐姐你开城投降,还能有所保全,否则,一旦赵都城破,恐怕姐姐,悔之晚矣!赵都城,已经风雨飘摇,姐姐你难道看不出?”

    闻声,姒妃一声冷笑:“妙妙,未免危言耸听了吧?赵都现在虽然空虚,但也还有万余军卒,还有满城百姓,还有大赵世家,还有城屏,护城河,吊桥……本宫不说它稳如泰山,但也不是你背后那寥寥几千人能攻破的!”

    “举世皆知,攻城战,不同野战!莫非,玉妙妙你竟不知?”

    “哦……本宫明白了,是因为你投靠的人没辙了吧?他不敢攻城,就派你一个弱女子来打击赵都士气?哼,施展如此手段,可见他也不过如此!”

    “莫非他以为我大赵没有血性男儿?连陛下妻女也护不住?”

    这番话语落下,城中士气顿时拔高,一时喊声震天,大多都是喝骂玉妙妙的粗语,各个军卒的眸中更是战意燃烧!

    “娘娘宽心,有我等在,定保都城万无一失!”

    “娘娘宽心,有我等在,定保都城万无一失!”

    “……”

    听得耳边喊声,看着眼前同仇敌忾的劲卒,姒妃很是满意——如果不是为了鼓舞士气,她才不会费唇舌和玉妙妙说那么多!

    但奇怪的是……

    玉妙妙对此,脸上竟只是下意识地闪过了一丝害怕,然后,便迅速收了起来。她抬头望向城墙上的众人,面上带着复杂的情绪,却是幽幽一叹,落下了让城中人全部目瞪口呆的一句话……

    “连整个大赵,此刻都已命垂一线,存亡皆操于我家少主之手,姐姐你,却还活在梦里啊……”

    这话落下,震撼全城,姒妃美眸顿时瞪大,下意识地便是冷声喝道:“你胡说!”

    “胡说?”玉妙妙摇头一叹,“姐姐,你难道就不好奇,大周为什么敢在这个时候和大赵开战么?为什么东南边境的门户那么容易就被打开了,为什么三千强军能直袭赵都,以及,妹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每落下一句,城墙上各人的脸色就沉重一分,到最后,姒妃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娇躯一颤,指着玉妙妙说道:“难,难道……”

    “姒姐姐聪慧,果是猜到了。”玉妙妙幽幽说道,话中“潜意”,更是“印证”了姒妃心头的猜测……

    顿时,她脸上就露出惊恐,愤怒交加的神色,大声道:“陛下待玉修不薄!一应军事,大半委之,他却居然……敢,敢行此卖国之举?”

    “不止哦。”玉妙妙闻言,却是嫣然一笑,只是这笑容,在姒妃眼中,却如魔女的玩弄!

    就听她继续道:“赵少帝失德!今番,可不止我家兄长一人看不惯呢……王除,衣乐,萧存离……”

    她所说的每个名字,都是大赵有数的名将,更大多都是赵国第一将,玉修亲手提拔起来的,至不济,也是交情匪浅……

    是以,如果玉修真的背叛,那么以他的人望,这些人继续跟随于他,确是合情合理的事!

    听到这些威名赫赫的名字,姒妃等人已是吓得面色惨白,但场间仍不乏怀疑之人,当下就听城中有一声质疑传来:“玉修将军已是数人之下,万人之上,断不可能会背叛大赵,投奔大周的!这说不通,大周不可能给他更多!”

    “哎……如果不是被逼到没有办法,我家兄长,又岂会背主?”玉妙妙幽幽一叹,看着城上那位质疑之人,却是露出了同情的目光,“我想,献大人,应该感同身受吧……当年,您儿媳被夺之事,兄长可是历历在目,却不想,竟也有发生到自己头上的一天……”

    “我侄儿忠君,对此大辱,无法相抗,无法复仇,只得刚烈自尽!赵少帝凉薄至此,我家兄长怎可能还为他卖命!”

    这番话传遍全城,虽然其中有诸多“诡异”值得推敲,但场间人却大多都信了!

    原因无他,只因这种事……真的发生过!

    (4000章,二合一,今更毕。)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