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此去撕天

玄门败家子 第五百六十一章 此去撕天

    清晨多雾。

    就在楚天箫即将踏上这条‘天机路’的刹那,道路两旁,突然升起了薄薄的白雾,将整条道路笼罩了去。

    这一幕出现得太过巧合,楚天箫自然心生警惕,他眼眸微敛,再三用神识探查,却惊奇地现自己那强大到可以媲美神魂的神识,居然穿不透那薄薄一层白雾?

    雾中一切,仿佛皆成迷幻,再无从探查。

    “……传闻天机路上,万种玄妙,这便要开始领略了?“

    虽然心下惊奇,但楚天箫不可能在此处停下脚步,他沉吟片刻,终究是毅然决然地走入了那片白雾之中……

    与此同时,他仿佛受到某种牵引,虽然对雾中一切皆无所知,却凭着那奇妙的感觉,心中竟自成一条道路的轮廓……

    然后,他踏出了第一步。

    落足之后,雾气骤浓,楚天箫耳畔立时响起了一阵宛如狂雨打芭蕉的马蹄重响以及杂乱繁多的人声嘈杂……

    再看时,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天机路?

    入眼之处,却是碧楚江畔。

    一叶竹筏,轻轻泛在碧波江上。

    接着,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视线之中,就见他微微闭眼,手心抓着一把荷叶挡住些许阳光,身子平躺在竹筏上,微微翘起二郎腿。

    这模样极其悠闲,亦给楚天箫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虽然他确信自己绝不认识眼前的白衣男子……

    这一刻的楚天箫,就像一个来访的游客,似乎存在此间,又似游离……但无论如何,他都只能静静看着眼前生的一切……

    就在此时!

    噔噔噔——

    方才听到的数声马蹄骤然再响,如惊雷般跺响大地,扬起的尘灰密布,仿佛要遮住初阳。

    对此,白衣男子依旧闭着眼睛,平躺着身子,没有起来,只是那般舒适地晒着初晨阳光,偶尔伸一伸懒腰,别提有多惬意。

    很快,马蹄声停了。

    一伙相貌各异的奇人异士伴着一群装备齐全的精甲锐骑出现在场间。

    他们翻身下马,人群一字排开,密密麻麻地将岸边全部占住,不给对方任何逃跑的机会。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那白衣男子的身上……只是让楚天箫微微奇怪的是,明明这应是一场突袭和包围战,但看模样,似乎进攻的一方更加“紧张”——就见这伙人中除了寥寥数人神色如常外,其余人都下意识地握紧了兵刃,虽然强装镇定,却依旧止不住双股战战,瑟瑟抖。

    就在这时,白衣男子突然将左手上的荷叶举得更高了些,盖住了脸,然后,右手微微一动——只此一个动作,就立刻让场间众人惊慌失措,如临大敌!

    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白衣男子没有出任何攻击招式,而是揉了揉耳朵。

    然后,翻身继续睡过。

    就好像眼前的这伙“敌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见状,众人先是一愣,旋即个个怒容满面——他们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蜂拥而来,积聚起来是何等力量?

    可是现在,这人竟敢对我们视而不见,视若草芥!

    他也太狂了吧!

    一时间,各种污秽言语冲着那叶竹筏袭去。

    然而对此,白衣男子只是做了个简单的动作。

    他把荷叶摘下一小片,揉了揉,然后把两个耳朵堵住,神色悠闲,继续享受初晨的日光浴。

    真正地视若无物!

    再不能更轻蔑!

    眼见如此,那伙人自然更加愤恨,大骂出声——却无一人敢擅自出手——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儿,他们不知是骂不动了,还是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终于,在某一刻……

    “斧!”

    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顿时人群散开,几个甲士迅上前,吃力地取出一把把奇特的“斧头”——无论是斧头的体型,还是上头隐隐泛着的黑光,都表明此物绝非凡品——然后,就听得他们猛地一声狂喝,双手力,将之投掷出去!

    然而奇怪的是,白衣男子似乎仍然没有被这飞斧惊醒,他依旧在假寐。

    见状,在场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知道这白衣男子是有多么难缠,所以这一波进攻只是试探,根本没奢望过能杀死对方。

    然而当那飞斧越来越近,白衣男子却始终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时,众人在不解之余也心头一喜!

    他们陡然升起一丝希望……希望这家伙狂妄自大,根本不去管这些飞斧,然后被飞斧砸中!

    这样就结束了!

    即便是此人,也不可能正面抗住这个数量的破天斧的强击,而分毫无损!

    毕竟,这可是专门为此人准备的攻击手段!

    等到刀斧加身,他绝对会为自己的轻狂付出代价!

    然而就在他们脸露欣喜之时……白衣男子又翻了个身。

    这一次,他挥了挥右手。

    不再是挠挠耳朵,而是挥起一江之水。

    万千水柱喷涌而出,迅将飞斧淹没,然后以一种怪异的力道将它们带入了水中。

    ——砰砰!

    场间不断传来飞斧撞击水壁以及落入水中的哗然声响。

    那白衣男子只是随便一挥手,就把这汹汹攻势消弭于无形。

    被场间众人寄予希望的攻击手段,在这一刻就像小孩子的玩具一样……可笑。

    在他们心中,本应声势浩大,光华流转,连番爆破等等“轰动”的“场面”,根本,就没有出现。

    此间一切,依旧如此平静。

    平静,所以恐怖。

    但值此之时,来犯之敌已经没有退路,就听一阵咬牙切齿的嘈杂之声响起,而后,人群再度散开。

    紧接着,那处万箭齐!

    就见只一瞬,在江畔突然有无数支泛着怪异光芒的羽箭猛地升空,划破蔚蓝天际射向白衣男子。

    这一次,白衣男子并没有挥舞右臂用水柱去抵挡,而是展开了身形。

    没有用任何遁法,只是“笨拙”地踱步。

    然而正是这种单调的循环动作,却非常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些箭支的空挡。

    铛铛铛!

    箭支尽数落空。

    “阵师顶上!他没有躲闪的位置了!”

    随着一声断喝,无数晦涩的喃念声响起,旋即,新一波羽箭再出,随着距离渐近,每一箭的头部,都缓缓浮现出了一道小型的阵法。

    漫天箭雨,就是漫天封阵!

    “赢了!封玄箭将落,此人,必受困于此,再难阻碍陛下大计!”

    这伙人中不断有人出声鼓舞士气,然而这一切,换来的只是一句不耐烦的话语……

    “蠢。”

    白衣男子抬头看着漫天箭雨。

    然后,他睁开双眼。

    那一双眸子如星空般深邃,轻轻一瞥,便令得在场之人一阵心神激荡,定力稍差的直接被震飞老远,吐血昏迷。

    那些还欲搭弓射箭的弓箭手也在此时停住了手脚,然后……齐刷刷地晕倒在地。

    他们都不是弱者,而是精挑细选出来阻碍此人的强手,但……依然敌不过这白衣男子轻轻一瞥。

    漫天箭雨,也在这瞬间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伟力顿住。

    做完这一切,白衣男子转头看着竹筏上布满的羽箭,摇摇头,将那些羽箭一支支拔出,削去头踢了回去!

    当那些无头的羽箭冲来时,所有人都如避蛇蝎般,纷纷躲闪。

    惊恐之余,许多人都带着不解的目光看向那白衣男子,就连楚天箫也不明白他为何要去箭头,为何要拔箭支让竹筏四处渗水……

    其实,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一切只因三个字——他乐意。

    他乐意时,自是随意,可以陪这些家伙玩耍玩耍,但现在他不乐意了。

    因为对手“没劲”,也因为那边的大戏即将开幕……

    那么,就结束这一切吧。

    就见这瞬间,白影一闪。

    无数雪山崩毁的声音,伴随着无尽惨嚎,陡然响起!

    是的。

    白衣男子想要结束,便随意出手,轻描淡写之间,直接碎了场间所有敌人的雪山,留给了这些‘名宿’,‘强者’一副生不如死的身躯!

    接着,他抬头,望向天际。

    话音悠悠。

    “玄门紫銊,此去撕天。”

    说到此处,他转头,若有深意地看向那群已经被恐惧和绝望支配的敌人,话音淡漠无比。

    “再挡,会死。”

    话音落下,又是身影一掠,众人根本没有看清他的步伐,便赫然现不少人脸上多了一个红彤彤的脚印!

    伴着这阵踏踏踏的脚步声,白衣男子宛如蜻蜓点水一般踩着众人凌空而去,下了江畔,没入下流的千江之水。

    不多时。

    远处隐隐传来一阵悠远箫声。

    (ps:写这章时想起了写文之初,很怀念……这是一切之始。)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