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我真是期待,将军的那一刻

玄门败家子 第五百七十二章 我真是期待,将军的那一刻

    便在这时,有几个恶魔似乎“认出”了什么,不由得惊呼出声!

    “此灯……似乎带了一点尊王的意志!?”

    “难道,你是尊王麾下?”

    当这两声落下,全场恶魔为之震动,一时间,惊喜,震撼等等情绪交织到了一起……接着,一阵比之前更加喧哗的声音响彻全场!

    “是不是尊王派你来接我们的?”

    “一定是!尊王在上,我们终于可以回归魔界了!”

    “尊王!”

    “尊王!”

    听得这番话,枯只是轻轻搓了搓衣角,口气中,完全没有对“前辈”应有的敬意,反而满带冷漠地说道:“昔日魔君麾下嫡系部族,死得只剩残魂不说,连骨气都折损至斯。真是……可悲!”

    闻声,场间再度陷入了沉默。

    所有苏醒的恶魔在一阵狂喜之后,也终于意识到了如今的处境……

    想当年,魔界对外起侵略战争,却遭遇大败……魔帝身陨,麾下四大魔尊中,两位战死,一位逃亡,一时间,魔界局势风云变幻……彼时危难,亦有无数魔族英才脱颖而出,其中最为精彩绝艳,甚至可说力挽狂澜的,当属第一代魔君和那位硕果仅存的魔尊。

    大战之后,外敌已退,两大强者亦开始了争夺魔界之主位置的内战。

    那一场战斗,不载史册,是仅限于两强之间的决斗。

    最终,魔尊胜出,一统魔界,封八部,称尊王。而魔君战败,自是黯然退场——他按照战前的协议,带领麾下嫡系部族,穿过人魔封印,来到天荒大6,试图完成整个魔族的“千秋大愿”——具体是何,哪怕是魔界高层,都只有寥寥数魔知晓,但毫无疑问的是……第一代魔君,没有功成。

    也许是当年与魔尊一战,伤到了根本,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第一代魔君来到人间之后,只打下了天荒大6,未能全面占据神州浩土,便身陨了。

    他的部下,也都在之后的旷世大战中,折损殆尽……有些,彻底陨落,而另外一些,则被葬到了这恶魔塔中,沉睡千年,等待魔界之人来到此地,接引他们回归故乡,重塑肉身……

    所以,他们见到枯身上明显带有魔界那位‘尊王’气息的那盏灯时,才会那么兴奋。

    但,转念一想,他们当年都是隶属于魔君麾下,虽说魔族强者为尊,便是连魔君,在战败后也二话不说向魔尊称臣,私底下,也很佩服那位尊王的武道,所以他们这些部下对魔尊也不甚反感……

    但……细究下来,魔尊仍旧算是他们的‘仇人’,而如今,他们却因看到了获救之希望,就对着魔尊部下欣喜若狂,失态至此……算来,也确实可以说是“没骨气”了。

    所以当下,他们对枯冰冷的言语,一时竟也不知如何反驳。

    全场沉默,反倒是枯打破了沉默,冷声道:“你们皆是战败者,本应永远游离魔界之外,但……如今形势有变,尊王,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

    闻声,全场依旧沉默,只是火红眸子中透出的强烈情绪,怎么也掩藏不住……毕竟,千年的沉睡,那种洞穿心扉的寂寞,便是他们,也再难忍受了。

    他们是魔族,本该立于天地之间,俯仰长啸,肆意洒脱!如今却受困于斯,还要永世沉沦……这要他们如何甘心?

    看着眼前这些恶魔的神态,枯缓缓点头,面具背后的神态却是谁也捉摸不清,就听他言简意赅地将那夜星光璀璨之事说了一遍……

    “你想让我们出手相助?”

    听完枯所言,一道古老的声音如雷霆炸响。

    “这不可能!你乃尊王麾下,当知我魔族修成不灭魔典后,虽可保神魂不灭,但只有魔界的锻魔心火,才可重塑我等肉身,而且……那必定旷日持久,复苏之日,也不再是当年的自己……更别说,我们现在被困在此地,根本得不到锻魔心火淬炼……”

    闻声,枯冷漠说道:“无需如此……”

    话到此处,他微微抬头,话音落下却如惊雷炸响。

    “你们……只需助我开启,九渊!”

    这声落下,场间沉默了片刻,然后……无数嘈杂的,疯狂的嘶吼随之响起!

    “你疯了!”

    “这绝不可能!”

    “你知道九渊到底是什么吗?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

    “胡闹!尊王怎会派你前来人间!”

    对于这些反对的嘶吼,枯却面无表情,只是淡淡道:“你等……莫非忘了自己究竟为什么来到人间?”

    这话落下,嘈杂喊声为之一顿。

    旋即,几道带着犹豫,忐忑的话音响起……

    “你……难道你已找到……她?”

    枯不置可否:“为完成我族千古之夙愿,开启九渊,势在必行。”

    “……这两者究竟有何干系?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诸多恶魔仍旧疑惑满满。

    闻言,枯却没有丝毫正面回答的意思,而是说道:“这些……便不牢诸位操心了,你们只需全力助我,开启部分九渊,将‘那力量’,倒灌入‘他’的体内,开启这场大戏……”

    “即可。”

    当枯的话音落下,诸多恶魔沉吟许久,终于有一位出声道:“……就算如此,要想开启九渊,所需之血祭从何而来?”

    “天荒大6的魔族权柄已落于我手。”

    闻言,枯却是说了这句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

    好在群魔之中也不是没有睿智之辈,当即就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你的意思,是要在这个时机起猛攻,筹够血祭所用?但……你不是说,人族多出了数十位灵悦强者?”

    枯闻言,微微抬头,说道:“需要时间。”

    同样是含义不明的一句,但对方却明悟了——无论那夜的星光有多么璀璨,终究是“外物”,故而,一定需要时间来消化,并巩固所得……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人族看似强大,实则反倒有许多已经功成的灵悦强者,要为那些新晋者保驾护航……

    反受牵制。

    毕竟,修行路上走得越远,崎道就越多,通常来说并不是跨出这一步,就万事大吉的……越是高端层面的强者,就越是如此。至于那些新晋的后辈强者,虽然程度稍微轻些,但为了人族未来的潜力,想必也会演变成同样的局面……

    换言之,值此之时,人族正处在一个有些尴尬的“伪虚弱”时期,一旦度过,整体实力必然突飞猛进,甚至可说脱胎换骨,但在尚未度过之前……却也有一段,难得的“虚弱空隙”!

    “此事,正可用作借口。”

    “血祭所需筹得后,亦可开启覆灭大局之始,以备万全……顺便,在这之前,那一招‘后手’也是时候先行一步……”

    枯一句落下,带了许多谋算,其中深意被琢磨出来后,顿时便让那些自诩老谋深算的恶魔,为之深深惊惧……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眼前这个隶属于魔尊的家伙,为什么从始至终都对自己这等“强援”毫无敬意了……这一切,只因他根本就不是杂兵!

    他……一定身居魔界高位!

    而能以这种“年轻”——当然是相对的——年龄,登临高位……这背后的含义,亦不言而喻……

    想通了这一点后,那些恶魔的口吻也隐隐生了变化,但还是有疑问之声传出:“人族强者一定也会想到这点……”

    “无妨。”枯一摆手,“攻伐,并非为了灭亡此族,只是取我所需罢了。只待九渊一开……大局即定。”

    闻声,众多恶魔再度沉默了起来,许久后,才有最后一声疑问传出……

    “动静九渊,一出则双出,先静,而后动……接收‘静之九渊’力量的那枚棋子……可是已经定好?”

    枯微微点头:“已定……他身负冥冥气运,是最合适的棋子。”

    “此事,也早已功成。为免消耗过巨,连我,亦不尽知‘静之九渊’,究竟与了他什么……不过,‘粉饰’已成,无需担忧。”

    这话落下,场间一阵沉默,片刻后,又有一魔出声:“那么你可知,要开启动之九渊,我等残魂根本未必承受得住,事后能否保全,只能靠侥幸二字!这让我等如何……”

    听得这声,枯却是弹了弹衣衫,淡漠打断道:“如此,就赌一把吧。”

    “是再徘徊千年,还是搏那一线生机……诸君自己决定。”

    “但请记住,尊王绝不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

    “三思。”

    说到此处,枯径直转身,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些恶魔最终的选择,摆摆手就直接走出了这座恶魔塔。

    待到大门重新关闭,他微微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隐藏在面具下的那张脸颊上,竟赫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呵呵……”

    枯低笑一声,话音中,带着某种复杂的情绪,却是喃喃念道……

    “玄门少主……楚天箫。”

    “这一局棋走到此步,我真是期待……将军的那一刻。”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