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向死而生

玄门败家子 第五百九十一章 向死而生

    “天箫哥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在恩情结清,告别了天极小队后,楚陆两人迅速展开身形离开了原地,飞奔了一阵后,陆媚儿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疑惑,真元传音问道。

    “嗯……”

    闻声,楚天箫顿下脚步,却不急着回答,而是俯身下来,仔细看了看凶兽经过的痕迹……

    “应该是这个方向没错了。”

    片刻后,他似乎得出了一个结论,自顾自地喃念了一句。

    然后,他看向陆媚儿,面上变得有些凝重,真元传音道:“媚儿,你应也注意到了吧?我们这一路的行踪,都在被人加以诱导……这一路,我试了九种方法,却似乎仍在幕后黑手的罗网之中,由此推断,他应该对这一带极其熟悉……而且,他做这么多事,耗费如此大的心力,目标绝不会是天极小队,而是我们!”

    “换言之,我们的身份,恐怕业已暴露在那幕后黑手眼中。”

    “万幸他不是魔族。”

    最后一声落下,陆媚儿点点头,如果是对手是魔族,这一路他们肯定早就被一众魔族强者围杀了,哪可能安然无恙走到这里……

    “可是天箫哥哥,就算敌人非魔,却也肯定不怀好意!他诱导咱们的行进路线,多半是设了一个滔天陷阱……咱们,为什么不立即返回战时联盟总部,让他陷阱落空,反而深入此间呢?”

    听得陆媚儿疑惑的问题,楚天箫摇摇头,却是传音了四个字:“会有用么?”

    闻声,陆媚儿若有所思。

    “这次的对手……很有意思,虽有诸多不明,但毫无疑问,他‘知道’的东西太多……所以,我们必须做一些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才能破了此局。”

    “嗯!那天箫哥哥,你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楚天箫望向凶兽踏足痕迹的来向,眼眸微敛,“如果有一件事,是那人没想到的,或者说,‘没发生过的’……那肯定就是这件事了。”

    这话落下,陆媚儿顿时眼睛一亮:“向死而生?”

    “不错。他绝不会想到,我们明知前方有兽潮,却不但不避,反而快速奔赴,迎头撞上,突入暴风的中心!”楚天箫点头道,“这样做,固然非常危险,但与其脚踏黑暗踟躇,还不如向死地进发,搏那一把生机。而且从那幕后之人的近日行径推断,他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这一切的‘布置者’,而只是‘引导者’,所以……如果他真的非常在意‘我们’的话,就必然要落场,从‘幕后者’变为‘入局者’!”

    “换言之,他必然要承担和我们一样的风险!”

    “我懂了!天箫哥哥的意思,是要将对手强行拉到和我们一样的处境,然后,公平较量,各凭本事?”陆媚儿眼睛亮到了极点,“虽然很冒险,但在这种情况下,确有可能打破僵局呢!”

    “嗯……在敌我情报严重不等的情况下,也只有玩这手险棋了!”楚天箫说到此处,眸中出现一抹担忧,“只是把你牵扯进来,甚至还必须前往危地……”

    “天箫哥哥,我没关系的。”陆媚儿一句传音后,嘻嘻笑了起来,同时抱住了楚天箫的一条臂膀,“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有多危险,只要能陪在你身边,人家就很满足了……而且,说不定那家伙根本就是针对我才做那么多事的呢?再,再说了,人家怎么说也是神州第一帝国的公主,去弄清这兽潮背后到底和魔族有什么关系也是份所应当的嘛……”

    “嗯……就是这样!所以……天箫哥哥,别多想啦……”

    这番话语落下,楚天箫却是陷入了沉吟,片刻之后,他伸手,摸了摸陆媚儿的小脑瓜,微微点头道:“谢谢你,媚儿。”

    这声落下,陆媚儿的小脸蛋刷地一下就红了,如同熟透的红苹果一样,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心底更是彻底乱成了一团麻……

    不知不觉间,楚天箫竟无师自通,使出了后世那仅存于在传说中的,针对萝莉的必杀技……

    真奥秘.摸头杀!

    就见陆媚儿露出一副小女儿家的娇羞之态,双手无处安放,只好按在楚天箫身上,推攘着他,嘴里胡乱地说道:“啊啊,那个,快走啦!你……不是一向讲究办事雷厉风行的嘛……”

    “呵……那就走吧。”

    对此,楚天箫微微一笑,就收回了手,瞬间,陆媚儿一张小脸就垮了下来,见状,楚天箫不由得摇头一笑,而后拉起了陆媚儿那柔弱无骨的小手……

    女孩当即喜笑颜开。

    两人就这样,迅速向着兽潮来袭的方向飞奔而去。

    ……

    砰!

    某座密林中,一名黑衣少年狠狠掐碎了手头镜子,破碎的镜片割裂了他的双手,鲜血汩汩流下,但那点伤痛比起他心上的伤痕,又算得了什么?

    “楚天箫!”

    每一次看到自己“认定”的恋人和这“不该存在的爬虫”卿卿我我,黑衣少年就觉得自己头上仿佛被戴了一顶帽子,且随之时间推移,那绿油油的颜色就越深……

    当然,这并不是他今番气愤到将这块用途很大的宝镜捏碎的全部原因……他如此气愤,更多是因为……楚天箫居然“误打误撞”,找到了他这番谋划的“死穴”所在!

    是的,尽管他知道未来二十年的诸多世事,组合起来足够他在这块地域布下滔天罗网,无论楚天箫如何挣扎,本应都是徒劳……

    但,他绝没想到,楚天箫居然会走这条向死而生的路!

    这一手,真真打在了他的信息盲点!

    要知道,即便是他,所得信息也不全是亲身经历,而更多,是来自“流传出来的消息”,那么问题就来了……谁会傻到明知前方是兽潮中心,还往上顶的?

    没有人。

    所以,也就没有确切的情报。

    周林只能凭借“后来发生的事”,大致推断出那暴风中心究竟有什么……但是,这样残缺的信息,是非常危险的……

    “可恨!这个赌徒!”

    “如此一来,横添变数,我……难道只能提前下场?”

    “或者……放弃?”

    周林心中迟疑不定。

    这一刻,他真的无比痛恨楚天箫这种近乎赌命的行为!

    原本,他对局势有着绝对的掌控,凭着信息的不对称,他四处布局,轻松就取得了不错的战果——看前段时间楚天箫被他逼迫得多郁闷就知道了。

    但是楚天箫的这一手,却是将局面拉回了原点。

    这就好比一个开着透视外挂的赌徒,却突然被要求双方都剐了双眼来对赌一样。

    一切优势,尽丧。

    “接……还是不接?”

    莫名地,周林心头涌上了一丝不安。

    他早已习惯了“已知”,因而对“未知”,就越发畏惧……一如当日的帝苑之争,“风君侯”开了外挂却被打回原形之后的迷茫不适应,他周林,也早已无可避免地养成了对“已知信息”的依赖……

    这段时间,他做任何事,都是在“信息完备”,确定有十成把握之后,方才下手,也因此尝到了不小的甜头,并不断积蓄……事到如今,已是有了挑战楚天箫的基础“赌本”。

    所以这一次,面对“情报不足的半未知之地”,他下意识地,就想换一个主场再战……但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他脑海中赫然浮现出了方才楚天箫使出“摸头杀”,而陆媚儿含羞浅笑的一幕……

    瞬间。

    只是瞬间。

    一万头,不,万万头草原泥浆马凶兽在他心头狂踏而过!

    说不清是憋屈还是愤恨,总而言之,在某种情绪的影响下,周林立即就下定了决心!

    “不能退!绝对不能退!”

    “他们……他们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今次若再不能夺回媚儿的芳心,干掉那个败家子……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再说,我也不是真对那里一无所知……轮到细处优势,仍然是我占上风,有何可惧!”

    “天命在我!”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