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六百三十章 帝女VS小师叔

玄门败家子 第六百三十章 帝女VS小师叔

    踏入京都的黄衫少女,自然便是当日与楚天箫相遇于帝女庙的南方姑娘——水梦涵。

    自从那日得知楚天箫即将攻破赵都,她认定大局已稳,遂离开赵地,赶往大周京都。

    如果一路顺风,她本应当在楚天箫回京之前,来到京都。

    但由于沿途出了一些变故……事情并不大,主要是麻烦……总之一番折腾下,水梦涵最终选择回返,在安定好了一些事宜后,令小雅留守,代自己主持大局,这之后才重新前往京都……

    这一来二去,耽搁了不少时间,却是错开了和楚天箫再度会面的机会。

    当然……水梦涵也不是来找楚天箫的——事实上由于她那个“傲娇”的想法,以至于如今她连楚天箫的真实姓名都未知……

    今次,她是来找玄门小师叔的。

    不得不说,此女的直觉相当可怕。

    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在牵引着她,召唤着她……入京都没多久,她就渐渐逼近了京都楚家的地带,并鬼使神差地,在入夜时分闯入了楚家祖地!

    按理说,楚家作为神侯第一世家,不可能被人闯入祖地还一无所查……但事实偏偏就是如此匪夷所思……上到闭关的楚仲铁,下到楚家一干守卫,竟是无一人觉察到水梦涵的到来……

    这期间,每一道拦路的禁制都被她用特殊的方法——云袖一卷——破去!而更离奇的是,禁制被破本应发出的警告,或是响声动静之流,竟也随着禁制的消失,一并无踪……

    场间一片寂静,只有一道倩影不断穿梭。

    就见水梦涵穿过楚家庄园,沿着湖畔一路下去,不多时就到了一片峡谷之前。

    峡前禁制,已经全破。

    峡谷之后,便是楚家祖地!

    ……

    ……

    楚家祖地,乃是楚家先祖所创,内部别有洞天。

    远远近近,左左右右,伫立着十几座高塔,每一座都有七八层的样子,宏伟壮观,可供人居住——有许多楚家老祖因为各种原因,厌倦了俗世纷争,而选择在祖地隐居,平日里就在此处养心,或是悟道,或是冥想,总之各种悠闲。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楚家的后辈强者,也会出于时势逼迫之流,来到祖地,换取自身或者家族的安宁——这些高塔和外处皇室的某些“关键建筑”有着某种地脉连通般的关系,可以由此间修炼者“供能”,从而达到有利皇室的效果……

    这也正是当初为什么紫衣侯一入祖地,周帝就班下了‘限家令’的缘故——当然,这种“供能”是定期的,由各家祖地平分,也无强迫之说,算是一场交易吧。

    不过无论怎么说,各家的祖地其实更多还是起着保存各皇朝“最终隐藏力量”的功效……除了快速崛起,根基尚薄的大赵帝国之外,像周,秦两大帝国的顶尖世家的祖地,那“繁盛”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事实上,水梦涵在山道间一路奔驰,才一小段路,就已经感觉到了不下三股灵悦境强者的气息!

    启魂巅峰的,更多,而且,没有一位下于这个境界!

    虽然……这些气息的主人大多都在沉睡,但也有些许神魂往自己这边扫了过来——面对这些“老祖级”的老怪物,即便水梦涵来头极大,却也不可能隐匿踪迹一路畅通了……

    只一瞬,水梦涵就被诸多强大的神魂屏障挡住了来路。

    她明眸微敛。即便面对此等情景,也无丝毫解释或者诉诸言语的意思……

    她,竟赫然是想要一战突破!

    眼见如此,越来越多的楚家族老,前辈强者苏醒了过来,盯住了水梦涵……

    以他们的身份,自然不会联起手来为难一个“小辈”,但如果这个“小辈”有着某种让他们都为之“心悸”的力量……那就另当别论了。

    就在双方颇有些剑拔弩张之际,一道中气十足的悠远声音从远处传来。

    “让那女孩过来吧。”

    淡淡的话语落下,却仿佛带着某种伟力,一时,所有气息都收敛了去。

    前方屏障尽去。

    见状,水梦涵微微凝眸,想了想,点点头,便身形一闪,朝着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

    崎岖山路的尽头,是一片空旷的山腹,四周一片花香。

    月光之下,绿荫遍地。

    匍一踏入此间,水梦涵便是微微一愣,却是想不到楚家祖地深处会有这等景观,不过她也不是来欣赏美景的,当即便看向了山腹中央唯一的奇特之处——伫立的一座“庙”。

    说是“庙”,但给水梦涵的感觉,却像是一把所向披靡,无所畏惧的“冲天之剑”……

    她眸子迅速敛起,只觉心中的预感终于得到了验证!

    “这等凛然剑气……当世除了那位有剑帝之称的玄门之主,也就只有那一位了……”

    一路奔波,辛劳许久,终于看到了“得返自由”的希望,饶是以水梦涵心志之坚,此刻也是身躯微颤了一下,然后,眼神中就流露出了无比的坚定!

    她踏上一步,陡然就感到了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仿佛此庙已经经历无数岁月洗礼……然而最让她在意的是,这份古老气息中,蕴含的那抹“新意”……

    “很强……真的很强!此庙存在必已逾千年,多半是上古某座遗址,可此人居然能够在短短时日,给它增添‘新意’……”

    水梦涵能够感觉到,这股气息正在阻碍自己前行,但她都已经到了这里,又岂会畏惧不前?

    “玄门小师叔……就让本宫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吧!”

    尽管在入祖地之前,水梦涵已经知道这里是楚家祖地,但她完全不觉得‘楚家’和‘玄门小师叔’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哪怕这位小师叔真的客居楚家,那也肯定只是他的“表面身份”……

    似玄门小师叔这等存在,连九天玄机签都无法探其究竟,又岂会不留一些虚妄?

    但值此之时,水梦涵却不想见虚妄,她要见真实!

    一步,两步……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水梦涵咬着银牙,一步步逼近那那座古庙,然后用尽全力,推开大门。

    吱呀一声。

    庙内空无一人。

    水梦涵不禁愣住了……她本以为如此凛冽的剑气存在此间,必然是玄门小师叔本尊在列,但他为何……不在?

    难道……方才只是他练剑,或是自然留下的气息?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绪,水梦涵踱步上前,黄金瞳孔一开,顿时照亮此间……

    就见庙宇中心,赫然有一块蒲团,前方是一幅画,画中乃是一柄无锋钝剑,但水梦涵却隐隐看出其中不凡……

    她也大概猜到了那位小师叔想要自己做什么。

    于是,她走上蒲团,并不跪,径直站着,对着那幅画,抱拳一礼。

    旋即,画中果然出现了一个灵光闪烁的漩涡,水梦涵也不扭捏,立即将此行目的全盘脱出……

    比如对抗玄门之主,比如退婚玄门,比如不满玄门少主……

    然而,那处一直没有动静。

    场间,只有寒风呼啸,越显此地凄凉。

    足有半刻钟后,一道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方才响起。

    话音中,仿佛带了诸般复杂,似随意似戏谑,又似赞赏似感叹……

    “听你所说……那个不成器的‘小子’既非仙流之貌,也非无双天资,凭你的身份与地位,纵然不愿嫁于那‘玄门少主’,要想找个比那人强百倍的男人应也不是难事,那么……究竟为何,你要委屈自身,‘下嫁’于他?”

    这话落下,水梦涵微微挑眉,似很不爽外人把她的‘箫郎’说成这个样子——她却不知对面之人乃是世间最有资格这么说的存在——不过,值此关头,她还是将心头的不爽按了下来,改为轻哼一声道:“本宫倒是要反问前辈一句……所谓门当户对,择人较家之举,是天规?还是戒律?”

    “……嗯?”那处的声音微微一顿,就听水梦涵一阵“抢攻”:“此等俗事既非天规,又非铁律,本宫为何要遵守?淤泥尘世贪嗔痴,本宫岂会那般?”

    “……呵,有趣。想不到那样一个爹,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女儿……是当年那个女人教出来的?”那处话到一半,突然又多了一抹惋惜,“可惜了……你若不是有那样一个爹,也许,真的可以考虑把你当成儿媳来看——”

    这话未曾说完,水梦涵便已冷声道:“本宫连那位玄门少主都看不上,今生已是认定箫郎,令郎还是另寻佳偶吧!”

    “……”

    这声落下,那处好是一阵沉默。

    似乎是不知该感到什么心情……

    总之,在顿了片刻后,才有声音重新响起,却是转过了话题:“……你当真心意已决,果真无悔?”

    水梦涵眸露坚决,重重点头。

    “那么,来赌吧。”

    “若你赢了,尽可去玄门退婚,必无人可以阻你。”

    “而若你输了……依旧可以去玄门退婚,但,必须留下一点东西作为代价……”

    闻声,水梦涵眼睛顿时一亮,但她也没有失去理智,而是迅速问道:“前辈想要什么东西?”

    那处也不打哑谜,而是开门见山。

    “若你输了……留下,‘神剑九式’!”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