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严肃点

玄门败家子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严肃点

    “这一本遁法秘籍,是用特殊的文字撰写的,悟性不足者,望之便是无字之书,根本无从下手。只有那些悟性高绝之辈,方能徐徐从‘无字之书’之中窥得些许字眼,悟性卓绝者,更是可在差不多两炷香之后,见得全豹,开始修习……”

    “本题要考的,有两步。第一步,你需要从无字天书之中将真实字眼全部看出,然后抄写在一本蓝皮薄本之上。”赵老说到这里,便是一挥手,石桌上又多了一本小蓝皮薄本,然后他才继续说道,“只有你抄写完毕之后,才能开始探索其中精妙之处,这一步,我会给你的九炷香的时间,若你未能在此之前抄写完毕,那么此关便算失败……”

    “而若你成功抄写完毕,接下来,便需要在十五炷香的时间内,对其领悟,最后告诉我你悟得之物,只要能说到其中一成精髓,那么此关你便算过了,即可前去下一关。”

    “好了,规则已经说完,你可以开始翻看了。”

    赵老说到这里,便是打了个哈欠,然后楚天箫便见石桌之上缓缓升起一个小香炉,其上袅袅飘香,显然,第一炷香已经开始燃起……

    楚天箫沉思片刻,便是翻开了那本厚重的蓝皮薄本,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赵老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意……

    是的,这里面,有个很隐秘的小陷阱……

    ……

    ……

    石桌一旁,楚天箫一手抓起一只狼毫,在香墨上如蜻蜓点水般一掠,而后便是将之攥在手心,开始缓缓翻看起那本厚书来。

    此书竟有千页,虽然外表粗俗不堪,但其实不过只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楚天箫才翻开数页,便是微一诧异——却见每一页竟都是玉质,光滑明亮,手感极佳,又是剔透,将楚天箫一张脸颊都倒映了去。

    “哦?连环玉简?”楚天箫伸手摩挲了两下,终于确认此书所用的材料全是记录道法所用的玉简,而且在其中品质也属上乘。不过,一般道法都是一卷玉简记载了事,真不知是何等奢侈之人,竟然捣鼓出这么一部千页玉简……

    光此一部书,便可算价值惊人!

    若是寻常人见之,恐怕心神马上就要为之牵引,但对于楚败家来说……

    “还算马马虎虎吧……差不多赶上我最差的一枚须弥戒的十分之一价了……”

    漫不经心地在心中点评了一句,楚天箫便是摇摇头,看了看香炉,而后便伸手摩挲起那些光滑玉简,试图看出点什么……

    此时此刻,赵老嘴角的弧度更明显了一些,几乎就在同时,楚天箫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怎么回事?无字?”楚天箫细看数息,神魂浸入其中,却始终未能看出一字……

    是的,整片玉简光滑明亮,神魂感知之下亦是空无一字!

    怎么会这样……

    赵老一见楚天箫那副模样,顿时在心头好笑了一下——没错,这是他布的一个局!

    事实上,这一本厚书,根本就不是什么遁法秘籍,而只是一本什么都没写的空白书籍,只不过奢侈地用玉简堆成而已。

    而那本后来拿出的不起眼的蓝皮薄本,才是真正的遁法秘籍!

    是的,这一关,可不止是在考悟性,更是在考——自信心!

    不知道有多少书院学子在此关死活翻看,手不释卷,可是最终香烛燃尽都未能看出一字——当然,也根本没有字给他看。

    这些人错便错在,对自己不够自信,还以为书页无字是自己天资未到火候……如此,当然失败了!

    不过……这种局也要看是谁设。

    想赵老身为书院三老,年高德劭,年轻时也是一代天骄,如今则是修炼界的长辈,在他的面前,诸多学子都会自然而然地收起了小性子,战战兢兢,又哪里能想到赵老实则是设了一个局?

    若是换个无足轻重的人来设此局,恐怕又会是另外一番局面。

    所以赵老对自己设计的这个局非常自得,这些年他也因此坑倒了不少天才,便是那些天性狂狷,傲骨铮铮的天才,也都在他手下折戟沉沙……

    回忆往昔战果,赵老不觉舒适地闭上了眼睛,身子向后仰去,一阵身心舒畅,然而只是下一瞬,他便感到一双目光盯住了自己……

    这一下,他不由得微微得意了起来——这倒不是他厌恶楚天箫,他自是早看出楚天箫可称这百年来,自己见到的,最有潜力的天才,是潜渊之龙,可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得意啊!

    能戏弄一个未成长完全的潜渊之龙,这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一件事啊!

    说来,这也是书院三老的怪癖所在了……

    修炼赤子意,若非到了极高极高的层次,那么……本就会变得有点类似后世的“逗逼”……

    这位赵老,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当然,这种心神易波动,情绪易变化的情状,反而更有助于他的赤子道心。

    甚至当情绪上来了,便是吐血都无损道心……这,就是赤子意的神奇,也是书院三老随心随性的最大依仗。

    当下,赵老这么想着,整个人都像年轻了几十岁,他虽不睁眼,却也知道楚天箫此刻正望着他……

    “哈哈!你小子,知道厉害了吧?这就想着求助,想着解惑了?”

    赵老心头正爽着呢,楚天箫淡淡的话语便已经响起:“赵老,在下有事相求……”

    赵老一听这话,心头爽感更是爆满,当即便是哈哈大笑道:“楚小友啊楚小友,初见你时看着聪明,怎么此时这么糊涂?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这三关我们三人是绝对不会徇私舞弊的,你问我有何用?老夫是决计不会和你说的,死了这条心吧,自个儿好好思索其中奥秘,哈哈哈……”

    “可是,赵老……”楚天箫却是在此时淡淡抱拳,淡淡续道,“墨没有了,在下无以为继,赵老总不能连这点忙都不帮吧。”

    “墨没有了你就自己想法……哎?你说什么!”赵老陡然回过神来,迅速睁眼,却见石桌之上原本已经准备好的墨水已然全尽——这事也是赵老自信,他自忖楚天箫再天才也难过了自家这陷阱重重的关卡,所以准备的墨水并不多,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毕竟,这么多年他都是这么摆的,早习惯了!

    然而……这一次,却不同了!

    完全不同了!

    此时此刻,一只狼毫如同小船搁浅,搭在如枯井一般的砚台之上,周边,还有些许洒落的墨汁,古色古香……

    赵老心头陡然一跳,瞬间想到什么,连忙一转头,两只手迅速搭上了案牍,然后几乎不到一息时间,便听得一阵难以置信的声音在场间响起……

    “这不可能!”

    却见案牍之上,那份不起眼的遁法秘籍已被打开,而在它的右侧,玉简页页上,都写满了隽秀而不失锋利的锐字,那道道字迹宛如剑起剑收,转折起伏之间颇有气度,倒算有些功底,但赵老哪里还有心思欣赏?

    他如今只觉得这些字就像是一把把尖刀,像是嘲讽他似的直往他心窝子里戳!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赵老根本不敢相信目下看到的一切,其一,固然是他不敢相信楚天箫这么轻易便识破了他布下的惯性思维漏洞局,但只是这一点,倒不足以让“年高持重”的他失态到这个地步,最关键的,还是其二……

    “楚……楚小友,你怎么做到的!”赵老顾不上仪态,一根骷髅裹皮的手指伸出,指着楚天箫颤抖道。

    “哦……我翻了翻您先说的那本书,发现全是无字,我便觉得有异,想想或许是您年纪太大,那个……时常忘了事?于是我就想,或许是赵老你弄错了,把顺序说反了也不一定……这一翻看,果然如此。”楚天箫抱拳,轻笑说道。

    是的。

    以楚天箫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早就看出了这老不修这段时间在想什么……

    “想整蛊我是吧,想刺激我是吧?想用我的失败满足你那点恶趣味是吧?”

    “咱们大可玩玩嘛!”

    “反正我有兑换技能点机会在手,埋‘大宝藏’时的败家金额也终归有点存余,啧啧……该说你是撞枪口上了?”

    就在楚天箫这般恶趣味作想之时,赵老已是将一口逆血吞了回去……

    他脑海中,全在回荡楚天箫的话……

    年纪太大?

    时常忘了事?

    一时不查?

    靠!

    我特么是在考你!考你!严肃点!你小子什么态度?给我严肃点!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