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儿媳见公爹

玄门败家子 第七百二十九章 儿媳见公爹

    “可是,我会治啊!”

    突然响起的这道声音,很脆。

    正因为脆生生的,所以新鲜,所以拥有木到骨子里的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天真鲜活。

    这……大概便是少女们的专利吧。

    随着一声落下,微风吹拂,半空簌簌落下数片初生柳叶,风携叶而去,突被一只柔夷采撷。

    凝脂般,玉葱般的柔夷。

    伴着周身蔚蓝幽水环绕,一袭倾城佳人,来到场间。

    微风拂过她的面颊,似乎都为之一窒。

    世间有许多种女子,或是以姿容俏丽而被称作美人,或是以冷傲艳霜而被称作美人。

    前者易引人遐想,后者则拒人于千里之外。

    然而这白衣女子完全不属于这两种。

    她眉毛很淡,几乎像是从未长出来过,眉心一点朱色更是将之衬得高贵。鼻子不高,很是柔嫩,而小嘴则是异常地小,没有施粉却有些殷红。

    所谓看人先看眼,她的一双美眸似柔情弱水,又似诸天星辰,一转一秋波。

    然而最令人瞠目的是她周身气质,既不冷漠拒人,又不柔媚诱人。

    她就像是一滩山泉,取自天地之间,至净无邪,天真自成。

    无论是谁见到她,只怕都不忍与之为难,亦不敢上前冒犯。

    她就是这样一种气质,完全无法以俗世的言语形容。只能说,她天然高贵而不冷艳,自然可爱而不诱人。

    她是那个对万物都怜悯的可人,是那个纯净心明天真无邪的女子,是那个万事不争只欲将心上人牢牢攥在手心的痴儿……

    她是蜗皇后裔。

    她是林雨淅。

    ……

    ……

    在谁都还未反应过来的瞬间,天际一道圣洁至极的光晕,便已落到了紫銊的身上。

    随后,林雨淅捋了捋额前发髻,敛了敛衣裳,以无比恭敬无比标准的礼仪拜式,朝着紫銊欠身一礼。

    这般动作,显得很拘谨,但同样,无比认真,无比凝重。

    “儿媳林雨淅,拜见公爹。”

    一声落下,场间人方才回过神来,楚天箫愣愣看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女子,脑海中,不自觉地闪过诸般画面……

    当年,在小无极宫离魂道……历练时,意外相遇,深陷其中,历经数世轮回幻境,与眼前女子一同重悟人生,或青梅竹马,或一见倾心,或相濡以沫,或生死相随……

    是啊……他和这位不入美人榜,却可与天下第一美人争锋的女子,早已是情根纠缠,数世难清……

    自己,何其有幸?

    当然,这般喜悦,震惊等交织的复杂情绪,不会落在场间圣人眼中。

    他们关心的,是别的事。

    “……蜗皇圣裔,你身负祖神血脉,难道打算欺师灭祖?”

    不同于玄门被‘天’视为仇敌,如今的‘心殿’可是仙界三大势力之一,其唯一的嫡系传人突然发出如此诡异的宣告,即便是圣人,也不得不重视。

    但这不代表他们会妥协。

    道门南岳发此诛心之言,便是此意。

    闻声,林雨淅摇摇头,说道:“淅儿只是在救死扶伤,不涉其他。”

    “还有……请放了小天哥,淅儿也要给他疗伤的。”

    这话落下,两位圣人一时语塞。

    一切,只因林雨淅的话满是单纯天真,她是认认真真在请求,顺着心意说心声。

    却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话语,放在此情此景,有多么不明时势,甚至可说,荒唐。

    这种近乎稚嫩的天真,让这两位习惯了搅弄风云的圣人,无法理解。

    但是……

    “弄出这些幼稚的闹剧,有什么意义呢?”

    长离子看着紫銊,噙着一抹冰冷而嘲讽的笑意。

    “紫銊,你真的堕落了……居然,只会躲在他人身后……”

    “哈哈哈哈哈!——”

    一串爽朗的,痛快至极的笑意,打断了长离子的话语,只一瞬,长离子和仙帝同时眼眸一凝,但见紫銊竟缓缓起身,然后,他拿起了长剑。

    剑尖下斜。

    一股惊人剑势,如潜龙蛰伏。

    杀机,锁定了两位圣人。

    两圣,同时心血来潮。

    这种感觉,就像直面死亡本身!

    瞬间,两圣眸中就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他们是确认了紫銊再无还手之力,这才谋定后动的,可是……

    下一刻,两圣同时想到了什么,望向了林雨淅。

    就见伊人愣了愣,旋即想通,轻笑一声:“原来你们不信啊,可是淅儿真的会治啊。”

    这话落下,两圣再度默然。

    他们不是没有听到林雨淅之前的话语,而是……他们下意识地选择了忽略。

    要知道,那可是“天”留下来的伤势,即便精才绝艳如紫銊,也深受其害,没法自疗,而如今你一个小女孩跑来说你可以治?

    这当然是很美好的愿望,但……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一时,两圣竟有些模糊看不清世事的感觉——以他们的见识,自然可以看出林雨淅说的“治疗”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如今的紫銊,也根本没有恢复多少,至多,也就是有“一剑之力”……

    但!

    他是玄门小师叔。

    他一剑在手,无人敢动。

    没人愿意承受小师叔的最后一剑。

    绝没有!

    昔年,天意承之。

    于是,旧天已死。

    所以,如今……

    “还有谁?”

    一声淡淡话音落下,仙帝和长离子都有些骑虎难下——他们离得太近了,如今连反身,改添油战术都不可能……

    “……大意了。”

    一声轻叹,仙帝看向林雨淅,眸中透出一抹欣赏,说道:“就算是玄门之主的安排,侄女的医道天赋,也当得一绝了。”

    不得不说,仙帝这位仙庭之主,绝非浪得虚名。

    不过瞬间,他就窥出了一些端倪。

    是的,如今这一幕,其实可以追溯到当年玄门之主开放离魂道给蜗皇传人历练的时候……彼时,楚林两人固然结下不解之缘,更重要的是,在那号称某位神灵陨落之地的天外界第一秘境中,楚天箫得到了后来被称为“大败家系统”的“种子”,而林雨淅……则得到了神灵级数的“医典”……

    这一切,运转发芽,终成今日之局。

    想通些许线路的仙帝,不由得有些怅然。

    “天下第一大智者……果然是你,玄门之主!”

    一声轻叹后,仙帝,却也不准备就此认输。

    似他这等圣人,轻易不会做决定,但一朝决定,便是狠辣决绝,难以回转。

    所以很快,他便暗用手段,联系仙庭,做了一些布置。

    长离子,也做了一样的选择。

    如无意外,接下来,便是他们合力,与小师叔对峙牵制一段时间,而后,随着“仙庭第一剑”,以及正主持接引道尊归来法仪的中岳昆仑子等强援到来……继而打破僵局,重握胜机。

    他们,依旧占着大局上的优势。

    毕竟,这一次,是天要伐玄。

    他们有太多援军,而玄门……举世皆敌。

    心念至此,两圣意念愈坚。

    长离子看着紫銊的眼神,更是变得愈加冰冷,如视垂死挣扎的蝼蚁。

    看着他们这副模样,紫銊轻蔑一笑,不无嘲讽地说道:“你们这些人,天赋不如我,实力不如我,意志不如我……最关键的是,你们,没有我家箫儿这样‘争气’的好儿子!”

    “以为我玄门如今举世皆敌?以为差距依旧悬殊?”

    “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混小子,可不止给我骗来了一个儿媳啊!”

    话音匍落,天地异变!

    就见周遭某块空间一阵扭曲,旋即被一脚踏碎!

    无数道强横魔威,入!

    一条绿盈竹鞭出,打散周遭闲杂人等!

    旋即,就见一袭粉衣身影,一马当先,冲到紫銊身前,单膝拜倒。

    “儿媳珟儿,拜见公爹!”

    ……

    ……

    毫无疑问,从“天”发出天道弘音开始,一切,就成了一个泼天大局。

    任何一方势力,都曾对此进行过专门的推演,但谁也没有想到,真正的破局转折点,还是在一人。

    楚天箫。

    或者说……在于因他而来的,“儿媳……们”。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