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二章 此楼点两本

玄门败家子 第二章 此楼点两本

    京都楚家,别院。

    光华流转,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年起身,双手交叉结印,四周的光华就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刹那间冲入他的身体!半响,光华消散,青衣少年中食二指并拢,缓握成拳,周身散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恭喜公子晋级明元中境!”守候在四周的两位护卫见状大喜,连忙单膝跪倒,口中庆贺,“公子真是天纵英才,尚未行成年之礼便已晋级明元中境,还一入境便是明元中境巅峰!楚家上下无人可及,看来下一任家主之位,非公子莫属!”

    事实上他们说得也没错,以十七之龄跨过初感,炼真十二重大圆满,再跨明元下境,直入中境巅峰……这等天资,便是放在强者如云,天才众多的大周皇朝,也是非常值得自傲的一份成绩了。

    然而,面对这番惊人成就,那青衣少年表情却很是平淡,仿佛这一切根本就是理所当然一般,嘴角更是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心底暗道:明元中境也值得你们大惊小怪?

    心念一转,面上却不动神色,只是淡淡说道:“听说……那个败家子回来了?”

    其中一名护卫连忙答道:“是的……据说已经快到天绝城了。”

    “嗯……”青衣少年沉吟不语,另外一名护卫却是有点不以为然:“公子,这个败家子回来不回来有什么关系?您才是家族第一天才,更是上一届大秋试榜,十七之龄晋入明元中境的天之骄子!现在家族支持您的人已经过了九成,那败家子就是能翻天,也改变不了什么!”

    青衣少年淡淡道:“他毕竟是煌煌紫衣侯,楚二叔的独子,二叔二婶太过宠他,总是节外旁枝,甚至还为了他,近年来分出个‘天绝楚家’和‘京都楚家’相抗,无不是给他设后手,虽然不至于真的分裂,但这意图也太过明显……”

    “不过你说得对,他翻不了天。”

    “按楚家祖训,连续三次‘大秋试’均无斩获者,无有资格继承家业,而他?呵呵,连续两次放弃参选,简直是我楚家的耻辱!事到如今,我声望在手,羽翼已丰,自不可能再给他一丝一毫机会!”

    说着,他就缓缓抬头,望天道:“楚天箫,我的好堂弟……或许你今次终于醒悟,心存了赶回来的念头……只可惜,太迟了,太迟了!如今我罗网已成,你很快就会现,三月之后的大秋试,根本没有你容身之处!”

    “你,再无机会弥补自己当年犯下的错……注定只能在悔恨中度过余生,注定只能做我崛起的垫脚石!”

    “天命在我!”

    青衣少年右手用力向后一挥,口中喃喃,末了竟是带了一丝妒忌和癫狂:“纵然你天生含着金钥匙,纵然整个楚家近四成的财富都是你爹赚来,纵然你从小风光事事如意,可那又如何?笑到最后的人,依然是我!所有的财富,最终都要交由我!”

    “我还真要感谢你啊,小败家子,如果不是你这么不争气,与我相较,差距悬殊到此等地步,惹得九成族人都对你彻底失望,这偌大家产,又怎会轮到我楚河来继承?”

    说到这里,青衣少年便是笑了起来,然而笑声中却充满了阴冷,两个护卫不寒而栗,正不知该不该退下,青衣少年却又续道:“那败家子回来,已于事无补,但行百里者半于九十,值此重要关头,万不能让二叔二婶将目光对准我……好在,牵制了这个败家子,就等于牵制了二叔二婶……呵呵,如此看来,倒还真得给我这个败家堂弟找点事做!”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连忙道:“公子请吩咐。”

    “不要紧张,我此时不能沾腥,只是要启用当年留下来的后手而已……”

    “传令下去,启用传音符,将当年被我们秘密封口的那句话,解封。”

    “‘楚天箫三年前离城时,亲口承诺某人的未婚妻,助她退婚!’”

    “此语务必要传得满城风雨,尤其是要确保让秦家‘那个废物’听到。”

    两个护卫一愣,而后猛地醒悟过来:“公子说的是……那个三年前惊艳无比,被誉为我楚家最大威胁却又迅走下神坛的天才,秦云?”而后其中一人又是疑惑道:“可是他不是已经成为一介废柴了吗?公子要行借刀杀人之计属下理解,可是秦云已不是三年前的他,能收拾得了楚天箫么?”

    青衣少年缓缓看了那人一眼,神秘一笑道:“他是废了,可他那个来历神秘的‘姐姐’,并没有废啊……”

    “去吧。”

    ……

    荒云古道。

    “楚少爷,天绝城到了,您是要到紫衣侯府下车还是……”车夫一拉缰绳,口中呼哨停下车驾,便下车侍立一旁,恭敬地问了一声。

    车内没有反应。

    “楚少爷?楚少爷?”车夫一愣,而后便急了,这可是紫衣侯府家的独子,要是在自己驾车时出了意外,那后果……心念至此,车夫额头立时见汗,赶忙上前两步,就要掀开车帘。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必,继续行进,这个时辰娘应该在静安寺上香,先不回去,进城随意转转,待我想好去哪再说。”

    这声听在车夫耳中简直如天籁之音,他大松一口气,连忙应了一声‘是’,虽感觉少爷此刻的话语里带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仿佛哪里不一样了……可他也没多想,一转眼就再度上马,一挥长鞭。

    车驾入城,缓缓行进,一路拉风地吸引到了无数游人的目光……

    而在车内盘膝而坐的楚天箫亦在这时缓缓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一丝苦笑。

    “要不要这么狠啊……”

    耳畔冰冷的声音响个不停。

    “长期连续型主线任务:我虐真命千百遍,败家子Vs真命天子!”

    “I:新手试炼——冰与火的碰撞,莫欺少年穷!”

    “任务说明:请制定一套切实可行的退婚方案,在今日申时之前,带上废柴天子秦云的未婚妻慕流凌,上门退婚,要求至少对秦云造成8o点伤害值。”

    “完成奖励:开启败家子的专属宝库——‘天无尽藏’,开放权限视新手试炼完成程度而定,并获得至少1oo点基本兑换点。”

    “失败惩罚:直接抹杀宿主!”

    “温馨提示1:伤害值说明:有效伤害与真命天子的负面情绪,受到的肉体伤害,以及气运程度与阵容凝聚力是否受损等有关,凡是宿主损害真命天子利益的事,皆可折算成对真命天子的伤害值。具体表现为:2o点:蹙眉不爽;4o点,双拳死握;6o点,念不通达;8o点,心肺呕血;1oo点,心魔迭起!”

    “温馨提示2:直接上门退婚羞辱,只会激秦云斗志,有效伤害最多只有2o点。”

    “温馨提示3:败家子对抗真命天子的最强武器就是败家,若能在日落之前,败家三十万灵币以上,并收到一名合格的狗腿跟班,则或有惊喜!”

    “当前败家金额:o。”

    楚天箫飞浏览了一番,手指在身前桌上飞敲动了几下,暗暗思忖。

    “这个任务有很多疑点。”

    “第一个疑点,被人当众上门悔婚,颜面尽失,这怎么说也是巨大打击,可提示中言明这样最多只有2o点伤害值,如果说这是标准的话,那要造成至少8o点伤害得是多大刺激?”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任务就摆明是要我去送死,那样的话,败家子哪有资格称‘寰宇第一兵种’?哪有像系统说的拿钱砸死真命的霸气?”

    “因此……若我所料不错,这次恐怕并不是什么傲娇女羞辱退婚记,而是**丝女委屈挣扎篇——这个未婚妻,恐怕根本不被真命天子重视,所以退婚什么的虽然丢脸,可真命天子并不怎么在乎。”

    “若果真如此……我要做的事就很明显了……”

    “此外,第二个疑点,我现在只是一个败家子,除了钱一无所有,根本没法对抗真命天子,但系统一上来就要我去惹真命天子,还连拖延的时间都不给,更没给任何‘道具’,反而提示我去败家收狗腿……试想被真命天子恨着,小命都要没了,哪可能有心情败家?所以这只能说明一点……一定存在一个足以扭转劣势的新手礼包!而开启新手礼包的条件,就是败家收狗腿!”

    “但这样就够了吗?8o点伤害值实在太高了……我还需要更多信息……”

    楚天箫这样想着,脑中一个疯狂的计划渐渐有了一个雏形,很快,他点了点头:嗯,先败个家,把新手礼包拿到手再说。

    “转道,去一趟青茹楼。”

    车夫闻言也不奇怪,回城逛青楼这事,这败家子也不是没干过。

    他应和一声,车驾便徐徐前进,不多时,便到了一栋楼宇之下。这楼虽不甚大,却装饰得十分艳丽,门口还站着几个浓妆妖娆的年轻女子在招揽客人,楼上十数位女子凭栏张望,红袖乱招。

    这里就是青茹楼,整个天绝城最受欢迎的地方。不同于一般的风月场所,青茹楼讲究雅趣对人,有入幕之宾的游戏,一般只谈风雅不涉其他——当然,若是票子到位,又拿文采风趣哄得姑娘高兴,春风一度什么的倒也并非不可能,只不过由于这里姑娘的档次以及楼子的规矩极大,这种事情较少就是了……

    ……

    楚天箫掀开帘子,下车。

    青茹楼的李老,鸨眼尖,光看那九马同驾,威风无比的金车就知道这肯定是位有大油水的人物,连忙挤着笑脸最先抢上前来,手绢一抛:“呦,这位少爷好生俊郎,要进来坐坐么?”

    楚天箫淡淡一笑:“自然。”

    “哎呦,少爷好眼力,咱们青茹楼可是全天绝城最大的清馆,这里面的姑娘只有你想不着的,没有找不着的,您看看……”说着,就递上一本装点精美的花帖——这也是青茹楼常见的‘点娘’玩法,甚至花帖也是有讲究的,李老,鸨掂量了一下,递上的正是最顶尖的一类花帖,上头近百位姑娘都是身价极高,寻常人难见一面的那种,甚至三位花魁也在其列……

    单这一份花帖,就可见对楚天箫的重视。

    然而楚天箫只是接过了花帖,却不急着打开,只是再从她手上拿过一本,惹得李老,鸨疑惑不解,他亦不翻开,径直说道:“给我在三层楼开一间单独的雅间,天字号,临窗要见海,再温几两好酒上来。”

    这话一出,李老,鸨顿时将疑惑抛到脑后,眉开眼笑:“少爷倒是会挑,只是……不知这作陪的姑娘,您相中了哪一位?”

    楚天箫继续说道:“青茹楼的两位名牌可还都在?若在,就让明琉,樱秀两位姐姐先上来。”

    此话落下,李老,鸨更乐了:“哎呦!大少爷还是熟客呢?只不过咱们这里的规矩……”

    这话还没说完,一件让她目瞪口呆的事情就生了,但见楚天箫随意翻开那两本花帖,扫视一息不到就砰地一声合上,然后甩给李老,鸨,口气随意地说道:“除此之外,我再点这两本。”

    “一本,上楼,伺候。”

    “一本,摆着,养眼!”

    李老,鸨如遭雷击:“这,这位少爷……您还真爱开玩笑啊?啊,哈,哈……哪有人这么逛楼子的?没,没这规矩啊!”

    点两本!?

    一本服侍,一本养眼?

    亏他想得出来!

    还真他么会玩!

    李老,鸨心念一转,开始上上下下打量起楚天箫来,仿佛在看一个骗子:“这位少爷,青茹楼的规矩可不是这样的,哪能点两本这么胡闹?就是我乐意,姑娘们会乐意?”

    这话其实已经说得有些不客气了,然而楚天箫对此却是一笑:“姑娘们不乐意?呵……”摇摇头,他对着李老,鸨说道:“你,三年前应该不在天绝城吧?”

    “什么意思……”李老,鸨一愣,没等她回过神来,一声又惊又喜的莺啼突然在她身后响起!

    “楚公子!?”

    但见丽人一身绣衣,玉步轻移,袅袅婷婷地走上前来,待确认了眼前之人后,便是一下子捂住了小嘴,眼角似有泪光闪动。

    “明琉姐姐。”楚天箫微微一笑,见礼。

    那位名唤明琉的女子闻言更是浑身一颤,而后迅收敛心神,对着楚天箫一礼,然后转身朝着内堂欢快地喊道:“楚公子回来了!你们这群小~浪~蹄~子~小~骚~货~小~表~砸~还在那磨蹭些什么!”

    此话一出,全场突然一静。

    然后……

    袅袅婷婷,舞步婀娜,数不清的丽人佳秀从四面八方涌出来,见到楚天箫的第一刻先是一呆,而后疯狂将秋波暗送,出一阵阵尖叫,仿佛誓要划破天际一般!

    “楚公子回来了,真的是楚公子……”

    “天可怜见,奴家终于又见着楚公子了……”

    “一别三年,楚公子啊……你真是想死我们姐妹了~”

    “奴家就知道楚公子福泽深厚,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秦家的小子还说楚公子在外头出事了,我呸,他就是嫉妒!”

    “此人甚是可恶,明明修为尽废,一介废物,却总想和咱们楚公子相比,真是,楚公子怕是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吧,天壤之别不过如此,呵呵,笑死我了!”

    “难得楚公子回来,何必提那个惹人恶心的家伙?姐妹们快做好准备,接下来的宴席谁都不许缺席!”

    “嘻嘻,楚公子还是老样子……点两本?哎呀好会玩呐,人家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呢……”

    “小~浪~蹄~子,你就乐吧!也不打扮打扮,就你现在这模样,怎么服侍楚公子?”

    莺啼鸟转般的脆声不断响起,楼子里的其他男子差点惊诧得连眼珠都掉出来!

    这还是青茹楼么?这还是那群高傲冷艳的才女么?

    咱们逛的是一个楼子?

    “我的天,这些姑娘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啊……”

    “……点两本,我也想呐!”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有点眼熟,等会儿,我想想……”

    莺莺啼啼了一阵,楚天箫一一和场间女子见礼,便施施然上楼,一众丽人争抢着跟着,惊落一地眼球……

    待到雅间,他身边就围了肥环燕瘦,一些在斟酒,一些在捶背,还有些正在剥葡萄,各有各的忙,温柔款款地服侍。

    楚天箫也趁此机会好好松了一番筋骨,养了养精神,静静思索……

    “动静闹得这么大,她也该知道了……”

    楚天箫端起酒杯微微摇晃片刻,身边那名叫做明琉的女子便面色微变,而后告罪起身,走出片刻,又转回雅间,躬身附在楚天箫耳边,低声讣告道:“楚公子……流凌妹子想见你。”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