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八章 三月之约

玄门败家子 第八章 三月之约

    “护短狂人败家子,逆转的三年之约!”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

    “由于上一步任务超额一倍完成,极大影响进度,数据库正在更正,三年之约将大幅缩短……该任务具体细节将在一个时辰以后生成完毕,请宿主稍安勿躁……”

    “而本次任务,亦圆满完成,宿主以砸钱方式成功挫败真命天子,并觉察,躲过了幕后杀局,不负寰宇第一兵种之名!望宿主再接再厉!”

    听完一连串冰冷的声音,楚天箫长长松了口气。

    “果然……我一开始的思路是对的,新手礼包中的‘枯木逢春果’,压根就不是给我用的……”

    楚天箫心中思索道,如果将‘枯木逢春果’拿来自用,不说不会得到如此丰厚的回报,就是性命,恐怕也保不住!

    因为这里……还有一个隐藏的幕后杀局!

    是的,杀局。

    试想楚天箫如此打脸一真命天子,而对方气运在身,纵然自己暂时无力报复,可不要忘记,他身边还摆着一个正宫娘娘!

    旁人或许会以为秦云成长后的报复是最难控制的,可楚天箫却知道,秦云的报复还在后头,而秦娇娇的怒火,却已近在眼前!

    如果没有用枯木逢春果为引,就玩不了这一手离间计,那么估摸最多今晚,秦娇娇就会压制不住心头怒火,爆种变身,境界狂飙地杀过来吧……届时,自己处在新手刚出村的时候,估计战利品都没捂热,就被直接送回老家了。

    这,才是楚天箫整个‘退婚’计划中,最为凶险的杀局!也因此,楚天箫才会步步为营,细谋算计,不惜大费周章也要在两人之间划下一道裂痕!

    否则若单是为了打击一个‘废柴流’的癫狂型真命天子,楚天箫自忖有的是办法,完成80点伤害值并不需要如此耗费心力。

    所幸……截至目前为止,计划非常顺利,离间成功的可能极大,至少几天之内,秦娇娇或者老爷爷是不会杀过来找自己算账了……

    只要撑过这段一穷二白的新手期……

    楚天箫思忖之际,秦娇娇已经探查完毕,发现秦云只是气急吐血,性命无碍,这才在心底松了口气,随后缓缓站起身来,盯着楚天箫冷道:“楚公子好大的手笔,一枚无市的枯木逢春果,说捏就捏了,倒是叫娇娇开了一番眼界……”

    楚天箫闻言呵呵一笑:“很稀奇么?我本就是个败家子。”

    “你!”此话一出,秦娇娇不由得气结,她原本出口嘲讽,是以为楚天箫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就为羞辱旁人,事前很爽,事后必定后悔呢……可谁曾想,楚天箫此刻却是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态度,仿佛刚才捏碎的果子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便让秦娇娇颇有些有气无处发,更不由得纳闷——这到底是什么人啊!一枚稀世珍果说捏就捏,就图一爽?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败家子才会想出这种生生砸钱把人羞辱死的方案?

    没错,楚天箫用的退婚方案说穿了就是拿钱砸,只不过一般人只会砸得乱七八糟,而他却砸得非常老道,次次命中真命天子的七寸!

    秦娇娇死死盯着楚天箫,暗恨为什么老天没有收了这么个败家子!为什么这样的败家子居然有那么丰厚的身家……

    她尚且如此,秦云自然更是愤恨,先一扫手上戒指,确认还在之后,偷偷舒了一口气,然后才将目光死死盯向楚天箫……

    这一幕被慕流凌看在眼里。

    她心有所感,向楚天箫投去一个征询的眼神,楚天箫也猜到了她想要说什么,微笑着点了点头。

    事实上,就是慕流凌不说,他也会说的。

    见状,慕流凌便如勇气灌体,竟首次抽出佩剑,将之对准了秦云!

    只是这番动作一出,她就愣住了,秦云也愣住了。

    “怎么可能……她的出剑速度变得如行云流水一般,速度也比从前快了不少……这贱婢难道苦修过了?”秦云心中惊诧,他自不知狗腿光环的效用,当然,lv1的狗腿光环威力不大,但秦云毕竟曾入明元,眼界仍在,而慕流凌自身饮水,冷暖自知,更是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只是这些都不过一瞬之事,两人很快就回转神态,秦云当即怒道:“贱婢,你想干什么?”

    慕流凌深吸一口气,平稳心绪,说道:“秦云,我们来打个赌吧!”

    “以三月为期,大秋试之时,你可向我挑战,你我一对一,决一胜负!”

    “我若输了,给你磕头赔罪,自废当前,而若你输了……”

    慕流凌盯着秦云,坚定道:“我,可任意挑选你身上一件东西!你,可敢一赌?”

    此话一出,全场一惊,楚天箫也是微微错愕,他只猜到了一半,却是想不到慕流凌居然提出这样的条件,顿时将目光投到秦云手上的戒指,再转至慕流凌,嘴角微微一笑。

    “呵……流凌,算少主我没白疼你。”

    这时,秦云也已反应过来,恶狠狠地哼了一声:“贱婢,你无非是觉得我天赋尽废才敢这么嚣张……好!我赌了!”

    “三月之后,我必将今日耻辱,百倍奉还!”

    楚天箫望向秦娇娇,就见对方眉头微微一挑,向秦云投去两个眼色,似乎是觉得他表现得实在太过鲁莽,可此时秦云被自己曾经瞧不起的‘贱婢’拿剑指着,先前又遭遇那种羞辱,哪还能有什么理智?

    当下他竟是丝毫不在意秦娇娇的暗示。

    见状,秦娇娇面上隐隐闪过一丝不悦,这副表情立即被楚天箫捕捉到了,也更让他好笑:这又是在扣心胸印象分啊……真命天子,谁都知道你狂炫,但此时你不败金身刚破,妹子正拿怀疑的眼光打量你呢。此时还敢这么玩,就不怕正宫娘娘真的飞了?

    秦娇娇自然不知楚天箫脑中所想,只见此时此刻,已是骑虎难下,虽然她不愿轻易入瓮,但无奈当事人已做出选择,局面又如斯紧张……

    看着秦云的身影,她心中百感交集,一瞬间回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强势少年,心中泛起一丝同情,便是轻轻叹了口气。

    “罢了……云儿到底受了侮辱,这般表现……这般表现也是……哎,依他就是了。”

    心念已定,尽管情绪不对,秦娇娇还是平静道:“也罢……既然都意难平,赌就赌了。”

    楚天箫点点头,而后就转身,径直离去。

    慕流凌跟在他的身后,场间人投去各类目光,满怀复杂地看着两人走出秦府……

    ……

    “流凌,你刚才为什么要和他立那赌约?明明是我们占尽优势才对吧。”

    慕流凌闻言低下头,说道:“不是少主说的?要堂堂正正战而胜之?”

    “流凌,对少主说谎是狗腿大忌,小心我扣你月钱。”

    “……因,因为……流凌想为少主做点事情,少主帮了流凌这么多,我心里实在……”

    “这就更胡闹了,我帮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头号狗腿,自己人,不罩着怎么行?再说了,我又不是养着你不做事……”

    楚天箫顿了顿,道:“流凌,其实你这个赌约……要赢,是挺难的。”

    慕流凌道:“我知道……秦云在答应赌约的时候,很痛快,也很自负,他应该……有十足的把握吧。”

    楚天箫缓缓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在接下来的三月里,这个秦云将会一飞冲天,别看他现在只有炼真一重而你有五重,可到了三月之期满,强弱一定会颠倒过来,他可能是炼真十一,十二,甚至破了明元境也未必不可能,而且,他还可以越境战斗,所修功法超人一等,身上宝贝一个比一个狠……你若不高出他好几个小境界,基本别想赢过他……这话,你信么?”

    慕流凌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虽然觉得……很荒唐,但少主说的,流凌就信。”

    “哦?这样的话,你不害怕?”

    “怕……还是有点怕的……”慕流凌尽量平静语气,“可是少主既然没有阻止流凌,就说明少主成竹在胸,不是么?”

    “不,对付这样的人,成竹在胸是很难的,我没有阻止你,一是因为某种不便言明的原因,二么……对秦云,你若不堂堂正正战而胜之,便永远走不出阴影,修炼越到后头,心魔越重!”

    “不过……也没必要太担心。”

    楚天箫抬头望天:“纵然到时候你境界不如他,功法不如他,宝物不如他……我都一定会尽力,让赢的人,是你。”

    “不用刻苦修炼,也不用秘境探险,你只需要跟在我身边,顺其自然,做你最擅长,最熟练,最喜欢做的事,帮我败家就行,期间那个秦云……交给少主应付就好。”

    楚天箫望着慕流凌,郑重道:“三月之后,战而胜之,你才算真正新生,明白吗?”

    慕流凌重重点头:“流凌一定努力。”

    “嗯,当然,期间你也不许偷懒,得好好干活,看少主我带你败家带你飞……”说着,楚天箫就把一本厚重的书交到慕流凌手上,“这书好好读,体悟精华,好帮少爷我败家,懂得?”

    “少主,这是?”慕流凌微微一愣,她根本没看清楚天箫是从哪里拿出这么一本书的,翻开一看,顿时惊愕不已,“少主……这书……这里面说的……”

    楚天箫看着她,很满意她的表情:嗯,果然一分钱一分货,刚花六百兑换点才从‘天无尽藏’里兑到的降价7%的头啖汤,是该有这个效果……既然兑换之物都会在我神识中有备份保存,随时可以翻阅,这实物就交给流凌吧。

    接下来的主线任务能否顺利打下坚实基础,就全靠这书了……

    楚天箫心念一转,却没回答:“好了,抓紧时间,一边看书一边走……此事暂时告一段落,先跟我回一趟家……嗯,这时辰,娘也该回来了。”

    “啧啧……这次玩得太狠,手头有点紧了,得赶紧向娘要点钱,不然还怎么败家!”

    楚天箫抬头看天。

    “顺便……好像秋夜宴也快到了吧?”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