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十三章 数据帝,慕流凌

玄门败家子 第十三章 数据帝,慕流凌

    “您是……”

    眼见有人向自己投来嘲讽的目光,慕流凌微微一愣,但很快想起回紫衣侯府之前楚天箫对她说过的话,便心念一动,轻笑道,“您一定就是府里的秋大管事吧?”

    秋大管事淡淡说道:“哦?你这个新到的狗腿子,居然认识老夫?”

    慕流凌仿佛没听出他话里的嘲讽似的,淡笑道:“秋明前辈能新晋紫衣侯府大管事,晚辈自然久仰。”

    秋大管事阴阳怪调地说道:“是么……可老夫却觉得这句‘久仰’大可不必,听说少爷给你开的月钱足有二十万灵币,还专供额补十五万解决难事,出入座驾成了九马同驾,金云火车,豪装梳容……呵呵,老夫在天绝楚家待了十几年,倒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狗腿’呢!蒙少爷如此器重,你哪还需要久仰我这个糟老头子?这话说得,过于违心了吧……”

    范氏离开午睡,不当紫衣侯府女主人的面,这秋大管事仗着身份就愈发放肆起来,在他想来,这败家子一无是处却还如此不知进退,听说京都楚家那边都快准备完了,这败家子只怕是蹦不了几天,是以他此言便说得极不客气,含沙射影的意图几乎都不带掩饰。

    闻声,场间几人的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许多人一打量楚天箫,却见他正吹着香茗,小声啧啧地言说烫嘴,似乎一点也没觉察到秋大管事的诛心之言。

    就见慕流凌一副风轻云淡的微笑表情,听得这番冷嘲热讽之后,却仍礼数周全,话语不卑不亢:“久仰两个字还是要说的,毕竟您可是被‘破格’提拔成的大管事呢,只是现在,秋大管事可否让一让?流凌正要向少主禀告此行收购的结果,您……挡着道了。”

    此话一出,秋大管事微微蹙眉,意识到可能有点小瞧了这丫头,但她双手明明空空如也,并没有带回荒地的地契,这是事实,莫不成还会有什么变化?

    不过心中思忖,秋大管事到底还是有点身份的人,闻言轻哼一声,却也让到了一旁,就见慕流凌带着一丝笑意缓缓走上前,行礼。

    “少主。”

    楚天箫点点头,便道:“流凌,你去了那么久,摆平了?”

    就见慕流凌低下头,淡道:“回禀少主,幸不辱命!”

    此话一出,场间几人顿时面色一变,那秋大管事更是忍不住哼出了声:“幸不辱命?想不到慕姑娘女孩儿家,脸皮却是和某些人学了不少,明明两手空空什么战果也没带回,却谈什么幸不辱命……呵呵,莫非争取到了让老夫……等再行商谈的机会,也算幸不辱命?若真是这样,那这词也太不值钱了些吧……”

    闻言,场间几人都露出一副赞同神色,慕流凌却是不卑不亢,目光一转,说道:“此事详情,正要向少主禀告,有些无关之人,可否不要再插科打诨?”

    此话一出,秋大管事顿时咬牙,这小妮子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她以为自己是谁?抱上楚天箫那个败家子的大腿很了不起?

    “你没有带回契约,没有带回地契,战果全无,这就是事实!还要禀告?好啊,老夫倒要听听,你难道还能说出花来?”

    慕流凌缓缓说道:“我的确没有带回地契,但那是因为……”

    顿了顿,慕流凌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交易的内容……有所变更。”

    此话一出,场间人一愣,楚天箫却是瞬间领悟,眼睛微眯,立时摊开了先前那张天绝城的产业地图。

    慕流凌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便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小圈,高声说道:“原先少主吩咐流凌买下的,是这里,大约一亩荒地。”

    “少主明言,只要溢价不要砍价,权当败家,给了流凌一百五十万灵币的权限……而流凌,亦不负所托,初步谈拢的代价,正是一百五十万。”

    此话一出,秋大管事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叫不负所托?这么看来,还真是不辱使命啊!这块荒地,拿一百二十万灵币去买,都是溢价!你花了一百五十万才谈拢一个初步意向,连契约都没有,呵呵……真是叫老夫大开眼界,好狗腿,真会揣摩主子的意思!”

    周围几人也纷纷摇头,低声议论纷纷。

    “哎……”

    “我早说了,一个小丫头,靠不住……”

    “败家子的狗腿……哪值得信任?”

    “是啊,这哪有这么谈生意的……谈成底价,还无地契,实在好笑。”

    “指望败家子的眼光……呵呵。”

    然而,慕流凌完全没有理会这票人的议论,却是缓缓说道:“请各位稍安勿躁,流凌还未说完呢。”

    “哦,哦!慕姑娘你继续,还有什么好笑的笑话,尽管说来,我们听着呢!”秋大管事一脸笑意,不无嘲讽道。

    几人亦是摇头无奈。

    但接下来,慕流凌的话语却将他们惊得连一句话也再接不上来!

    就见她玉手轻点,在原先的地图上重圈一地,看面积,却是比原先的翻了一倍!

    “一百五十灵币,除了拿下少主吩咐的地块,还包括交易对方有意出售的其余两块荒地,合围粗算,共计两亩三分!”

    “流凌之所以没拿下地契,只因事关重大,虽是好事,但一下扩充一倍之地,流凌觉得应由少主喜好来决定,所以先回禀报,那位要卖地的易先生,现在已在账房等候少主,流凌已将所有谈拢,少主若有意,只需知会一声,契约之类,很快便将呈上,此事流凌不敢僭越,应由少主亲断。”

    说着,慕流凌就是转向秋大管事,风轻云淡地说道:“一切皆已定局,并非某些人断章取义想的那样,只是一个……意向。”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秋大管事第一反应就是绝无可能,但看着慕流凌那副自信的表情,他更深知对方绝无可能撒此弥天大谎,所以……这,这一切都是真的?

    一念至此,秋大管事便觉刚才的嘲讽之言仿佛回冲己身,如被一双大手抓起啪啪啪打脸一样,窘迫不堪。

    其余方才议论之人,也都一个个捂住脸颊,低下头去,不甚羞愧。

    慕流凌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时间,只是露出仿佛恶魔般的微笑,轻飘飘地说道:“哦对了,那两块额外的荒地,据流凌所知,原是要卖于秦家的……”

    砰!

    此话落下,便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群人羞愧得简直连自杀的心都有了,而秋大管事则恼羞成怒,直接吼了出来:“这不可能!你一个小女娃,怎么能做到这一步!难道秦家人都是废物吗?他们可是占了先机的,就凭你……这不可能!”

    这话已有些口不择言,一时间许多人望向秋大管事的表情都有些不善,然而慕流凌却收到了楚天箫一个淡淡的鼓励眼神,便微微一笑,说道。

    “哦……这很简单啊。”

    “因为秦家要分期付账,大概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付清全款,而少主的意思,则是一步到位。”

    众人点头,这是很显然的事,秦家的家主毕竟不在,只一个代家主,能顶着因‘秦云’受累的家族分裂矛盾,将逐步还款的期限压缩至三月之期,已经是极限,毕竟,秦娇娇,还不是家主,也永远不可能成为秦家家主!

    但众人还是不解:就算是分期,可那又如何?难道那位易先生急需用钱?可那也说不通啊,就是缺钱,秦家的首付也该足够支撑他才对。

    就听慕流凌缓缓说道:“由于秦家准备充足,先机尽占,那位易先生一开始不愿意得罪秦家,而少主这边的优势,就仅那一点,还很微弱……于是,我给那位易先生算了一笔账。”

    慕流凌淡笑道:“易先生的产业里还有三座酒楼,两间铁铺,规模不小。我便给他算了一笔账。”

    “均算下来,两家酒楼每日支出三千灵币,收获五千,生意只能算一般般,还有一家稍微好些,可日盈利也不过三四千灵币,只能算中等水准,可是……如果立时投入二十万灵币,将环溪的那条道打通,此楼的身价至少能涨两倍!”

    “同样,铁铺的日产精铁为十万,粗算成本约两万灵币,而产出多无宝器,其中赤龙剑等均价皆不过三四万,油水实在难说多,只是勉强够亏本,但若是砸下去百万灵币,进购西秦帝国的陨铁……”

    “那么我们可以来算一笔——‘等待三月续款,持续投入’可得的盈利,与‘将直接到手的现银,投入到麾下产业扩张与营业三月后’可得的盈利,有多大不同?众所周知,天绝城的地价是两万灵币一亩边缘,加上诸多杂项……”

    慕流凌越说越快,蹦出一个又一个数字,竟是当堂演算了起来!一开始,众人还能勉强听懂一些,但后来,便是连秋大管事也不得不承认一个可怕的事实——即便如他这等和数字打了几十年交道的人,亦完全跟不上慕流凌的心算!

    “综上……”

    “前者的利益是二十万六千灵币,只少不多。”

    说着,慕流凌再度露出恶魔般的微笑:“而后者的答案,则是……一百零七万两千八百余灵币!两者,足有五倍之差!”

    嘶!

    此话一出,场间几人顿时惊骇得说不出话来,全部被震慑住,唯有秋大管事回过神来,急忙高声道:“不,不对!就算如此,也不可能凭之买下两倍还多的荒地!更别说那些荒地原先还有些束缚,撕毁契约的损失卖方不会不考虑!所以还是不能够的!”

    “是的,仅凭这样,的确不能……”慕流凌看着他,淡淡一笑。

    “但如果……再加上大周皇朝三年一度的大秋试呢?”

    秋大管事心尖猛地一颤!

    却听慕流凌不急不慢地说道:“流凌还算了一笔账,即三月之后的大秋试,如果他能将酒楼,铁铺发展到那等规模,在那盛时,又将获得多少盈利,以及潜在的人脉支持利益……”

    “答案……是翻倍不止!粗粗一算,大概是两百一十二万灵币!此外,还有诸多的‘机缘’可能性……”

    “与之相比,秦家那懒懒而至的续款……还能有什么分量?流凌再与他相谈片刻,告诉他,少主只是买地炼首饰玩而已,更让他认定了少主自身的‘价值’,然后……还需要流凌多说么?”

    说着,慕流凌对楚天箫一躬身:“少主,流凌禀告完了。”

    全场无声。

    好半天,秋大管事才一脸地难以置信地望向慕流凌,咬牙颤声道:“你到底是谁?慕家怎可能有你这样的人……”

    慕流凌闻言淡淡一笑,却是走到了楚天箫的身后,恭敬而立,缓声道:“如您刚才所说,我是少主的狗腿啊。”

    说着,便微微鞠躬,淡道:“多谢少主教诲。”

    此话落地,全场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楚天箫,他却是再抿了一口香茗,摇头道:“倦了,流凌,陪我走走。”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无视全场,径直就要离去,一位管事忍不住问道:“少爷,那这事……”

    楚天箫头也不回:“该怎么办怎么办,都到这步了,接下来还用我教?”

    “哦对了,从今天开始,慕流凌升为紫衣侯府,候选大管事。”

    此话一出,全场再度哗然,秋大管事更是直接涨红了脸,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场间几人更是心知肚明:若不是慕流凌资历尚浅,以这位少爷的性子,怕就不是‘候选’了……

    楚天箫也不理会场间神色各异的众人,只是打了一个哈欠,眼角余波若有深意地看了秋大管事一眼,转身便走,慕流凌亦紧随跟上,一干人等带着复杂的眼光看着两人远去,唯独秋大管事的眼里露出一抹恨意和阴鹜,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