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十八章 江山易改,败家难移

玄门败家子 第十八章 江山易改,败家难移

    数日后,紫衣侯府。

    “少主,二十位炼器师已挑选完毕,名册在此。”书房内,慕流凌捧着一本名册走来,对着楚天箫轻声说道——虽然极力掩饰,但话语里还是带了一丝担忧。

    慕流凌实在不能不担心。

    纵然楚天箫凭手段扳回一城,可秋大管事临阵叛变,凭借多年左右逢源的人脉和口舌蛊惑,依旧成功带走了天绝楚家留守的三成多炼器师,使炼器产业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纵然匆匆收紧了人手,却也难免吃力——从此次紧急召集来的二十位炼器师中就可见一斑——他们中仅有两位是三品炼器师,五位两品,其余皆是一品。

    这样的阵容应对近两亩荒地,只能说勉强二字,但……实在抽调不出更多人手了。

    “嗯。”闻言,楚天箫却连头也没抬起,只是目不斜视地看着手上的一本小册子,不时翻过两页,“让那群炼器师里的二品,三品都回去,这二十人,全部用一品炼器师!”

    此话一出,慕流凌顿时一惊:“少主?你说什么?”

    楚天箫一摆手:“不过是炼首饰而已,要什么三品两品?现在人手本就紧张,让那伙高级点的炼器师哪来回哪去,四处救救火,别给我添乱!”

    闻言,慕流凌简直要无话可说了,就是这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阵容,来应对近两亩荒地都有些吃力,可按楚天箫的意思却是这样也不必?全用一品炼器师?

    难道真要炼首饰?可是炼制首饰……怎能斗得过对方?

    没等慕流凌想明白,楚天箫便已手旁的一页白宣交到慕流凌手上。

    “天绝楚家的所有炼器产业,我都做了安排,人手调配上就按这纸上说的做,尽快完成这一次换血,别给我拖后腿!”

    此话落下,慕流凌微微一愣,但还是接过纸张看了两眼,然后她便目露惊奇,不可思议地看向楚天箫。

    只见这张白宣上头详细勾画出了天绝楚家炼器产业的轮廓,条文细目之间,将产业该缩水的缩水,该砍掉的砍掉,该维持的维持,该扩充的扩充,井然有序,层层安排,已是细致到了每一家店,每一块地,乃至每一位炼器师!旁人或许看不出其中微妙,但慕流凌算学天赋本就很高,又修习了大败家系统的折价好货——《天珠神算》,寻常人难以洞察的细节,她却是一眼就看出端倪。

    从高等到低等,从产业到人事,这张墨不盈满的纸上,却是面面俱到,事事周全,甚至看着,竟让慕流凌产生了一种怪异的‘谐’感,仿佛已是完美无缺,契合天地大道,再变更哪怕一丝都觉不圆满……

    “少主……这是……”

    “看书之余写的一点安排。天绝楚家这些年人浮于事,遭遇现在这事也好,正好让我洗洗牌换换血……怎么?有何不妥?”楚天箫依旧头也没抬。

    “不……是流凌太惊讶了……我还以为……”

    楚天箫微微一笑:“也不用这么遮掩,败家子于我不是丢人的事……好了,流凌,你把这玩意吩咐下去,然后快点回来,解决这点后患之后,就该到咱们自己的事了。”

    “是。”

    慕流凌躬身一礼,随后转身离去,楚天箫也在此时快速翻过几页册子,凝神想了一会儿,然后便在另外一本空白薄本上写下心得体会,不多时,慕流凌就已回来。

    “少主,一切都准备妥当。”

    楚天箫此时也将册子看得差不多了,合上本子,便道:“嗯……流凌,我们这次可以动用的资金有多少?”

    “除却部分产业不能动外,老夫人已经发话,这次会倾尽全府上下给少主出气,可是……”

    楚天箫说道:“我知道难处,老爹那边,现在已成吸金窟,你直说便是。”

    慕流凌闻言吸了口气,道:“至多只有三百五十万灵币,而……”

    “但说无妨。”

    “是,听说秦家那边大肆雇佣炼器师,大量进购上乘胚器矿料,还收购小块荒地以期对我们形成包围局势,势头很猛,投入大概是……五百万灵币。”慕流凌说道,“其中,大多是用在了胚器上。”

    所谓‘胚器’,其实可算一种雏形器物,有的是自然天成,有的是后天人为,多用于宝器炼制。

    神州浩土至今流传的各大炼器口诀里,就必有一句‘首重胚器’,意思是要要想炼出宝器,就必须有上好胚器,因为胚器中蕴含的灵力强弱,将会对炼器结果产生无可逆转的影响……

    所以,虽然理论上连破铜烂铁都可以拿来当胚器,但一般没谁会这么做,因为那样炼出来的……也就是破铜烂铁罢了。

    当下,听得秦家投入那么多,还大量收购上乘胚器,楚天箫不由得眼眸一凝。

    “……秦家这是压血本了啊,他们哪来这么多钱?”

    “一是向宝轩金行借了三分高贷,二则……来源还未查清。”

    楚天箫闻言微叹:“这就是大家族啊……为了家主之位,资敌这种事都做得出……”

    “少主的意思是……”

    “这件事不用查下去了,也别通知老爹让他烦心了。京都那边既然敢出手资敌,就不会留什么破绽,这大约是他们几年前布的局……大概,也是想把我当枚软棋子来用吧……”

    楚天箫摇头一笑:“还真是被小看了呢……”

    “那少主,我们……”

    “不急,”楚天箫淡淡说道,“不是有三百多万灵币么?这就够了。我先前从荒云古道回来,路上也着实买了一些货物,就拿那些作为胚器来炼首饰就是。”

    “少主说的是……那些……”

    “怎么?你们弄丢了?”

    “不,不是……可,可那些怎么能作为胚器?总共价值才十万灵币不到的……这能炼出什么?”自秋大管事叛变之后,慕流凌临危受命,接任了大管事一职,所以她对楚天箫归来时顺手买的一堆‘破铜烂铁’是知道的——别怀疑,真是破铜烂铁,绝对没有什么黑黝黝的戒指亮晶晶的秘籍——那时楚天箫可还没‘穿’呢,绝对是正儿八经地败家!

    十万多灵币的玩意,只是当时楚天箫偶然路过一家店铺,顺手‘败了个家’得来的,其中别说什么宝贝了,就是像样点的常用器物都没有。

    而秦家那边呢,雇佣并邀请来了数名高阶炼器师,细细挑选,高价进购了上佳胚器,以致整体投入如此惊人——可以说,这一环是绝马虎不得的,而在这一环投入越多,往往也就意味着,基础的产出越多……

    可现在楚天箫居然想用当初随手‘败’来的,还不到十万灵币的‘破铜烂铁’当胚器……

    慕流凌觉得她是真的看不懂了!少主难道不知道这次的胜败涉及紫衣侯府上下威严,很关键吗?

    其实楚天箫比她更清楚此事关键,压制真命天子一事他也更加上心,只不过他想要的,也更多罢了。

    这一次,楚天箫要的不仅是商战的胜利,更重要的是,他要将秋夜宴入宴资格的事也一起办了。

    买地炼首饰,参加秋夜宴……这两件看似毫无关系的事,楚天箫却知道只要稍加手段,就完全可以当成一件事来做。

    既能毕其功于一役,何乐不为?

    但要想如此,就必须要用最逆转,最惊呆人眼的方式胜出!

    如此……才能搏某人的眼球啊……

    当然,这番心思此刻也无必要述之人口,楚天箫微微一笑,便道:“好了流凌,你也别惊讶了,这不是钱财紧张省点成本么?走,跟少主我出去一趟,我们去挑挑炼器的鼎炉。”

    慕流凌轻叹一声,心里安慰自己,幸好少主还知道形势,这当口不败家该节省了,虽然这节省得很不应该,但怎么说也比……

    这番安慰过了几遍,慕流凌强压下内心的不安,和楚天箫一同来到天绝城最大的一间宝器阁——宝轩居,然后……她就彻底明白了什么叫‘江山易改,败家难移。’

    但见楚天箫走进这间‘动辄五十万,上佳破百万’的店铺之后,连看也不看,直接右手交叉一点。

    “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各来一款!”

    噗!

    慕流凌当即将伙计奉上的茶水喷了出来!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