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十九章 越是困难,越要败家

玄门败家子 第十九章 越是困难,越要败家

    “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各来一款!”

    当这道声音落下,场间其余顾客全都惊呆,几个正在左挑右选,犹豫着是否要买一口炉鼎的人更是咣当一声,手上东西滚了一地,愕然当场。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聚焦到了楚天箫身上。

    “这……这位少爷?您刚才说什么?”这等时候,伙计显然是不够格了,只听得一声重响,一位满脸肥肉的掌柜迈着沉重步子走上前来,一脸惶恐震惊以及期待地问道。

    楚天箫没看他,只是又来一通乱指:“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各来一款!”

    这动作一出,场间所有人简直都要绝倒——因为楚天箫这一番指,居然和刚才指的没一个重样!

    “我的天……”

    “见识了,真涨见识了……看都不看随便瞎指,指哪买哪还不带重样,这是哪家的少爷啊……”

    “问题是,这里是宝轩居啊!天绝城鼎炉之家,动辄五十上佳破百万的宝轩居啊!谁敢在这里这么玩?”

    “败家啊……”

    “服了,本以为自己时来运转,也算小有钱财,如今一看……哎,我还是走吧。”

    “有钱人……这才是有钱人家啊!”

    场间议论纷纷,便是那掌柜的也傻眼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从这倒回数二十年,掌柜的自问也接待过不少达官贵人了,可绝对没有一个人逛过宝轩阁!

    绝对没有!

    掌柜的正不知如何接话,慕流凌却已经走上前来,苦笑道:“少主……不要闹了,别说咱们名下荒地可以炼制的宝器根本不需要这么好的鼎,就是这数量……也太多了……”

    慕流凌还有一句潜在的话没有说出来——少主啊,咱们这一战能用的钱总共就三百来万了,您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老毛病作啊?该花钱的地方不花钱,没必要花钱的地方却拼命败家……少主,你是嫌输得太慢吗?

    闻言,楚天箫便已知晓慕流凌的潜台词,不由得一笑:“流凌,少主教你一个乖,那就是——斗争形势越是困难,就越要败家!这才是败家子的奥义所在啊!你,悟到了吗?”

    慕流凌按住额头,无言以对。

    楚天箫叩起下巴:“嗯,不过你说得对……这数量未免也太多了点。”

    此话一出,反应过来的掌柜当场就急了,刚才楚天箫一连点了六七个,这要真卖出去了,盈利额还不得蹭蹭上去?想想其中的油水掌柜就垂涎三尺,正要开口劝说,楚天箫却已经走到了宝轩居的正中央,指着浮于半空,周身隐现铭文的一口鼎,说道:“我就要它了。”

    此话一出,全场震绝,慕流凌更是差点没跌倒在地,掌柜一愣之下,便是一股狂喜的模样!

    “这位少爷……这可是咱们店的镇店之宝,您确定要它?”

    楚天箫丢出一张晶卡:“取下来我看看。”

    “好嘞!”掌柜顿时充满干劲,很快,空中的禁制就被解除,而后,这口巨鼎的原貌也完全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是一尊约莫三米长的紫鼎,下有八足,每足上都雕刻着一个奇特的字符,点点亮光闪烁,望之便觉神秘异常,仿佛凝聚着某种道理,让人情不自禁地沉醉其中。

    然而最让人吃惊的是,这口鼎居然有足足五个通风口,每个通风口上都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图纹,望之如凶兽的血盆巨口,只是往这一摆,就自然流露出一股磅礴气势!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件艺术品和一件杀戮凶器一同摆放,吸引人的同时,又充满了野性的杀戮美感……

    场间立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一些苦寻多年就为找到合手之鼎的炼器师更是激动得浑身颤抖,他们甚至觉得如果能拿这口鼎炼一次器,那此生都该无憾了……

    场间人群再度议论起来。

    “这就是宝轩居的镇店之宝?”

    “平日雾里看花还不觉得,现在摆在眼前……还真是……不错啊。”

    “说得我都有点心动了,要是能拿这么一口鼎来炼器……”

    “呵呵,别做梦了!你们知道这口鼎价值多少灵币么?”

    “能有多少?不就一口炼器的鼎么?最多一百万足够了吧!”

    “无知……上一次这口鼎被拿出来的时候,要价是三百四十万!”

    “什么!?”

    当‘三百四十万’这个数字被报出来,一些人眼里的渴望之火顿时被浇灭了,更有不少人大声嚷道:“怎么可能这么贵!”

    “谁都知道炼器师的鼎并非关键,又不是炼药师的‘药鼎’,这么贵是要抢钱吗?”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眼见群情激奋,一个炼器老人站出来道,“这口紫鼎之所以被当做宝轩居的镇店之宝,是因为……它是,古鼎!”

    此话一出,场间不少人面色剧变,就是慕流凌,此刻也带了一丝好奇地望向那口鼎——所谓的古鼎,有传闻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一种既可以炼药,又可以炼器,还可以炼制各种其他事物且效用极佳的奇鼎……当然这种说法有些武断,不过古鼎的‘寿命’都在两百年以上却是公论。

    按理说,这种鼎自当珍稀价高,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每口‘古鼎’都需特殊的炼器法门才能真正挥此特性,更麻烦的是,不同古鼎的‘法门’居然还都不一样……若不得其门,效果也就等同普通材质的鼎罢了,甚至轻易乱来,还可能让其成为废鼎……有人推测传说中的上古炼器法门可以随意驾驭任何古鼎,但上古炼器术早已失传,因而谁也不知这推测是否准确……

    长此以往,随着这玩意出土愈多,过了眼球劲之后,就渐渐成了样子货,或许一些自诩福缘深厚者还会买,但一般人就只好因其价格,敬而远之了……

    也正因如此,尽管这许多年来有不少人对这口鼎动心,但最终,它仍是滞货囊中。

    “这位少爷,这可是古鼎!主攻炼器的古鼎!您买回去,就是不能解开奥秘,也能拿来炼器,如果成功了,那不更赚大了吗?”

    这等断章取义,偷换概念的话语,掌柜说出来却是非常流顺。

    “这样……我给少爷你打个折,这口鼎就算两百八十万,如何?”

    能做到宝轩居的掌柜,此人也是不简单。很显然,他的报价在有人已经报出三百四十万之后,非常具有吸引力,然而他没想到的是……

    楚天箫直接一摆手:“三百万,凑整!卖不卖?卖就打包不卖拉倒!”

    此话一出,本还想施展诸多手段的掌柜顿时如鲠在喉,一句话说不出,好半响才一咬牙一拍腿:“卖啊!卖啊!”

    慕流凌一脸无奈地按住了额头。

    ……

    “少主……买了这么一口鼎之后,我们手头更紧了……”出了宝轩居,慕流凌苦笑着跟在楚天箫身后,“就算真要炼饰,您也不需要买这么好的鼎啊……一百五十万的荒地,三百万的鼎,就为了……炼饰?少主,这,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

    “暴殄天物么……”楚天箫微微一笑,“不急,我们再去最后一个地方,把最后一件事做完,你就会知道,这到底……算不算暴殄天物。”

    “什么地方?”慕流凌闻言一愣。

    “呵……去青茹楼。”

    慕流凌顿时一个踉跄:“少主!你认真点好吗!”

    楚天箫抬头道:“我很认真啊……哦对了流凌,时间也差不多了,接下来你就没必要跟着我了,喏,把这个请帖交到某人手里……”

    说着,楚天箫就像变戏法似的从手中变出一份请帖,甩给了慕流凌,她接过一看,顿时秀眉微微扬起:“少主……这?”

    ……

    当日傍晚,秦家。

    “哈哈哈哈!”

    一阵疯狂笑声远远传出。

    “败家子就是败家子啊!如此荒唐的事,也就他做得出来了!”场间数人哈哈大笑,秋大管事更是心情大好:“老夫最清楚,紫衣侯府现在顶天了只能拨给楚天箫四百万,甚至不到!可他这一出手就败了三百万,嘿嘿……这可真真是老夫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是啊,一介败家子,也就这点出息了。”

    “败家都不分场合,他这次死定了。”

    “没错,咱们的第一批宝器就快出炉了,到时候……”

    “到时候就是天绝楚家的死期!真没想到啊,原先牢不可破的天绝楚家,居然会毁在一个败家子手里!”

    “呵呵,紫衣侯的儿子生得好啊……”

    “听说他们一拿到鼎,就一直忙活到现在,说不定都成了一批呢……”

    “呵呵,就那堆破铜烂铁做胚器,能炼出什么?这败家子是觉得够数就行了吗?啊?哈哈哈!”

    众人谈笑风生,话带嘲讽,显然已是认定胜券在握,而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传报声,端坐座的秦娇娇美眸一凝,却见来人凑近了,递上来一份请帖。

    这份请帖材质没有什么奇特的,可那上头的内容,却是秦娇娇一看就火光大起!

    “天绝城届饰展览秀将在明日举行,届时我会展示天绝楚家炼制的第一批饰……诚意邀请娇娇小姐来看看自己是怎么输的。”

    落款是。

    “又帅又萌的败家子。”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