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二十三章 七皇子

玄门败家子 第二十三章 七皇子

    回答那清脆声音的,是一长段沉默。

    “皇兄?皇兄?别再胡思乱想啦,快回答人家的问题嘛!”

    这一次有回答了,然而却是……

    “全队停下,原地休整!”

    随着一声落下,所有精骑立即下马,拱卫四周,并很快就有麻利的下人将帐篷等物搭建起来,不多时就成了一座不小的营地。

    与此同时,那道声音再度响起,却带了一丝莫名的奇怪意味……

    “媚儿,你看这风沙如此之烈,你我兄妹不妨就在此稍后片刻,等尘埃落定之后,再进天绝城,如何?”

    “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此话落下,那道娇脆的童音再度响起,却见一个约莫十四年华的宫装小美人从马车上下来,不顾侍女的阻拦,径直上前,对着身前哼道,“一口气赶到天绝城不好吗?这里脏兮兮的,我不喜欢!”

    却见她身前不知何时走来一名少年,虽是一身皇子服饰,面上却没有带多少桀骜之色,一双星目望向那小美人,充满了疼爱。

    此人,正是大周皇朝七皇子,陆仙渊,而那小美人,自是传闻中周帝最疼爱的小女儿,陆媚儿。

    见两人要交谈的样子,四周人纷纷退开,只余几人在暗处保护。

    “媚儿,难得来一趟荒云古道,此地也别有一番景致,何必着急赶路呢?”陆仙渊转身看着满天黄沙,淡淡说道。

    “哼!皇兄你又不说实话!”陆媚儿娇小的琼鼻翘了翘,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路上刻意拖慢车队速度,还总找借口露宿,明明天都没黑呢就要休整……还拿什么‘风沙大’,‘有景致’作托词……说,你安的什么心?”

    陆仙渊一笑道:“小媚儿还真是慧眼如炬,这都被你看穿了。”

    “哼!那是当然!”陆媚儿一副得意模样,“不过皇兄你到底在想什么?父皇不是派我们来主持天绝城秋夜宴的么?再这么耽搁下去,要是误了父皇的事,我看你怎么交差!”

    “哎……”陆仙渊闻言却是沉默片刻,方才悠悠一叹,“媚儿,你以为皇兄我不想早点到天绝城?实话与你说罢,此次的秋夜宴,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你仔细想想,秋夜宴固然重要,但可有必要一次向天绝城派出你我两名皇室子弟?这是往年从未有过之事,你就没有想过为何么?想父皇何等人物?雷霆雨露皆有深意,此次秋夜宴的水,深着呢……”

    一听这话,陆媚儿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露出一副好奇模样,扒拉着陆仙渊的手,央求道,“到底怎么回事啊?快告诉我嘛好皇兄~”

    陆仙渊一听这等发嗲的声音,顿时再也维持不住那副老神在在的淡然神态,浑身一颤,按住眉心满是无奈。

    他立志储君,素来励精图治,极具心机,唯一的死穴就是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遇上陆媚儿,他的满腹城府都会在一瞬空去,从小到大遇上什么事,陆媚儿只要撒娇两番,陆仙渊就只好什么都依着她了。

    当下忍了忍,还是没挡住,只好悠悠一叹,以眼神示意四周近侍退开,之后才道:“好吧好吧……皇兄和你说。”

    “就知道皇兄最好了!”

    “少来!”陆仙渊白了她一眼,说道,“现在的京都已经因为‘帝苑’一事,变成了一个大沼泽,父皇把我们二人同时派出来,于我固然是正事,于你则是疼爱,我不过沾了你的光,才得以远离那个大漩涡,这是其一,其二你自己清楚,皇室的血脉历练……”

    这话没有说完,陆媚儿便赶忙打断道:“皇兄那其三呢?”

    “……其三么……大概,是制衡吧。”

    “制衡?”

    “嗯……现在京都局势,秦侯联同众多神侯世家,对紫衣侯发难,莫相态度诡异,很可能已经与秦侯联手!伍相则是态度不明,可也没有支持紫衣侯的意思……所以父皇为了制衡,今年才会特别眷顾天绝城以声援紫衣侯……毕竟无论是谁提起天绝城,第一个想起的都会是紫衣侯。”

    “既然父皇的意思是这样,那我们不是更该快马加鞭赶往天绝城才对吗?”

    “麻烦就在这里。”陆仙渊面色凝重起来,沉声道,“你可知我们才刚刚上路,就已经有人在暗中下了手?此事我也是行到半途才得知……我手下一员老人,竟早已被人买通……不,应该从一开始,此人就是对方的人。你也知道参加秋夜宴需要的条件吧?那人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居然让天绝楚家的名额被京都楚家替了。”

    “啊?”这话一出,陆媚儿惊骇莫名,“那……那我们再去天绝城岂不是自讨苦吃?紫衣侯那么护短的人,这一手之后怕是会把咱们视为他的死敌吧……而且,这和父皇的意思也相冲了……那个人是谁?他是想把我们放在火上烤吗?”

    “是啊……”陆仙渊缓缓叹了一口气,“我这些天刻意拖慢行程,就是希望能在到天绝城前想到法子……那幕后的人所图甚大,只怕不止天绝城的局,他还想把我们也拖到泥沼里,若真照他的意思走下去,咱们两个最后的下场大概只有一个……”

    “皇兄,那,那你想到法子了吗?”

    陆仙渊闻言神色收敛,沉声道:“为今之计只有一个,那就是当断则断,无论如何都要做一个决定,否则优柔寡断的名声传到父皇耳里,更讨不了好。”

    陆媚儿也是冰雪聪明,闻言就是眼睛一亮,说道:“皇兄的意思是……我们不妨当机立断,直接向胜的一方借势?”

    “不错!既然已失先手,要是再徘徊不定,我们可能两家都要得罪,既然如此,还不如干脆彻底得罪死一家,和另一家结盟……”

    “可是……天绝楚家被这样耍了一次,还能转得回来吗?”

    “……那就要看天绝楚家有没有脑子清楚的人了……”

    陆仙渊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老实说……其实皇兄也觉得再和天绝楚家交好已经没什么可能了,秦侯背后有高人算计——我怀疑就是莫相!他一步步把紫衣侯府的势力往外调出,致使其破绽百出,我想……天绝楚家此刻应该也没剩什么好果子,而那个一品诰命夫人……她倒算是明事理,只是太疼独子,太疼独子!而她的独子又……那么荒唐。”陆仙渊摇头一叹,“我这一路上绞尽脑汁,发现不管怎么释放善意,楚天箫那个败家子总是绕不过去的槛……而对这个败家子,我是一点轨迹都猜不到……”

    “无奈之下,我只有做最稳妥的选择,在此地等尘埃落定,再前往天绝城……这样固然不会得到最多,却也不会失去太多,总有挽回余地。”

    陆仙渊缓声道:“至于‘制衡’一事,我会上禀父皇,徐徐图之……”

    陆媚儿闻言,小嘴嘟起:“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秦家人!莫相我也不喜欢!我才不要和他们结盟!”

    陆仙渊说道:“皇兄我又何尝不是?不过秦家那个秦云还是不错的,若能恢复,倒可算我大周一代天骄……”

    “哼!什么秦云!等到了天绝城,我一定要见识一下!”

    陆媚儿嘟嘴说道,陆仙渊正要答话,突然一名精锐走上前来,低声讣告道:“七殿下,天绝城那边有消息传来了……”

    “嗯?”陆仙渊和陆媚儿对视一眼,都读出对方眼里的惊奇,“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了吗?”

    陆仙渊眼眸微敛,就接过下属手中的玉简,借助皇室专用的宝器,缓缓读出其中讯息……

    然后,他的瞳孔便迅速一缩,脸上先是露出震惊神色,而后渐渐转为惊叹,赞赏,嘴角不知不觉间勾起一丝笑意……

    “有意思……”

    “这个败家子还真会玩!”

    “这是要生生砸出一个霸名来啊!”

    “等等……这不会也是砸给我看的吧?”

    陆仙渊眼眸一凝,便对下属吩咐道:“传令下去,营地开拔,今夜之前,进驻天绝城!”

    “是!”

    “另外……传音荒地行会,告诉他们,那份礼,可以送了!”

    而就在陆仙渊一锤定音,敲定态度同时,天绝城内的那场浩浩荡荡的“败家盛会”,亦终于落下了帷幕……

    整个天绝城,全都疯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