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二十八 长发及腰,杀你可好

玄门败家子 第二十八 长发及腰,杀你可好

    “红尘千卷,九星聚元”

    楚天箫眼睛越来越亮:“真不愧是特等奖啊阵法一分为二,望之竟隐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道义,若以宝器的等级来估量,至少得是启魂境的层次”

    “更关键的是,这阵图直接融入我的识海,简单易懂,质朴无华,炼真期就能使用,简直就像为我专门准备的一样只可惜是临时一次性用品不过想想,若非如此,这坑爹系统也不会这么贴心吧”

    “只是我现在境界太低,应该只能挥不足一成的威能”

    “这样的话就必须从别的方面弥补了唔,让我想想”

    楚天箫微微思忖片刻,脑海中一个疯狂的计划渐渐成形

    “我这应该叫什么?高富帅逆袭正宫女?正宫娘娘装逼不成反被擒?正宫娘娘的调教计划?”

    楚天箫这样想着,不由得有些恶趣味的乐意,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

    再想了片刻,他将整个计划彻底补完,诸多细节一一过了一遍,修改了几处不足,做了强化,这之后,他才将心思收回,目光落在眼前,顿下了脚步,转头见慕流凌还是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态,便是一笑:“有话就说吧,憋在心里挺难受的。”

    大败家系统早已明言,一切活动都只是在脑海中进行,便是突然出现的幸运石也可以出现在楚天箫紧捏的手心里,一闪即用,所以在慕流凌眼里,最多只能看到楚天箫一路呆思忖,而绝不可能推断出更多信息来。

    若非如此,楚天箫又怎敢在系统滴滴声不断时,就把慕流凌叫到身边?

    当下,慕流凌果没现异样,只是恭声道:“请少主恕罪,流凌确有一事不明今日大获全胜,您却似乎没有那么高兴?反而眉头紧锁,思索一路”

    “那个少主,高兴点嘛,就算有什么烦心事,今天也是大胜啊,不妨先把烦恼抛在一边,先庆祝一下再说?”

    这几日时间虽短,但楚天箫的疲惫,慕流凌都看在眼中,眼见如今好不容易大获全胜了,楚天箫却仿佛兴致不高的样子,她的心竟莫名触动了一下,在前半段话出口后,竟又鬼使神差地说了后面那番话

    当然,她一出口就后悔了。

    那般随意的口气,怎能这么说呢?这还是自己这个狗腿应该说的话吗

    好在楚天箫似乎并无注意到这些小情绪,只是摇头,道:“庆祝?呵活得过今晚再说吧。”

    “少主?您说什么?”慕流凌闻言,也顾不上原先的小情绪,惊讶出声,楚天箫却并不答话,只是突然仰头望天,若有所指地说道:“天要黑了。”

    “嗯?”慕流凌闻言,更加疑惑地望向楚天箫。

    “流凌,准备一下。”

    楚天箫沉吟片刻,一字一顿地说道。

    “今晚有客人。”

    “客人?”慕流凌不解其意,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今日天色已经不早,若真有心拜访,早应随先前那帮人一同前来,或者明日再来此时来访,怕是恶客吧。”

    “比恶客还要严重几分吧”楚天箫一摆手,“不过也不打紧,该来的迟早回来,反正我也从未奢望过一次就能把那两人离间得离心离德,形同路人况且,听说那人再吐了精血,处境相当不妙,这次的刺激更大,若是都到了这个时候某人还不动手,那才是奇怪呢不过幸好,这一次老爷爷应该是不会来的,毕竟关键时刻被我气得不轻啊”

    “离间?某人?那人?老爷爷?什么意思?少主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流凌都快听糊涂了。”慕流凌摇头不解,楚天箫闻言,轻笑道:“流凌啊,你记住一件事,以后但凡你听不懂少主的话,就忘了它吧,反正我也没想让你明白。”

    “”

    “不过现在倒有几件事要你去办,切记,和少主我性命尤关,不可大意!”

    此话一出,慕流凌吓了一跳:“性命尤关?莫非今晚少主您有危险?那那应赶紧告诉老夫人,要全府上下加强警戒才是啊”

    “不无需惊动娘,此事我可以应对,而且如今的紫衣侯府,也只有我可以应对切记莫要露出任何马脚,否则危险的就不止是我了,而很可能是全府上下!”

    话音落下,慕流凌浑身一颤,但她到底是当年慕家的精英,虽然震惊,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郑重点头道:“流凌明白了,少主有什么吩咐,请交给流凌去办。”

    “也别太紧张”楚天箫微微一笑,“这世上,很多事看似有利,实则无利,看似死局,却存生机,这一关迟早要过,若运作得好,此事不但不是祸事,还可得不少好处,就算失败,你少主我保命还是有把握的”

    听楚天箫这副轻松的口气,慕流凌也微微松了口气,看样子,少主明显胸有成竹,那自己只要将他吩咐下来的事办好就是了。

    “嗯,下面我说一些需要的布置这个这个那个那里这边挑些性子稳的,修为一般的人配合你做此事,修为高的呵,他们帮不上忙哦对了,还有秋明他应该已经被送回来了?告诉他,如果按我说的做,至少他子孙无虞,还有”

    “”

    “唔,差不多了,就这么办吧,听清了么?”

    等楚天箫附耳将一番话语说完,慕流凌已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半响,她才讪讪道:“少主您确定,今晚会有危险?”

    楚天箫点头道:“自然啊!不然我干嘛要摆出如此大的阵势?”

    “可是可是”慕流凌抓紧衣角,“流凌怎么觉得您,您好像不是在防着什么,而是而是在败家呢?”

    楚天箫轻轻哦了一声:“很正常,越是危险的时候,就越要镇定从容地败家嘛!这是一个败家子的基本素养,跟你说你也不懂”

    “哦哦,是,是吗”慕流凌只觉脑袋一阵眩晕,先前的什么情绪都被她抛到脑后了,好容易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对楚天箫说了一句少主小心行事,便匆忙离开去备办事宜

    楚天箫望着她的背影消失,摇摇头,转身便哼着小曲回了自己的卧房,一开门,老规矩赶走侍寝大军,然后双手撑开后倒入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小睡了片刻,楚天箫睁开了眼睛。

    “嗯接下来,就该见见今晚的不之客了”

    心念一动,楚天箫一眨眼,就从宽敞的大床下来,打开一只竹篓,取出一坛美酒和几碗下酒小菜,摆在书桌前。

    竹筷轻转,敲响叮咚,不知过了多久,楚天箫眉目一凝,嘴角勾起淡笑:“来了。”

    话音未落,窗外突然一阵清风袭来,而后,一道曼妙的身影便出现在窗沿,女子长及腰,月光洒下,清冷如冰,双眸里却如有红艳的烈火燃烧,迸射出炽热的杀意

    “托系统的福,倒是能大致看出来这一定越过了炼真十二重大圆满”

    “也过了明元境”

    “剩余的差距太大,看不出来,但至少也是通玄下境啊”

    “嗯正宫娘娘亲自出手,以秘法,获通玄之力,踏月而来,欲以雷霆碾压之势,杀我一炼真四重小蝼蚁?”

    楚天箫嘴角勾笑,竹筷在手边轻灵一转。

    “这剧本,越来越有意思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