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三十二章 决胜在花前

玄门败家子 第三十二章 决胜在花前

    这番话语落下,慕流凌只觉心尖剧烈一颤,她比在场任何人都清楚这次来犯之敌的恐怖,因为她方才便已竭尽心神地亲身体验过!

    是的!

    先前,被楚天箫那风轻云淡的态度感染,慕流凌还不觉如何,此时一经范氏点醒,她才猛地回过神来这次的敌人何等强悍?而少主呢,才不过炼真四重,简直可说擦之即死!与这样的强敌对决,对方可以犯太多次错,但少主的容错却是零!

    错了,就死!

    慕流凌猛地想到了这点,这其实是何等艰难的一战?少主看似风轻云淡胜券在握,可这样实力悬殊,生死攸关的战斗,又怎么可能真的风轻云淡?

    慕流凌一念至此,只觉一颗芳心仿佛都被揪了起来,当即再不扭捏,迅站起,道了一声是,眸子里便迸射出炽烈的情绪,再度指挥起众人来,阵阵娇叱之声不绝于耳。

    场间再度忙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秦娇娇的痛呼声停止了。

    星光渐散,势力已穷,但很遗憾秦娇娇并没有死,她浑身上下衣衫破了几处,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嘴角溢血,虽是极度狼狈,但眼神中恍若不灭的那抹红火,却昭示着她仍有再战之力!

    楚天箫站在她的面前,已然退无可退。

    “虽然不知你用了什么筹码打动秋明做了一次替死鬼但,这改变不了什么”秦娇娇深深吸了一口气,刷拉一声,将长剑从秋明尸体中拔出,右手虽已重伤无力,用左手却一样可以杀死这个败家子。

    “红尘撩人眼,确实容易让人忘了真正的威胁你这一手着实让我大开眼界,可惜”秦娇娇一边说着,一边一步步向楚天箫走来,而他的身后已是无路,这一步步,就仿若死神逼近。

    奇怪的是,楚天箫一点都不着慌,一脸镇定地看着秦娇娇,仿佛输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秦娇娇秀眉微蹙,像是想到了什么:“如果你是在指望那些小石头那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我虽不知你为何在先前逃亡时扔下它们,这又是否为你的底牌但如今,它们都已经落入我的须弥戒中,和此方隔绝,你就算有再多手段,也休想再在这上头做文章。”

    秦娇娇一面说着,已然逼近了楚天箫的身旁,锐利的剑锋直指而去。

    由此便可看出,她虽还活着,伤势却绝对极重,否则一道剑光挥过来就是了,又何必走到跟前,举剑直刺?

    砰地一声!

    楚天箫右脚向后微退半步,在剑尖没入他胸前的一刻之前,这个红尘阵便咣当一声碎裂,两人回到了原先的那个卧房,秦娇娇的剑尖依旧指着楚天箫,只是距离稍稍远了一些。

    “以为回来就行了么?没人来得及救你!我依然可以杀你,毁尸灭迹,抽身而去,至于其他,死不承认就是,反正今晚真正见到我面的,也就你一人而已”秦娇娇哼了一声,步子没停过,上前,长剑一挥便要取走楚天箫的性命

    然而,楚天箫看着她的目光里,却没有半分恐惧,反而隐隐透出一丝戏谑。

    “嗯?”秦娇娇不解,但也没有多想,长剑再上片刻,眼看就要成功,然而就在刹那,她突然浑身一软,手中剑竟是再也拿不住,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而她整个人也当即重重摔在了地上!

    浑身上下,再无半点力气!

    这是毒!

    中毒了!

    秦娇娇睁大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她是什么时候中的毒?怎么可能!

    难道是那些石头?不可能!是,她在看到楚天箫丢下石块后,想用最稳妥的方式解决,是有将它们吸到掌间,但那根本就没有

    “不是石头”

    楚天箫看着脸上愕然,惊怒,不忿,难解等情绪交织的秦娇娇,淡淡一笑,说道:“那些石头只是用来吸引你注意力的无用物罢了,其中带了一点灵气,而我与你追逐之间,又每次必扔下一块,所为无非就是诱你去想,诱你觉得这该是我的阴谋然后,让你随手破解,便觉已经大功告成?”

    楚天箫淡淡说道:“可惜啊这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当你以为看破我这个局时,其实,你早已陷入了我布下的另一个局。”

    楚天箫微微一笑,说道:“有没有觉得此间布置,已经与你初来时,有所不同?”

    秦娇娇蹙眉望去,像是现了什么,美眸里露出挣扎神色,楚天箫见状一笑:“看来是现了。”

    说着,他踏步到居室中央,摘下一朵清香小花,嗅了嗅:“这花,开得和你刚来时,有些不同了,是么?”

    秦娇娇没有否认,她也想到了。之前踏月而来,此花的花瓣是淡黄色,可如今,却是殷红!一想到某样奇物,她不由得在内心深深一叹。

    “此花名为雾月花,凌月而开,初开花瓣淡黄,仿如明月,气味微甜但随着吸入月华愈多,此花会渐渐呈红,散清香气息,两种香气分开来,均是无毒无害,但若是一人在三个时辰内先后嗅到了两种气味那么,除非事先服用解药,否则,就会一如秦小姐如今,酸软无力,功力暂失。”

    “虽然通常来说,此花对炼真以上的修炼者是不会起效果的,否则此物就太显眼了,坑不了人之所以能有用,还要幸亏秦小姐已经伤到了这个地步”

    楚天箫看着她,说道:“此局一开始,我稍加试探便知以这等悬殊差距,若是单纯施展困阵,根本无法困住你,所以我便干脆放开了让你走!”

    说到这里,楚天箫淡笑一声:“追杀大敌的感觉如何?刚才那一路,走得很欢是吧?可惜啊,你走得越欢,红尘气息吸入得便越多所谓红尘撩人眼固如是,否则,你冷暖自知,对区区香气异状,自不可能毫无察觉”

    “当然,以你正之能,即便中招,但若能静静思忖,在和我追逐不久,应也就能察觉到不对,那时,你只需稍一运功将前头吸入的花香全部驱除,便绝无后文,那么此时,或许是另外一番风景?”

    “只可惜我的后手可不止如此。”

    楚天箫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手心也不知何时多了一块小石头:“你虽然口口声声说封了石头,让我无力施为,但其实你根本没有放下,而是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思索石头诡计上,再之后,你又觉得杀我近在咫尺,更没心思去管体内本就吸入不多且无丝毫异样的香气了”

    “等到我将九元聚星落尽,你更以为我已经底牌尽出,防备大减,以致一步步入瓮,终于行到了此步”

    楚天箫一笑:“其实,从你踏月而来的刹那,我就已经出手了,否则,你不想与我说废话,难道我就想?”

    “所以说,秦小姐,今夜你看似有很多杀我的机会但其实,根本是咫尺天涯!”

    “你,压根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啊”

    楚天箫这话落下,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秦娇娇的眸子里好一阵挣扎,仿佛想要反驳,可在心里比对许久,却怎么也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好半响,终于闭上了眼睛像是认命似的,叹声道:“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你想怎样?”

    秦娇娇此话出口,已是颓然无比,但等楚天箫一回话,她顿时浑身一颤,如芒在背,汗毛根根竖起!

    “我想怎样?唔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啊难得捕捉到一只野生的正宫娘娘,你说我是清蒸呢?还是红烧呢?还是先清蒸再红烧呢?”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