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三十四章 我欲留身待佳人

玄门败家子 第三十四章 我欲留身待佳人

    “这么说来这个老爷爷八成也差不了太多,这点和我猜想的倒是一致不过,还需要验证一二。”

    “嗯不管怎么说,这滴血可是好东西啊,有了它,几乎等同多了一次保命机会我想如果不是这正宫还有未完成的某个使命不能死更不想失了贞洁,加之认为我永远不会知道这血的真正价值那么,她想必绝不会给我这滴血吧”

    “只此一滴精血,就抵得过今晚所有损失,还要远远过!”

    楚天箫心头忖度:只不过,这正宫的身份背景太不走寻常路了,往大了说,通天尊贵往小了说,却也什么都不是,甚至更糟

    楚天箫看了看秦娇娇,心念一动,脑海中四个字一闪而过!

    奇货可居!

    “虽然无法估计这样有趣的奇货会带来怎样的最终结果,但多半能在将来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不过”

    “那至少也是秋夜宴,甚至更久之后的事了,目前我还拿不了更多的好处,就权且先装聋作哑吧。”

    转眼间,楚天箫已将目光放到了长远的将来,想了片刻,便对秦娇娇微微一笑:“很好!秦小姐,只要你再答应第三个条件,我便放过你这次。”

    秦娇娇说道:“说吧,你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楚天箫说道:“简单,我要你在大秋试之前,都太太平平的,不可跟我作对,也不能出来整什么幺蛾子。”

    “就只是这样?”

    “我说的幺蛾子,包括秦云,这段时间,你不可再给秦云助力。”

    “好,我答应了。”秦娇娇深深一叹,她动用秘法后遭受重创,数月之内都别想再用,并且修为大降,就是想帮秦云怕也帮不上太多了,这个条件,其实并不算太苛刻。

    楚天箫说道:“口说无凭,为了避免今晚放你回去,明晚你就再重整旗鼓杀过来我不得不用点小手段,还请见谅。”

    说着,楚天箫走出房间,不多时转回,手里却不知从哪拿来了一张白纸,楚天箫轻轻一弹,白纸上便多了一抹血红,却偏偏成泪状,望之十分诡异

    “你居然有血泪契约?”秦娇娇一见此物,便惊叫出声,但很快她就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也对紫衣侯么他还真舍得!”

    楚天箫没有理会她话语里的嘲讽,不置可否,径直取过纸笔,在纸上写下满满的契约内容,然后咬破手指,压在一角,随后递给秦娇娇。

    秦娇娇只接过看了一眼,便在心底无奈一叹任她找遍字句,都找不出一点漏洞可以钻,若要违约,就只有接受惩罚这不由得让她更加感叹,这个败家子到底是什么人啊?往日竟是藏拙藏到了这个地步吗?

    只是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念楚天箫刚才的话语,她纵然心里有万般不愿,也只能咬破玉指,滴血其上,就见纸中突然激射出两道红光,分别落入秦娇娇和楚天箫眉心。

    “好了,接下来就请秦小姐在寒舍休息几日,等秦家人带赎金来吧。”

    此话落下,秦娇娇面色一白:“你不现在放了我?”

    “呵好笑了,秦小姐你是多天真才会如此认为?从刚才一直到现在,我的话里都说得清清楚楚,秦小姐你莫不是失忆了?”

    “换做是你,对一个来刺杀的刺客,难道会讲完条件就当场放回?”

    秦娇娇闻言,美眸一颤,突然恍然:“你想要的是家主易位?”

    楚天箫笑了:“不错嘛,冰雪聪明。听说你们秦家有一个叫秦用的,从前常以欺负秦云为乐,我看他取代你做这个代家主就不错,为了自保和巩固地位,他一定会非常卖力的,如此,局面才对我楚家更为有利不是么”

    此话落下,秦娇娇恨不得冲上前咬死他,她自知自己这个代家主的威望早已一落千丈,如果今夜不能匆匆回去,让刺杀失败反而被擒的事实好似没有生过的话

    她的代家主之位没可能保住!秦褚阳那个男人绝对会出于大局,给楚家一个交代!

    届时

    秦用的确是当前最可能继承她位置的人!

    然后呢?很显然,秦云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

    心念至此,秦娇娇眸子里透出冷意:“手段确实不错,但你以为这对云儿有用吗?别说两日后的秋夜宴,云儿定会为我报此仇,就凭区区秦用,亦不可能是云儿的对手!”

    “我当然知道这种炮灰顶不了多久八成是要在什么家族大比啊之类的真命天子舞台上被弄死,”楚天箫在心底喃喃念道,“但炮灰也有炮灰的作用,至少短期内,他可以帮我断了秦云从秦家得到的资源,逼得这个真命天子只能孤注一掷在秋夜宴上呵,还是那句话,只要是能压制你真命天子的机会,我就绝不放过!”

    “而且如果计划顺利,他或许可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心中这般思索,脸上面色不变,楚天箫淡道:“无所谓但你仔细想想吧,我的局仅此而已么?”

    楚天箫勾起一丝淡笑:“听说秦云的占有欲挺重的?”

    秦娇娇话音一颤:“你”

    “踏月而至,未必就是杀人,也可能是戏文里的才子佳人相会于花前月下,就算退一步,是杀人,可是失手被擒过了这么多天哎呀呀,你说那个脑子一根筋的人会不会觉得”

    楚天箫此话没有说完,秦娇娇便已经按捺不住,恨声道:“楚天箫!你无耻!快把我放了!”

    “看来你还是没有记住我的话啊”楚天箫缓缓说道,“我说过,对敌人我从不手软,而且你真以为我刚才的话在说笑?”

    “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刚才,我真的认真考虑过要不要睡你这个问题”

    此话一出,秦娇娇下意识地就想退后,但她被捆,根本无法做出这动作,只好一脸惊恐,恼恨交加地瞪着楚天箫,心尖却是猛颤,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连带着慕流凌都微微紧张了起来,不知为何

    却听楚天箫缓缓说道:“但我考虑的结果是,不睡。”

    听到这句,场间两女都暗地松了口气。

    这个答案,楚天箫是深思熟虑过的。

    第一,他不想向真命天子妥协!不错,取了正宫元阴,确有极大可能可以得到真命天子的气运,但用这种不堪的手段得到,实则是败家子的自我否定,就一如当日他上门破莫欺少年穷的选择题一样,一旦他开了这个头,就会像恶性循环一样永无休止,一时得利却毁终身,殊为不智!

    靠睡女人征天下,斗天命,听上去很轻松惬意,但其实意味着斗志衰竭与自我妥协,如此,纵然称王称霸了,也难保有一天不死在女人肚皮上!

    此等方式,楚天箫不屑之!

    我以寰宇第一兵种,败家子之身,一样可以斗败真命天子,何须用这种不堪手段?自求跌份?

    第二则是他两世为人,一直秉持的一个观念。

    “情之所致,有情人间快乐事我自心向往之,但这种事怎么也该先初见相知,两情相悦吧?也唯有这样,才能真真切切享受那情到极处水融的灵魂愉悦,不是么?”

    “而像现在这样,和一个认识都没几天的女人就未免太随便了吧!”

    “我欲留身待佳人。”

    “哥守了这么多年的处男之身很贵的!”

    楚天箫心底这样想着,对秦娇娇微微一笑,道:“不过睡罚可免,活罪难饶,我要额外问一个问题,相信秦小姐的贞洁总比区区一个问题值钱吧?”

    秦娇娇心头一颤:“你要问什么?”

    “别紧张,不是什么机密事我只是想知道,关于秦云那个黝黑戒指的某些细节”楚天箫悠悠说道,“这个问题想必秦小姐也所知不详,不过不要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就是了。”

    秦娇娇蹙眉:“你为何问这个?”

    “三月之约,明显我家流凌看上了那个戒指,我也觉得有些异样,好奇一问罢了。怎么,秦小姐觉得这很机密?”楚天箫笑道,“就是个戒指而已,总不会住着个人吧?”

    秦娇娇沉吟起来,在她角度想来,这确也不算多机密的事,再说了,这戒指她看着一直不舒服,不顺眼,就是泄露了其中机密,她主观上似乎也不是很在意

    更何况自己知道的确实不多

    当然,这些想法多少有些自欺欺人的意味,可秦娇娇是真的怕楚天箫一言不合就又重提旧论,万一在这当口惹怒了他,真来个兽性大

    心念百转,秦娇娇终究还是说道:“此事我所知不多,只是某一日见那戒指光,然后次日,云儿就说找到了个师傅还有,这戒指似乎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息,只是太微弱”

    秦娇娇说了一些,听来确实是一鳞半爪的信息,很难成线,楚天箫似乎也被难住了,摇摇头,喃喃道:“好像就是件低档次的小宝物啊,三月后赢了,要这东西是不是太亏了?”

    秦娇娇见他确是一脸纳闷无语的样子,不似作伪,心头顿时也舒畅起来,至少她觉得即便身处如今境地,也没有太对不起秦云

    楚天箫想了一阵,便道:“罢了,不管如何,秦小姐已经回答了我这个问题,这段时间我不会再为难你,好生静养吧。”

    说着一摆手,便一个眼神示意慕流凌将她带下去,慕流凌见状,不知为何心底长长松了一口气,低下头也没有多问,施了一礼后,就押着秦娇娇离开了。

    待她们走远,楚天箫缓步走到窗旁,见月,眼神渐渐坚定起来

    “如我所料”

    “老爷爷你今晚不来,果然是在沉睡,积蓄,等着那时候么”

    “正宫之患,自今夜始便不存在了,下一个就该轮到你了!”

    “不错是得加快度”

    “两日后秋夜宴”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