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血傀儡(第一更)

玄门败家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血傀儡(第一更)

    楚天箫一番话落下,那伙天才的表情顿时变得很难看。

    他们想过楚天箫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可本以为能通过付出一些代价,放一点血,逃脱被裂痕灵液浇灌的下场,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楚天箫竟然会以如此决绝的态度拒绝!

    他难道是傻子吗?不知道这样只会两败俱伤?

    是,我们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了,甚至除了白秋和骆冰晴,无人够格和你一战,但……你要打赢我们,总得耗费真元吧!

    莫非你还真打算打个一百场?你以为你是谁?真元无穷无尽,用之不竭吗?

    原本,这伙人就是这样想的,也正因如此,他们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依照楚天箫此时的处境,双方应该是一拍即合才对!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这个败家子为什么不接受我们的退出?他难道不知道,此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节省一切真元,对抗白秋和骆冰晴吗?

    他为什么……这么不智!

    事到如今,没有一人再把这位败家子当成傻子,可他们怎么也想不出楚天箫这么做的原因,真的,除了一个‘意气用事’的说辞外,真的找不出什么原因了……

    “少主……”

    场间,只有血岩暗暗握紧了拳头,知道楚天箫说打一百场,就打一百场的决心何在……他低头看了看怀中昏迷不醒的陆媚儿,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动容:“你,还真是幸运。”

    “除了少主,谁会为了身边人,眼都不眨地砸出一千多万,买下五百瓶裂痕灵液?”

    “除了少主,谁还会在这等情况下,为了替身边人出气,硬顶着拒绝对方退出,一定要战够一百场?”

    “除了少主,谁还会护短到这个程度?”

    “天下间……只有少主会如此护短,我血岩也只有……一个少主!”

    这一刻,血岩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站在楚天箫身边,意味着什么,对‘狗腿’二字的理解,也愈发深刻,心头,更是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变强欲。望!

    这是他第一次,想要为除了那位结义大哥之外的人,变强!

    “如果……我够强,此次,就不用少主为我们出头,这小丫头,也不会遭此劫难!”

    “我……一定要变强!”

    血岩狠狠握着拳头,指甲嵌入,几乎要挖出血来,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跟着这样的少主,值了!”

    他不知道,先前在踏月杀人夜,蒙楚天箫托以无尽信任的慕流凌,也曾这样想过。他更不知道,就是从今日开始,四大狗腿之‘血狼’的魂,活了!

    当然,这些也是后话,此刻,楚天箫自不知血岩等人所想,他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洒完五百瓶裂痕灵液,把这一千余万灵币,败家到底!

    “该死……”

    看到楚天箫那坚定的眼神,一些打退堂鼓的天才终于明白,自己怕是没有可能全身而退了,事到如今,只能……拼了!

    “姓楚的!我们好心好意想退出,不想和你两败俱伤,可你咄咄逼人,那就玉石俱焚吧!我和你拼了!”

    就见一道怒吼响起,而后,一个面容有些消瘦的少年哇呀一声,冲到楚天箫面前,手中长剑泛起光辉,全身真元灌注于内,怒斩而下!

    然而……

    砰!

    只听一声爆破声起,月华收敛,交叉成形,只在眨眼间就将这人击飞老远,重伤倒地!

    “初入明元境……也配和我拼命?”楚天箫悠悠走了过去,然后,持续浇花,这位刚才还气势凛然好似不折不屈的“铁汉”立时痛不欲生,连连求饶,膝盖骨歪得不成样子……

    楚天箫摇摇头,对此不发一言,只是眼神,已经看向了白秋……

    白秋此刻也是骑虎难下,若是世上有后悔丹的话,他一定会买上一打!

    妈的……

    老子就觉得不对劲!

    现在好了,被这败家子盯上,身边的骆冰晴又十有八九已经被楚河拱了,自己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抓不到狐狸还惹一身骚……

    何苦来哉!

    “事到如今,这些废物是指望不上了,看他们的样子,怕是连战心都丢了……”白秋到底是这伙人中,除了骆冰晴外的第一人,他一咬牙,便是走上前去,“只能靠自己了!”

    “好在……这败家子虽强,却已经连战数场,要说没有消耗那是假的!以我的实力,只需小心他的雷灵,就不怕他!”

    一念至此,白秋便是打起了精神,立即拿出了一个造型古怪的玩意……

    只一眼,场间人便惊呼起来!

    “血傀儡,天蛛!”

    “什么?白秋居然得到了这等东西?”

    “不妙!本以为楚兄已经不弱于白秋,却想不到他也有底牌!”

    “此战胜负,着实难料了!”

    就见白秋阴冷笑道:“楚天箫,我也是被那女人蒙蔽,如果你愿意见好就收,我们可以就此道别,否则……你实力虽强,但你能敌得过血傀儡吗?”

    所谓的血傀儡,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傀儡战偶,一般是死物。由于灌注了各类修炼者,凶兽的精血,而仿佛生出了“意识”的傀儡,便称为血傀儡。这玩意是当年四品顶尖宗门,傀儡天宗的看家本事,据说,他们在血傀儡的基础上,还曾改良过,用了一些秘法,试图造出一种名为‘天血傀儡’的终极武器……按照他们的说法,此物一旦现世,必是超级大杀器,只是直到上一次正道之战,傀儡天宗因为勾结阴阳邪宗而被正道毁灭,也没见他们祭出什么‘天血傀儡’……再后来,大家也就只把这东西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谈了……

    当然,尽管所谓的‘天血傀儡’如今看来是子虚乌有之事,但‘血傀儡’却是真实存在的。在傀儡天宗被灭后,大部分的‘血傀儡’都被毁灭,流传于世的‘血傀儡’威能都没达到大修行者的层次,而达到启魂境的,也没几件,还大多残败不堪,各大正道也就懒得管这事,是以……‘血傀儡’如今虽然少见,却也有一些,落到了某些有奇遇的天才手中……

    而白秋,就曾在一处隐秘的秘境遗址之中,机缘巧合得到了这只堪比通玄境强者的血傀儡,天蛛!

    这,自然会让他的综合实力大幅上升,更别说,他本身的修为也到了明元中境,亦是一个可以越级挑战的天才!

    “楚天箫,你也是个聪明人,那个小女孩的事,我只能说是一个意外……”白秋一祭出这只血傀儡,底气就足了起来,桀桀笑道,“再说,她的蛊不是已经被你解了么?冤家宜解不宜结……”

    “你的废话说完了吗?”楚天箫却是毫无放过此人之心,踏上一步,却月剑隐见光辉,出声打断道。

    “你!——好,看来你是想吃点苦头了?”白秋哼了一声,右手拍在了这只血傀儡上,也不知用了什么法门,就见这个四四方方,造型古怪的盒子突然砰地一声分开,然后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不多时,此物完全变成了一头蜘蛛形状的傀儡,绿油油的双眼转动着,周身一堆莫名符文,背部一道血色长痕,面目甚是可憎,仿佛活物一般……

    “天蛛是血傀儡的中坚,最弱的都可以媲美通玄境强者,而白秋本身的实力,也至少相当于一个通玄下境……这,这……”

    “楚兄岂不是等同在和两个通玄境强者过招?”

    “这可如何是好,能赢吗?”

    场间议论纷纷,楚天箫却恍如未闻,只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已身影一掠,数道虚影同时冲着对面发起了猛攻!

    “又是这招吗?”白秋冷笑一声,却是毫无忌惮地踏上一步,“我劝你快用雷灵吧!你的这些剑招,根本奈何不了我!”

    就见他右手一挥,周身便仿佛从无到有般,出现了许多蛊虫,个个只有绿豆大小,但胜在数量奇多,额头带角,随着一阵嗡嗡鸣响,猛地呈现攻击队形,一排尖角如长枪冲刺一般,直朝楚天箫冲来!

    刷刷刷!

    只是瞬间,数道虚影就直接被蛊虫的阵型冲散,有些更是被尖角刺破胸膛,就此消失!

    “不好,是魔角蛊虫!白秋的看家绝学!”

    “这些蛊虫可是白秋蓄养了多年的存货,又难缠又难杀,一个不甚,通玄境强者都会被杀伤!”

    “可是……这些蛊虫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是从刚才开始,白秋就在准备这一手,原来如此……我说他怎么会那么多话,原来是想拖延时间!”

    “好生狡猾!到底是京都天才啊,盛名之下无虚士!楚兄危险了……不好!”

    就在此时,那头大蜘蛛猛地发出一声咯咯响声,仿佛在嘶鸣,而后,就见它仰头,踏腿,那些粗大的短腿上,立时生出密密麻麻的小针,根根泛着惨绿色,显然有毒!

    就在一瞬之间,这些小针刷刷刷齐射而出,每一根都尖锐无比,仿佛看一眼就会被刮伤,密密麻麻更是如倾盆大雨,又似漫天羽箭从天而降,让人生出无可躲避的恐惧感……

    所有阴毒攻击,全部针对楚天箫的本体,就像早已甄别确定一般!显然,对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威!

    然而,楚天箫对此只是眼眸微凝,而后,羽遁展开,体内真元运转,月华织成一片剑网,竟是迎难而上!

    “铛铛铛——!”

    就听一阵密集的格挡,爆破声在场间响起,如同雨打芭蕉一般,所有小针全部被震碎,成粉末状飘散……

    “哼,果然有两下子!”白秋见状也不惊讶,显然,他并没有寄希望于一招击败楚天箫,只是心念一动,他就已经催动魔角蛊虫,调转船头!

    与此同时,天蛛傀儡的眼珠突然泛起一阵诡异的光辉……(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