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淅儿

玄门败家子 第一百四十二章 淅儿

    这道声音是如此好听,仿佛山间清风拂过,万籁俱生。

    却见巨蟒身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位少女。

    那少女约莫十六岁年纪,一袭白衣,只在右袖上绣了一朵风铃,容貌虽谈不上什么天香国色,却也尚算水灵,只是望之总觉雾里看花,似乎并非她真正的容颜。

    而之所以说她水灵,是因为她眸中柔情似水,说话轻微细润,极为好听,又极似流水淙淙。天然一身气势如上善之水,虽不争而自然高贵。

    只是这种高贵并不盛气凌人,并不锋芒毕露,反而沁人心脾,令人生出亲切之感。

    少女极其瘦弱,瘦到腰身已隐隐不见,弱到看似一阵风也能刮倒。

    似乎心有所感,巨蟒顿时扭头直面这白衣少女,口中,出嘶嘶的可怜讨好声,还一面垂下头来,任由那只柔夷抚摸,脸上,竟是露出一丝很拟人化的喜悦情绪

    这一幕,如果被楚天箫等三人看到,一定会惊诧到无以复加这还是当初那头狂暴的三阶凶兽么?简直和小绵羊没差啊!

    “嗯?”

    就见白衣少女仿佛能听懂巨蟒所言,听着听着,微圆的小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因微恼而生的红晕

    一声娇嗔随之响起。

    “小花,我不是叫你看好天媚果的嘛!”

    闻言,巨蟒顿时把头垂得更低,低声嘶鸣几声,好像在诉说事情的经过等到听完,白衣少女脸上的红晕也是渐渐收敛,摸了摸巨蟒硕大的头颅,低声道:“算啦,你也尽力了伤口还疼么?”

    那巨蟒顿时拼命摇头,好像在说一点都不疼,可是脸上那拟人化的表情却完全出卖了它,只看得白衣少女展颜一笑,这一瞬,仿佛满山娇花遍开。

    “好啦,我都说不怪你啦。用不着这样的。”

    她说话总是这般客客气气的,抚摸着巨蟒的小手,却是泛起一道圣洁的光辉,而后,却月极天剑在上头留下的所有印记居然在一瞬之间全部消散,伤口也全部愈合,简直神乎其技!

    “娘亲和我说过,女孩子是不能留疤的。”白衣少女温柔地抚摸着巨蟒,说道,“下次记得小心点。”

    “嘶嘶”那头被叫做小花的巨蟒嘶鸣着,意思是说,那你的天媚果怎么办?要不要我追出去帮你抢回来?

    “唉”白衣少女闻言,悠悠一叹,“算了,这也是命数,娘亲和我说过,女孩子不能打架,更不能抢别人的东西”

    “嘶嘶”意思是说:但天媚果是你先现的,是他们抢的啊!

    白衣少女展颜一笑:“天材地宝,有缘人取,争强斗狠都非正道,我现的时候,天媚果还没熟,自然就不是我的机缘,又怎么能说他们抢呢?”

    “嘶嘶”意思是:你就是心太善,哪有人像你这样什么都不争的

    白衣少女淡笑,说道:“对淅儿来说,世间万物,除了走到心里的那个人无论如何哪怕再难也要争到手其他的,真的无所谓的啦。”

    说着,她便将玉手抽了回来,说道:“好啦,你好好休息一晚,就会彻底没事了。我这次是偷偷跑出来摘果子的,算是有缘无分,得赶紧回去了,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姐姐和娘亲啊”

    这话还没说完,那巨蟒便是陡然身体一僵,而后,连招呼都不打,猛地抽了个寒颤,扑通一声就蹿水底去了!

    “哎?哎!小花,小花你还没答应我,不把这事告诉姐姐和”

    这话依旧没有说完,就听白衣少女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不告诉我什么?”

    白衣少女的身子顿时一僵,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转过身来磕磕巴巴地说道:“姐,姐姐你,你怎么来了”

    就见她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奇怪的“女子”说是女子,可看个头还不及这白衣少女的一半,显然身量未足,形容尚可若说是女童,她的眉宇间却是透出一股英气,一双美眸洞穿秋水,根本不像个未成气候的小姑娘,反倒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世俗女子。

    就见此女身着服饰,脚踏莲花鞋,看着白衣少女的眼神清冷无比:“淅儿,你一声不吭跑出来,到底,是有何事瞒着我?”

    “没没”那名被换做淅儿的白衣少女努力想说些什么,却始终眼神飘忽说不出来。

    “哼。”见状,那“女子”摇了摇头,话语里听不出情绪,“还是这般无用,连说谎都学不会。”

    “唔”淅儿嘟起小嘴,走上一步,抱起了对方的一只胳膊,撒娇道:“对不起啦芷蓠姐姐,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

    “那你就是刻意。”芷蓠打断道,“说吧,你来此到底为何?”

    “还不是为了天媚果喽”

    “胡闹!”芷蓠一声断喝,话语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心和后怕,“天媚果,只有天生媚骨之人才可服用,你与之如何相悖,自己清楚!一旦服用,会有何等后果,你可曾想过?”

    淅儿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也不全是这样,我的体质虽然不合,但是不会有事的。”

    芷蓠自然知道她中间刻意略去的是什么,神色稍霁,却还是说道:“纵然无事,也无益处,你就为了此事,偷偷跑到这里?”

    “你到底要天媚果何用?”

    “我”淅儿闻言赧然,而后沉吟许久,方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脸上浮现出一片娇羞酡红,眼神飘忽迷离,声若蚊虫。

    “人家不就是想想,想丰胸嘛。”

    此话落下,芷蓠那仿佛万年不变的冷清脸上瞬间变得极为精彩!

    而后,转为无比的恼怒!

    “胡闹!胡闹!胡闹!”

    “不惧风尘,不顾安危,不惜代价,你就为了此事?”

    淅儿低着头,就像一个偷糖果被抓到的孩子一般,既有做错事的愧怍,又有不可言喻的执着,就听她低低说道:“可是人家的胸,只,只有娘亲的一半大,太,太小了啦”

    “芷蓠姐姐,你也知道的嘛,淅儿一直想冲一下那个,美人榜那可是淅儿的梦想呢!”

    “嗯!没错才华那项,淅儿的厨艺应该可以得满分,相貌,不知道现在就是这个,这个胸太平了啦”

    淅儿虎虎举起小拳头:“所以,我一定要丰胸!”

    说着,她仰起小脸,看向芷蓠,目光中透出坚定:“芷蓠姐姐,娘亲也说过,为梦想执着,是好事情姐姐,你不会阻止我的吧?”

    此话落下,芷蓠简直要抓狂了,想她修炼“万法不动心经”,世间万物,大概也就这个半生不大的妹妹能把她的情绪搅成这个样子

    “娘亲不会许你冲击美人榜的。”芷蓠强行收回自己的心绪,神情冷清地说道,“所以你这个丰胸,根本没有必要!知道了吗?胡闹够了吗?现在,给我回去!”

    “娘亲为什么不许我冲美人榜?”淅儿小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明明芷蓠姐姐你就是美人榜第十名,为什么淅儿就不许”

    “没有为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一旦你参加美人榜她们就会”芷蓠顿了顿,她现在自不会将“那个真相”告诉妹妹,当下便直接露出一副严姐的神情,盯着淅儿只看了三息,就让她气势大馁,心不甘情不愿地低下头来:“好吧,那我先回去了”

    “哼”芷蓠轻哼一声,“你先启程,我待会儿追上。”

    “嗯。”淅儿虽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问。

    就见芷蓠一摆手,淅儿只好最后看了一眼天媚树,恋恋不舍地离开,只是心头突然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仿佛,仿佛在这转身的瞬间,错过了生命中一次很重要的赴约。

    很遗憾,很惋惜,很伤感却又充满期待。

    淅儿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样的情绪,但这股怪异情绪到底很淡,她微一摇头,便“似乎”将之放下了,而后,一朵祥云在她脚下出现,便就这么踏云而去。

    而芷蓠则是衣袖一挥,身子漂浮到了半空,而后,她突然朝着某个方向望了过去

    就这样过了片刻。

    芷蓠眼眸中,居然缓缓浮现出一丝感伤,自嘲,而后,转头看了一眼淅儿消失的地方,喃喃念道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念到最后一句,她深深叹息一声,摇头道。

    “淅儿,小妹你啊!”

    “多情总被,无情,恼!”

    心念一动,芷蓠挥了挥衣袖,一枚电弧便在她袖中出现,隐隐可见威势。如果楚天箫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认出,这是一枚比他的紫蛟血雷更加高级的雷灵!而后,他定会无比诧异在神州浩土,女性修炼者也很多,但天生柔弱是一大特点,她们吸纳雷灵的成功几率,远低于男性修炼者但现在这女童一般的女子,却显然能将自身雷灵运用纯熟

    她到底是谁?

    就见芷蓠衣袖一扬,那枚电弧便嗖地一声,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激射入天空,而后,原本晴空万里就变成了阵阵乌云密布,可想而知,接下来会是怎样一个“雷雨之夜”

    “劫数,劫数。”

    芷蓠摇头一叹,旋即,转身,就这么突然消失在了半空中

    与此同时,凶荒山脉山脚处。

    此时,大批队伍已经下山,楚天箫告别了6媚儿和几位先生,独自一人偷偷返回了先前路过的古阳镇,本想先给活宝娘报个平安,再在这里等个几天碰碰运气,却不曾想才一到客栈,就见上空乌云密布

    “雷电交加之夜明皇九幽火”

    楚天箫喃喃念道:“莫非这次是天助我也?”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