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一百六十章 势均力敌

玄门败家子 第一百六十章 势均力敌

    “天箫堂弟,该你了。”

    当这声落下,楚河一边的人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就等着楚天箫出丑,他却是神色淡然地接过了瓶子,倒出一枚黑乎乎的丹药……

    “怎么看着有点像伸腿瞪眼丸?”

    楚天箫心中这样恶趣味地想道,而后,便是说道。

    “此丹名为黑玉丹,二品丹药,用料是黑腐竹,冷青膏……以三分,一分,一分……比例相配,用猛火熬制,等到主料中隐见灰气,并散完毕即可成丹……”

    楚天箫说到这里,微微一笑:“这枚丹药应该是堂兄亲手炼制的,瑕疵很少,但还是有一处值得一说……”

    “那就这一枚黑玉丹上的黑色并未全部覆盖丹药表面,殊为可惜,我猜,是堂兄炼制时的心绪出了一点问题,不然这种错误,你应该是不会犯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瑕疵……”

    听楚天箫这番话语落下,那边准备看好戏的人全都傻眼了,他们望着楚天箫,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心说这不可能啊,公子炼制的丹药,这个败家子怎么说得上来?还把瑕疵都看出来了?

    难道……他精通炼丹术?或者……根本就只是瞎说一通,其实什么都不是?

    一些人抱着后一个念头,偷偷打量楚河的脸色,就见他亦是神色渐渐浓重起来……

    “天箫堂弟,所言不错。”楚河点点头,“想不到,你对丹药之道,也有涉猎,看来这一局,是平手。”

    “呵呵,那就继续吧。”楚天箫一摆手,楚河也是从须弥戒中再度取出一枚丹药,两人再度交换丹药,继续比拼。

    越比拼,楚河身后的人神色就越凝重,就听场间话音不断。

    “这是一枚白眉丹,三品下乘丹药,用料是三阶凶兽……”

    “瑕疵为丹纹少了一道,落了下乘,可以采用……弥补……”

    “此丹为青玉丹,三品下乘丹药,用料为三颗青叶海魂草……”

    “瑕疵么,这枚丹药想必在炼制时曾遭剧烈震动,其中丹香不浓,很显然是……”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只听得场间众人都是一头雾水,楚天箫对面那伙人有心嘲笑,可眼看自家公子的神色越凝重,也不敢出声,渐渐地……他们弄清了现在的情况,心中便觉如闷雷炸响,回想起先前对楚天箫的冷嘲热讽,只觉仿佛有一只无形大手抓着他们一阵打脸……

    不学无术?

    直接碾压?

    自取其辱?

    蹂躏就好?

    那眼前这谁都能看得出的势均力敌之势,要怎么解释?

    随着楚天箫一句又一句话语落下,楚河一声又一声肯定,他们恨不得把先前的话给吞回去,神情越窘迫,尴尬……

    但就算这样,他们也没有想过楚河会输的可能。是,楚天箫或许是有两把刷子,他们或许是小瞧人了,但!即便是那些丹道天才,都远不是楚河公子的对手,这个败家子,也注定只是楚河即将新增的一个手下败将罢了!

    这是从这场比试刚开始,就注定了的结局!

    这伙人深信不疑。

    眼见两人越说越快,也越说越细,渐渐地,哪怕只是听着而不思索其中对错,场间人也快赶不上这两人的度了……

    “有点意思啊……”

    楚天箫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这一次的情况和上一次击败老爷爷不同,一来,楚天箫当时是事先准备好要对付老爷爷,加上偶然的败家想法,这才有了那奢侈解毒药,可这种东西玩一两次还好,玩多了……楚天箫自己都觉得没劲二来么,即便准备妥当,这一招在此时怕也不管用。因为楚河的炼丹术还在老爷爷之上,他是真的靠炼丹的手段在和楚天箫激斗,而非老爷爷那般取巧,再说他也没有被楚天箫用言语挤兑成一个穷逼……

    种种因素决定了,上一次的法子,今次却很可能不但无效,反而还会被嘲笑一番……

    只是……就算这样……

    楚天箫眼眸微敛:“我的大败家系统,尽管还只有一级权限,可在天无尽藏完全开启后,就算是四品丹药也能分析成分,看破瑕疵,这明摆着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局面,却……始终无法击败这厮。”

    “看来,他融合的那个残魂,一定是当时的大周,乃至神州浩土最顶尖的一批炼丹师!”

    “那么……就很好猜了。”

    楚天箫不着痕迹地朝着祠堂方向看了一眼,又迅收回……

    “我楚家当年的惊艳天才离剑公,生前有两绝,一为剑术,二为炼丹,所炼丹药都有剑丹之名,意指丹出如剑,而剑为兵中之君,其中意味,自不言而喻……”

    “当初,离剑公犯下大错,被祖地一位老祖出手镇压,神魂俱灭,血染祠堂……而偏偏根据七殿下告知的情报,这楚河,和祠堂似乎渊源不浅啊……”

    “只不过,不管当时到底生了什么?看楚河这样子,他确和离剑公有些相似,但大多,都仍是我记忆中的楚河,由此便可推断……这并不是夺舍,而是楚河逆袭,反将离剑公一缕残魂融合,将之一身绝学融为自身所有!”

    “这样一来……就差不多通了,只是……还有一点。”

    “楚河,到底是怎么做到反夺舍的?又付出了何等代价呢……其中,必然有极大的隐秘!”

    楚天箫心念百转,脑中思绪不断:“还差一点……还差几个最关键的信息就能把所有东西都串起来了,看来……还是得先夺下这座少主楼,让那群人来告诉我。”

    “哎,术业有专攻啊,还是得请专业的来啊。”

    楚河此时自不知楚天箫心头所想,但他此刻,也是一样心念百转,惊诧不定!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历经千辛万苦才将丹道融会贯通!如今神州浩土,几乎没有我不知的丹理药理,可这败家子居然能一次次从细微中找出我和由我指导的下属高级炼丹师,炼制丹药的瑕疵所在……虽然,这也多半是因为楚剑离那老狗捣鬼,导致我炼丹术只能从头开始,经验虽足,手法却还抵不过当初的……”

    “可是……即便这样!他一个败家子又怎可能做到如今这地步?我祭出的十二枚丹药,全被他看透,他到底有什么手段?”

    “不过不管如何……此战我已立于不败之地!这败家子手上丹药不多,来来去去就那几种,已经快翻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此战,我必胜!事后,再慢慢探究此人的秘密,不迟!”

    两人的丹药交换了好些次,却始终分不出胜负,呈现一派胶着之态,眼看日影渐斜,楚天箫便是说道:“堂兄,看来我们都得拿出点看家手段,不然,这场比试怕是决到晚上也决不出胜负!”

    楚河深吸一口气,说道:“也罢,天箫堂弟,你且看看我这枚丹药!”

    就见楚河须弥戒光芒一闪,而后,一瓶五色玉瓶被他抓到手心,旋即,一枚泛着浓烈丹香,仿佛吸一口便能沁人心脾,洗涤神识的圆形丹药缓缓升起,脱离瓶口,被楚河高高托着,如一轮周身带着五彩光晕的红日!

    “四品丹药九魂天丹!”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