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一百七十章 月元精魄(第一更)

玄门败家子 第一百七十章 月元精魄(第一更)

    “说来说去,不就是想打架么?可以。我正好也看上了你们宗门的一样东西……”

    楚天箫看着雷白,续道:“我听闻,流月剑宗有一枚人阶上品的月元精魄,所以不若……我们便以此为注,来一场约战!如何?”

    此话落下,雷白先是一愣,而后大怒喝道:“你休想!”

    所谓月元精魄,其实和雷灵等差不多,也是天地间的一种异物。只不过相对于雷火而言,这种东西不能融入身体再召唤出来对敌,它只能被吞服吸收,消散于体内,化为点滴月华增进修炼者的月系道法,剑法,刀法等的威力。品阶越高的月元精魄,能提升威能的幅度也就越大,当然,有其饱和的极限所在。除此之外,也可以将之带在身边,有助于领悟。

    据说顶尖的月元精魄还有种种神奇的功效,但那也只是传说罢了,神州浩土已经很多年没人见过天阶的月元精魄了……一枚人阶上品的月元精魄,就已是很难得的存在,打个比方,如果楚天箫得到,他的却月极天剑威力至少能增进两成!

    这种东西若不是主修月系的修炼者,拿了也无用,而且只能在入夜之后,月华繁盛之地保存,而流月剑宗因为所处之地不错等缘故,自成月元精魄的一大集中地。只是凭它四品宗门的全力收集,至今持有的月元精魄的最高品阶也就只是地阶中品,为当代宗主持有……而一枚人阶上品的月元精魄,即便是他们,要拿出来也是肉疼得很,所以雷白下意识地就选择了拒绝:“痴心妄想!”

    “你的却月极天剑谱,本就属于我流月剑宗,你哪有资格拿它和我约战?”

    楚天箫冷冷一笑:“是这样吗?这里是楚家,东西又在我手里,我提出与你约战,已是给了你们流月剑宗几分面子,给脸不要?”

    闻言,雷白将拳头握得极响,他身后的王千却较为稳重,见状缓缓摇头,示意此时此刻,将事情闹得太大并无好处,还不如赢下约战了事……

    毕竟,如果是完整的却月极天剑谱的话,价值可比地阶月元精魄,这一场,也不算吃亏。

    “楚公子所言在理,既然双方争论不休,那便以武道决断,各凭本事!不过……流月剑宗对此物势在必得,如果楚公子一定要斗,那我们只好车轮战……呵呵,说起这个,当初凶荒山脉楚公子连战一百场,应该是最不惧怕车轮战的吧?”

    当初楚天箫的战绩已经传到了京都,但这伙顶尖天才都不是等闲人,见多识广,很快就通过种种细节分析出楚天箫能战一百场,要么是用了什么秘法,要么是处在某种特殊状态,总之并非可二可三之事……所以,他们关注的重点也就只在战胜骆冰晴而已……

    当下,这雷白身为天资极强的少宗主,在层次上也和京都顶尖天才并列,王千能随他而来,显然也非小人物,自然知道这件事,立即便用言语相激。

    楚天箫淡淡一笑:“可以,但这样一来,你们这边的筹码又不够了。”

    “……楚公子的意思是……”

    楚天箫说道:“比斗,你们三随便一个胜了我,便算我输,我便将手头的却月剑和却月极天剑谱双手奉上,但如果你们三个都败于我手,那么……”

    楚天箫顿了顿,续道:“我除了要一枚当即就要给的人阶上品月元精魄外,还要一个消息,而且要以问心鹤询问。”

    此话落下,王千微微蹙眉:“什么消息?”

    “呵呵……是一个贵宗能够回答,又不算太涉及机密,我还保证绝不外传的消息。”

    闻言,王千还是不明白,但此刻云起鹤已是按捺不住:“师兄!答应了吧,反正我们也不可能会输!”

    这句话刚落下,他便又急不可耐地真元传音了过去,神色间,满是亢奋。

    “师兄!你也知道,斗战破天图和桀君之骨已经被燕贼盗走这么久,说不定早就一并随他埋骨深山老林,宗门长辈现在对找回秘宝是越不抱什么期望了……而如今,咱们机缘巧合得到楚河兄知会,有他支持,我们只需有个恰当理由,就能拿走却月极天剑谱,还不得罪楚家!这可是天赐良机啊!我们若是做成了这件事,就成了咱们宗门的大功臣!来日,等宗门冲击五品成功,我们会多么风光?更别说,楚河兄早就把这败家子的底细告诉我们了,我们不可能会输的!”

    “就算你我可能会败,但少宗主也在呢!是,楚天箫是击败了骆冰晴,但她也绝不会是少宗主的对手!更别说少宗主近日连得奇遇,功力大涨,还有楚河兄给的……”

    云起鹤越说越兴奋,听得王千暗暗摇头,心说他可不是怯战,而是楚天箫这个附加的条件有些……怪,总给他一种不妙的感觉……

    他无法决断了,便看向了雷白,就见他沉吟片刻后,哼道:“好!就这么办!”

    “那么,就请几位到演武场来一趟吧。”楚天箫一摆手,便是甩给他们一个背影,羽遁展开,已然无踪。

    “嗯?演武场?”一个楚家长老见状有些不解,“这败家子想干什么?他以为自己能赢?所以到演武场,不放过一丝在楚家扬名立威的机会?”

    “哼……好算计,但再好的算计,也得有实力相配!否则,就是笑话!”

    “此人一回来便夺回少主楼,是志得意满到得意忘形了吧?”

    “他既然想出丑,那就叫上家族子弟,一同去看!正好让这些浮动的年轻人看看,和公子相比,这个败家子是如何不值一提!”

    “对!是时候让他们想起公子百战不败的英姿了,昨日一战的浮动人心,正好可以由此战补回。”

    这些长老这般想着,便开始着手准备起来,流月剑宗的三人也在他们的带领之下,来到了演武场值得一提的是,这伙长老对这帮明显是来踢馆的人,那是礼数周全唯恐怠慢,而对楚天箫这个真正的楚家人,却表现出冰冷态度,生怕他待会儿输得不惨一般……由此观之,楚河,依旧掌控着这个楚家的绝大部分势力,两者悬殊之差,仍旧存在……

    不多时,楚家年轻子弟以及一些管事,长老都纷纷来到了演武场。就见此地四处种植着翠竹,碧玉色,每株都有碗口粗,在这些翠竹之中,有一处碧水荡漾的湖泊,湖中心有一座“小岛”,四处圆滑,如一座天然擂台,几位长老一跃而起,踩在湖心附近露出的长杆石柱上,催动真元配合阵法,形成了一道防御力极佳,毫无漏洞的真元护罩。

    此时,楚天箫和云起鹤早已来到了“擂台”之上,这一幕看得场下众人微微点头,云起鹤一看就是三人之中最弱的一个,明显是出来试探楚天箫的。

    看来这伙流月剑宗的人虽然来势汹汹,却依旧保持着冷静头脑……

    听到场下这番议论声,云起鹤不屑地冷笑一声:“一群没见识的家伙,以为我只是前来试探的么?”

    “很快,你们就会知道这种想法有多么愚蠢!”

    这两句话他并没有隐瞒,而是就这么说了出来,好在声音也不大,只被楚天箫一人听到……

    “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实力!”

    心念一动,云起鹤手中须弥戒精光一闪,一把黑色的巨刀便被此人抽在了手心,此刀身上没有一丝雕刻修饰,浑体通黑,厚重无比!

    一把通玄下境的宝器!

    一股磅礴的气势陡然冲出,深沉阴森,虽然真元护罩会保护外围观看者,但气势并不在此列这倒不是这些长老挡不下来,而是他们也想后辈子弟多感受一番。否则只是这样看着,什么也感觉不到,对进步帮助不大。

    是以,一见此刀,一观此势,那些刚刚还扬言说云起鹤只是试探的人都闭嘴了,他们这才想起,上门的这三人可都没有弱者,更别说云起鹤二十三岁达到通玄境界,也算不错的天才……

    楚天箫对此倒是淡然,须弥戒精光一闪,却月剑被他握在手心,就这么与之对峙。

    “喝!”就听云起鹤暴喝一声,而后急冲来,与此同时,他手上的黑刀刀身上泛起一缕黑光,而后在一瞬间化为一道黑色圆月,在黑月照耀下,剑气如黑雨一般落下,直刺楚天箫的门面!

    “哦?”一见这种如月食一般的“黑月”,楚天箫微微敛起目光,羽遁身法展开,虚影重重,轻轻松松便躲开了漫天的黑雨。

    “哼!你以为这样就算挡下了?”云起鹤刀势不减,竟是一跃而起,在半空之中快转了一圈刀刃,舞出比方才更加密集的黑色月华……

    “传闻流月剑宗收纳了许多月系剑法……看来此言不虚,这等月食之剑,倒是有点意思……”楚天箫悠悠一叹,“可惜了,我比较赶时间,所以……”

    此话没有说话,楚天箫的身影便已是突然消失,虚影一闪,纵掠向前,月华剑气如匹练一般斩下,无数道月柱从天而降!

    “哼!却月天道剑?果然是却月极天剑法!”云起鹤见状不慌不忙,他早已从楚河那得知了楚天箫的底细,当下便将黑刀抛上半空,嵌入了那轮黑月,而后,黑月砰地一声破碎,化为一股黑色云雾将层层月柱阻了下来……

    “哼!月柱无法落下,你的却月天道剑就会威力大减,现在,该我反击……呃?”云起鹤这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感到一股劲风朝他扑面而来,却是楚天箫不知何时欺身靠近,拳风凛冽,快得云起鹤几乎无法反应过来!

    但他……一点都不慌。

    “哈哈,楚天箫,难道你以为我是那些可怜到连洗髓都不曾做过的通玄境强者吗?我的肉身那可是……啊!”

    这番念头没有想完,因为下一刻,楚天箫的拳头便狠狠击中了他的胸膛,而被他引以为傲的“强横**”在此拳面前却似纸糊一样,直接被打得凹陷进去,一抹鲜血从他嘴角迸射而出!

    轰地一声!

    云起鹤重坠落地,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