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两百零四章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

玄门败家子 第两百零四章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

    “回禀少主,楚河在丹会上失败,声望一落千丈,听说更是受了不轻的伤,如今还在静养,中途醒来了一次,结果听闻少主您摘桃完毕以及如今局势,仿佛心魔作又晕了过去如今,情况不明。”

    慕流凌躬身说道。

    “呵,不出我所料”楚天箫对此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只是嘴角,隐隐勾起一丝狐狸的诈笑,“流凌,你说楚河复原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会是什么?”

    慕流凌闻言沉默片刻,说道:“当然是重新改良丹方,力争挽回局面对少主您而言,丹阁的支持如虎添翼,但对楚河而言,失去丹阁的支持却是雪上加霜,局势会不断恶化。所以,我们的第三步计划尚难实现,因为楚河,不会选在这个时机与少主您决战,这与他的谨慎性格相悖”

    楚天箫点头道:“不错,所以,我们就要逼他决战!”

    “哦?少主已有了对策?”

    这话落下,场间除了慕流凌和楚天箫二人外,其余人便知趣地退下了。

    对此,楚天箫满意地点点头,而后看向慕流凌,说道:“流凌,你觉得楚河如果失去了炼丹术,他会变得怎样?”

    慕流凌闻言吃了一惊,但很快,她就代入了这种场景,沉吟片刻后道:“那他就只有选择和少主您决一死战了。”

    “哪怕时机再不成熟,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这么做,否则他将面临的就是层层蚕食,再无翻盘的可能!”

    楚天箫点点头:“很对,所以接下来,我们便要趁着楚河这段难得的昏迷期,废掉他的炼丹术!”

    “少主,只怕不太可能。楚河到底是经营楚家许久,身边,依旧有两只嫡系,就算三老爷支持我们,也无可能在重重保护下”

    “呵呵,流凌,你一叶障目了。”楚天箫淡笑一声,说道,“谁说是要靠刺杀投毒之类的低下手段了?那些手段,昨晚丹会还可以玩玩,但在楚家这样做呵呵,人心不想要了?三叔的支持不想要了?”

    此话落下,慕流凌顿时一凛:“是流凌糊涂了,少主教训得是。只是少主究竟准备如何下手呢?”

    “很简单”楚天箫拿过一张京都地形图,然后在某处郊区上,用手指画了一个圈。

    “我们去明霭村附近,败个家就好了。”

    这话落下,慕流凌一按额头:“少主这一点流凌正要说道,您虽然力挽狂澜,威望大涨,但家族子弟,已经有人跟风你了你看”

    “什么?不能忍!给我下严令!整个楚家上下,只能有我一个败家子!一群不懂事的,他们会败家?别侮辱败家这两个神圣的字眼了!”

    “是,少主。”慕流凌简直哭笑不得,却还是摇头道,“那三老爷”

    “嗯,我先去见三叔”

    这话还未落下,一阵豪爽的笑声便已传来,而后,楚仲铁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楚天箫眼前,一只大手直接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好!好!不愧是二哥的儿子,不愧是我楚家的血脉!没给三叔我丢脸!”

    楚天箫微微一笑:“三叔,客套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放心,按照当初一诺,三叔接下来会全力支持你,只是三叔有一个要求,你千万不可因此次大胜便骄纵狂傲,大肆内耗!需知若是我们也耗损太多,你昨晚的成效至少要削下一半!”

    楚天箫点头:“这个我有分寸,如无意外,三日之内,楚河一派便将落到冰点弱势,届时,我方以碾压之势与之对峙,将会因为悬殊,而再无内耗!局面,将会演变成我与楚河之间的决斗!”

    “三天?你有把握,将内耗控制在三日之内?”

    楚仲铁这次是真的震惊了,之前楚天箫也对楚河宣战过,但那根本就只是幌子,是造势的手段,双方因为实力上的悬殊差距,那点内耗根本不在楚仲铁眼中而这一次,楚天箫力挽狂澜,加上自己的支持,势力已经达到可与楚河相抗衡的地步,这时的争斗在楚仲铁眼中,才叫真正的内耗可想而知楚河一派忠心者会如何歇斯底里地反击!

    而楚天箫现在居然说,他可以把这般激烈的内耗,控制在三天之内?

    这这

    饶是楚仲铁见惯了大风大雨,此刻都有些稳不住了,但细细一想,这个侄儿坐大到今日地步,不也只用了半月么?

    “我楚家出此神驹,当大兴!”

    楚仲铁只觉老怀大慰,便听楚天箫悠悠道:“我会出去一趟,完成最后的布局,这段时间,就有劳三叔您坐镇我方了。”

    “此事,务必秘密行进,绝不可让第四人知道!”

    楚仲铁重重点头:“天箫,你放心!”

    “那就拜托三叔了。”楚天箫抱拳一礼,而后一眼看向慕流凌,“流凌,走吧。”

    “少主,流凌只有一个问题我们该怎么去?如何掩人耳目呢?”

    “呵呵这个么,少主自有妙计!”

    出门之后,很快,慕流凌就知道楚天箫口中的妙计是什么了

    就见他们两人眼前是一座巍峨大山,正是一座京都郊外的著名景观。

    “少主,你的计划太危险了!”慕流凌不无担忧地说道,“现在楚河虽处于昏迷,不能理事,但他身边不是没有其他人了,比如楚荒此人对楚河忠心耿耿,如今更是欲杀少主而后快,而且他是楚河手下一大悍将,在楚河昏迷时完全可以凭人望请动许多人这一路流凌也感觉到了有人跟踪,若是他真的衔尾追来,我们”

    “呵呵,是这个道理不错。”楚天箫一面走着,一面说道,“但是流凌,你觉得丹会过后,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我?现在我们想要掩人耳目前往明霭村附近谈何容易?你真以为楚河手下那些人起狂来是吃素的?”

    “可是此计未免也太行险了,现在咱们形势大好,少主,我们不可以缓一缓么?”

    楚天箫闻言沉默片刻,摇摇头道:“若是错过了楚河一派群龙无的这个极佳时机,我们再想瞒天过海就不可能了实话告诉你吧流凌,我们的形势大好是真,但那只是一时的”

    “如果不废了楚河的炼丹术,无论是他之后再推出什么丹方,或是要和我们打持久战,我们都必败无疑!如今的大好局面也会一点一点被楚河扳回去,那时我们便前功尽弃了。”

    “局势的转变,往往就在一瞬之间,楚河固若金汤的局面能被我砸到如今的地步,又焉知接下来不会死灰复燃?”

    楚天箫悠悠道:“趁他病要他命,没法杀,那就整到他再无力翻身!现在还远没到高枕无忧的时候更何况,若是计划顺利,引开防护,我们便可以在断掉楚河一臂的同时,得到一个炼丹师,又能避免内耗,益处甚多”

    慕流凌闻言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从计策本身而言,少主的法子只让流凌惊叹,对此的准备也的确给了流凌很大信心,但这不是少主您一而再再而三拿自己的安危不当一回事的理由啊。”

    “千金之子尚且不做垂堂,何况少主您呢?您一再这般,却是有无想过,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流凌我们会怎样?”

    说到此间,慕流凌微微仰起小脸,眸中,罕见地带了一丝倔强。

    “恕流凌直言,少主您似乎一直有一种游离感,有种不把自己的命当命的唔,流凌失言了。”

    此话落下,楚天箫陷入了沉默,他自不能和慕流凌说自己是“穿越”来的,本就已是两世人生,生死之间自比常人更多了一分淡然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