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言情小说 > 玄门败家子 > 第两百零九章 败家就可以了

玄门败家子 第两百零九章 败家就可以了

    神魂血缚,顾名思义,是一种以众生做网,网缚两方,是极其阴毒的秘法。这些天,楚天箫根据种种迹象,对这神魂血缚诸多查阅研究,终于大致摸清了当年的秘辛。

    当年的楚河,因为一次巧合误入祠堂,恰逢楚家因犯大错而在此地被诛杀的楚剑离的一缕残魂复苏,于是剑离公便想夺舍了楚河东山再起!但楚河可是真命天子,岂能轻易中招?两方较量的最终结果,应是剑离公暂时蛰伏在楚河身体里,时不时就揪住时机发难,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楚河当年时常在半夜嘶号……

    这之后,楚河不堪其扰,想要一劳永逸,机缘巧合下又得到‘神魂血缚’秘法,便指使楚荒在明面上‘屠灭’明霭村,暗则施展秘法,经过一番剧烈搏斗,终于将剑离公的神魂彻底血缚,任由楚河读取他的记忆,经验和炼丹术心得,甚至楚河还想以他为主导,与剑离公彻底神魂合一,反夺舍对方!

    但是,残魂流真命天子中的残魂着实不是易与之辈,即便面对真命天子楚河,他依旧耍了一手,在被血缚之后,他为了不让自己一身所学为楚河所用,竟是强行分出了一部分神魂,倒灌入距离最近的……明霭村某人体内!

    其中细节楚天箫无法捉摸,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可以肯定——一番激战之后,楚河得到了剑离公的所有武道心得,天资,以及炼丹术精要,却无法立即提升;而那个明霭村的某人,则得到了最直接的炼丹术提升,一跃成为像剑离公一般的炼丹大师——当然,这个大师更多像是一个炼丹的“工具”——不通药理不懂丹方,完全就是靠着身体的“本能”和经验在炼丹,如果没有事先给他丹方,他的“作用”便会大减。

    这之后,尽管剑离公苦心布置,但此人仍旧被楚河抓到,后者以他的族人亲人‘永不超生’做威胁,终于迫使他为自己效力!

    所有的九魂天丹,便是如此得来,而少年丹会上楚河炼出的那枚丹药,应该是某种代价颇大,强行转换的秘法——毕竟两人之间可说是剑离公的两份传承,其中有互通之处不足为奇,像楚河这种残魂流真命天子,秘法多如牛毛也在楚天箫意料之中。

    至于为什么说楚河会危害楚家……那是因为神魂血缚随着时间推移,最终仍会施术者的神智,而楚家剑离公,又明显是一个偏执狂,曾想卖了楚家……所以真要到了那一天,会发生何事,谁也无法预料,但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

    一切的谜团……在数日前已被楚天箫彻底解开,但看清问题是一回事,解决又是另外一回事……

    需知神魂血缚一旦功成,几乎无法消除,便是来到此间,也无法“杀死”这里的人,因为他们本就处在生死之间的玄妙关口……要想完美解除,便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所有被血缚一方心满意足,甘愿生命就停在此刻!”

    正是因为如此苛刻的条件,以至于神魂血缚在恶毒秘法中的排名居高不下,一旦被血缚,那些无辜之人几乎就只有等个十年二十年,血缚之力自行崩溃,所有人魂飞魄散……当然,神魂血缚也是极难成功的秘法,千年以降,这种事情也才不过发生寥寥数次而已,也就是楚河这种残魂流真命天子,才能侥幸成功,而且还必须极力遮掩,是他至少要等数年后才能消去的一个‘致命破绽’,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必会身败名裂!

    若非如此,他当初也不必阻拦楚天箫入京都,虽然如今时势有些不同,但这个死穴,依然是死穴!

    “能否逼得楚河放弃持久战,丧失一切其余翻盘手段,转而与我决战……就全看能否解除这神魂血缚了!”

    楚天箫说完自己的猜想,看着眼睛渐渐发亮的慕流凌,继续道。

    “由于神魂血缚的缘故,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人,皆处于死与生之间,神魂血缚更使得他们的‘死气’特殊化,从而让得周围有极低可能出现那种带有血色晶块的白骨妖,联合其他普通的白骨妖,在黄沙中到处肆虐,如此一来,普通人愈发不敢靠近此地。”

    “再加上,明霭村只是京都郊外的一处小地方,若是楚河有心隐瞒,实在太过容易。此人深知欲盖弥彰反而容易暴露的道理,也只是做到了此步,屠灭之后,根本没有再管,亦不派人镇守。就连我也是直到得到少主楼后,有心对付楚河,遍翻楚家诸多典籍,有心算无心,方才偶然得知神魂血缚之术以及进入‘网中’之法……带你前来。”

    其实,楚天箫这番话还有所隐瞒,那就是他打一开始就知道楚河是残魂流真命天子,等于是剧本前半部分已知,各种细节也可以顺着推演,楚河的这一招‘空隐’欺瞒虽然妙,也针对了楚天箫,但在楚天箫这般‘作弊先知’又有‘反派’相助的情况下,就等于是真的把破绽不遮不掩地暴露给了楚天箫!

    这……不能说楚河做错了,只能说,他挑错了对手……

    这番话落下,慕流凌倒吸一口凉气,道:“神魂血缚有违天和,楚河行此秘法的同时必付出极大代价,……他竟,真的如此狠辣决绝?”

    “……呵,这种人,不都是这样嘛……”

    “嗯?少主此言何意……”

    “呃,流凌,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先解除血缚吧!”楚天箫一摆手,转了话题。

    “解除血缚?可是……怎么可能?”慕流凌满是诧异,道,“流凌也知,神魂血缚并非无法可解,可是那个法子……没人可以做到的!”

    楚天箫淡笑道:“其实可以的。”

    “只要败家就好了。”

    这句话落下,楚天箫没有等慕流凌领悟,便一只手拉过她,开始游走在大街小巷,一边走,一边了解这座小村的方方面面,风水人情,也不知是在做些什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斗战狂潮
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双月当空,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超能名帅
超能名帅
作者:陈爱庭
一个来自中国的菜鸟教练,孤身闯荡欧洲足坛,立志成为世界...
神医小农民
神医小农民
作者:炊饼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获得了神农氏的一缕神魂,获得大量的农业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