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五八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道君 第二五八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立刻离开这边,不要再露面了,立刻走!”瘦高汉子盯着窗外沉沉一声。

    “是!”李真应下,明白对方的意思,快步出了阁楼,迅速遁入夜色中……

    “咚咚”敲门声响起,黑牡丹打开门一看,门外留着三缕长须的男人让她有些意外,“潘掌柜!”

    来者正是留仙宗在无边阁这边商铺的掌柜,之前她将对方请来过,三派掌柜一起与牛有道见了面的。

    “道爷在吗?”潘掌柜笑道。

    屋内响起牛有道的声音,“潘掌柜来了?”

    黑牡丹本还想禀报一声,牛有道一发话,她知道没了阻拦的必要,彻底将门敞开了,把对方让了进来,又伸头到门外左右看了看,方退回关了门。

    “道爷!”潘掌柜入内见礼。

    牛有道挥手示意黑牡丹奉茶,笑问:“潘掌柜有事?”

    潘掌柜忙对黑牡丹摆手,表示不用,回话道:“的确有要紧事,门内派往齐国那边操办战马事宜的人来了,说是带来了重要消息,要见道爷。”

    牛有道立道:“人呢?怎不见过来,在商铺里?”

    潘掌柜摇头:“没有,说是在齐国那边出了点事,是逃到这边来的,怕被人盯上,没敢进无边阁,只让人过来向我递了话。说带回了重要消息,具体什么情况不肯告诉我,说师门交代了战马事宜与你联系,他只肯见你,见不到你不肯露面,约道爷在无边阁外碰头。”

    黑牡丹神情一肃,不知出了什么事,弄得这般严重的样子。

    牛有道问:“具体见面地方你知道吗?”

    潘掌柜:“知道,说是只要你人到了,他自会露面。”

    牛有道:“好!你门外候着,容我先换身便于夜行的衣裳。”

    “是!”潘掌柜略欠身,先出去了。

    牛有道平静目送,待门一关,立刻偏头低声道:“发信号!”

    黑牡丹一愣,“道爷怀疑潘掌柜?”

    牛有道:“我不是怀疑潘掌柜,而是令狐秋一路陪伴太过紧密,我想给客人创造机会都难,令狐秋一直如影随形。”

    黑牡丹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和眼前的事有关系吗?”

    牛有道:“一路上不曾分开过,令狐秋刚离开,这边就有事找我,还要约我出去见面,是巧合吗?”

    黑牡丹:“那你还是怀疑潘掌柜。”

    牛有道:“令狐秋不来找我交代一声,不知道他离开了,我怕是不会多想。就算令狐秋没过来交代,小心点总是没错的,小心驶得万年船!别磨蹭了。”偏头示意了一下。

    黑牡丹嗯了声,招了月蝶过来,引到窗边,令月蝶在窗内绕着圈圈。

    直到前方远处的某个窗户内也出现了月蝶绕圈的情形,黑牡丹才收了月蝶,转身对牛有道点了点头,表示好了。

    牛有道走到一边墙壁上,摘了挂在墙上的一件黑斗篷。

    黑斗篷倒不是他带来的,而是客栈备好的,每件客房里都有两件,为住客保密需求所准备的,为一些进出客栈不想露出真面目之类的住客而备。

    斗篷抖开罩在了身上,胸前绳子一系,穿好!

    一只手从斗篷内伸出,五指虚空一抓,将架在剑架上的宝剑隔空吸附在手,连同胳膊一起隐没在了宽大的斗篷内。

    见黑牡丹也摘了墙上斗篷,牛有道平静道:“你留下,不用跟去。”

    黑牡丹愣住,“道爷一个人去?”

    “嗯!”牛有道点头,抬手掀了后背的帽子扣在头上,半张脸都给遮了。

    黑牡丹顿时急了,压低着嗓音焦急道:“你不是怀疑有人要对你下手吗?万一真是那神秘势力怎么办?蓄谋这么久对你出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致命一击!”

    牛有道:“若真是那神秘势力,你去了有什么用?”

    黑牡丹焦虑,“多一个人总比没有好吧!”

    “添个累赘吗?”牛有道边说边走。

    黑牡丹迅速上前,伸手拦住了他,“道爷,你不能这样冒险,既然怀疑有问题,就不要去了!”

    “之前跟你说的话都白说了吗?有问题才要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让开!”

    “道爷,你不能去,我和段虎去就行了!”

    “人家的目标是我,你们去有什么用?让开!”

    “道爷,你不能这样,你若出了事,我和段虎他们,还有三派,就没办法在庸平郡王那边立足了。”

    牛有道突然从袍子里伸出只手来,一根手指在她鼻尖上挑拨了一下,顺手滑到她腰上,单臂直接勒进了自己怀里。

    突兀猛然,差点吓黑牡丹一跳。

    个子较他矮的黑牡丹抬头,看清了他帽子下似笑非笑的全貌,不禁好气又好笑,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调戏她。

    她干脆张开双臂抱紧了他,“不要去了,我陪你睡,我那方面的活可好了,包你满意!”

    牛有道在她耳边低声道:“你活好关我什么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靠的不仅仅是胆子,我只是想告诉你,元婴期修为以下的修士,没人能轻易杀死我!”

    此并非虚言,东郭浩然传给他的传法护身符,他身上还有九道!

    黑牡丹自是不信,然牛有道没时间跟她废话,已经一把将她扯开了,顺手“啪”一声,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不经意间,曾经道上的那个‘道爷’的风范又出来了。

    黑牡丹顺手在屁股上揉了一下,却无感,还要拦。

    牛有道帽子一掀,一脸肃杀,冷目而视,一手指着她,“不懂规矩就去找猴子,让他好好教教你!再敢废话,给我滚!”

    那真是说翻脸就翻脸,刚才还调戏来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神色狠厉,吓人!

    黑牡丹一脸凝滞,僵硬在原地。

    牛有道已大步而去,开门,出门,关门。

    外面走廊上,潘掌柜正徘徊,猛抬头,见到牛有道出来,立刻凑了上来,“道爷!”

    “走吧!”牛有道顺手扯了身后帽子罩脑袋上。

    “呃…”潘掌柜看看他身后,不禁疑惑道:“就你一个人?”

    牛有道反而奇怪道:“你不是说他只肯见我吗?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秘事,去那么多人干什么?”

    “……”潘掌柜愣了下,又连连点头,“是是是。”赶紧伸手相请。

    两人大步急行,很快出了天湖客栈,走上一座拱桥时,潘掌柜朝不远处一栋漆黑阁楼方向微微点头,反正牛有道脑袋上罩那么大帽子视线上也看不到。

    站在窗口的瘦高男子目送一阵,转身,点燃了屋内的灯火,灯罩扣在了上面。

    屋内亮堂上了,他自己却开门离开了……

    器云宗商铺内,令狐秋背个手来回徘徊着,等候着。

    好一会儿之后,一个衣着得体的白净男人云淡风轻走来,正是此间商铺管事的樊掌柜。

    徘徊中的令狐秋立刻止步,老远拱手笑道:“樊掌柜!多年不见,风采更胜往昔啊!”

    樊掌柜停步,上下看他一眼,淡淡问道:“令狐兄找我有事?”

    语气中谈不上有多客气,凭器云宗在修行界的地位,他也没必要把令狐秋太当回事。

    道理很简单,若真是遇上了连器云宗都解决不了的麻烦,找令狐秋这个所谓的晋国名士也白搭。而器云宗若真要找令狐秋去办什么事的话,令狐秋怕是也很难拒绝。

    令狐秋一愣,“不是樊掌柜找在下吗?”

    樊掌柜眉头略挑了一下,反问:“我找你?”

    令狐秋目光一凝,忽脸色大变,又问:“贵商铺的李真在吗?”

    樊掌柜眉头皱了起来,“什么李真?我们商铺没这个人。令狐秋,你在绕什么圈子?我没空陪你玩!”

    令狐秋立马换了笑脸,连连拱手道:“抱歉,抱歉,看来是我误会了,把一个叫李真的误会成了贵派商铺的人,真是该死!樊掌柜,是我不敬,您忙您的,不用管我,我先告辞!”

    说罢立马转身,对红袖、红拂使了个眼色,大步出门离去。

    红袖、红拂对樊掌柜半蹲行礼后,也迅速转身离开了。

    负手而立的樊掌柜慢慢放了只手出来,手指招了一下,立刻过来一名伙计,凑近了听候吩咐。

    “我怎么感觉有点不正常,派人去盯一下这家伙,看看在搞什么鬼!”樊掌柜面无表情地淡然道。

    “是!”那伙计迅速离去。

    天湖客栈,令狐秋领着二女急匆匆返回,直奔牛有道的房间门口,“咚咚”响地连连敲门。

    黑牡丹开门,见是他,神色如常地客气一声,“先生!”

    见她还在,令狐秋略松了口气,朝屋内瞄了瞄,“我那兄弟休息了没有?我有事找他。”

    黑牡丹:“不巧,刚有人找道爷,道爷出去了。”

    令狐秋脸色又猛一变,“出去了?你怎么在这里?你没陪他一起去?”

    黑牡丹:“道爷不让我跟着。”

    令狐秋立马推门走了进去,也不管黑牡丹同意不同意,在屋内到处看了看,牛有道果然不见了。

    跟进来的红袖、红拂面面相觑。

    “什么人找他?”令狐秋霍然回头问了声。

    黑牡丹道:“我不认识。”她实在是不好说,万一那个潘掌柜没什么问题的话,乱说有可能泄密。

    令狐秋沉默了一阵,又换了笑脸道:“那行,你早点休息,我那兄弟回来后让他过来找我,我有点事找他。”

    “好!”黑牡丹应下。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