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五九章 肃杀

道君 第二五九章 肃杀

    三人转身离去,黑牡丹送到门口,“先生慢走。”

    又站在门口目送了三人回他们自己的房间。

    关门回了屋内,黑牡丹表面的淡定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焦虑,焦虑徘徊。

    返回了自己房间的令狐秋也在徘徊,最终慢慢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咚”一声,忽一拳砸在了桌上,恨恨一声,“贱人!不用猜,肯定是那个贱人干的好事!”

    没了外人,终于忍不住发作了。

    在器云宗商铺,他不好说有人假冒了器云宗的人,把器云宗给牵扯进来的话,必然会惹得器云宗追查是什么人假冒器云宗的人,搞不好要扯的自己这边蛋疼。

    在黑牡丹面前也不便捅穿,不便说是有人要对牛有道不利,否则对方要怀疑他怎么知道是有人要对牛有道不利。

    他甚至不能去追牛有道的下落,追上了,与对牛有道不利的人撞见了,是打还是不打?

    简直是防不胜防,他一路紧盯,没想到居然在最不可能出意外的地方被人钻了空子。

    也恨自己大意了,若不是自己认为这里不可能出事…,很显然,对方正是利用了自己这个心理。

    他现在纳闷的是,牛有道被支了出去又是怎么回事?

    然而这事暂时只能是憋着,不好拉着黑牡丹问那么清楚。

    目前也只能是等着,等最后的结果再来做决定。

    明知是怎么回事,偏偏却不敢吭声,憋出了满腔怒火!

    红袖、红拂知道他说的那个贱人应该是指那个苏照,理由很简单,因为把这边给调开了,有些事情这边心知肚明。

    “贱人坏我事,你们立刻传讯给上面,必须给我个交代!”令狐秋又愤愤一声,可谓恨得牙痒痒。

    二女相视无语,交代?对方应该是不知道你的身份背景,怎么交代?让人给了你交代,你身份背景就会暴露,上面不太可能会这样做。

    两人知道他说的是气话,这事只能是上报,给什么交代是不可能的,能动用晓月阁人手的人,在晓月阁内不会没点倚仗,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星空浩瀚,沙海无垠。

    远离了无边阁的两条人影落在了这一带最大的一座沙丘上。

    笼罩在黑斗篷里的牛有道环顾周围,问道:“是这里吗?人呢?”

    “他说了见到道爷自然会露面,此时应该是躲在哪观察吧!”潘掌柜陪笑道。

    牛有道抬手掀开了盖头,露出真容,便于让人观察。

    然而变故就在当下,一旁的潘掌柜目光一闪,杀机陡现,突然一掌,狂轰向牛有道的胸口。

    那速度之快,牛有道根本避无可避。

    似乎来不及反应的牛有道身形微动,也未躲,袍下“锵”一声剑鸣,一道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袍子里划出。

    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至少潘掌柜是这样认为的。

    潘掌柜也不为惧,道理很简单,自己先发制人,只要被自己一掌打中,不说立马将牛有道给打死,也要将牛有道一掌给震飞出去,起码得将牛有道给打成重伤,牛有道那一剑出手已经晚了,是伤不到自己的。

    一掌印在牛有道胸口的刹那,眼中略带狞笑的潘掌柜突露惊愕神色,身形急闪而躲。

    明明一掌打在了牛有道的身上,却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居然感觉自己掌力打在牛有道身上无处吃力。

    那感觉就像是,一道洪流明明可以将一根桩子给冲毁,谁知桩子突然变成了一条鱼。洪流冲向了那条鱼,而那条鱼也冲进了洪流中,再澎湃的洪流,对这条鱼来说,也照样是畅游自如。

    据可靠消息,自己的修为高过牛有道应该不止一点点,那足足是一个境界的差距。

    但这感觉很诡异,这闪念间的感受,哪怕他修为再高,也差点将他给吓了个魂飞魄散,那道剑光已由下至上而来,要将他给对半斜挑了。

    双方的修为差距太大了,牛有道的乾坤挪移无法将对方的力道给全部转走,身后罡风狂暴,吹的狂沙喷爆,整个人震的踉跄后退好几步。

    尽管如此,却未让面露狠厉的他放弃那一剑的攻击。

    反应过来的潘掌柜错身急闪,仍然晚了些,对方出剑的速度很快、很凌厉,剑光在他身上带出一抹飞洒的血花,一条胳膊和小半只肩膀与他的身躯分离,随着飞洒的血花在月色下飞了出去。

    人带着血花腾空翻扭,躲过了最致命的一击,那道划开他肩膀的剑光几乎是贴着他面颊走过,差点没把他半颗脑袋给削了。

    一剑划出的牛有道连连后退,退进了身后爆涌的狂沙之中。

    肩头鲜血狂喷的潘掌柜落地踉跄,脸色瞬间惨白,身形摇晃着,迅速出手在肩头连点。

    创口太大,半只肩膀几乎没了,点住穴位也难止住血涌,只是止住了狂喷而出的血脉而已,从胸腔内涌出的血却难止住,在那拼命施法压制,才止住了鲜血再往外涌。

    爆开的沙尘迅速落下,微尘则随风而去,露出了退入沙尘中的人影,落下的沙粒也如细雨般打在了人影的身上。

    一身黑斗篷的牛有道斜剑在手,面色清冷,中分而开的斗篷在风中飘扬,肃杀!

    月光,为沙漠平添了神秘。

    沙丘起起落落如波,起处如明波,伏处是暗影,明波处处,暗影处处,诡谲。

    一阵狂暴声过去后,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风声。

    牛有道斜在手中的剑抬起,指向对方,以剑问话!

    他开始还以为对方最多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给利用了,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对他出手,没想到居然会偷袭他,这无异于背叛了师门。

    万幸的是,自己一直保持着高度戒备,否则刚才那一掌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刚才的那一瞬间,事发时毫无征兆,很惊险!

    站在沙丘上的两人,一个杀气腾腾,一个佝偻着后背捂住肩膀破损处。

    潘掌柜呵呵笑起,脸上带着几分自嘲意味道:“久闻牛有道刺杀燕使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有这本事,难怪了,是我低估了你。不过你这身手可不像是来自上清宗。”

    牛有道陡然抖剑一劈,唰,一道剑气骤然迸射而出,直劈向对方。

    潘掌柜立刻一拳轰出,咣!一道拳罡将劈来剑气给爆破,不过来自胸腔内的鲜血又涌出一股,旋即又被他施法压住。

    牛有道手中剑指了指他肩头:“是不是来自上清宗不重要,问题是你的伤势很严重,已不是我的对手,再打下去,不用我动手,这沙漠中的沙蝎也能要了你的命。说吧,谁指使你来的,说出来,我饶你一命!”

    潘掌柜呵呵道:“饶我一命?我是不宜再战,可我若想离开,你的速度也拦不住我!更何况,也用不着我动手。”说话间偏头看向了一旁。

    牛有道顺势瞥了眼,只见五道人影闪身飞落在不远处的沙丘上。

    五人盯向此处,为首者正是之前躲在天湖客栈附近阁楼内的瘦高汉子。

    对峙的场景,令五人有些讶异,很明显,潘掌柜吃了亏,需知这位潘掌柜可是金丹修士,怎会败在牛有道手中?

    “牛有道,现在你倒是说说看,是谁饶谁一命?”潘掌柜笑问。

    牛有道反问:“成了残废很好笑吗?”

    潘掌柜顿时笑不出来了,眼中闪过一丝难言苦楚,脸上浮现狰狞之色,“总比死人强!”

    “我保证,你跑不了!”牛有道神色平静地给予答复,忽仰天施法,发出一声近乎狼嚎般的长啸:“嗷呜……”

    啸声一起,潘掌柜脸色一变,结合对方的话,意识到了不对。

    五名正惊疑不定的人也意识到了不对,立刻闪身而出,朝这边扑来。

    沙丘上的牛有道翻手挥剑横扫出一道剑气阻拦,旋即纵身而起飞掠,向沙漠深处逃窜。

    咣咣声连响,五人破开劈来剑气,飞落在高高沙丘之上的同时,后方传来此起彼伏的长啸声,似乎在回应牛有道发出的长啸。

    几人回头一看,只见一群人影急速飞掠而来,看飞行速度,修为都不低。

    几人脸色微变,这情况有点不正常,据报,牛有道一路上就那些人,哪突然冒出的这些高手?

    不但是有人来,四周已经开始有唰唰快速飞爬而来的沙蝎,似乎闻到了血腥味,正在朝这边集中。

    “留个人护送他!其余人随我去追牛有道引开人。”瘦高汉子喝了声,一挥手,带了三人飞掠而去,继续追杀牛有道。

    “那小子有点邪门,小心点!”潘掌柜喝了声,话还未落,已被护送的人扯了胳膊,向一侧飞掠而去。

    三派追来的十五名金丹修士突然分出五人,朝两人逃逸方向追去。

    逃逸二人回头看了眼,顿时暗暗叫苦。

    追杀牛有道的瘦高个回头看了眼,感觉情况有点不对,来的人竟然不管牛有道的死活,还分散力量去追人?

    眼前的情况很出乎他们的预料。

    然而现在想再折返已有不妥,一旦让那些人缠住,牛有道肯定要跑没了影,到时候这大晚上的想在浩瀚沙漠中找到牛有道无异于大海捞针。

    他们接到的任务是干掉牛有道,四人只能是继续盯住远处急逃的牛有道急追。

    后方三派的十名高手又急追在他们的身后。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