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六三章 名列丹榜二百六十七

道君 第二六三章 名列丹榜二百六十七

    牛有道静默无语,待到气行一周,方缓缓开眼道:“不用大惊小怪,一点小伤,能活着回来就算不错了。”

    想起之前被那瘦高汉子穷追不舍追杀时的情形,想到那瘦高汉子只一招便让十几名金丹修士死伤的情形,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想过幕后黑手要置自己于死地,但没想到为了对付他居然会出动这种级别的高手。

    “究竟怎么回事?”黑牡丹问。

    牛有道暂时没解释这个,让她拿了水过来漱口,祛除了口中血腥味后,抬手解开了身上斗篷,顺手递给了黑牡丹,出了小间,摘下了腰上宝剑架在了剑架上,又问:“令狐秋回来了没有?”

    将斗篷挂回了墙上,黑牡丹走来回道:“您刚走一会儿,他便回来了,有过来找您,神色有点不正常。让您回来后去找他,说是有事找您。”

    牛有道走到窗口,看着窗外静默了一阵,徐徐道:“还是那句话,按理说令狐秋不足以震慑那神秘势力,这次对我动手,却事先将令狐秋给调开了…看来前往青山郡找我、还有这一路上的紧随的确有问题,令狐秋就算和那神秘势力没关系十有八九也知道点什么。”

    黑牡丹伸手抓了他的脉搏,施法检查了一下他的伤,确认真无大碍后方松了口气,反问:“真要如此的话,令狐秋对你必然是有所图,可所图的是什么呢?”

    牛有道叹道:“是啊!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他能图我什么?我身上又有什么是值得他图谋的呢?”

    黑牡丹:“先不想这些,你身上这么脏,我给你准备热水,你泡一下,好好休息,一切等养好了伤再说。”

    牛有道回头问:“你不是说你活好,今晚要陪我睡吗?”

    黑牡丹翻了个白眼,“我不信你听不出好赖话,受了伤还不老实…我才不做那投怀送抱让人看不起的事。”

    牛有道哟了声道:“有骨气!”

    黑牡丹嗤声道:“你们男人我还不清楚么,我天天在你身边晃,你总会有血气方刚憋不住的时候,我等你主动!”

    牛有道呵呵一笑,岔开这话题,“先不洗了,令狐秋不是要找我么,我倒要看看他想玩什么花招,你先去公孙布那,将那颗首级拿来。”

    “首级?”黑牡丹略显疑惑,不过还是领命而去。

    取了东西来后,两人来到令狐秋的房门外敲响了门。

    红袖开门,见到牛有道,似乎有点意外,赶紧将门彻底打开了请进,同时回头喊了声,“先生,道爷来了。”

    令狐秋从里间快步而出,上下审视着牛有道。

    “兄长,听说你有事找我?”牛有道笑着拱了拱手。

    令狐秋拍着他肩膀,将他带入了里间,请坐后,貌似有些责怪道:“你难道不知道你仇家多吗?你一个人跑出去很危险知不知道?你身上弄的灰扑扑的是怎么回事?”

    “让兄长担心了,是我的不是。”牛有道先赔罪一声,旋即又摇头叹道:“不过还真被兄长说中了,的确出了点事。”

    令狐秋神情一肃,问:“出什么事了?”

    牛有道:“有人假冒留仙宗的商铺掌柜,其易容术能以假乱真,硬生生骗过了我,把我给引诱出了无边阁,继而对我痛下杀手,能活着回来见到兄长,纯属侥幸!”

    令狐秋心中暗骂贱人,绷着脸,明知故问道:“知不知道谁干的?”

    牛有道:“这事蹊跷,凶手我一个都不认识,我也纳闷是谁干的。此来正要请教兄长。”

    令狐秋:“怎么说?”

    牛有道回头招了下手,“给兄长看看。”

    提了个布包的黑牡丹上前,将布包放在了桌案上,解开了布包,露出一颗首级,她多看了两眼,也不认识,将首级挪转方向,面对上了令狐秋。

    牛有道关注着令狐秋那边的反应。

    见到首级面容,红袖、红拂相视一眼,眼中有吃惊神色,令狐秋两眼盯着首级,嘴唇渐渐紧绷。

    牛有道察言观色,问道:“此人实力十分强悍,我之前见过出手最厉害的人是天玉门的白遥,可白遥与此人相比只怕是逊色不少,我自出茅庐以来,还是头回见到这么厉害的高手,想必此人不会是无名之辈,不知兄长可认识?”

    令狐秋略显沉默,最终缓缓点头,“此人我认识,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牛有道哦了声,立问:“不知是何门何派的高人?”

    令狐秋摇头:“此人名叫卓超,无门无派,与我等一样,也是散修,却非一般的散修。八百金丹名动天下,能进入丹榜前三百之列的,几乎都可以算是天下一流的高手,卓超此人名列丹榜二百六十七位,实力可想而知。”

    卓超?两百六十七位?牛有道默默记下,表面颔首道:“难怪了。”

    一旁的黑牡丹听的心惊肉跳,名列丹榜前三百之内的高手?

    虽说许多高手未必会在丹榜上,但上了丹榜的高手必然是货真价实经过了检验的。

    她能想象到对上这种人物有多恐怖,现在多少能体会到牛有道之前为什么说能活着回来就不错。

    令狐秋奇怪道:“老弟跟他有仇吗?实力到了他这个地步的人,可不会为一点小钱办事,怎会对兄弟你出手?”

    牛有道:“我哪知道,我跟他素不相识,还是头回听说他,怎么可能有仇。”

    “不对!”令狐秋摇头,指了指首级,“凭卓超的实力,他要对你出手的话,你怕是难逃一劫,怎会你好好坐这却献出了他的首级?并非我贬低老弟,只怕一堆老弟加一起也不太可能是他的对手。”

    牛有道笑道:“诚如兄长所言,我仇人很多,既然敢出来走动,岂能没点准备。对我动手的并非卓超一人,还有四名金丹修士,无一人逃脱,已全部授首!”

    他没说手上还抓了两个活口。

    室内一静,皆看着他,令狐秋试着问了句,“老弟这边还有其他人?”

    牛有道:“这一路上有三派的人暗中随行保护。”

    令狐秋摇头:“恕我直言,留仙宗那样的门派,就算三派倾巢而出也难以留住卓超,更不用说取他首级。有实力杀卓超的人,天玉门的顶尖高手中可能有几个…”

    “不过按理说,这样的高手乃是一个门派的终极震慑力量,培养出一个是投入了巨大资源的,乃是支撑一个门派体量的顶梁柱,也是令其他门派不敢轻举妄动的关键,不到真正要紧关头不会随意动用,天玉门能派出这样的人暗中保护老弟?”

    “何况有些事情不是靠打打杀杀能解决的,齐国也不是天玉门能为所欲为的地方,派一两个这样的高手出来只怕也无济于事。你出动什么样的人,最终也会惹得对手出动什么样的人来应对,天玉门能投入这样的人手来冒险?损失一两个这样的高手,天玉门怕是要元气大伤!”

    牛有道不置可否,笑了笑,没说有,也没有说没有,随便找了点说辞搪塞了过去。

    待其和黑牡丹告辞离去后,令狐秋在屋内久久徘徊。

    “看来倒是我们多虑了,这家伙背后可能真有一流高手在保护,我说他怎么随便带几个人就敢往外乱跑!”令狐秋停步在灯火前嘀咕了一声。

    红拂冷冰冰道:“那个卓超,难道也是晓月阁的人?”

    红袖:“能出来干这种事,怕是了。连卓超都动用了,对牛有道的性命是志在必得,这回失手,看她怎么交差!”

    令狐秋轻叹道:“一般人岂能动用卓超这种人物,这个苏照在内部应该有不小的关系背景,反过来说,也挡得住内部的问责,否则又岂敢这样做!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上报情况……”

    次日,在三派随行护卫的陪同下,牛有道再次来到了留仙宗商铺。

    潘掌柜等人闻讯前来打招呼。

    双方抵达了后堂,牛有道问:“开口了吗?”

    潘掌柜摇头,“嘴硬的很,说是说了也活不了,死活不肯开口。”

    “走,去看看。”牛有道挥手示意了一下。

    一行进了审讯的房间内,只见那个假的‘潘掌柜’绑在柱子上,已被折磨的狼狈不堪,浑身是血,本就有重伤在身,此时已显得非常虚弱。

    见到进来的众人,‘潘掌柜’嘿嘿笑了声。

    “不要弄死了,慢慢审,总有让他开口的时候。”牛有道也就随便看了看,亲眼确认了一下,又扔下话出去了。

    几人回到商铺后堂后,牛有道又问:“关到浮云宗商铺去的那个开口了没有?”

    随行的浮云宗修士道:“应该还没有,否则有了消息会第一时间告知。”

    牛有道皱眉,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不能让活口开口算怎么回事,不说死伤的事,他个人为此可是浪费了三道传法护身符。沉声责问道:“连这点事都办不好,三派没人了吗?”

    此话一出,无异于羞辱三派,三派弟子脸色免不了有些不太好看。

    潘掌柜表示不服道:“道爷,话不能这样说,我们用尽手段,对方死也不开口,我们能怎么办?加之他受这么重的伤,随时有可能折腾死,我们只能是慢慢审,只能是慢慢想办法找突破口。你刚才不是也说了慢慢审吗?”

    牛有道反问:“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先在这呆着,要等你慢慢搞清了对手是谁,我们再出发去齐国?”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