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六七章 照姐大意了

道君 第二六七章 照姐大意了

    两人也早知可能有危险,但是没想到这么危险,人还没到齐国,就被高手追杀!

    两人心中是否内疚不说,对牛有道此行能否成功,心头布上了重重阴霾。

    费长流解释道:“郡主,一应计划是牛有道亲手做的布置,三派弟子也是听他调遣。按他的布置,三派弟子想拦也没机会。之后他又和卓超钻进了地下缠斗,三派弟子就算想助他一臂之力也无能为力,没他们两个能遁地的能耐。待到两人从地下出来,三派弟子立刻出手,两名金丹弟子为此丧命,怎能说是放任不作为?”

    “郡主!”蓝若亭提醒了一声,阻止了商淑清再说下去,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已经过去了,再纠缠这个没意义,这般指责三派也不合适,三派为了这边的战马在齐国那边的损失似乎也不小。

    白遥又出声了,“费掌门,你说牛有道和那卓超一般,皆有遁地的本事?”

    费长流默了一下,轻轻颔首,“牛有道先遁入地下,卓超追杀而入……”

    烈日骄阳,河道干涸,蚂蚁般的人群在河道旁的两山之间忙碌,或挖、或挑。

    河堤上站了一群人,两名地方官吏拉着地图在邵平波跟前对比着地形解释着。

    一名挑着一担泥土的老汉慢慢上岸,脚下突然一滑,摔倒在上岸的斜披上,挑担翻落,同行劳工立刻放下担子去帮忙。

    这动静引得盯着地图的邵平波抬头注目,又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遮阳伞,霍然回头,挥手一打,直接将那官吏手中遮阳伞给打翻在地,冷冷道:“百姓在烈日下劳苦,你在这装模作样打伞,是何企图,让百姓如何看我?”

    那打伞的官吏吓得噗通跪地,连连磕头道:“大公子,是小人糊涂,是小人糊涂!”

    邵平波又扭头看向那摔倒爬起的挑夫,冷冷问:“他为何摔倒?”

    一旁官吏小心道:“应该是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

    邵平波冷目盯着他,“确定不是有人克扣口粮令劳工没吃饱肚子饿得手脚发软?”

    那官吏慌忙解释道:“绝无此事,大公子严令之下,卑职就算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放松督查!”

    邵平波:“我还是那句话,人在地在,人失地盘也保不住,人才是我北州最大的财富!大家的困难我也知晓,但这些劳工干的都是体力活,若吃不饱肚子还怎么干活?我不要求你们能让他们顿顿吃上干饭,但一日三顿,两顿稀的、一顿干的是最低底线,若有人勾结富户克扣粮食供给,若有人饿死了,这条河渠就是他全家葬身之地!还是那句话,发现一个处置一个,决不轻饶!”

    “是是是!”那官吏提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大公子放心,一切都是按照大公子的吩咐做的。”

    邵平波又挥手指向开挖的两山之间,“雨季来到之前,此处河渠改道节点必须打通,否则河道涨水,无法施工,工期又将耽误一年。山后平原的灌溉全指望着这里,影响的是大片地域一整年的收成,影响的是许许多多人的口粮,进而影响大量人口的安家落户,你责任重大!”

    那官吏道:“大公子放心,下官一定赶在雨季来到前打通!”

    邵平波冷眼斜睨,“说好听话没用,你怎么保证?”

    官吏硬着头皮道:“再从流民中召集劳工,加派人手赶工!”

    邵平波:“人手增加了,劳工的口粮你怎么保证?”

    官吏道:“水渠修好,灌溉了谁的田地,自然是谁出钱、出粮,下官会找那些富户好好谈谈。”

    邵平波:“言之有理!不过我有两个要求,首先不能有干活的劳工饿死,其次你不能对那些富户蛮横无理,要好好讲道理,把道理给人家讲清楚,若是把人给吓跑了,造成恶劣影响,以致让其他富户退却,影响我北州大计,我定不饶你!”

    官吏心中哀鸣,却依然硬着皮头应下:“下官记下了!”

    “工程进度,三天一报,我在北州等你消息。”

    “是!”

    邵平波目光扫过在场地方官吏,徐徐道:“诸位在此为北州百姓谋生,我也不能亏待诸位。”回头对一侧站立的将领道:“徐将军,将本地大小官员家眷集中一下,一起送往北州府城安置,我为他们养家眷,让他们在此安心办差。”

    徐将军抱拳领命道:“是!”

    邵平波又对众官员道:“雨季来到之前,诸位务必齐心协力将这条水渠打通,我在北州等诸位捷报,捷报抵达时,我亲自送大家的家眷回来,亲自为大家庆功!”

    众人心中惶恐,这是要把大家的家眷收做人质啊!

    这位大公子的果狠,久有耳闻,这要是完不成交代,后果可想而知!

    众人却又不得不齐声应下,“谢大公子!”

    待众人散去,邵三省挥手示意邵平波身边几人回避,提醒道:“大公子,将这些官员家眷扣为人质,是不是有些不妥?”

    邵平波两鬓白丝在阳光下极为显眼,盯着忙碌劳作之地,轻叹道:“我又岂会不知不妥,然这乱世,人心似水,当以重典遏之…令出于我,宽严相济,有时让他们怕我,政令方能迅速执行,不是坏事!”

    邵三省略默一阵,又道:“大公子,针对牛有道,苏小姐失手了!”

    邵平波霍然回头,“怎么回事?”

    这事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邵三省从袖子里掏出了译好的密信奉上,让他自己看。

    邵平波接到手中看过后,徐徐道:“失手不足为怪,我早叮嘱过照姐,牛有道必有准备,不要冒然动手!”

    话毕又盯着手中纸张皱眉沉思,嘴中嘀咕着,“如此高手,居然也失手了…身边还突然冒出了一群人……”

    良久后,纸张递还了邵三省,叮嘱道:“传讯给照姐,我要知道牛有道出山后的一切详细经过,记住,细节,我要细节!”

    “是!”邵三省应下。

    “咳咳…”邵平波却是一阵剧烈咳嗽。

    数日后,北州府城,刺史府内,书房中,邵平波正在灯下,阅览公文,奋笔批示。

    邵三省入内,又一份密信奉上,“大公子,苏小姐的回信来了。”

    邵平波没有抬头,待到批完了手上的一份公文,方搁笔拿了密信在手,仔细阅读。

    这次的密信有好几张内容,凝神阅览许久之后,邵平波缓缓将东西放在了桌上,盯着桌上灯火静默了许久,方幽幽叹了声,“照姐大意了,牛有道怕是已经知道了杀手来自晓月阁,令狐秋的身份怕是也引起了他的怀疑。”

    邵三省请教:“怎讲?”

    邵平**出密信,“你看看密信开头,有关牛有道出山时的描述。”

    邵三省拿了密信在手,却没看,“密信老奴已看过,开头讲的是牛有道出山后进青山郡郡城采购了一些东西…”说着一顿,猛然醒悟道:“大公子的意思是,牛有道在有意泄露行踪?”

    邵平波靠在了椅背,颔首道:“一点随行东西,哪用得着他亲自出面采购,还有他身边突然冒出的一群三派高手,哪是能突兀集中出现的,分明是早有准备,他这是在以身作饵,早已设下圈套,欲引诱对他不利的人上钩。连卓超那样的高手都杀不了他,可见他准备之充分!”

    “有这般自保的本事,为何还要让人秘密随行,为何还要对外示之以弱?不是故意引诱欲对他不利的人出手是什么?故意给自己找麻烦,意欲何为?也不难理解,他此去齐国干系重大,想事先掌握有什么人对他不利,好便于之后行事,所以他想抓活口,摸清是谁对他出手,好做应对!晓月阁怕是已有人落入了他的手中!”

    邵三省:“苏小姐信里说,此事她已被晓月阁训斥,晓月阁训斥她时,所指责的内容证明动手的五人已经全部丧命,应该是没有活口落在牛有道的手上。”

    邵平波冷笑一声,“这反而证明了令狐秋正是晓月阁的人!”

    邵三省愕然,的确是跟不上这位公子的思路。

    “牛有道谋定而后动,秘密随行人员动手前不曾暴露。牛有道究竟动用了多少人伏击,是怎么杀的卓超,至今是个谜,照姐和晓月阁都搞不清动手的经过,刺杀人员一个都未回去,晓月阁怎么会知道具体死伤情况?”

    “卓超一行七人,一人负责调离令狐秋,一人负责在无边阁观风,五人负责动手,这就是行动的大概。而之前令狐秋一直和牛有道形影不离,事发后,你觉得牛有道会不会怀疑令狐秋?若这都引不起牛有道的怀疑,那牛有道就不是我熟悉的那个牛有道。已经怀疑令狐秋,牛有道就不太可能告诉令狐秋手上抓了活口,事发后,牛有道必然告诉令狐秋,五名刺客全部毙命!于是晓月阁也认为五名刺客都死了!”

    “牛有道处心积虑设局,就是要抓活口,连卓超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你觉得他想抓个活口难度很大吗?”

    邵三省似有所悟,又疑惑道:“晓月阁处理叛徒的残酷手段可不是儿戏,就算有落网者也当知背叛的后果,能这么轻易招供?”

    邵平波冷笑,“你也太小看牛有道了,牛有道可不是修行界那些自以为是、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匹夫,凭他的手段,除非是死人,否则只要落在了他的手上,结果我一点都不会意外。大多人根本上不得他的手,摆在他面前跑不了随便他折腾的人,他有的是办法撬开对方嘴巴!他能离开无边阁,就说明已经得手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