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七五章 还准备个屁啊!

道君 第二七五章 还准备个屁啊!

    “掩饰怕是不好掩饰。”公孙布摇了摇头。

    牛有道问:“理由。”

    公孙布道:“遵你的吩咐去查,一直没有发现,你又笃定对方会用海船来运输,门下弟子遂找有经验的经常出海打渔的老渔夫做了详细询问。问过海岸线的不少老渔夫,因为齐国是禁止战马私自出售到境外的,所以还从未听说过有专门装运马匹的船只。”

    牛有道:“没有专门的,难道货船不行吗?”

    公孙布摇头:“我们这边也同有此问,据有经验的老人讲,一般的货船是装运不了的,倒不是说装不下,而是大多马匹习惯了在陆地上,在船上、在海上漂会不习惯、会出现不良症状,挤在一起会出问题,所以需要一只只单独隔开,由有经验的养马人养护。要大量运送的话,货船内部必须改造过才行。”

    “而我们的人在海岸线排查了一些可疑船只,没发现有内部被改造过的船只。按道爷你的说法,那恐怕不是一点点船能解决的,需要大量的船只,总不能为了这些马匹特意造出一大批新船吧?造出一只大的能出海的货船,那需要专门的造船工匠,造一只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搞出来的,大批量造的可能性就更小,何况也没发现类似的新船。”

    “我们的人把海岸线走了一遍后,排除了那些船只无法靠岸的地方,所有船只能靠岸的地带,都派了人分区段每天巡视。人手不够的情况下,船只少也许可能会有遗漏不能及时发现,可大量船只的情况下,有情况多少都会有发现才对。所以目前来说,还没有发现道爷你说的那种情况。”

    “道爷,会不会是你的消息有误?”

    牛有道沉默思索,商朝宗虽然是要组建特殊的骑兵,可北州那么大的地盘,所需战马怎么的也要比商朝宗多吧,邵平波既然有渠道弄到手,就不会小家子气,那家伙的野心,估计最少也得有个上万匹才对。

    琢磨了一阵问道:“公孙,诸国的海船我没接触过,你帮我估计一下,一万匹战马需要多少艘船才能装下。”

    公孙布正思考,反倒是黑牡丹插话道:“道爷,我们几个散修以前常去海外寻找灵草,在海上奔波过不少回,船的事大概心里有点数。”

    牛有道哦了声,回头看向她,“那你说说看。”

    黑牡丹道:“一万匹的话…那要看船大船小,小船的话,在大海上长途航行很危险,海上的情况变化无常,碰上大浪,小船很容易倾覆翻船。而马又不是货物,不能堆积叠放,必须要给予一定的空间,小船也运不了几只,所以用小船运这么多战马不太可能。”

    牛有道颔首:“言之有理!大船能装多少?”

    黑牡丹:“我见过最大的那种海船,估计一次装运两百只应该没问题,不过这种船在各国应该都不多。若要运送上万匹战马的话,最大的可能应该是那种能装运上百匹的中大型海船,这种船各国说很多也不是很多,但也不会很少。”

    牛有道看向公孙布确认,公孙布点头道:“牡丹妹子说的没错,是这么回事,我以前很少出海,这方面我的经验可能还不如牡丹妹子。”

    牛有道迟疑道:“也就是说,起码得一百艘这样的大船才行。”

    “是!”黑牡丹点头道:“最少得一百艘,海上长途运这么多活物没那么简单,会有各种情况,需要做充足的准备,否则抵达目的地后只怕也没了几只能活着的。如果算上马匹途中的消耗物资,肯定不止一百只。我想他们运送这么多的马匹总不可能一路不时靠岸补给吧?”

    牛有道疑惑道:“百来只这种大船,造起来很困难吗?你们说会不会是躲在了什么地方秘密建造?”

    “不可能!”黑牡丹和公孙布几乎是异口同声否认。

    牛有道扫了两人一眼,问:“怎讲?”

    黑牡丹道:“如同公孙兄刚才所言,想造这种能出海的大船,可不是一般工匠能造出来的,那根本不是平常在内湖所见的一些工匠所造的渔船能比的,完全没有可比性。能造这种船的人,一定是沿海地区有经验的海船工匠。”

    “而相对凡夫俗子来说,对那无边无际大海多少还是畏惧的,除了那些为赚钱而冒险的商贾,大多人还是着重于路上运输。沿海打渔讨生活的人也不会用这么大的船,也买不起。就算能买的起,驾驭这种大船,光船工就要一二十号人,这得是跑多远去打渔?跑远了,打到的鱼运回来也馊掉了,在近海打渔犯得着用这么大的船当渔船吗?”

    “需求限制下,乱世之中,要这种船的人不多,会制造这种大船的工匠自然也不多。就算是一百艘吧,道爷,随便哪个国家,新造一百艘这么大的海船,只怕给一年的时间以举国之力也难办到。这种工匠活有讲究的地方,你就算拉一堆修士来帮忙也没用,这不是法力高深就能做好的。”

    “道爷,我觉得公孙兄刚才说的没错,船舱内部改造的可能性很大,这样的活,是个木匠就能干,省时省力也不用太麻烦。造这么大的船,造这么多,稍微分散开也容易引起大动静,根本没有保密性可言,对方应该不会这样做。”

    公孙布也点头,“是这么个理。”

    牛有道默默颔首,他也觉得说的有理,一些道理他也懂,只是没接触过这边的海船,心里没底,故此详细一问。

    现在看来,自己想通过海运来运送战马有点想当然了,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复杂情况,他还以为船很好找来着。

    略作思忖,又问:“你们觉得诸国有多少这样的大船?”

    公孙布道:“这个不好说,估计一般的修士平常也没人会关注这个,不过我印象中卫国这种大海船应该比较多。”

    黑牡丹表示赞同:“从区位上来讲,一道沙漠和难以逾越的高原将七国隔开在了两个区域,宋、韩、赵、燕四国挤在一块,晋、齐、卫三国又在一块。七国当中前面四国比较穷,后面三国比较富裕,而后面三国中晋国又算是比价穷的,不过晋国擅长兵器锻造,武力又是最强悍的,尚武之风很浓,也是七国中最强的,奈何又比不过齐国和卫国的国力,一直被两国联手压制着,单个来说,没哪个国家是晋国的对手。”

    牛有道有些忍俊不禁,这个他知道,不用她来说,只是发现这女人到了青山郡耳染目睹了一些东西后,变化的确有点大,笑着打断道:“这和卫国船多有关系吗?”

    黑牡丹:“当然有关系,齐国比较富裕,是因为诸国对其战马有需求,每年都需要拿大量钱财和物资与其交换战马,然而齐国也不敢放开卖战马。同样的,晋国也不太可能大量出售武器给其他国家以至于威胁到自己。只有卫国,卫国的地利和气候环境得天独厚,种下的粮食几乎不用怎么管,就能一年三熟。”

    “每年大批的粮食出售给诸国换取钱财,宋、韩、赵、燕四国若不是得到了卫国的粮食供给,就凭四国国内的情况,只怕自己早就垮了。卫国只要掐断对四国的粮食出售,四国立马就要崩溃。当然,卫国也不敢这样做,否则搞的四国没了活路的话,只怕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卫国。”

    “当然,卫国虽富,百姓却好不到哪去,富的也只是那些在背后攫取的修行门派……”

    牛有道听的眼睛眨呀眨,怎么感觉这女人越扯越远了。

    “咳咳!”公孙布也有点听不下去这长篇大论了,干咳一声打断了,“道爷,牡丹妹子的意思是,卫国经常以海船运粮输往各国,所以卫国的这种大海船比较多。”

    牛有道哦了声,问他:“大概有多少?”

    公孙布摇头道:“这个实在没关注过,我也不清楚。”

    黑牡丹道:“这样的大船卫国起码得有过千艘,其他几个国家加起来也未必有卫国多。不过我估计北州那边要用船也不可能都从卫国出,上百艘大海船,出自一个地方的话,还是太惹眼了。”

    “有这样的量,看来获取不难,如此说来,改造的可能性的确很大…”牛有道摸着下巴嘀咕了一阵。

    黑牡丹:“道爷,说到了这里,咱们的战马若想走海路的话,运送船只的事怕是要趁早准备。”

    牛有道好气又好笑道:“准备?怎么准备?这么麻烦,现在才说准备的事,咱们目前的人手等到把船悄无声息准备好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还准备个屁啊!何况还不知道能不能弄到战马。这事也怪我,是我早先没上心,临时做决定漏算了,难度超乎我想象。”

    黑牡丹问:“难道走陆路?只怕更麻烦,要打通的关节更多。”

    牛有道没理这茬,琢磨着负手来回走了两步,忽又对黑牡丹摆手示意了一下,“地图!”

    黑牡丹立刻取了地图打开,挂在了墙上。

    牛有道站在地图前,放出了狠话,“我就不信邪了,那么多船还能隐身不成?先不管其他的,北州的船一定要给我挖出来,活要见船,死要见尸,我得不到的,北州也别想得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