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二九三章 君心难测

道君 第二九三章 君心难测

    对方的话虽然难听,可牛有道明白,对方说的的确是事实,在这齐国京城,皇帝想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牛有道翻看了一下手中的东西,“牡丹,请令狐秋和封恩泰来一下。”

    “是!”黑牡丹应下。

    裴娘子道:“这种事情需要让其他人参与吗?”

    黑牡丹闻声止步,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拍了拍手中东西,“这东西我是头回见,怎知是真是假?”

    裴娘子轻笑一声,“我犯得着弄个假东西给你吗?皇帝陛下真要对付你的话,需要绕这个弯子吗?”

    这正是让牛有道纠结的地方,这突然降临的好处让他难以置信,他想放弃,可又觉得皇帝陛下对付他实在是不需要拐弯抹角,人就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收拾他太容易了。

    若是自己想多了,这份价值不菲的东西放弃了未免可惜。

    牛有道还是对黑牡丹挥了下手,让其请那两位去了。

    没多久,令狐秋和封恩泰来了,两人见到裴娘子来了,都以询问的眼神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顺手将东西递给了他们,“齐国皇帝要为公主兑现承诺,这东西我没见过,你们看看是真是假。”

    两人看清到手的东西后,皆大吃一惊,白天那公主信口就来的十万匹,还真来了啊!

    封恩泰看着手里的东西更是兴奋不已,已是两眼放光。

    然而两人也没见过这东西,齐国朝廷正常情况下开出的战马出境文牒一般都是国与国之间交易,大多修士都没见过这玩意。

    裴娘子看着他们惊疑不定的样子摇了摇头道:“真的没必要怀疑,假不了,也犯不着弄假的糊弄你们!”

    令狐秋问牛有道:“老弟,这什么情况?”

    “公主欠我的钱和许诺的东西,皇帝陛下想折中一下……”牛有道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

    听完后,封恩泰道:“真要向公主索要两百万金币和十万匹战马未免有点过分,我看这折中办法可以。”

    牛有道正左右为难,闻言问之,“封老哥觉得可以?”

    封恩泰:“不管是真是假,回头找能辨别真假的人验证一下便可,你现在答应下来也并不损失什么。”

    牛有道也有这想法,可对这突然而来的好处心有警惕,回头又问令狐秋,“兄长怎么看?”

    令狐秋迟疑道:“这事还需老弟自己三思而行。”

    这么大的事,他也有怀疑,也不敢轻易给出建议。

    谁也搞不清这皇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几个也没接触过皇帝那个层次的人物,屋内陷入了死静。

    最终还是裴娘子打破了沉默,“牛兄弟,宫里没那个耐心,还在等我消息呢。”

    牛有道迟疑难断。

    封恩泰道:“老弟,答应了吧,你只要搞定这事,齐国这边的任务你就完成了,齐国境外运输的事情我天玉门来负责。”

    他知道牛有道惧怕风险不敢轻易答应。

    牛有道愣住,没想到他会冒出这话来,猛回头,问:“你的态度能代表天玉门吗?”

    这个他必须问清楚,他要靠酒水分成上的利益来满足三派的利益,还要以此来养五梁山这个情报网络。

    “师门派我来这边负责,我有代表师门临机专断之权,这点你应该知道,也不用怀疑!”封恩泰扬了扬手中文牒,“不过有两个前提,首先要这东西是真的,另外,这东西必须全部交给我天玉门处置!”

    只要这些出境准许文牒是真的,他想全部拿到手!

    天玉门派他来这边主持此事,花了这么长时间,既耗费了巨资,又折损了不少人手,回去后已经无颜面对师门,若是能将这批东西拿到手,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为什么好办?道理很简单!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就是倚仗,可拿这东西做一路的通关条件。

    出了齐国东边的国境就是赵国,只需摆平运送战马所经区域的势力便可,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撒五万匹出去打通关节够不够?实在不行,只运两万匹回去也行,其他的八万全部拿去送人、用来打通关节行不行?

    谁都知道,齐国境内的战马采购其实并不贵,关键是运出齐国的国境麻烦,这是齐国以全国之力严控的一关,战马之所以贵的大半费用源自于此,真正养马卖马的牧民其实只能赚个小头,大头都被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给拿去了。

    所以有这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在手,就是最大的底牌,可由天玉门出面找一路所经的势力谈判,白捡的好处,一路所经势力没理由不答应。

    只要卡好分批次运送的战马数量,让所经势力知道就算反悔扣下眼前的战马也不如天玉门给的好处大,然后等战马过境后再兑现好处,自然就能一路畅行。

    这样一来,有沿途的各方势力作保,其实比走海路还更安全,虽然付出的代价很大,不过这代价本就是白来的。

    他哪怕只能搞回两万匹战马,也比商朝宗所需的一万匹战马强,还能为天玉门节省大笔在齐国、在沿途所耗的费用,如此一来他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试问,这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让他如何能不心动?

    牛有道略琢磨,沉吟道:“封老哥既然这样说了,我也无话可说。不过老哥,你也别嫌我说话难听,你毕竟不是彭掌门,你红口白牙的话不够分量,怕是要落实在纸面上为实证才行,而且你我要即刻同时传消息回去,让家里那边知道你的决定,我不想事后有什么扯皮!”

    封恩泰神情凝重地缓缓点头道:“这是自然,我既然做了这个决定,自然要承担这个责任!”

    既然他愿意跳出来承担风险,牛有道反倒轻松了,回头对裴娘子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定了,取笔墨纸砚来。”

    “是!”黑牡丹应声而去。

    笔墨纸砚很快取到,牛有道提笔而书,将谈好的内容落实在了上面,和昊青青的账一笔勾销,承诺昊青青以后给予的任何承诺都不算账。

    旁观的封恩泰插了句,“应该再加上一句,前提是这出境文牒是真的才算数!”

    提着笔的牛有道看向裴娘子,裴娘子颔首,“可以!”

    于是牛有道落笔加上了封恩泰说的内容。

    写完后,画押签字,又在裴娘子的示意下打下了指印和掌印。

    裴娘子检查了契约,确认无误后,收了起来,旋即告辞,“诸位,多有打扰,我还要回去复命,就此告辞!”

    送走客人,牛有道又与封恩泰相互签下了契约,最终十张出境文牒全部交给了封恩泰。

    说实话,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虽然不是真正的十万匹战马,但绝对也是价值不菲,对急需的人来说甚至不是钱的事情,就这样白白送给了天玉门,牛有道多少有些惋惜。

    可他想的开,没干什么就能将酒水分成拿到手,又能省去后续的麻烦,也没什么不好,太贪心了未必是好事……

    府外,裴娘子和柴非出了门,在夜色下,直接在京城的上空飞掠。

    落在皇宫外,即将要进宫门前,柴非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师姐,这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可不是小事,陛下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裴娘子叹道:“我也不知道,陛下的心思难以揣测,咱们照做就行。”

    两人走到宫门前,亮出通行令牌入内……

    而另一头的宅子里,封恩泰和牛有道把事情给扯清楚了,双双放了金翅回去报信后,封恩泰揣着那十张文牒先告辞了,已没了心思在这边应付。

    令狐秋目送封恩泰离去,嘴里嘀嘀咕咕道:“估摸着他立马又要再发一个消息给天玉门,详细禀明他的打算让天玉门进行配合。”

    瞥了眼边上皱眉的牛有道,“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只要这十万出境文牒是真的,以此为代价打通关节,送一万匹战马回青山郡太容易了,只要出了齐国境内,后面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封恩泰肯定也是看明白了这点,存了这个打算。”

    “但愿如此吧!”牛有道叹了声,实在是这事怎么看都不对劲,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齐国皇帝有什么必要这样拐弯抹角地针对他,他达不到齐国皇帝的高度,前因后果一点都不知道,没有任何消息给他做参考,令他无法做出任何判断。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又问了句,“兄长,齐国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

    令狐秋知道他的意思,呵呵道:“我哪有资格结交各国皇帝,我连昊云图的面都没见过,顶多是一些风闻,哪搞得清他是什么样的人。不过肯定不会是你怀疑的能干出糊涂事的昏君,不会像那个长公主一样乱来,而且肯定比燕国皇帝强,你看看你们燕国内忧外患的局面,再看看齐国的平稳局面,昏君哪能驾驭出这样的局面来。”

    牛有道摇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岂不是更担心了?”

    “君心难测,咱们一点头绪都没有,何况事情已经这样了,想多了也没用,先歇着吧,我先回去了。”令狐秋拍了拍他肩膀,晃荡着大袖子走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