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一一章 惨败

道君 第三一一章 惨败

    对掌的瞬间,昆林树已发现不妙,之前一掌打中牛有道的诡异感觉又出现了,感觉自己的掌力在牛有道身上没有着力点,就像打在了空气上。

    十分荒谬的感觉!

    明明已经打中了!

    明明人就在自己眼前!

    而顺着自己手掌上传来的力道,却是森冷和滚烫交织袭来,形成燎原之势。

    他立刻施法化解阻拦,那股滚烫的力道他倒不怕,迅速被他的天火玄功给消融,要让他以天火玄功压制的是那道森冷酷寒力道,幸好阴阳相克,聚集热能化解那道酷寒并不算困难。

    然而交战的仓促瞬间,哪有时间容他慢慢化解。

    一上一下,错身而过的当口,牛有道又岂会只打一掌就算了,另一掌已迸发而出。

    昆林树怒挥另一只胳膊格挡开,然牛有道另一掌又见缝插针轰来。

    昆林树中了乾坤掌的那一条胳膊尚在化解中,动作僵硬,反应速度根本跟不上趟,哪还挡的住牛有道的接连三掌。

    砰!牛有道一掌穿过他挥舞的双臂,正中他胸口!

    昆林树瞪大了眼睛,鼓着腮帮子,整个人当空震飞了出去。

    砰!双方交错分离的瞬间,牛有道凌空补了一脚,正中昆林树的后背。

    “师兄!”

    还不见这一脚攻击,昆林树胸口中了一掌时,下方的火凤凰就已发出一声悲鸣惊呼。

    集中法力在胸膛硬抗一掌已是吃不消,后背又挨一记重击,昆林树身上护体的法力已被击溃,似乎能听到自己体内骨骼断裂的嘎嘣声,血气遭受巨大力道的冲撞,已不受控制宣泄而出。

    “噗!”昆林树当空狂喷出一口血来,震飞了出去。

    双方交错的交战出手过程很快,火球震开如金刚圈溃散还未散尽,飞出的昆林树撞入了火焰溃散余波中,衣服燃火,被自己的火焰反噬,有点玩火自?焚的味道。

    双方约好的一战,事先已经说明了生死有命,是单挑,按理说其他人不好插手。

    然而下方的火凤凰无法坐视不理,无法坐视昆林树去死,人已弹射向空中,射向昆林树,急抢而去。

    从涟漪般扩散火焰中冲下来的牛有道双臂一展,拐弯掠向了亭台的屋顶上,凌空翻身,人在屋顶上顿足一点,转眼又冲了出去,再次飞向昆林树,目光直盯目标,一脸肃杀,凶狠劲头毕露无疑!

    众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见牛有道不肯罢手,又再次出击,都意识到了什么。

    明显已将昆林树给打成了重伤,还要出击,牛有道这是要痛下杀手啊!

    令狐秋和封恩泰神情抽搐,疯了么?

    今日两人方知这位小老弟的脾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要搞到底。

    现在两人才明白牛有道为何要让三派作保,这是被昆林树给激怒了,忍无可忍要杀人了!

    身上燃着火光的昆林树在空中翻滚而落,飞来的火凤凰张臂抱住了他,他身上火光也在瞬间被火凤凰给降服。

    后方又有动静,火凤凰回头一看,见到牛有道再次杀来,身上爆出火焰,烈焰化作一只大鸟,煽动着火焰双翅,迅速横飞甩拖追杀!

    牛有道双臂一张,气翼布张,御风飞行,身形一侧,快速绕了个弯追去。

    就在这时,嗖嗖寒光射来,一片片宛若鳞甲的锋刃亮片犹如被无形珠线所串联,布成了盘旋大阵一般,又犹如一面竖立在空中的巨型旋转盾牌,将追杀的牛有道和逃逸的火凤凰给隔开了。

    牛有道迅速侧身绕飞,绕开了,不明情况,不敢硬碰。

    而火凤凰已经抱着昆林树落地,落在了亭子外面。

    扯下了身上黑披风的胡天寒啪一声合掌身前,空中盘旋鳞甲大阵加快旋转,又如珠线般从空中抽离了回来。

    他身上衣服明显是特制的,鳞片飞回,嗖嗖挂回了他的身上。

    当最后一片鳞甲上身,胡天寒身上如同穿了一件战甲一般,此正是玄兵宗的武器!

    他之所以出手急救,是因为他是带头作保的,真要因为他的作保而导致昆林树被杀,回头也尴尬。而情况明摆着,连昆林树都不是牛有道的对手,火凤凰估计更加够呛,遂紧急出手。

    当然,牛有道也许未必能追上火凤凰,但火凤凰抱着一个人肯定飞不快,不见得能摆脱牛有道,昆林树似乎需要急救,让牛有道继续追杀下去不妥。

    牛有道的修为,以法力结成的气翼无法在空中一直不落地,也已闪身飞回了这边,唰一声落地!

    秦庸一个闪身,拦在了火凤凰和牛有道之间,胡天寒都出手了,他也得意思一下。

    牛有道沉声道:“什么意思?莫非你们三派的作保承诺不算数,要联手对付我吗?”一脸杀气,哪还有之前的软弱模样,他也知道,三派若要联手对付他的话,这个时候再装孙子也没了任何意义,彻底撕下了伪装!

    令狐秋和封恩泰已经闪了过来,左右各拉住了牛有道的一条胳膊,反复劝着,“老弟,算了,算了!”

    秦庸摇头道:“牛兄弟,我们自然不会食言,只是想奉劝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赶尽杀绝对你没好处!”说罢侧身让开了,手指跪坐在地上的火凤凰怀里的昆林树,“比试已经结束,他已被你打成重伤,已没了再战之力,已经输了,比斗应就此结束!”

    令狐秋暗暗唏嘘,记得之前秦庸可是让牛有道滚的,哪会以什么‘牛兄弟’相称,这人呐,就是不知不觉中这么现实,自身的实力才是博得人尊敬的关键呐!

    此时的昆林树头发都烧的差不多了,眉毛也没了,半张脸似乎被火给烧焦了,一只眼的眼皮似乎已被烧的连住,只能睁开半条缝,已经毁容。身上衣服也被烧焦了大半,惨不忍睹,口鼻还不时有鲜血涌出,一只眼和只能半睁的一只眼在盯着牛有道,胸脯急促起伏,喘着断断续续的粗气,随时要断气一般。

    中了乾坤掌的身躯在哆嗦颤抖着。

    “他输了,输了,不打了,你赢了!”满脸泪光的火凤凰连连帮昆林树认输,昆林树的伤势很重,再耗下去随时会毙命,需得急救,哪还能跟牛有道耗下去,她赶紧认输。

    旁观的两派弟子看的暗叹,一个玉树临风的英俊男人,转眼变成了这样,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玩火自?焚!

    若非如此的话,顶多是受重伤,不至于毁容成这般模样。

    牛有道脸上杀气未消,实在昆林树欺人太甚,非要把他往死里逼,他也没打算放过对方,所以下了杀手,然而现在这情况,他也知道无法再继续出手,只能是罢手。

    不过却盯着苟延残喘的昆林树冷笑道:“说什么生死由命,简直是笑话,你命比我好得多,换了是我落败,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没人会出手阻拦你杀我!你现在该明白我为何要忍让于你,你现在该明白不是你了不起,而是你沾了天火教的光!得饶人处且饶人,说的好,秦兄的这句话,我转送给你,记住,你这条命是我给的!”

    昆林树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身体剧烈抽搐着。

    “师兄!”火凤凰悲声安抚,泪如雨下。

    牛有道抬眼看向大丘门和玄兵宗诸人,问:“我可以走了吗?”

    “哎呀,废什么话,走吧走吧。”胡天寒连连挥手赶他走,今天这事闹心的很,早知昆林树这么不堪一击,鬼才作这个保,回头怕是还得对师门好一通解释,搞不好还得白白遭趟训斥。

    “告辞!”牛有道扔下话,双臂一抖,甩开左右纠缠的令狐秋和封恩泰,一把将令狐秋手中剑夺了回来,转身飞掠过众人头顶,快速离去。

    令狐秋和封恩泰对三派的人连连拱手后也迅速飞离追去。

    其他观战者尚暗暗感叹,发现牛有道的实力有些深不可测,这昆林树一个照面就败在了牛有道的手上,面对牛有道压根没有还手之力,就这样还敢咄咄逼人挑战牛有道,惨败呀,真正是闹了一场笑话!

    现在大家不免又联想到了传言中的卓超之死,今天看来,卓超能死在牛有道的手上,怕不是没有原因的。

    “看什么看,还不滚!”胡天寒又是一声吼。

    观望的一群人立刻作鸟兽散,纷纷飞离而去。

    天空下着细雨,火凤凰等人把昆林树弄进了亭子里一阵急救……

    天镜湖,三道人影在湖面急掠。

    想到之前的事情,令狐秋忍不住夸道:“老弟,你实力不凡呐,这昆林树我可是听说过,天火教这一辈中的翘楚,结果一个照面就败在你手上,这回你估计不仅仅是要扬名了,怕是要真正引起那些大门派的人注意了!”

    “我宁愿不扬这名!”牛有道自嘲一声,回头看向了封恩泰,“大哥,你不是走了吗?”

    令狐秋也回头看去:“对,你跑来凑什么热闹?”

    封恩泰叹道:“战马的事,我总得给师门一个交代吧,有这拍卖的机会,我焉能不来看看?”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