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一四章 等

道君 第三一四章 等

    步寻明白了他的意思,想扶持商朝宗,然而公然支持又怕引起商建雄的反扑,这是想从牛有道这边拐个弯。

    “你觉得这个牛有道在商朝宗那边说话有份量吗?”昊云图忽又问了他一句。

    步寻迅速跟上他的思路思考,略琢磨后,回道:“据青山郡那边的探子传来的消息,如今的牛有道在青山郡那边近乎隐居,很少和商朝宗接触。有一点可以确认,从种种迹象来看,牛有道几乎没插手过两郡之地的军政事物,表面上看起来,牛有道对商朝宗似乎没什么影响,但隐居之地的情况外人无法接近,也难以探知。”

    “不过有几点是值得深思的,商朝宗和妹妹商淑清的兄妹之情不错,商淑清对哥哥商朝宗有一定的影响力是公认的,偏偏商淑清也搬到了牛有道隐居的地方居住。另根据校事台的分析,天玉门如今最大的财路,酒水的酿造就在牛有道的隐居之地,蹊跷的是,根据种种迹象来看,酒水酿造地似乎没有天玉门的弟子,试问天玉门最大的财路怎么可能不自己掌握?校事台怀疑酒水酿造控制在三派或牛有道的手中,或者被双方一起控制着。”

    “还有就是金州和商朝宗联盟,联盟是在牛有道出现在金州杀了燕国使臣之后。牛有道杀了使臣,却能从金州控制之下脱身,试问若不是金州有意放离,牛有道如何能从金州脱身?那么金州和商朝宗结盟当中,牛有道介入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值得想象。”

    “再就是眼前,天玉门一年前来到齐国为商朝宗操办战马的事,校事台早有掌握,在校事台的干预下,天玉门屡屡失手,之后依附于商朝宗的留仙宗、灵秀山、浮云宗又加派了人手来此助天玉门一臂之力。”

    “现在,商朝宗那边又派出了牛有道。按理说,牛有道惹出过诸多事,不宜再公然露面,从他在路上与卓超交手就可见一斑,然而他还是来了,由此可见商朝宗对他的器重、对他能力的信任,种种情况来看,牛有道对商朝宗应该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身为深居皇宫大内的总管,却能对万里之外的情况如数家常般道来,不是他有多厉害,而是齐国负责情报方面的校事台就是由他来执掌,他这位大内总管就是校事台的掌令。

    最近皇帝关注上了这个牛有道,他自然是立刻调阅了有关牛有道的情况,以备皇帝随时的询问。

    很显然,提前的准备没有错,派上了用场。

    昊云图微微颔首,徐徐道:“既然他对商朝宗有影响力,那就和他沟通一下。商朝宗野心勃勃,两郡之地是满足不了他的,迟早是要扩张的,寡人现在不希望燕国大乱,找个中立一点的人,在商建雄那边也能说上话的人,接触一下牛有道,帮商建雄和商建伯缓和一下关系。”

    步寻问:“燕国驻齐国的使臣如何?”

    昊云图:“你觉得燕国使臣会任由我们摆布按我们的心意来吗?”

    步寻欠身问了句,“陛下有中意的人选吗?”

    昊云图反问:“你觉得鸿儿的夫人商雪怎样?”

    他说的是他次子昊鸿的妻子,商雪不但是他的媳妇,也是商建雄的女儿。

    前些年燕国和韩国交战时,迫于形势,商建雄把其中一个女儿嫁给了昊云图的儿子,用来和亲,换取齐国的支持,如今已为昊云图生下了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

    步寻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

    商建雄把女儿嫁到齐国来,就是想让女儿为燕国尽点力的,商雪目前还需要娘家的支持好在这边立足,正是商建雄用得着的时候,反过来说,商雪对商建雄多少是有影响力的。而陛下正值壮年,齐国皇储之位未立,陛下发话了,商雪焉能不努力?不为别人,哪怕为了她自己和自己儿女的将来,商雪也必然是要尽力的。

    只怕商建雄也是希望女儿能成为皇储夫人的,那样更好影响齐国而有益于燕国。

    步寻微微一笑,“陛下英明,老奴先去探探牛有道的口风,如果合适再找二皇子商量此事。”

    昊云图嗯了声,目光又投向了燕国北部,盯在了北州,问:“帮北州弄那批战马的人的底细查出来了吗?”

    步寻道:“白云间内部戒备森严,无法进入内部探寻,不过根据种种迹象判断,校事台怀疑和晓月阁有关。”

    昊云图慢慢回头,“晓月阁?”

    步寻:“是!有晓月阁的人进过白云间内部,仅此而已,没有其他更多证据。而根据晓月阁一贯的行事风格来看,白云间与之相符。校事台判断,这个白云间极有可能是晓月阁的一个秘密据点。晓月阁行事诡秘,防范意识很强,校事台不敢打草惊蛇,所以一直没找到机会深入了解,暂时掌握的情况也只有这些。”

    晓月阁虽然诡秘,但齐国的情报网络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是在齐国的地盘上,晓月阁在齐国境内的人面对齐国最强大的情报网络想一个都不暴露是不可能的,有纳入校事台视线的人员接触白云间,自然就被发现了。

    同样的道理,战马是齐国的战略物资,自然被昊云图给严密控制,但凡大一点的马场,几乎都有校事台的谍报人员,大量战马的买卖根本逃不过校事台的眼睛。

    至于谁的该拦截下来,谁的不拦截,都在昊云图的斟酌中,仅凭这个,他就将境内各大修行势力给平衡住了。

    白云间认为自己暗中折腾战马的事隐秘,却不知早被校事台察觉,早已在暗中关注,苏照离开齐国前往北州与邵家接触,也已在齐国校事台的视线中。

    一国的监控之力,远不是一般的修行门派能比的,在这一点上,牛有道早已领教过。

    “哼哼!”昊云图一阵冷笑,“老五近些年装疯卖傻装的好啊,居然暗中跟晓月阁的人勾结到了一块,老五啊老五,你最好自重,否则可怨不得我这个做哥哥的。”

    他口中所谓的老五正是齐国的西院大王昊云胜。

    步寻微微垂首,涉及这方面,他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提醒道:“看那些人的动静,最近动作频频,战马怕是要在近期出境了,要不要拦截?”

    昊云图抬眼盯着地图,冷冷道:“战马,寡人有的是,不在乎这些,装作不知道,放行!北州邵家野心勃勃,不会臣服于燕、韩,比商朝宗的实力强大,牵制作用也比商朝宗更大!”

    他巴不得燕、韩、宋、赵诸国境内多出几个邵家这样的势力……

    白云间,亭台间,秦眠对一刚从天镜湖回来禀报过详情的男子挥了挥手,“你先退下吧!”

    “是!”男子对静坐在亭内的苏照拱了拱手,随后快速离去。

    秦眠转身回头,看着苏照道:“这个牛有道还是有点实力的,没想到昆林树在他手上连一个照面都扛不住,也不知天火教会不会找他麻烦。”

    “唉!”苏照轻叹道:“天火教是有头有脸的门派,暂时应该不可能找他麻烦,看来这次又被牛有道躲过一劫,这家伙遇险屡屡能脱身,绝非偶然,果然是难缠。”

    秦眠:“北州那边的事要紧,不能出意外。东家,依我看,暂时还是不要再对牛有道有什么动作的好,这人的确不好对付,很容易节外生枝。”

    苏照默默点了点头,牛有道来之前她感觉自己随时能捏死他,现在却发现拿牛有道无可奈何,心情有些沮丧……

    街头,牛有道和令狐秋站在巷口四处看了看,那些乱七八糟一直徘徊在此的人终于不见了。

    两人相视一眼,进了巷子,回到宅院门口敲了敲门。

    红袖开门,见是他们,立刻将二人放了进来,旋即跟上问情况。

    令狐秋示意回头再说。

    牛有道没有回原来的院子,而是去了封恩泰之前住的院子。

    跟进来的令狐秋见墙边四处堆积的泥土,愣住。

    封恩泰将这边挖好后,他还没过来过,虽然同在一座宅院里,却愣是不知道封恩泰什么时候做了这么大的土工活。

    红拂凑近低声一句,“地道入口在井中。”

    牛有道和令狐秋走后,她和红袖四处巡视宅院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免不了检查一下。

    令狐秋快步到井口看了看,果然发现了入口,快步回来,问屋檐下的牛有道:“封恩泰之前还真的挖了地道准备跑人?”

    “是吧!”牛有道敷衍了一句,随后让红袖、红拂严密关注外界动静,如有异常,立刻发出警讯。

    见他不想说,令狐秋也就没问了,两人坐在屋檐下喝茶。

    “老弟,回了这边,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弄?”

    “等!”

    “等?”

    “有事就跑人,没事就再说。”

    几句闲扯之后,令狐秋话锋一变,“老弟,我看你与昆林树交手的情况,你修炼的功法似乎不像是上清宗的功法啊!”

    牛有道反问:“那你觉得像哪家的功法?”

    令狐秋:“我哪知道,你不是说东郭浩然未传法于你吗?是不是东郭浩然临终前所授?”

    牛有道:“人都要死了,哪来的时间传授我功法。”

    令狐秋:“那你这功法哪来的?”

    牛有道:“自然是别人给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