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六七章 漩涡

道君 第三六七章 漩涡

    船舱出来,牛有道招呼上了公孙布,走向船头,却见船头顶着满天繁星蜷腿半倚半坐着一人,看着无边无际的星海愣愣出神,正是管芳仪,裙袂飘飘。

    牛有道没想到她在这。

    听到动静,管芳仪回头看了眼,突兀问出一句,“我的家在哪?”

    牛有道没回答她这个问题,问公孙布:“船队上那些人的身份查清了吗?是晓月阁的人吗?”

    公孙布:“没人承认自己是晓月阁的人,不过明面上的身份背景都各不相同,很复杂。敢组织一群背景复杂的人干这事,不排除是用来掩饰晓月阁身份的。”

    牛有道:“不肯说就别跟这些虾米浪费时间了,留着还浪费补给,传令各船队,全部砍了!”

    “呃…”公孙布一怔,问:“三百个人全部杀吗?要不要留一些回头仔细盘查一下,说不定能查出什么来。”

    牛有道:“若真是晓月阁的人,晓月阁存在这么多年能不露底,必然有一套防范措施。我们现在不宜有什么动作,等到他们发现船队被劫,这些人的上线都会被切断,留着没什么用,全部砍了,给黑牡丹送行!”

    最后一句,让公孙布不再迟疑,拱手道:“是!”

    牛有道又补了一句,“不要让尸体在海上飘着暴露什么,全部剁成肉酱喂鱼!让段虎过来见我。”

    三百人全部剁成肉酱?管芳仪嘴角抽了一下,又扭头看来。

    “是!”公孙布应下离去。

    没多久,段虎过来了,这几天他的情绪很低落。

    牛有道:“段虎,虽说人死如灯灭,但世间难免留遗憾,有些是是非非还是要了结的。她活着的时候,有些伤心事她不愿多说,我也就没有多问。黑牡丹的前夫,那个抛弃了黑牡丹跑去享福的男人。还有,黑牡丹曾跟我说过一件事,说她曾沦为过某个男人的玩物,遭受过不堪回首的莫大屈辱,差点连命都丢了,这事你应该知情。告诉我,这两个人是谁、在哪?”

    垂首中的段虎慢慢抬头,看着他屹立船头面对星辰大海的背影……

    夜幕下的湖中,一条船自由飘荡,船内不见灯火。

    珠帘半卷,借着月光能看到坐在窗前的秦眠,端着茶盏慢品。

    湖水中泛起涟漪,一条人影钻上船,摸黑进了船舱,轻轻坐在了秦眠的对面,正是魏除!

    秦眠执壶,为他倒了杯茶。

    魏除谢过。

    秦眠问:“金王、玉王那边都交接好了吗?”

    “都交接清楚了。”魏除点头,身子略前倾道:“我不明白,我在这边好好的,把我换离合适吗?”

    秦眠:“将你换离自然有原因,这次是阁主亲自点了你的名,要将你调用到他的身边,我估计阁主对这边将要有什么动作,身边需要你这个知情的人好做决断。”

    魏除惊讶道:“调我到阁主身边?”

    秦眠点头,“你今后就是阁主身边的人了,你我相交多年,我自认这些年没有什么对不住魏兄的地方,还望魏兄今后在阁主身边帮我多多美言。”

    “言重了,言重了。”魏除立刻谦虚几声,脸上却有难以掩饰的兴奋,不过很快又露出几许为难神色,端了茶慢慢喝了几口,问:“什么行动,会不会伤及我妹妹和玉王?”

    秦眠:“不该问的不要问,我也不知道。真要有什么行动的话,你到了阁主身边,应该知道的比我多,也不需要问我。”

    魏除想想也。

    “那两位王爷那边还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别让后接手的人难做。”

    “也没什么,一些重要事项我都上报过,还有一些家长里短的,接手的人知不知道也无所谓……”

    月下,船内,两人面对面详聊。

    聊着聊着,魏除忽隐隐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发麻,鼻孔似乎有什么液体流出,抬手抹了下,手指上满是血迹。

    魏除一惊,猛然站起,指向对面,“你…”身子一阵摇晃。

    哗啦!碰翻了椅子,踉跄着朝外跑去,身体发麻,跌跌撞撞,难以保持平衡。

    还没跑出船舱,身子一僵,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心窝,一截锋芒从自己心窝穿出,鲜血滴滴答答。

    “为什么?”魏除一脸苦楚,艰难问道。

    他做梦都没想到秦眠居然会对他下杀手,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有多重要,只要他小心谨慎点,动谁都不可能动到他头上,按理说他应该是被极力保护的对象才对。

    “魏兄,你我相交多年,我也不想这样做,可上面说了,你太重要了,重要到了不许有任何失误,一丝一毫都不许有,所以你不能再在这个世界露面了,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你彻底消失。”秦眠在他身后低声耳语几句,退开拔剑。

    魏除应声倒在了地上,抽搐着盯着俯视着的秦眠,不明白,他还是想不明白。

    因为他不知道令狐秋是晓月阁的人,也不知道让他假死和令狐秋有关,在牛有道的逼迫下,晓月阁高层做出的决定出现了漏洞,如今需要有人承担责任,只能拿他的命来堵漏。

    而居高临下的秦眠却是知道其中因果的,牛有道很有可能已经逃出了齐国,不能在齐国杀掉牛有道,就只能是杀掉魏除以绝后患……

    白云间,苏照的闺房。

    袁罡打量着,这是他第二次进入苏照的闺房,第一次是他主动,这次是苏照主动邀他来的。

    和第一次不一样,这次的房间似乎经过精心的装点,东西摆放更整齐了,还多了几盆鲜花点缀,似乎还洒上了什么香味。

    两人一同在这屋里,很容易让人想起上回的事,苏照脸颊不禁发烫,霞飞双颊,伸手示意道:“坐吧!”

    袁罡没坐,问:“有事吗?”

    “没什么事。”苏照低低一声。

    “豆腐馆那边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袁罡转身就走,又顿步。

    苏照已经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腰,带了几分羞涩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袁罡静默了一会儿,“上次的事,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吗?我说了是我自愿的。”

    “我还是回去吧,让人看到不好。”

    “我们的关系,这院里的人,能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能知道的不会让他知道,不用担心什么。”

    袁罡眉头动了一下,苏照的身份他清楚明白,否则他那次也不会一头撞进来对她那样,牛有道查明苏照身份后担心他出事,第一时间就告知了他。

    所谓的能知道的都知道了,让他明白了,晓月阁已经知道了、接纳了他。如同他一开始的糊涂想法,他想这样打入晓月阁,真的做到了。尽管他很痛恨自己这种做法,违背了他做人的原则,但当时头脑发热之下,不该做的已经做了。

    见他久久不语,苏照又道:“是不是觉得我在这里不合适?你们男人的想法我懂,给我点时间,我会想办法从这里脱身的,有些事情你以后会明白的。”

    呓语间,这男人身上的气息让她有些着迷,也有些动情,情不自禁。

    将他拉转了身,四目相对,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昂头,慢慢吻住了他的唇……

    踏着月色归来,秦眠来到了苏照的闺房外,结果屋内的动静让她欲敲门的手又放了下来,轻轻摇了摇头,又轻轻转身离开了。

    天色破晓时分,一夜春宵,在此过了一夜的袁罡从苏照屋内出来了。

    快到后门口时,又被横里踱步而出的秦眠拦下了。

    袁罡止步,侧对的秦眠淡淡道:“谈谈吧。”说罢朝僻静角落走去。

    袁罡默了一下,跟上了。

    两人进了一间阁楼内,转身相对,秦眠问:“东家可不是前面的那些姑娘,这个你应该懂,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吧?”

    袁罡不吭声,一时糊涂,一脚走错,他现在也两难了。

    等了半晌没反应,秦眠摸出了一颗蜡丸递给他,“我上次给你喂了毒药,东家还不知道。在这白云间,我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也是为了东家好。我警告你,不要干对不起东家的事,否则我不饶你,你体内还有余毒,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将它服下……”

    呼延上将军府,呼延无恨站在阁楼上,凭栏眺望府内一角,一座庭院正在修缮整理,为儿子即将来到的大婚做准备。

    他的心情是复杂的,儿子一旦娶了长公主,许多事情呼延家怕是要身不由己了,想在某些事情上保持中立很难了,你就算想中立,只怕别人也不会这样想,以前一些不敢得罪他的明刀暗箭怕是要冲呼延家来了。

    别的不说,譬如长公主和玉王都是皇后所出,金王这回怕是要将呼延家给恨之入骨了,你说你不会偏袒,金王能信吗?其他暗怀野心的皇子能信吗?这就是他不愿让长公主做儿媳的最大原因之一。

    他相信陛下应该是明白的,但是很显然,相对于皇权的稳固,其他的对陛下来说都是次要的,真正为难的是呼延家。

    查虎上了阁楼,近前道:“将军,安太平昨晚在白云间过了整整一宿。”

    呼延无恨:“干了什么?”

    查虎:“里面情况不明,不好进入,不清楚。”

    呼延无恨:“婚期将近,请三大派再派点法师过来,从今天开始,家里人出门,身边都要有随扈法师保护。”

    “好!”查虎点了点头,顺着他目光看去,知道他担心什么,呼延家终究还是卷入了那个漩涡。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