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八六章 云姬的姐妹

道君 第三八六章 云姬的姐妹

    “我找找。”昊真到案前一堆文书中翻了翻,翻出了一本旨意,递给他看。

    昊云胜拿了本子迅速翻看,的确是皇帝的旨意,上面大概的意思是说,齐国地域广大,昊真要清点全国的皇产颇耗时间,为避免周折便于调遣,直接将章行瑞等人划出了西院,直接归了昊真管。

    也就是说,有了这道旨意,章行瑞已经正儿八经成了昊真的人,已经不归昊云胜管了。

    见他脸色阴晴不定,昊真在旁道:“皇叔不知道这事吗?划人给我,按理说公文也到了西院才对。”

    昊云胜合上了本子,神情紧绷,他的确不知道这事,公文应该是到了西院的,应该是他在途中没看到,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西院那边也不会单独为点小事传个消息给他。

    关键西院那边大多人不知道章行瑞的真实身份,他平常和章行瑞走的也不近,几个小人员的调动,稍晚些,应该会随同其他事情一起汇总发给他。

    真正让他惊疑不定的是,早不划,晚不划,皇帝现在把章行瑞划给昊真是什么意思,皇帝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否则时机上为何这么巧,是在敲打他吗?

    “我怎么听说这是你向陛下上奏要的人?”昊云胜冷冷问了一句。

    昊真正色道:“皇叔哪听来的胡说八道,绝无此事!皇叔若是不信,可去查证!再说了,我嫌麻烦还来不及,要皇叔的人作甚?这一定是有人在搬弄是非,还请皇叔明鉴!”

    昊云胜将手中本子扔回了桌上,“我自然会查个明白。”说罢转身就走。

    “皇叔!”昊真一路追出了帐篷,见昊云胜走向了坐骑翻身而上,忙上前拦住,“皇叔刚来连茶都没喝一口,这是要去哪?”

    昊云胜:“让开,我还有事。”

    昊真:“皇叔,你说章行瑞不见了,是不是真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他现在是你的人了,你自己想办法去。”昊云胜拨转坐骑绕开他,向后猛抽了一鞭,迅速纵马离去,随从追去。

    很快,数百骑又隆隆远去。

    昊真目送,神色平静。

    皇帝的那道旨意事实上的确是他请来的,不过他没有出面,他也不会轻易出面让事情沾身,朝臣中自然有人会出面对皇帝陈述此事,陈述的大概就是旨意上的意思,利弊很明显,皇帝答应了。

    这种事情的运作难不住他,所以根本没有他上奏这回事,昊云胜一开口,他就知道是在诈他。

    转身,又朝另一座帐篷走了过去。

    帐帘一掀,帐内坐着一人伏案处理公务,不是别人,正是章行瑞。

    两旁还有两名鬼修陪同守护。

    见到昊真,章行瑞连忙站了起来行礼,“王爷!”

    ……

    一只金翅从天而降,落入山庄内。

    很快,陆离君从一间屋内钻出,闪身上了一座高楼,双手将信递给凭栏处的鬼母,“当家的,人安全了,已经到了英王昊真的麾下,也接到了齐京的旨意。”

    鬼母拿信打开一看,看过后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偏头道:“请牛有道过来一趟吧。”

    “是!”陆离君应下离去。

    另一处的亭台楼阁间,黑袍人将一沓金票放在了案上,又朝对面的牛有道伸手,“东西呢!”

    牛有道抓了金票过来,递给身旁的管芳仪清点,袖子里摸出铜镜,又像扔什么脏东西似的扔了过去,当啷一声。

    铜镜上还有上次遗留的墨迹,黑袍人拿起看了看,又翻出了上次的拓印图案仔细对比了一下,最终才拿起铜镜晃了晃,“东西若是假的,后果你知道。”

    牛有道:“说老实话,东西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但这的确是东郭浩然交给我的东西,想必不会有假。”

    “哼!”黑袍人一声冷哼,起身欲走。

    “且慢!”牛有道喊住了他,偏头朝管芳仪手上示意了一下,那意思是,账还没算清楚呢。

    黑袍人冷冷一声,“放心,钱少不了。”

    果然,管芳仪很快也收手点头了,“五百万没错。”

    本来说是一千万的,但是双方谈来谈去,其他的条件晓月阁那边都答应,钱只肯给三百万,最终双方各让了一步,五百万成交!

    黑袍人:“我可以走了吗?”

    牛有道笑着起身相送,“请便!不过还请带些话给贵上,不打不相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不一定非要做敌人,少一个敌人路好走,其实做朋友也是一个选择,我这人喜欢交朋友。天下人,天下事,人人可畏,人人可敬,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说不定大家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如果贵上不嫌弃的话,咱们彼此间可以建立一条直接联系的渠道,避免将来发生什么误会。就这样,麻烦先生帮我把话带到。”

    黑袍人目光闪了闪,似乎在默记这话,但也没多说什么,静默一阵后,转身大步而去。

    见这边事完了,拦着陆离君的段虎才过来通报了一声,“道爷,陆离君要见您。”

    牛有道嗯了声,“有请!”

    段虎出来招了下手,陆离君来到,进了亭子拱手道:“道爷,当家的要见您。”

    “好,你先回,我这里一点小事完了就过去。”牛有道伸手示意了一下。

    陆离君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牛有道又对段虎道:“让公孙布来一趟。”

    “是!”段虎离去。

    牛有道转身回头,发现管芳仪手上的钱不见了,手上只有一把团扇摇啊摇。

    牛有道直接道:“点两百万出来。”

    管芳仪手中团扇遮挡了自己袖口,“动辄百万百万的,你哪来那么多花钱的地方?你这个花法,再大的家业也得给你败光了。钱我先帮你保管着,免得你过河拆桥。男人忘恩负义的多,女人身上得多傍点钱才安心,你说是不是?”

    话虽这样说,最终还是点了两百万出来。

    没一会儿,公孙布来到,牛有道又将桌上两百万推了过去,“这是两百万,你拿着。”

    公孙布惊讶,“道爷,这是?”

    牛有道:“你手上人多,需要开销。不过五梁山的人手还是不够,适时招一些可靠的弟子,我需要更庞大的消息网络,你慢慢将五梁山的势力发展起来,这些都要花钱。”

    公孙布怪不好意思的,前些日子刚给了他一百万,这又要拿两百万,收下的话有点尴尬,不过发展人手的确需要开支,最终只能是一声“好”,收下了。

    牛有道指了指一旁的管芳仪,“以后五梁山那边的消息渠道,对她不做任何保密,她要直接参与进来。还有,她人脉广,对许多事情比较清楚,消息网络如何布置方面,多和她探讨一下,可以听听她的意见。”

    听说这边的消息渠道对自己不做任何保密,管芳仪明眸眨了眨,眉角略有飞扬。

    公孙布当即朝管芳仪拱了拱手。

    管芳仪略点头笑了笑。

    没有其他事,公孙布就此告辞了。

    “你看我干嘛?”见牛有道瞅来,管芳仪又捂住了袖口,搞的刚才那五百万是她的钱似的。

    牛有道:“你的人,从今天开始接手山庄的布防,钱给你了,防御也交给你了,我可是把身家性命托付给了你。”

    这得是多大的信任,这话管芳仪听的心里高兴,不过表面上还是偏头一旁,摇着团扇,阴阳怪气道:“搞的我喜欢麻烦似的。”

    “还有,钱给了你,以后我们大家的修炼资源都找你要了。”

    “干嘛,把我当老妈子使唤呐?”

    牛有道不理会身后的叽里呱啦,转身走了。

    他径直来到了鬼母这边,见到楼台上的鬼母,飞身而上,笑问:“有事?”

    鬼母:“我准备回去了。”

    牛有道笑了,“消息落实了吧?兄弟我没骗你吧?”

    鬼母斜他两眼,冷冷道:“能左右昊云图的旨意,能耐不小啊!”

    这点,牛有道心知肚明,他还没那能耐,他一个境外的修士若敢插手齐国朝政,昊云图是不会纵容的,都是浸淫此道的昊真运作的,昊真悄无声息就把事给办了。

    “大姐见笑了。不过昊云图突然在这个当口下这个旨,无论是晓月阁还是昊云胜都得吓一跳。他们应该明白,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可挽回,昊云图出面保了章行瑞,再为了泄气报复而杀章行瑞惹怒了昊云图不值得。再加上有英王的庇护,他们不敢再轻易动章行瑞。但是对大姐你就不一定了,他们现在虽然不会冒着巨大损失强攻陷阴山,可大姐若是撞在了他们的手上,他们是不会对大姐客气的。不过,大姐若是愿意公开宣扬咱们是结拜姐弟的话,晓月阁多少还是会给我点面子的。”

    鬼母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晓月阁给你面子?我宣扬这个只怕死得更快吧!好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稍候就动身离开。”

    牛有道挽留,“大姐不如多歇些时日,我最近忙,也没来得及好好款待。”

    “不用了,你这里我呆着也不习惯。”

    “既然如此,我不勉强。长途漫漫,害大姐来回奔波,都是小弟的错。章行瑞那边看情况吧,将来大姐若是觉得合适了,可让章行瑞一家来我这边,我定当竭尽全力庇护。”

    就冲他这句话,鬼母淡然道:“最近本来也是要出来走一趟的,要去趟渡云山,就当是顺道了…”

    牛有道一愣,打断:“渡云山?摘星城那一带的渡云山?”

    “天下难道还有几个渡云山不成?”

    “大姐去渡云山作甚?”

    “渡云山山主云姬是我多年的姐妹,去见一见,你以后路过有什么事的话,可报我名号找她,能帮的她会帮你。何故这样看我?”鬼母发现牛有道突然神情古怪地看着自己。

    这鬼婆娘和云姬居然是姐妹?牛有道嘴角略抽搐了一下,含糊干笑道:“没什么,真巧,我和云姬的儿子云欢比较熟悉,也有点交情。”

    “哦!那看来倒是我多此一举了。”

    “没有,没有,大姐的心意我记下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