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三九一章 伏击

道君 第三九一章 伏击

    苏照看着他,有些不知该说他什么好。

    若说杀阮氏母子,是对方所迫为了保命不得已而为之她还能理解,眼前,她有点不愿再想下去。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跟了安太平的原因而对他的感观有所变化,有些话欲说还休。

    但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声,“你考虑过柳儿的感受吗?难道要逼她嫁过来?”

    邵平波平静道:“这种事,她若不愿意,我不会逼她。”

    “真的?”苏照明显一脸的不信。

    邵平波点了点头,不愿多说这个,岔开了话题,“今天说的,你知道便可,不要让你上面知道。”

    苏照:“你担心什么?”

    邵平波:“晓月阁能勾结西院大王,就说明晓月阁已经介入了齐国皇族的内部事务,我不想昊真这边与晓月阁的打算起什么冲突。”

    苏照:“你让我们这边刺杀了昊真的夫人,又把妹妹嫁给昊真,这边怕是想不多想都难,回头上面肯定要问我。”

    邵平波:“有充足的理由掩饰,我需要这次的联姻对对燕、韩两国施压,你这样说,他们肯定能理解。照姐,我不相信晓月阁,但是信任你,我对你可是没有任何隐瞒。”说着忽然起身,慢慢靠近了她,两人一高一低对视。

    苏照以前习惯这个,如今有些不自在,下意识想往后退开,谁知邵平波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苏照有点慌乱,想抽手,然而又想到了上面的交代,安太平的事另说,北州的事却不允许她搞砸了,至少表面上得维持住和邵平波的关系。

    经由安太平的事,她算是看出来了,上面应该也早就看出来了,邵平波就算最后成功了,也未必会娶她,可上面对这事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邵平波也应该早就知道晓月阁想利用他。

    双方各怀鬼胎,她只是中间的棋子。

    许多事情,以前情陷邵平波时看不出来,或者说是不愿梦醒,现在许多事情都清楚明白了。

    跟安太平在一起后,她其实想抽身,但已经由不得她了,她敢乱来的话,不说上面不会放过安太平,只凭苦神丹解药那一关,安太平就过不去。

    她正犹豫,邵平波却得寸进尺,张开双臂,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苏照如同被蛇咬了一般,猛一把推开了他,快速后退了几步。

    “……”邵平波愣住,以前是她愿意主动抱住他的,而他婉拒,今天好像反了。

    苏照也意识到了一点什么,很尴尬道:“平波,这里不合适。”

    “你想多了,没关系。”邵平波再次上前,又要搂住她。

    苏照侧身一避,躲开了他,绕到了一张桌子后面,尴笑道:“平波,这里是青楼。”

    邵平波凝视了她一阵,笑了,没再勉强,就此作罢。

    他也不好一直在此逗留,双方一阵磋商后,离开了。

    出了白云间,一上马车扯下脸上的假面,他的脸色略沉了下来。

    以前,苏照一直想跟他‘在一起’,他有所保留,经由这次战马的事,他察觉到了苏照有异常,这次过来,他是希望和苏照把‘好事’给成了的,好继续绑住苏照,然而苏照却变了,变得排斥他。

    和以前比起来,这很不正常。

    见他脸色不对,邵三省试着问道:“大公子,怎么了?”

    邵平波抬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问:“我头发变白了,是不是很难看?”

    “……”邵三省凝噎无语,大公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肤浅了?回过神来后,忙回:“大公子的风度岂是区区白发能影响的,几许白发更添风华,何来难看一说?”

    邵平波静默了一阵,又道:“你回头让大禅山的人查一个人,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红脸汉子。”

    邵三省狐疑,“红脸汉子?大公子,这范围有点大,这里又不是咱们的地盘,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邵平波:“一个能出入白云间后院的红脸汉子,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不过,我料定他不会只去这一次,可以派人蹲守。”

    “好的。”邵三省点头,表示记下了。

    不过他心中依然有疑惑,结合邵平波刚才问头发的事,他隐约有了点怀疑……

    皇宫大内,碧波湖面的龙船上,昊云图凭栏凌风。

    步寻凌波飞渡而来,落在了甲板上,快步上楼,来到昊云图身边行礼后上前,禀报道:“邵平波偷偷摸摸去了白云间。”

    昊云图目光略显诡谲,呵呵冷笑一声,“看来我那儿媳妇遇刺还真有可能和晓月阁有关。”

    步寻:“那英王的亲事是不是?”

    昊云图抬手略摆,“新儿媳妇不能让人满意还可以再换,堂堂皇子还怕娶不到老婆吗?北州却不能乱,北州需要这次的联姻,先稳住邵平波、稳住北州,轻重缓急有别,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豆腐馆,内院,袁罡正光着上身倒挂在院子里,两名弟兄持精钢铁棍砰砰敲打着。

    袁风快步进入内院,对两名弟兄挥了挥手,示意两人退下。

    脚掌倒勾在铁杠上的袁罡蜷腿,将整个人吊了上去,凌空一翻,双脚落地,人已稳稳站在了地上,大步朝屋内走去,袁风尾随。

    两人入内站在了地图前,袁风指了个地方,“人从白云间出来后,去了西城这个地方的一个院子,离皇宫不算太远。打听过了,人就是最近租住在这里的。”

    “让弟兄们在各个街道路口盯住,不要有异动,不要暴露。”袁罡盯着地图说了声。

    他离开白云间后,并未乘船回豆腐馆,而是半途下了船,佯装询问街头豆腐摊上的买卖,暗中下达了盯梢的任务。

    他的人手虽然不多,却在京城街道中组成了一张网,要盯个把人还算派的上用场……

    数日后的清晨,袁风再次急匆匆跑回豆腐馆后院,再次与袁罡站在了地图前。

    “目标出发了,乘马车从东城门而出,目前看来走的是官道,已经派了弟兄交替换装跟踪。”袁风指着地图说。

    袁罡:“走官道?此人狡诈,确认目标真的走了吗?”

    袁风颔首:“确认了,让人假装送菜的上门验证过了,院子里空了,只有房东派来的下人在打扫,那些下人也说刚退房走了,亲眼看到一个白头发的公子上了车。”

    袁罡盯着地图,手指沿着路线划动着,最终停在了一处山林地带,忽沉声道:“立刻通知没有出摊的人集合!”

    “是!”袁风迅速跑了出去。

    很快,豆腐馆晨练的一伙人陆续回来。

    等到人员到齐,袁罡这里已经准备了一堆同样规模的包裹,东西下发,一群人迅速离去。

    院子外面,元大湖和谷有年拦了袁罡,元大湖笑着问道:“东家,今天还出城进行骑乘训练吗?”

    “嗯!”袁罡应了声。

    二人正准备同往,谁知袁罡又补了句,“你们今天不用去了。”

    看着大步而去的袁罡,两个老头愣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而袁罡也可谓是毫不掩饰,领着上百号人一路向城外跑去,路人似乎也见怪不怪了。

    一行出了城,找到平常训练时经常租用马匹的马场,租用了上百匹骏马,一路隆隆疾驰而去。

    待跑到草原深处,上百人的包裹集中在了五十人的身上,余下的人由袁火和牛山带着继续训练,以用来掩人耳目,而袁罡则带着五十名背负包裹的人一路驰骋。

    途中一路寻到马场,袁罡还是不做任何掩饰,公然打着呼延家的旗号换马。

    小半天后,在官道上追上了替换下来再次改头换面的自己弟兄。

    “人还是顺着官道走吗?”袁罡问。

    那弟兄回:“是,就在前面不远,大勇还在跟,若非是在官道,人来人往正常,我们还真不敢继续了。”

    “你们继续你们的。”袁罡给了声后,迅速亮出地图,找到自己所在的方位,查看了一下路线,地图又迅速收了,对众人道:“对方有马车,跑不快,我们抄近路超前,走!”拨转坐骑,率先冲下了官道。

    几十骑立刻隆隆追随而去……

    傍晚时分,山林地带,一个老头单骑冲进了山林中的官道,口中不时“嘘”出鸟鸣,左看右看。

    “嘘…嘘…”山林一侧突然有鸟鸣声回应。

    老头迅速勒停坐骑,找了处缓坡冲了上去,一直跑到了山中深处,栓了马才跑了回来。

    跑到路边的林中左顾右盼之际,一丛草动了动,草丛翻动,头上顶草、脸上涂着泥的袁罡露面了,问:“还有多久到?”

    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大勇,大勇回:“最多还有半柱香的时间。”

    袁罡偏头示意,“准备!”

    大勇迅速拨正地面踩过的草丛后退,后面有人唤了声,他回头一看,不知从哪扔出一只丁零当啷的包裹。

    他一把接了迅速后退,撤到了山坳里,布包打开,一堆零零散散的东西,他迅速将这堆零零散散的东西进行拼凑,动作熟练,很快组装成了一套九子连环弩,随后又迅速对自己进行伪装。

    诚如他所言,约莫半柱香的样子,数十骑护着两辆马车由官道闯入了山间。

    眼看一行近前,匍匐在地的袁罡突然用力一拉掩埋在地的绳子。

    轰!

    一声惊天巨响,火光喷爆,山摇地动,官道地面爆起冲天,直接将前后衔接的两辆马车给爆冲撕裂,刹那人仰马翻。

    泥土碎石乱飞之际,山林两旁埋伏的人手听响为号,一个个草人跳出,端着手上的九子连环弩一阵嗖嗖连射,两边夹击,见人直管射杀。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