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零六章 不孝子

道君 第四零六章 不孝子

    尽管有了判断,但得到对方的确认后,袁罡心中还是吃惊不小,据说这位是卫国皇帝的姐姐,而卫国皇帝是出了名的不务正业,卫国真正的大权传言就在这女人的手上。

    袁罡不知道传言是真是假,然空穴来风必有因,一个长公主能成为一国丞相,就可见一斑。

    这么一个人物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与他简出相遇,很是让他意外。

    袁罡:“卫国丞相,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玄薇能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一国丞相出行,身边应该有大量人员保护才对,笑回:“刚拜访过无边阁阁主蓝明,跨越别家国境前来,也不好张扬。”又抬手引荐身边的男人,“这是我朋友,西门晴空。”

    那样子似乎在说,有这一人保护足矣。

    袁罡目光骤然盯向男人,“你就是丹榜第一高手西门晴空?”

    丹榜上的数百号人他也许记不住,可这排名第一的名字肯定记得住。

    西门晴空平静道:“有些事情听听就好,当不得真,我可不敢也没那实力自称第一,高帽子是别人戴的,丹榜怎么排也不是我说的算。”

    袁罡:“多谢相助。”

    西门晴空:“用不着谢,也没帮上你什么。”

    袁罡不是太客气的人,人家说不用谢,他也就不吭声了。

    倒是玄薇忍不住相问:“袁兄,三吼刀怎么会在你手上,晓月阁的人怎么会追杀你?”

    袁罡:“一言难尽!”

    玄薇哦了声,对方这是不想说,她也就不再逼问,换了话题,“袁兄能驱使沙蝎?”

    袁罡:“谈不上驱使,我也是之前逃命时无意中发现的方法。”

    男女相视一眼,都认为袁罡是有所保留不肯吐露其中秘密,人家隐私不好多问。

    玄薇又换话题,“袁罡兄这是要去哪?”

    “去哪?”袁罡茫然了,苏照一死,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自言自语道:“回青山郡吧!”

    他不是自大的人,经此风波,碰了一回壁,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他没有驾驭复杂局势的能力。哪怕是他看不上的邵平波,之前认为人家也是所谓的凡夫俗子,自己也是所谓的凡夫俗子,邵平波都能活得好好的,难道自己这个有着另世经验的人做不到吗?现在冷静下来想,自己的能力是比不上人家的。

    在道爷身边时,许多看似也就那么回事的事情,说破了也就那么回事,但其实真不是那么回事,那是因为道爷已经理顺了让他去办。

    按那胡须人的说法,这回若不是道爷事先为他留了后路,若是胡须人一上来就对他下杀手的话,只怕活不到现在。

    而之前,他已经让袁风他们化整为零回青山郡了。

    见他语气中似乎带着不确定,玄薇目光一亮,立刻邀请道:“袁兄,可愿随我去卫国一游?”

    ……

    扶芳园,玉苍站在竹林下,听着独孤静在旁禀报。

    “蝎皇救了他们?”听完禀报的玉苍回头问了声,似有怀疑。

    独孤静道:“弟子也有怀疑是不是推脱责任的托词,不过白长老说有证人,当时遇上了途径的西门晴空和玄薇,两人也目睹了,说他们两个可以做证人,旁侧打听一下就能印证。”

    玉苍讶异,“玄薇去了那片沙漠?”

    独孤静:“现场只有西门晴空和玄薇驾驭着一只飞禽,白长老怀疑是去拜访了无边阁的蓝明。”

    玉苍抬手捻须,思索着微微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个可能,玄薇的身份,按理说也只有这个可能,其他人不至于让她大老远亲自跑去。”复又问,“也就是说,白长老没有杀掉苏照?”

    独孤静:“死活不知,不过白长老确信已经将苏照给打成了重伤。”

    玉苍:“他说过的话,自己要负责任,我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确认苏照的死活。”

    独孤静:“是,弟子明白,这是底线,哪怕是不惜代价,叛徒也一定要铲除,决不能放任!”

    玉苍:“还有那个袁罡,要保持关注,居然能召唤沙蝎大军,还能驾驭蝎皇,我们真正是小看了,想不到居然是奇人异士,怪不得能得牛有道重视!这种人,如果有可能的话,不妨把他从牛有道那边挖过来,他不是服用了苦神丹吗?干什么事,人才总是越多越好的。”

    独孤静点头,“好!”

    “唉,可惜了瞎子,我们失一至宝,令我心疼不已!”玉苍扼腕叹息。

    对于晓月阁,不说其他的,仅对内部,瞎子天赋异禀的能力对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就是个震慑,能让人轻易不敢背叛,否则躲哪都有可能被找到。折了瞎子这个人才,真正是损失不小。

    然而干打打杀杀的事情,谁也避免不了意外,只能是惋惜。

    ……

    北州刺史府,一队人马停在了府门外,邵平波钻出了马车,站在车辕上环顾四周,抬头看了眼刺史府的匾额,走下了马车。

    终于平安归来,终于再次公开露面。

    刚回到自己宅院,还来不及洗去风尘,刺史府管家羊双已是闻讯来到。

    邵三省则对羊双恭恭敬敬行礼,虽然北州的权力已经被邵平波暗中掌握,可这位才是刺史府名正言顺的管家,邵三省早年也是羊双一手带出来的手下,后来才被邵平波给要去了。

    “羊叔急忙前来,可是有事?”邵平波问了声。

    羊双拱手道:“大公子,老爷有请。”

    邵平波:“一身风尘,见父亲失礼,待我沐浴后再去拜见。”

    羊双:“老爷让大公子立刻过去。”

    邵平波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跟他走了。

    内宅清幽,一座林荫间的水榭,邵登云负手凭栏,看池中鱼儿戏水。

    羊双来到一旁禀报一声,“老爷,大公子来了。”

    邵平波亦上前行礼,“父亲!儿子不孝,让父亲操劳了。”

    “孝不孝对你来说重要吗?”邵登云背对着淡淡一声,令邵平波脸颊抽搐了一下,邵登云又问:“战马的事有着落了?”

    邵平波:“不出意外的话,两个月之内应该会抵达北州境内。应该也不会出意外,儿子已经做了精心布置,再有赵皇海无极的配合,除非有大势力强攻,否则问题不大。”

    “纵横捭阖,真是翻云覆雨的好本事啊!有子如此,我邵登云自叹不如啊!”邵登云仰天长叹。

    邵平波忙谦虚道:“父亲过誉了,父亲才是北州真正的中流砥柱,离了父亲,儿子怕是…”忽见邵登云霍然转身看来,目有怒色,后面的话噎住了。

    父子两个四目相对。

    邵登云怒道:“柳儿嫁人是怎么回事?我这个做父亲的为什么不知道?女儿婚嫁大事,我这个父亲尚在,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他们母子你不放过,难道你连自己的亲妹妹也不放过吗?再过些时候是不是嫌我碍事连我也不肯放过?”

    如今,齐国英王续弦的事不说天下人皆知,诸侯各国肯定是关注到了,这么大的事自然瞒不过邵登云。

    邵平波知道自己回来肯定要面对,平静道:“父亲言重了,柳儿的终生大事,我这个做哥哥的不会儿戏,一定是为她着想。”

    邵登云大手一挥:“少跟我说那些虚情假意的话,我问你,事先为什么不告诉我?”

    虚情假意?邵平波内心亦波澜,不过还是保持着平静徐徐道:“不告诉父亲,是因为知道父亲肯定会反对,父亲武将出身,看不惯和亲之举,不会拿自己的女儿去和亲。”

    邵登云怒吼,“难道我现在就会答应不成?”

    邵平波静默,现在父亲已经没了拒绝的资格,一系列运作,好处看得见,大禅山那边已经答应了。

    他做此决定前,就做好了承受父亲怒火的准备,结果他知道,父亲最终还是能想通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事关父亲麾下那么多弟兄的身家性命,也由不得父亲不答应。

    “我问你,你老实告诉我,英王妃的死,是不是你干的?”邵登云近乎指着他鼻子臭骂。

    一旁的羊双见父子如此,亦黯然神伤,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家怎么会变成这样。

    邵平波平静而坦诚道:“是!”

    邵登云悲声道:“你当天下人都是傻子吗?我能看出来,别人看不出来吗?你这是把自己妹妹往火坑里推啊!”

    邵平波亦一脸痛苦道:“父亲,请您相信儿子,我害谁都不会害您和妹妹。”

    邵登云:“你连你继母和弟弟都能杀,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邵平波陡然大声道:“阮氏不是我母亲,那两个人也不是我弟弟,他们是你的家人,不是我的家人!你自己也亲眼看到了,他们已经把刀架在了我脖子上,他们不死,我就得死,柳儿迟早也要死在他们手上,你顾及他们有没有顾及我们兄妹的活路?你是不是觉得他们一家人的命比我兄妹的命更重要?你告诉我,咳咳,你告诉我是不是?”两眼红了,情绪激动,捂嘴咳嗽着。

    一番发自肺腑的怒斥,字字诛心,令邵登云如遭雷击,踉跄后退一步,靠在了扶栏上。

    邵平波松开手,掌心有咳出的鲜血,气喘吁吁。

    羊双伸手这个,又伸手那个,不知该扶哪个好。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