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道君 > 第四二二章 他想干什么?

道君 第四二二章 他想干什么?

    身在金州的修士都知道,此地名为“毒瘴之地”,所孕育出的瘴气非一般瘴气能比,杀人于无形,没人敢擅闯,不曾想这群绑匪竟敢逃入,这是不知道情况还是不怕?

    反正一群止步的万洞天府修士只能是干瞪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也没有急着离开,人员散开在瘴气外围一带,防备绑匪从别的位置就近绕出。

    半个时辰不到,黎无花率领数十名驰援人手紧急赶到,见状,喝斥:“怎么回事?公子呢?”

    有人禀报:“师叔,公子被挟持进了毒瘴之地……”

    得知了详细情况,又在毒瘴之地外围来回巡视了一遍,终究是没有发现绑匪再出来的迹象,黎无花不得不率人恨恨离去……

    在离此不算太远的深山之中,乌少欢等三派弟子依旧在静默潜藏,上上下下都不知道自己来此究竟要干什么。

    实际上是牛有道怕袁罡这边出事,万一事情不顺要打打杀杀的话,为了稳妥起见,得帮袁罡多预备点人手。

    目前看来,一切顺利,袁罡并未发出让他们驰援的消息,用不上再打打杀杀。

    而袁罡此番前来,也没想到能这么顺利,原本以为要花很大的工夫才能把人从刺史府给弄到手,谁想压根没花什么心思,萧天振自己创造机会把自己送到了他的手上……

    万洞天府一行返回金州府城,一路不见任何异样,黎无花觉得有些不正常,直奔刺史府。

    见他回来,一见面,屋宇内徘徊的海如月立刻上前着急询问:“长老,可救回了天振?”

    尽管她知道牛有道那边既然敢劫持就必然做了准备,可还是抱了黎无花亲自出马有所获的希望。

    朱顺亦一脸期待地看着黎无花,他在萧家已历三代,萧家一根独苗托孤给他,他的担心不下于海如月。

    黎无花:“没有,我赶到时,对方已经挟持公子逃入了毒瘴之地。”

    “毒瘴之地?”海如月一声惊呼,获悉儿子进了那杀人于无形的地方,头皮发麻,紧张道:“天振受的住吗?会不会有事?”

    黎无花:“对方挟持公子必然是有所图,目的没达到之前不太可能乱来,应该不会有事。倒是你这边,不是要调集人马在各地设卡吗?一路归来为何不见人马有任何调动?”说着走到了上位,转身慢慢坐下了,两眼紧盯海如月的神色反应。

    不说其他的,出了这么大的事,连金州府城都无任何异样,连点警戒提高的意思都没有,未免太不正常了。

    海如月尽量稳住心神不露端倪,“如你所说,我也认为对方挟持天振必有所图,暂时不太可能对天振乱来,我怕逼迫过甚令对方狗急跳墙伤及天振。”

    这解释有些牵强,朱顺目光略垂,他最是清楚海如月的变化,接到那封信后,海如月立马摁下了动静,原因肯定和那封信有关。

    黎无花冷冷盯着海如月,朝朱顺挥了挥手,“你先退下。”

    朱顺看了眼海如月,见她微微点头,只好恭敬退下了。

    黎无花又站了起来,慢慢逼近海如月,逼的太近,令海如月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黎无花伸手捏住了海如月粉嫩下巴,“你有事瞒着我。”

    海如月双手抓了他的手,情意绵绵道:“我能瞒你什么?”

    黎无花一把甩开她的双手,又伸手索要,“少跟我来这套,信呢?”

    海如月心中咯噔,反问:“什么信?”

    “少跟我装糊涂,我之前刚走,便有人送了封信给你,拿出来!”黎无花面露狞色喝了声,有关信的事,他一回来,万洞天府留守的弟子便立刻告诉了他。

    海如月心惊肉跳,被逼得步步后退,又被黎无花陡然出手,一把掐住了脖子。

    “背着万洞天府搞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黎无花手一抬,海如月两脚踢动离地,被掐着脖子提了起来,两手扑打,瞪大着眼睛,脸涨的通红。

    濒死边缘,海如月挂在他手上费力地做了点头愿意交代的意思。

    黎无花手一松,海如月掉落,双脚一沾地,便跌坐在地,“咳咳”捂着脖子连连咳嗽不止,好一会儿后,气才喘匀了,心有余悸地抬头看向黎无花。

    黎无花一甩长袍下摆,蹲在了她面前,“信呢?”

    海如月摇头,“信看完烧了。”

    黎无花怒了,一把捏住她下巴,海如月口齿不清地紧急辩解道:“真的烧了,看完就烧了。”

    黎无花:“谁的信?”

    海如月吱吱呜呜道:“牛有道。”

    黎无花松开了她下巴,疑惑道:“牛有道?”

    海如月真的被他捏痛了,眼泪都疼出来了,此时此刻她脑海中反倒灵光一现,似乎明白了牛有道为何要把她儿子给绑走,不绑走的话,她们母子怕是都别想活了。牛有道明目张胆地玩绑架,这回摆明了是没打算再瞒万洞天府。

    想明白了其中的曲折,忙道:“信是牛有道寄来的,是牛有道绑架了天振。”

    黎无花惊讶:“那家伙绑架你儿子干嘛?”

    海如月:“应该是想威胁我做什么。”

    黎无花冷笑道:“笑话,由得他想威胁就威胁吗?真以为拿了萧天振为人质就能为所欲为?”

    海如月明白他的意思,一旦威胁到了万洞天府的利益,万洞天府牺牲掉萧天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咬了咬唇,道:“当初那个为天振治病的鬼医弟子明先生是牛有道派来的,只是他有意隐瞒。”

    “……”黎无花愕然,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来,“治好了病是好事,我们当记他人情,为何隐瞒?”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后来才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鬼医弟子,给天振治病的药应该就是盗自冰雪阁的赤阳朱果……”海如月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黎无花两眼渐渐瞪大,这才发现惹上了多大的麻烦,居然偷了雪婆婆的东西?在雪婆婆的眼里万洞天府就是只蝼蚁,一句话就能将万洞天府彻底从修行界抹去。

    他猛然起身离去,第一个念头就是杀萧天振灭口,只要让萧天振从这世上消失了,那就死无对证。

    然走到门口脚步一僵,醒悟了过来,没办法灭口,人家事先已经防了万洞天府这一手,已经将灭口对象给劫走了。

    海如月刚爬起转身,黎无花一个闪身过来,啪!挥手就是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

    应声倒地的海如月口鼻淌血,晃动着脑袋,人被打懵了。

    黎无花上前一步,俯身一把抓了她胸前衣襟,直接将混懵中的海如月扯了起来,厉声道:“贱人!为何今天才说,为何早不说?你说,为何早不说?”

    缓过神来的海如月口角滴血,一脸惨笑,早说?她早先能说吗?说出来,只怕万洞天府第一时间就要将他们母子给灭口。

    “你倒是说呀!”黎无花推搡着她怒吼,他坐镇此地,出了这样的事,让他如何向师门交代?现在已经不是什么交代不交代的事了,搞不好就是一场灭门之祸。

    海如月惨然道:“他不敢轻易揭穿的,否则也等不到今天,否则他也别想好过。”

    黎无花厉声道:“他这样做必然有所求,他想干什么?想要什么?信里跟你说了什么?”

    海如月摇头:“没说,他信里只让不要声张。”

    “你还敢瞒我?他若无所求何必干这种事?”黎无花暴怒。

    “他信里真的没说什么!”海如月凄凉辩解,之前没想明白牛有道的用意,把信给毁了,否则可拿给对方查看以证明,此时见对方暴怒之下动了杀机,她突然扑去,张开双臂抱了他,拼命吻着他的脸颊,在他耳畔哀声道:“无花,你说过的,你就是我的天,只要你在,我就不会有事……”

    齐国皇宫,群臣早朝而散,出了宫门,英王昊真钻上了一辆马车离去。

    回到英王府,下了马车一进家门,便有熟悉的环佩叮当声传来,锦衣华服打扮贵气端庄的王妃邵柳儿迎来,眉目如画,盈盈微笑,半蹲行礼,“王爷回来了。”

    昊真微笑着伸手扶了她胳膊,两人并排入内。

    嫁入英王府后,昊真每次早朝,不管天色如何,邵柳儿必定亲自送丈夫到门口,不管回来多晚,邵柳儿也必定在门口迎接。

    陪同昊真回了书房,亲手帮昊真换下外套后,问了没其他需要,邵柳儿欠身告辞而去。

    昊真随后也出了门,站在书房门口目送款款而去的婀娜背影,两眼略眯了一下。

    总管太监木九,大丘门车不迟,玄兵宗谢龙飞,天火教高渐厚,四人联袂来到昊真身边,见到昊真反应,都一起顺着他目光看了看离去的王妃。

    昊真忽出声道:“王妃对两位王子如何?”

    木九略欠身:“目前看来,视若亲出,悉心照顾,倒是两位小王爷不太愿意认可王妃,令王妃受了不少委屈。”

    昊真没有多话,转身进了书房。

    几人尾随入内,待昊真在书案后坐下,高渐厚问:“今天朝堂上可有什么事?”

    昊真:“也没什么,从头到尾几乎都在讨论燕国南州的事。”

    几人相视一眼,谢龙飞诧异道:“商朝宗拿下南州已成定局,这事有什么好讨论的?”

    昊真:“出了点变故,据南州那边谍报传回的消息,天玉门正在将商朝宗手下的人马给分散隔离,根据种种迹象,天玉门可能已经控制住了商朝宗,十有八九要剥夺商朝宗的兵权,可能要扶持凤凌波。”

    几人略默,车不迟思索着徐徐道:“天玉门这样做,也不难理解,他们实力有限,让雄心勃勃的商朝宗来坐镇南州不符合他们的处境和利益,担心引来后患。”

    “朝堂上分析的结果也是如此。”昊真点头,忽又呵呵一声,摇头道:“若牛有道坚定站在商朝宗那边,恐怕天玉门未必能如愿。”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